熱門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笔趣-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噹!……噹!……噹!……
一下下的钟声,就像敲在了人的心头。
仿佛是在唤醒某个沉睡的庞然巨物,只是这巨物不知来自哪里,是深渊,是异界,是天空,还是每个人自己的心底?
整个扭腰市的人都听到了这声音,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做什么,全都停下手头的活,开始寻找这声音的来处。
咚!……咚!……咚!……
钟声未停,鼓声又起。
仿佛是那庞然巨物的脚步,已经一步步临近,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巨物的身影,但十分模糊,并不真切,“看”不清是什么。
很多人发现,钟声、鼓声,似乎从周围一切能够出声的电子设备中发出,有的来自电脑音箱,有的来自机场广播,有的来自路边电视音箱,有的来自手机的外放,但当他们凑近了想去倾听,又发现声音并不从那发出,仔细寻找,似乎是来自头顶的天空,来自周围的空气,仿佛音源无处不在,但听起来却又无比统一。
这不是来自真实世界的声音!
——很多人的脑中都闪过这个念头。
越来越多的乐器声音加入,然后一个悠扬的女声响起,没有任何的歌词,只是轻轻的哼唱,但听在所有人的耳中,却仿佛召唤恐惧怪物、深渊恶魔的咒语,让人焦急、害怕、心慌。
还有人觉得这哼唱声有点耳熟,像是网上传播度极广、极为流行、在各个国家都能高距排行榜前列的“Super Princess”,或者也叫“Sugar Princess”。
虽然叶子君和小丁都可以算是“见多识广”了,前者见过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后者见过烂尾楼的白裙小女孩,特别是一起经历过不久前澳洲那件事,按理说面对什么样的场面应该都能沉静以对。
但眼前这场面……着实是沉静不下来。
倒不是有什么很恐怖的景象出现,而是这明明恢弘壮阔的旋律,却有种能够放大人恐惧情绪的感觉,一听就觉得有不好的事,有恐怖的事情要发生。
叶子君本来的第一反应,是孟塔米拉的事情又要在这里发生了,八臂八眼巨人将在扭腰现世。
但很快她就察觉到,从那旋律中感觉到的害怕恐惧、心慌紧张,和孟塔米拉时的不一样。
在孟塔米拉看到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时候,她心里冒出的恐惧感,是一种由内而外的、仿佛从灵魂的深处、从自己人生经历和所有记忆中提炼出来的恐惧,在感受到恐惧之后,慢慢地就会有种抽离出情绪影响,从上帝视角审视自己人生。
这不仅是她从自己经历做出的总结,也是之前采访了众多孟塔米拉事件亲历者共同得出的总结。
而现在,这空中旋律所带来的恐惧感,则是具体的、清楚的,虽然害怕,却依然理智,旋律只是放大了当下的一些担心,并没有由里而外的东西,所以并不一样。
另一个让叶子君觉得和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不同的原因是,周围的电子设备,她们的手机、相机,各种摄录设备,都没有受到影响无法使用,这和孟塔米拉当时的情况不同。
于是叶子君让小丁赶紧打开她们的拍摄设备收音,把这些声音记录下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声音。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讀書
看到小丁的手一直在抖,叶子君看了眼她们身后的咖啡厅,说到:“小丁,你怕的话先进去吧,我来录。”
小丁深吸了口气,拳头使劲握紧又松开了几次,说道:“姐,我没事,能挺住。这音乐声太邪门了,听着我总觉得有什么怪物要从地上爬出来。这声音……会不会和南极那个……有关?”
“应该不是……”
叶子君说着,发现相比起她们俩,周围其他人要明显慌乱得多。
她们此时正站在一家咖啡店门口,周围站了不少从咖啡店或周围其他店里走出来的人,哪怕不用交流,也能看得出来他们脸上的惊恐害怕。
有人两手紧握,闭着眼睛,低声念叨着什么,似在祈祷;
有人抱着身边的同伴,浑身颤抖,轻声呜咽,害怕得不敢抬头;
有人焦急地打着电话,似乎在联系自己的家人,询问他们的安危;
有人跑上了街头,在大马路上肆意狂奔,大喊着“末日”、“毁灭”、“审判”之类的话语,状似疯癫;
而大部分人,都在下意识地往天上看,不知道是因为在户外找不到天空中那声音的音源,还是都有种天上要出现什么的预感。
天空中乌云密布,云层堆叠,隐有电光闪烁,似在酝酿风暴。
不过这样的天气,这段时间全球各地的人们早都见怪不怪了,就是下一刻出现毁天灭地的闪电风暴,都没什么好意外的。
可和以前一发现天气有变,大家就开始进入室内躲避的情况不同,此时人们却是不由自主地往室外走,在高层建筑内的人,也都聚到了窗户边,既像在寻找天上的“音源”,又像受到了什么感召。
叶子君握着小丁的手,接过了她的设备,检查了一下她们摄录的素材,发现设备虽然看起来好像没问题,还在正常运转,但却没有找到她们刚刚录制的素材,仿佛她并没有按下摄录键。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觉得是她们自己的设备出问题了,但现在,经历过许多事后,她的第一反应,这声音难道也是幻觉?
她注意到小丁的呼吸有些急促,额头都有冷汗冒出,然后意识到,似乎小丁也和周围其他人一样害怕,随着那旋律的进行,恐惧感在不断的堆积、增强?
也就是说,她是例外?
她为什么是例外?
难道因为……她在孟塔米拉见过八臂八眼巨人?
这个念头刚升起,她身后咖啡厅内的灯光忽然闪烁起来,闪了没几下,全部熄灭。
与此同时,她手中相机的屏幕也一下黑掉,旁边一个正在打电话的人信号中断,拿着手机咒骂起来,但还没骂两句,就戛然而止,下意识地走出旁边的遮阳蓬,抬头望天。
下一刻,周围便传来一阵惊呼,然后这惊呼声在整座城市、各个地方同时响起。
叶子君也是心有所感,跟着周围的人,一边向街道中间走去,一边抬头望天,想要找到更好的视野角度。
马路上的车全都停了下来,司机有的伸长脖子向上望,有的直接走下了车。
旁边的高层建筑物中,也几乎所有人都挤在了窗户旁边,向外看去。
城市之中,一个接一个几十上百米高的巨人凭空出现,每一个都是八只手臂,全身被浓郁的黑色雾气覆盖,看不清具体模样,只能看到脑袋上八个闪着红光的巨大眼睛。
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真的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
叶子君有些兴奋,但她很快发现,这次和孟塔米拉有很大不同,八臂八眼巨人似乎没有孟塔米拉那么大,而且同时出现了多个,又没办法看清每一个巨人的具体细节,就好像做特效的时候经费不足,没办法搞细节似的。
她还发现,那些巨人出现之后,自己不仅没有像之前孟塔米拉那般刻骨铭心的恐惧感,而且原本受到那天音旋律影响的害怕、紧张感也都消失不见。
看到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她的感觉是轻松和安心,甚至有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
她本以为自己是特例,因为刚刚她相比起周围其他人,也没有那么害怕,可当她把视线放到身边的小丁还有其他人身上,却发现,他们的脸上也都没有了害怕的表情,取而代之的赞叹。
这不是孟塔米拉的那种八臂八眼巨人?
叶子君注意到,那天音旋律依然还在奏响,但整个旋律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同,从之前的震撼、恢弘但压抑、沉重,让人有马上要出什么大事、要有灭顶之灾的感觉不同。现在的旋律,是一种振奋、昂扬,甚至带着一点悲壮和无畏的感觉。
周围忽然又响起了欢呼声,一阵一阵的欢呼像浪潮般席卷翻腾,夹杂在那天音之中,竟是分外和谐,仿佛集体的和声。
叶子君抬头看去,城市中那一个个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周身的黑色浓雾消散了,它们全身的细节展现在了人们的眼中。
看着离他们最近的那个与大厦擦肩而过的八臂八眼巨人,叶子君也是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不过那不是害怕,而是震撼。
因为那个八臂八眼巨人,竟然看起来是奥特曼的模样!
虽然卤蛋式的大眼有八个,手臂也有八只,但它的样子看起来就是奥特曼。
更远的地方,还有背后有红色披风微荡,穿着蓝色紧身衣、红色短裤的八臂八眼“超人”。
有戴着面具,穿着黑色披风的八臂八眼“蝙蝠侠”。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八臂八眼巨人也玩COS?
叶子君一时间思维有些混乱,但在那天音旋律的影响下,她似乎也融入到了其他人的情绪之中,觉得振奋、激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虽然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表示,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向海边的方向走去,但所有人都有一种近乎本能冒起的想法:
这些八臂八眼巨人,是去对付南极的那个怪物。
它们是来终结这“末日异象”的!
不知过了多久,噼啪大雨倾盆落下,有些站在马路中间的人这才回过神来,然后纷纷怪叫着回到车内或室内避雨。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鑒賞
那几个八臂八眼巨人早已不知去向,它们刚刚行走时给地面、建筑带来的损坏,此时也都回复如初。
所以大家很快都能意识到,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其实只是幻象。因为有3月份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在前,人们接受起来倒也不是太难。
随着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消失,那些找不到确切“音源”的天音也消失了。
叶子君和小丁收拾了下拍摄设备跟着人群进了咖啡厅,这时候电力照明和各种电子设备也都恢复了运行,咖啡厅里又是人声鼎沸起来,都在讨论着刚刚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气氛十分热烈。
叶子君敏锐地发现,这些人全都没有了刚刚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出现之前,被天音影响的恐惧、紧张。
买了咖啡和一些点心,找了位置坐下后,叶子君先仔细询问了一下小丁的感受。
虽然她自己也是亲历者,见证了刚刚天音奏响、八臂幻现、雨落神清的整个过程,但她现在也已经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是特殊的,她的感受可能和其他人并不太一样,而这种特殊,可能来自于之前在孟塔米拉的经历,来自于她曾经受过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影响。
果然,问过小丁后,叶子君更加确认,自己的感受和她不一样。
小丁不仅刚刚听到天音奏响时的恐惧感要比她强得多,而且在刚看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时,也与她的感受略为不同——小丁在看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瞬间,就觉得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而且有一种那个巨人幻象和自己有关系的感觉。在后来天音变奏,情绪变得振奋后,又觉得那些剥去黑雾、细节变得丰满、仿佛穿上各种COS服装的八臂八眼巨人,好像要代她出战,去南极与那怪物决战。
而现在,天音和幻象都消失后,小丁觉得现在自己轻松了很多,好像之前一直是背着十几斤在做事,现在把那些东西都卸下了一般,呼吸都畅快了不少。
之前她因为总在网上关注南极那个不断变大的怪物,看各种相关的新闻报道、专家分析,觉得人类好像真的危在旦夕了,非常悲观,甚至有点绝望。再加上被困在扭腰,没法回国,又不断地经历恶劣甚至可以说是诡异的天气,心里其实经常会有一些她们最终归宿的不好画面。所以在最开始听到那天音奏响时,她会那么的害怕,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压着的恐惧,都被激发了出来。
但经过刚刚那么一出,似乎自己的恐惧一下子全部释放了出去,现在外面依然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一副末日景象,电视上的新闻里,也还在报着南极的怪物不断变得庞大、南极可能面临的变化、这种变化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等坏消息,她却不再害怕,不再绝望,也不再悲观了。
不仅是她,咖啡厅里其他兴致勃勃谈论着刚刚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和天音旋律的人,也都是这样,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恐惧害怕了。
“姐,你在孟塔米拉看到那个八臂八眼巨人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们采访的那些孟塔米拉事件亲历者,在聊起当时的情形,聊起那八臂八眼巨人的时候,为什么是那种有些害怕又有些向往的表情了。”小丁有些感叹地说道。
叶子君却轻轻摇头,说道:“不,不太一样。”
她整理了一下思路才继续说道:“孟塔米拉的八臂八眼幻象,是你看到它之后才激发自身的恐惧,而且是直接看到内心最深处,你平常可能意识不到的恐惧。在幻象消失后,这种恐惧感会让你更好地认清自己,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但是刚刚那个八臂八眼幻象,按照我自己的体验,还有你的描述来看,不是激发恐惧,而是扩大恐惧,然后把恐惧暂时带走了……那个巨人幻象,就像是我们恐惧的集合,它的出现……是来收集恐惧的。”
小丁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按着叶子君的描述,好像确实是这样。但这样一来,她却是更加好奇,当初孟塔米拉的那个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究竟能让看到它的人有什么样的感觉了。
两人商议了一下,又在咖啡厅里随机采访了几个人,从他们的描述来看,确实都和小丁差不多,进一步验证了叶子君刚刚的推测。
做完采访,两人坐在咖啡厅里用笔记本电脑检查拍摄素材的时候,小丁忽然说道:“姐,你看网上,不止是扭腰,国内也有,世界各地,其他地方都有那个巨人幻象,大家都看到了!”
叶子君凑过去看了下她找出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诸多热贴,就在刚刚扭腰出现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和天音旋律的时候,世界各地也都发生了几乎一样的事情。
同样是让人恐惧提升的天音,同样是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出现,同样是旋律转为振奋,同样是恶劣天气结束幻象,同样是所有人经历过的人都如释重负,甚至斗志昂扬,有种自己的“化身”要去南极决战,要结束这末世气相的感觉。
唯一的不同,是各个地方出现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不同的造型和模样。
好看的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相伴
扭腰这边有漫威、DC的美漫超级英雄装扮,日本的多是奥特曼和其他各种日漫人物造型,国内则有身着古代铠甲的威猛武将装扮,甚至还有穿着制服、戴着大盖帽的形象,而且这种形象的八臂八眼巨人,是出现的区域最多、体型最大的。
虽然没有一张实际的照片,没有一段拍到的视频,但同时在全世界那么多地方发生,那么多人亲身经历、目睹全程、真切感受,在网上交流起来自然没有一点障碍,大家都能感同身受。
而且,很多“灵魂画师”画出了他们看到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图,出现了非常多自发进行八臂八眼巨人形象统计的网友,建立了各种各样供交流的临时网络社群。
这种魔幻的异象,让本就已经被南极怪物、恶劣天气折磨得无比压抑的人类社会,一下又重新“活跃”和“生动”起来。
“姐,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只是幻象,还是真的……真的会去对付南极的怪物?”小丁有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在看到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时候,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个念头,但当幻象消散,情绪平复,小丁又有些不太确定了。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
叶子君却是答非所问,喃喃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在澳洲那地下通道里救了咱们的那些人。”
她们知道当时在地下通道,帮助她们的至少有三个人,因为出现了三个不同的声音——两个成年男声和一个小女孩。但从头到尾,她们只看到那小女孩的模样。
小丁微怔,问道:“姐,你觉得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是他们弄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他们,我觉得,可能一直都有另外一个我们普通人不了解,也了解不到的世界。而现在,这个世界正在飞速地走上台面。小丁,我们的世界……应该要大不一样了。”叶子君说道。
“姐,你这说的……让我有点兴奋了。到时候,可以让我们做视频的题材,应该数都数不完吧!”
“嗯,前提是世界没毁灭,我们没挂掉。”
……
稍早之前,磐城市某高校的多媒体教室内。
刚刚上完课的李洋,一边拿着东西往外走,一边抬头看又变得昏沉阴暗的天色,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女儿小苹果的电话。
“小苹果,磐城看着又要下暴雨的样子,彭城那边怎么样?”李洋有些担心地问道。
如果是以前,想知道彭城的天气怎么样,看看天气类APP就可以了。但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天气APP能够准确地预测天气,甚至稍微靠谱一点的都做不到。
之前小苹果一直和她娜娜姐、冰姐她们住在崇云村,后来又一起去了彭城市,本来十一月初就要回磐城的,但没想到突然出现全球范围的诡异天气。因为天气变化过快,无法进行有效预测,所以国际和国内的大部分航班都停飞了,只留少量航班。
那时候想着等情况好一点再回来,不然的话刚好遇着恶劣天气被困在机场或者去机场的路上,对小苹果来说会很麻烦。但没想到的是,情况竟然越来越差,更加不适合让小苹果回来了。
“我们这边还好呀!”小苹果回道:“爸,你回去的话,路上要注意点啊,小心突然降温,地面结冰,还有下冰雹什么的。”
“嗯,放心吧,你不在家,现在我都住学校这边的宿舍,离教学区很近,几步路就到了,周末要回家,我会让你叔叔开车来接我。”李洋说道,“你在彭城怎么样,你娜娜姐、冰姐、真儿姐还好吧?小铃铛呢,她应该没有办法继续去幼儿园了吧。”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六百三十章 從芭比出擊(上)展示
“冰姐一直在崇云村,有事情要忙。小铃铛已经上小学了,不过她们小学也没法上课,现在天天在家上网课呢,哈哈。娜娜姐、真儿姐也都在家里办公,有空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玩游戏一起做饭,特别有意思。”小苹果的语气十分地欢快,“爸,我现在学会三个菜了,回去后我做给你吃呀!”
李洋不由得有些感慨,有点庆幸小苹果十一月初的时候没有回来,在彭城有唐宝娜、杨真儿、小铃铛她们陪着,就是不一样。
这段时间因为南极那怪物、气候的异常变化,他身边的人,从同事到朋友到学生,基本人人都是一种沉郁和焦虑的状态。
包括他自己,在查看了很多相关资料,在知道几个大国试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投放调查设备和调查人员到南极,却无一例外通通失败,已经在考虑尝试用核武器来限制那黑色生物的“生长”时,就本能地判断,人类应该没办法限制那黑色生物了,这让他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了悲观。
相比起来,小苹果的状态就好多了,显然在彭城过得很开心,丝毫没有受到恶劣天气和各种末世言论的影响。
“对了,你向叔叔呢,还在出差吗?是不是被困在外地了?”李洋有些担心地问道。
自从认识向坤后,小苹果有了很多积极的变化,这其中有些变化甚至是他无法用常理来理解的,但总归是好的变化,现在小苹果甚至都已经完全不需要盲杖,能够自如行走、活动,很多时候陌生人看到她,根本看不出来她是盲人。而她能认识唐宝娜、杨真儿、夏离冰这些姐姐们,能得到她们的照顾,最开始也都是因为向坤。所以对于向坤,李洋是非常感激的。
“是呀,向叔叔还在出差呢,一时半会估计回不来。爸,不用担心向叔叔,他没事的!”小苹果十分笃定地说道。
“之前你向叔叔送你的那个生日礼物……那个……那个眼镜,叫什么眼镜来着?那眼镜用起来怎么样,真的能帮你恢复视力吗?”李洋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心地问道。
向坤前不久给小苹果送了一个类似戴上后类似超薄VR眼镜的东西,说是能够帮助她恢复视力。对此李洋是非常怀疑的,他一直都有关注最前沿的医疗信息,对于治疗天盲的各种技术和方案都有所了解,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能直接戴着,连手术都不需要的方法。
如果是其他人送这东西,他肯定是当成骗子先打一顿,然后打电话报警,让李升将其抓起来好好审问。
但说那话、送那东西的是向坤,却让他再怎么怀疑,也没法拒绝。因为他很清楚向坤肯定不会害小苹果,而且过往的经历证明了向坤确实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真的可以的!爸,我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一点点光线了,周围的东西也能看到一点点轮廓。光头叔叔说……诶,不对,向叔叔说……等到明年的二、三月份,大概就可以借着设备分辨一些颜色了,说不定到明年年底,我就可以靠自己的眼睛看到你啦!”小苹果语气飞扬地说道。
听到这话,李洋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也是十分的激动,刚想说什么,对面的小苹果忽然“咦”了一声,然后语气急促道:“爸,咱们先挂电话,马上会有些事情发生,你不用慌,很快就好!”
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李洋有些纳闷,什么叫马上会有事发生?还让他不用慌?小苹果应该知道他不是那种会轻易被吓到、慌乱的人啊?
正疑惑的时候,一记清脆的钟声在天际响起,响彻四周。
不仅是李洋,所有人都抬头私下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
李洋心脏咚咚急跳起来,有些心慌,想起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担心的某些可能,但马上又想到刚刚女儿说的那句话“不用慌,很快就好”。
小苹果知道会发生什么?!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線上看-第六百〇七章 那個扔豬腳的女孩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废弃地下通道中,向坤和良先生正在清灭着某只“变异生物”。
是的,虽然看起来有很多异变生物,什么蜥蜴、蛇、老鼠,还有那个异变的华裔男生,但实际上,这个地下空间中,那无数五颜六色的苔藓、蘑菇,其实都是同一个“变异生物”的部分,而不论是人类还是巨蜥、老鼠,都只是被寄生、控制和影响的宿主。
叶子君刚刚发现自己脸上长了的苔藓、蘑菇后,以为已经没救,甚至萌生死志,想让小丁活着冲出去,但实际上这“变异生物”的“感染”并没有那么强的杀伤力,如果她们不被那异变男子或其实异变生物杀死的话,逃出地底,远离这片区域,比如说回国,很快那些苔藓就会自然消失。
向坤之所以在叶子君离开前要帮她清除掉那些“感染”的部分,是为了避免她出去后进行过度治疗或是受到本地人的攻击。
当然,如果她们被强行留在了地下,或是被“悄悄感染”,没有远离这片区域的话,那叶子君用不了多久,也会像是那个男生、那些巨蜥、老鼠等生物一样发生彻底的异变,成为被寄生的傀儡,受其控制和摆布。
甚至对于被控制的生物而言,本身还非常乐在其中,主动地去帮那“变异生物”寻找更多的“血源”和“宿主”。不过这么做的结果,通常会让老宿主优先成为被淘汰、被消耗掉的“血源”。
向坤在地下通道中慢慢走着,在他的身侧,他所至之处,那些本来在墙壁上蔓延出来,似乎在布置“会场”的苔藓和蘑菇,都在快速地脱落或者消散。
至于那些从周围各种犄角旮旯或坑洞中爬出来的异变生物,要么被先一步的良先生全给清理,要么也都是疯狂逃窜,根本不敢出来拦截或是骚扰向坤。
很明显,那“变异生物”表现出了对向坤的极度畏惧。
向坤同样也不去关注那些东西,因为他知道,那些苔藓、蘑菇之类的东西虽然都是那只“变异生物”的身体一部分,但控制它们或消灭它们,并不能真正影响那只“变异生物”,就像你去拔光一个人的腿毛,顶多让他疼,却没法让他因此挂掉一样。
向坤走到了那华裔男生把叶子君、小丁骗过来“探险”的小门处,在门口的良先生身边停了下来。
良先生还处在隐身状态,不过现在这边几乎没有光线,他是不是隐身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向坤视物有多种感知模式。
“我检查过了,那个男的身上的寄生生物已经全面爆发,应该是没救了。”
良先生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他说着又看向通道更深处:“我们要抓到它,应该还要继续往里去。”几十只微型无人机已经深入其中进行探索。
“没事,这东西藏是藏得深,但机动能力很差,交给爱丽丝就行了。”向坤说罢,把带着的挎包打开,然后数以万计的“超联物球珠”从包中的各种容器中跑出,如有生命般,向通道深处分散飞去。
除此之外,刚刚就已经伴随着向坤一路而来、解除了叶子君脸上那些“感染”的“超联物球珠”,也同样紧随而上,就像一只有组织的军队般,在黑夜中列阵行进。
“就是刚刚那个扔猪脚的女孩?早些时候出现在你身边和你说话的那个女孩也是她吧?她叫爱丽丝?”良先生问道,“她好像不是‘食血生物’?”
之前在山里,他刚刚完成饮血的时候,依稀就看到了一个女孩在向坤身边乍现即隐,完全找不到存在痕迹,当时向坤只说是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
“她不是‘食血生物’,她的诞生是建立在我的能力体系之上。以后当你能够从周围感觉到更多特殊联系,能够感觉到我跟你说的那个‘网络体系’存在后,自然就能知道她是谁,有什么能力了。”向坤说道,依然没有太过详细地给良先生介绍爱丽丝。
因为良先生已经和“八臂八眼木雕”的情注物二级网络建立了联系,所以向坤知道,他早晚都能通过现在已经遍布各种城市、各种人类聚居区的“超联物”,感觉到一些什么。到时候,他自然能够渐渐意识到,在“超感物品体系”内无所不在、负责调配各种“超联物”、“情注物”资源的爱丽丝,是什么样的存在。
就好像一个人使用小米手机、小米智能家居、所有小米生态下的设备,那么早晚都要接触到“小爱同学”一样。
向坤的这些话,让良先生浮想联翩,脑子里冒出了各种猜想。他还是有点无法理解,非“食血生物”的人类,还是那样一个小女孩,是怎么样做到那样神出鬼没、随时消失的?而且不论是从他刚刚自己的感官判断,还是从现在向坤话里话外的意思来看,那小女孩都不是视觉上的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
另外从向坤的举动来看,他带在身上的那些“神奇小钢珠”,似乎就和小女孩“爱丽丝”有很直接的关系,难道那“小女孩”的本体是那些“小钢珠”?
“我们不用去帮忙吗?”看到向坤站在原地没有动,良先生忍不住问道。
他本来以为,向坤带着他急速赶来,是因为这个“变异生物”比较棘手、比较难对付,但现在来看,好像并不是这样,向坤优哉游哉的模样,倒更像是来散步、观战的。
“不用,很快就能解决。”向坤说道。
他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个“变异生物”实际的战斗力并不强,但要消灭或是控制住,却并不那么容易,因为它的“个头”太大了,分布太广了,想要找到它的“致命弱点”、“关键部位”并不容易。
不过就像之前在山上对付那只地下的“变异生物”时,小萝卜天克对方一样,在面对这种“化整为零”的“变异生物”时,有足够“超联物”做支撑的爱丽丝对付起来就是摁着单方面捶。
在“超感信息”的层面下,那只“变异生物”的什么化整为零、什么藏匿寄生、什么借尸还魂,全都跟透明的一样,没有任何意义。
而相比起那只“变异生物”,爱丽丝和她通过“超感物品体系”控制的“超联物大军”,才是真正的化整为零,完全是单方面的碾压。
当然,如果向坤愿意花时间的话,他自己进入“超感状态”,慢慢控制超联物进行投放,进行认知信息的感知和探索,再辅以气味的追踪、热成像视觉模式的协助,他也能最终找到那只“变异生物”的核心所在。但消耗的时间要多很多,既然爱丽丝能代劳,他又何必多费力。
不到十分钟,远处通道中隐有亮光闪过,良先生发现自己派出去的无人机瞬间全部失联,几秒钟后才重新恢复联系,不由得看向旁边的向坤,后者也悠悠开口:“找到了,我们过去吧。”
这一次向坤不再像刚刚那般慢吞吞地散步了,而是直接大跨步跑了起来,通道中一片漆黑,但对他来说所有地形、所有障碍都是纤毫毕现,所以跑起来没有一点顾虑,速度极快。
良先生自然也是紧随而上,即便不用针对性的功能“生物构件”,他本身的运动能力也是极强。
跟着向坤在通道中跑了一会,又拐进了旁边一个小门,在狭窄逼仄的空间中七拐八绕,然后沿着一个铁梯往下,到了地下一个空间中,良先生立刻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被烤焦的味道。
“开灯。”前面的向坤停了下来。
良先生依言打开身上带着的照明设备,然后看到了前方一团瑟缩在一起、覆盖着满满的各是苔藓和小蘑菇、大概两米多直径的圆团生物。那东西周边有无数的细小毛绒触角伸出,但似乎在畏惧着什么,不敢沾到地面。
空气中可以看到大量的细微粉尘在飘荡,良先生意识到这些东西是有“感染”能力的,刚想换上过滤空气呼吸“生物构件”,忽然想到向坤就在旁边,于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在向坤身后当一个“探照灯”。
“这是某个真菌类的食血生物吞噬了苔藓类的食血生物,还是反过来?”良先生忍不住问道。
“它们是一种不完全融合的‘类共生’状态。”向坤说着,伸手进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把绿色的种子,直接往那团东西上扔了过去。
随着那几个种子被扔过去,周围黑暗中潜藏着的、数以万计的“超联物球珠”瞬间扑上,将那似要有什么动作的苔藓蘑菇团给团团包覆住,变成了一个铁团子,体积也一下缩小了许多。
显然,刚刚那“变异生物”所害怕的,就是那些球珠。
“你是要……用它们来种树?”良先生诧异道。
他是见过那些种子的,知道那来源于向坤控制的大量林中“歪脖子树”、古怪藤蔓,以及各种看起来平平无奇、十分普通的“子植物”。
他很清楚,那些植物有多可怕,不论是之前的“巨型猛禽”,还是那只地下“巨型食血生物”,都是被那些植物很轻松地控制和挟持,毫无反抗之力。
他一直没有搞明白,这些植物到底是一种特殊的“食血生物”,还是向坤的一部分,是他“肢体的延伸”?
“你的描述很准确。”向坤说道。
良先生皱眉问道:“所以……它并不是我的下一个血源?”
“我说过了,我们这次的目的不是‘狩猎’。”向坤看着那不断变形,仿佛有什么东西想要冲破钢珠屏障的大球说道,“这玩意别看好像很大一团,造成的动静、制造的影响也挺大,但其实从转化程度来说,还是比较低级的,远远够不上你现在的需求。”
“我们赶过来,是为了救那两个女孩?”良先生问道。
他查过向坤的资料,知道向坤是有见义勇为“情结”的,刚变异那段时间,就屡屡协助警方抓人、救人,还拿了不少奖金。在孟塔米拉制造大规模幻象的事情也是他干的,目的也是为了阻止那场针对华人游客的暴乱。
“有一部分原因。”向坤说道,“不过并不是主要原因。”
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拍了拍那个被包裹起来、已经没什么动静的铁球,说道:“这玩意,是‘终极猎食者’用来试探我们的‘工具’。或者确切地说,那个男生,还有刚刚那两个女生,都是它的‘工具’。”
“终极猎食者的……工具?”良先生听到这个名词,下意识地戒备起来。
向坤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笑道:“不用担心,它现在理解不了我们的交流。我说过,它想要感知和获取信息,需要通过一些功能器官和部位的转化,需要通过其他生物的意识来进行处理,需要其他生物帮它做判断、做运算。也就是说,此时此刻,除非你或者我,身上有被它的隐藏因子转化的部分,否则它根本没办法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它是……故意引你过来的?用那两个女生?”良先生明白了些什么,“你认识她们?”
“终极猎食者其实一直都在对我们进行试探,在我们之前几次进行‘狩猎’的时候,周围就有很多事情在发生。它知道你的转化程度在不断地提升,它或许能察觉到我们好像要针对它,但它不知道我们具体要怎么做,又忌惮我、不敢直接和我冲突。而且你的转化程度提升,本身也是它所希望的。所以它只能用一些乱七八糟的方式,来尝试吸引我们的注意、对我们进行试探,尝试在我们身边安插‘耳目’。”向坤说道。
“之前我一直没有理它的那些试探,但这一次,我想做一个实验,所以就干脆过来一趟。”向坤说道,“顺便救下人。”
叶子君也是和“八臂八眼木雕”的二级情注物网络建立了链接的人,所以爱丽丝通过“超感物品体系”,能够对她的行踪和状态变化有即时的感知监控。
对于她所遭遇的情况,爱丽丝是清楚的,并且能够进行一定的预判。
但爱丽丝要救她们的话,只能提前警示,想办法阻止她们被那“宿主”带进地下通道。因为她虽然能克制那“苔藓蘑菇”式的“变异生物”,但前提是有足够的“超联物”做支撑,而当时她们身边或那地下通道中并没有。如果给她足够的时间,她能够借助互联网和整个社会体系的控制,给那地下通道中安排、投放足够的“超联物”。
她把情况通知向坤后,向坤便决定和良先生直接过来,回应一下“终极猎食者”的试探。
那“苔藓蘑菇”身上的特异因子已被激活,形成了一个控制体系,掌控和驱使其行为。
那个被“苔藓蘑菇”寄生的华裔男生,同样也有特异因子形成的微器官。甚至连小丁,在进入地下通道之前,体内的特异因子都已被激活,只不过还没有任何显性的影响和表现,就被向坤和爱丽丝给清除了,就像个潜藏在身体里的间谍,还没打探到消息,就给抓出来毙了。在向坤帮叶子君处理脸上苔藓时,其实主要是在通过周围的“超联物”,不知不觉地帮小丁消除体内的特殊因子及其特殊身体组织。
所有人中,只有叶子君没有被“终极猎食者”所影响。
因为和“八臂八眼木雕”二级情注物网络建立了联系的原因,只要叶子君所处的地方有一定的“超联物”,那么爱丽丝就能够保证,她身上的“终极猎食者”的特殊认知信息、特殊因子不会被转化和激活成能够对她身体和意识产生影响的物质,或形成某种微器官。甚至必要的时候,爱丽丝可以通知向坤,远程帮叶子君清除身上的特异因子。
严格说来,叶子君身边的其他人,爱丽丝也有办法进行特殊因子的防控,但现在她的防控主要在国内,在向坤有交代的那些人,比如向坤父母、老夏、小苹果、唐宝娜等人周边,确保她们不会被“终极猎食者”直接影响,不会再次被种入特殊因子。
所以对于其他人,爱丽丝除非有向坤交代,或是在“情注物”二级网络内,否则她不会费太多心力,因为她的处理保护能力有上限。之前向坤的计划,就是无限提高爱丽丝的这种守护和监控能力,事实上瘫痪掉“终极猎食者”掌控其他生物命运的能力。但这种方法,还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慢慢地布局,而“终极猎食者”控制“变异大鸟”去袭击客机的事件,让向坤改变了计划,准备用更激进和快速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看着那些细小钢珠全部散开,那团苔藓从五颜六色变成了单一的绿色,而上面的各种小蘑菇和周边的小触丝也都消失不见,良先生奇怪道:“这是……被吞噬了?”
“不是你所理解的‘吞噬’,应该是被同化了。”向坤说道,“它真菌的部分被干掉了,苔藓的部分成了‘小萝卜’的支系,它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变异生物’或者‘食血生物’了。”
“小萝……卜?”良先生听得有些迷茫,他觉得在向坤面前,明明他才是先变异了十几年的“前辈”,明明他才是有沈院士等“专业人士”带着搞研究的“正规军”,明明他比向坤要大得多,但为什么……有种小萌新在高玩面前的无知感?和向坤待的时间越久,他越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少。
不过这倒没给他带来什么挫败感,而更多的是新奇感和一丝的荒谬感。
看着那团苔藓似乎毫无变化地存在于原地,向坤却知道,在外面、在世界各地、在各种“小萝卜”控制的山林中,甚至在一些城市里,这种新的“苔藓”都在悄悄生长。
向坤没有回答良先生有关“小萝卜”的疑惑,而是俯下身,捏起一小块苔藓,回身走到他身前问道:
火熱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線上看-第六百〇七章 那個扔豬腳的女孩看書
“你有没有想过,没有‘终极猎食者’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

haw12火熱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笔趣-第五百八十六章 一場大秀(中下)推薦-isf46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一道道接连不断的闪电,仿佛在奋力将天地拉近。
在电光之中,空中翻滚转动的浓厚云层,似乎还在酝酿着无穷无尽、能够吞噬一切的能量。
地面上,山林中,各种植物进行着妖异、夸张的变化,张牙舞爪,像是活过来一般,向着狂暴的雷电展示着它们同样狂暴的生命力。
身处闪电风暴中心的良先生,亲历着、见证着这番景象,情绪从最开始的震惊,渐渐慢慢地变成了迷惑和茫然。
毕竟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外那一层淡淡光晕,能够让他安稳地待在这闪电风暴的中心,那狂暴得似要撕碎万物、毁灭一切的雷电,并不会靠近他,不会命中他,向坤只是在向他“演示”这一切。
但这天地,这山林,这所有的景象,这一切的诡异,却让他有种身在异世之感。
星空爆破師 所謂微笑
如果不是一抬头还能看到悬浮于空中、脑后电光延展飞舞的向坤,良先生面对此情此景的第一反应,恐怕是自己穿越了。
向坤转化成“食血生物”,真的只有一年多?
网游之唯我独黑
向坤吞噬的其他“食血生物”,真的只有他那文档上记录的几个?
他看起来并没有变异出什么特殊的器官,是怎么做到的?
他难道偷偷吞了个雷神?
良先生不由得把视线放到了那些变得奇形怪状的植物身上,下午他刚进山,刚到这片区域的时候,这些树、草、灌木,看起来可都是挺正常的。突然变得跟要成精了似的,肯定和向坤的这番操作有关。
回想起来,早前在伍舒山发生的诡异雷暴、在紫桓山和崇云山出现的闪电风暴,它们相同的特点,都是发生在山里。
看来向坤引动的这番闪电风暴,真的跟山林有关?
但到底有什么关系,他还是难以想象。
他见过的、研究过的、通过沈院士留下的资料了解到的“食血生物”数量,早就已经是三位数以上。那么多的“食血生物”,各种不同的转化类型、变异方向,却都没有办法让他理解向坤现在所做到的事情,展现出来的这幅异象。
因为变异而来的特殊能力,并不是魔法,哪怕是幻象、催眠,也是要通过各种感官的渠道来进行信息的传递引发,它总要有一个实现的方式和途径。
修仙之狂尊 颯總
如果向坤只是放出一道电弧,或是瞬间的高压电击,他都能大概地推测出向坤所变异、进化出的能力,可能的形成方式,结构原理。
可现在……这天地色变,这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宛如末世降临,仿佛洪荒异界的景象,根本不应该是某个生物个体能够引发的。
……
云地间的放电慢慢停息,云层中虽然还是有电光闪动,天际有隐隐轰鸣,但相比刚刚那毁天灭地般的闪电风暴,已经可以说是归于“平静”了。
向坤从空中落回了地面,脑后“电光长发”也都消失,看起来似乎和之前没什么变化,就是个稍微强壮点的普通人类男性。
豆大的雨点从空中倾落,打在周围的树叶、树枝上噼啪作响,但向坤和良先生,却都并不在意。
“你是……怎么做到的?”良先生忍不住问道。
虽然他知道,问出这个问题,从姿态上来说,他之前表现出来知道向坤一切信息、知道更多“食血生物”隐秘的掌控者形象,就彻底崩塌了。但从向坤飞上天、闪电风暴降临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可能在向坤面前建立那样的形象了。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向坤说道,“现在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你所说的‘终极猎食者’的问题。”
听到这话,良先生却是说道:“虽然刚刚……那个景象很震撼,能借天地之威,很强大。但你不要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终极猎食者’存在于每个人的身体里,不论是‘食血生物’,还是普通生物,只要你的身体里有含碳元素的化合物,就有很大可能被它扼控生死。这不是硬碰硬的实力,而是我们还未知的领域。它说不定现在都能知道我们在讨论它,只是我们还没有搞明白,它是怎样的一个运作方式。”
虽然向坤展现出来的能力,让良先生意识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他走出了一条另外的变异进化之道,并且让人震撼惊叹。但良先生还是坚信,要冲破“终极猎食者”的扼控,依然还是他这条路,最有希望。
向坤抬头眯眼看了眼天空,被雨水pia了满脸,于是周围那些怪异而巨大的歪脖子树开始“动”了起来,枝叶在他和良先生的上方快速生长、延展、交织一起,很快就“编织”成了一个高空遮雨棚。
虽然无法完全隔绝雨水,还有零星雨滴落下,但已经让跟着仰头的良先生再次目瞪口呆、嘴角咧到耳根处了。
“不知道的。”向坤忽然说道。
界龙
良先生一怔,收回望向头顶的视线,对向坤说道:“不着急,你如果想知道‘终极猎食者’的更多信息,我以后可以慢慢告诉你。”
他现在对向坤愈加的满意,在之前看了向坤的自我研究、实验文档时,他考虑过要让向坤加入“神行科技”、加入“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加入沈院士当初建立的特殊研究项目之中了。
这次对向坤的接触,本来他是打算有一系列的观察和审核的过程的,然后一步步让向坤了解他们在做的事情,了解“食血生物”的本质,了解“终极猎食者”的存在,再开始接触他开发“生物构件”等一系列脱离碳基生命局限的计划。
但向坤的那通闪电风暴,不仅震撼了他的认知,也将他的计划震碎了。
现在没什么好观察、好考核的了,他十分确信,向坤就是最适合的、他的接班人。
不过向坤却是轻轻摇头:“不,我说的是,‘终极猎食者’不会知道我们在这边做了什么的。”
“你恐怕还不清楚‘终极猎食者’的恐怖,在四十多年前,曾经……”
“我知道‘终极猎食者’在其他生物体内的运作方式,我知道它是怎么‘监控’人类对‘食血生物’的研究,我也知道它是怎么决定其他生物的生死。”向坤也不等良先生追问或质疑,直接给出了答案:
“当人类在对‘食血生物’进行研究的时候,必然要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这些实验会让‘终极猎食者’留在‘食血生物’体内的因子发生特异的变化,从而让‘终极猎食者’意识到,有人已经探触到这一领域。那时候,它会通过‘食血生物’以及其他生物体内的因子,进行特定化合物的合成,然后在短时间内快速地复制,形成一些特定的激素、大分子,甚至微型器官,影响人的意识……”
“你的意思是,‘终极猎食者’其实是通过其他生物的感官来进行监控?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你的研究基地一期工程才刚完成,实验器材、设备也还很少。”良先生问道,其实向坤所说的这些内容,和他当初与沈院士研究和猜测的有些类似。
向坤说道:“是,但也不是。‘终极猎食者’不是直接靠其他生物来收集感官信息,它应该没法完全地理解人类或其他生物的感官信息,而是直接通过生物体内合成的物质,对其进行某种生理层面的影响,让生物自己帮助它进行‘决策’。
“比如某个‘食血生物’被一些人类科研工作者发现,并且进行相关的研究和实验,触发了‘终极猎食者’留在其体内的因子反应。它便会激活那‘食血生物’周边一定范围内的所有人类体内的特异因子,让他们对那‘食血生物’和其相关的信息产生特殊的生理反应,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和判定谁知道这些信息,并且帮助‘终极猎食者’进行目标标定,让它能够准确地激活那些目标体内的因子,合成某种致命的化合物,杀死他们。
“如果它处在被‘唤醒’的状态下,它将能够主动地通过对其他生物的影响,来驱使他们‘自发’地行动,去采集信息,做出判断。就好像如果你体内的‘终极猎食者’因子被激活的话,它不是窃取你的感官信息传递给‘终极猎食者’,而是让你标记我,并且主动地思考,有谁可能知道我的秘密,你告诉过谁,然后把他们也标记上。接着,‘终极猎食者’就会集火我们身上的特异因子了。
“有些时候,它甚至能通过控制其他‘食血生物’寄生‘食血生物’的双重影响,来进行更复杂的操控。”
向坤的这套说法,有一部分其实验证了良先生的许多猜测,和他、沈院士知道的很多资料、信息是可以相应证的。
詭異之碰壁
良先生心里其实有些相信了,但他疑惑的是,向坤是怎么知道的?他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和信息、资料,能做出的推测,竟然都远不如向坤。
“你的意思是,它现在没有被‘唤醒’,我们又没有进行任何实验触发它留在我们体内的特异因子的反应,所以我们在这里说的话做的事,它不会知道?”良先生说道,他觉得向坤所说的“被唤醒状态”,应该和沈院士所描述的“敏感状态”是一样的。向坤对于“终极猎食者”,确实不是一知半解。
向坤说道:“不,它现在已经是‘被唤醒状态’了。”
良先生没想到向坤会这么说,嘴巴又咧到耳根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向坤却是摊开双手,示意良先生看看四周:“这个地方,能够帮助我们隔绝‘终极猎食者’的影响。良先生,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认为让我们、让其他生物发生变异,成为‘食血生物’的,是一种高维因子。我也有一个自己的理论或者说猜想,我把那种引发变异的物质称为‘意识纠缠粒子’。顾名思义,它和我们的意识有着直接的关系。”
不應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妳 憶塗
向坤伸出一根手指,放缓语速道:“意识,是我们能够让‘意识纠缠粒子’或‘高维因子’在这个世界产生作用的唯一原因。
“良先生,所有的生物都有意识,人类有意识,飞鸟走兽,其他动物也有意识,甚至花草树木、细菌病毒等等,都有意识。只不过,它们的意识按照一般人类的感知体系来判断,太过简单,几乎为零。但若是超出一般人类的感知体系,又太过复杂,普通人难以理解。
“‘终极猎食者’自然也不例外,它也要靠它的意识来掌控‘高维因子’。我已经找到了捕获‘终极猎食者’意识的方法,但它这种化整为零,无数部分散于各地的存在形式,让它正常情况下的意识活动也是分布式的网状结构,我暂时无法做到一次性一网打击,必须让它主动地产生集中的、剧烈的意识反应,才能真正产生效果。
“要让它的意识能主动进行足够强烈的集中反应,我认为只有在它进行迭代吞噬,也就是你所说的‘阶段性转化’时,最有可能出现。”
听到这里,良先生忽然说道:“你是故意引我到这里来的?”
向坤也很坦然地承认:“是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良先生若有所思地点头:“你需要进行足够高层级的阶段性转化,达到‘终极猎食者’的‘猎食’要求,它才会如你所说,进行剧烈的意识反应……所以,你需要一个足够‘高级’的血源,帮你度过高层级的阶段性转化。而我,就是最合适的血源。你……确定这个方法能管用吗?”
一时间,良先生萧索和怅然,心情也有一丝的矛盾和挣扎。如果向坤就是单纯地想要吞噬他,想要度过阶段性极限,那他就算打不过向坤,就算在特性上被克制,就算被雷电劈成焦炭,也绝对会战斗到底。
可向坤的目标是解决“终极猎食者”对所有生物的桎梏的话,他就忍不住有些犹豫了,因为这本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他并不认为向坤是在诓骗他献身,因为之前向坤已经做出了展示,是有全方位压制他的能力。通过对向坤履历、社会关系、各种信息的调查,他也不认为向坤是那种自私自利的阴险小人。
就在他挣扎犹豫是否要献身、思考如果没了他向坤能否担起足够责任、能否把“神行科技”秘密部门维持住、能否跟老何合得来、如果计划失败他们都被“终极猎食者”给吞了的话该怎么办的时候,向坤却是笑道:
“良先生,你误会了,需要进行到更高层级阶段性转化的不是我,是你。”
打造电影教 万乘北宸
良先生一怔,下意识道:“不,你不能白白……”
混在抗戰 古龍崗
向坤苦笑道:“我也不是要让你吞噬了我,我有其他的方式帮你进行阶段性转化。”
他说罢,拍了拍手掌。
远处,各种歪脖子树又开始摇曳起来,纷纷向旁边躺倒,露出了一条道路,布满绿色的路面上,泥土向上隆起,然后飞速移动,仿佛有个巨型地下蠕虫在钻洞。
那隆起的土坡到了良先生面前,不断变大,然后泥土翻裂,露出了里面一个被根茎紧紧包裹,还有一大堆密密麻麻的细小球珠紧紧附着的球形物体。
向坤一挥手,那些球珠全部悬空而起,根茎向旁边打开,露出了里面蔫得奄奄一息、惊恐万分的“变异大鸟”。
他这几天,也是费了不少劲,把这家伙从邻省的山林中弄过来,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