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二一八 小獅子圓謊扯詩經,美淑女遇君採荇菜看書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06场第1场次—— 小狮子撒谎要还愿。
小狮子半命令半缠磨着小周,陪她再去一次镇北河那里,那里就是小周和自己沉入河底,自己阎王殿走一遭的地方,那个时候,阎君派出的黑白无常抓错了人、索错了命,作为赔偿:送她还阳,还从指甲缝里露了一点神力给她,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加倍爱自己……
这个神力百试不爽,可是,它有多神,副作用就有多大——璟哥哥是全身心地爱自己,爱得乃至于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品德失范、修养减退……给他工作、生活上带来了诸多的烦恼。
这一切,并不是小狮子的初心啊!她是希望他爱自己,可是这种爱是饮鸩止渴,是飞蛾扑火,是自取灭亡……她怕了,她悔了……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一八 小獅子圓謊扯詩經,美淑女遇君採荇菜分享
小周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己的主子一脸的阴郁,一脸的愁闷,一脸的不安,自己的小心脏也突突直跳,他可不希望重回噩梦。小姐怎么救自己,又是怎么落入河底,又是怎么被花先生救起,那个场景后来多少个夜晚都会梦见……那天,自己在生死边缘来来回回溜达了好几次,他始终决定的是:自己要和小姐生死与共。
小周:“小姐,你怎么了?不像欢天喜地去还愿的样子,倒像是去讨债的一样。”
小狮子瞪了他一眼,说:
“又胡说,去找河神讨债吗?嫌上次没淹死你,也没淹死我吗?”
“那小姐怎么满脸愁云?”
“哦,你不懂。那小姐给我讲讲你上次是怎么许下愿的?”
小狮子想:这个谎还是要撒圆的,略一思忖,便说:
“小周,上次我把你托上岸的时候,脚就像被人拽住了一样,往河底拖。”
“小姐,会不会是水鬼?”
“什么水鬼?青天白日的。但是,本小姐确实是遭遇了一场离奇的事件啊!”
“不是水鬼,又这么离奇,那是不是你遇到美人鱼了?她在河底待的烦闷,招小姐去说说话?”
小狮子心里想:这个家伙,正不知道编啥谎哄他,自己却脑洞大开了,想了想又说:
“小周,你是不是最喜欢美人鱼的故事啊?”
“小姐,我……我就喜欢小狮子的故事。小姐,我怎么感觉你给花先生的爱,就是美人鱼式的爱啊?”
小狮子一听到小周把自己和美人鱼联系起来,顿生不祥的预感,难道自己也要像美人鱼一样为爱做出牺牲吗?难道……
小周看到主子又陷入了沉思,便接着问:
“小姐,接着刚才的许愿说啊!”
“小周,我被拖着沉入河底的并不是水鬼,也不是美人鱼,而是一大片的荇菜聚集生长在一起的根,它们把我拽入河底了。”
小周皱了皱眉头,说:
“小姐,你又要骗我了,荇菜不是漂在水面吗?怎么会沉入河底?”
小狮子大眼睛骨碌碌转了几下,继续说:
“你还听主子的话不?”
小周手握方向盘,侧目说:
“听,不听你的听谁的?”
小狮子意满心足地说:
“说是河底的一大片荇菜,自然就是了。神奇就神奇在这里了,我先给你背一段《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小姐,这首诗听来听去,就听了两个主要内容:荇菜与淑女,是荇菜衬托的淑女更美呢?还是淑女点燃了荇菜的美丽呢?可是,这与你许愿有什么关系吗?”
小狮子暗自咬牙:编、编、编,我要继续往下编。她故作轻松地嬉笑道:
“小周,你说本小姐美不美?”
“小姐当然美了,天上的月亮,地上的小姐!”
“瞧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这片荇菜的根不是缠住了我的腿吗?然后,它们拉我沉入河底的时候,你相不相信?河底是一个跟我们现实生活一样的世界。”
“什么?小姐?河底还有一个新世界?”小周因为紧张,头凑过来看着他家的小姐,足足超过了三秒,急得小狮子大喊:
“小心开车,嘴问就好了,视线不能离开路面。时间也不早了,前面的中餐馆停车,咱们下去边吃边聊,吃了饭再去还愿。”
他们在一家中餐馆前面停车,走进去吃饭,看装潢是一家挺上档次的馆子。他们往进走的时候,迎面碰上了两个喝得脸红脖子粗的醉汉,两个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狮子看,还伸出手戳了戳小周的胸脯,骂了句:
“这么一个瘦弱软蛋,竟然领了如此漂亮的女朋友,说,你是不是吃……软饭的?”
小周脸腾得一下就红了,正准备扭断这个醉汉的手腕子,被小狮子制止住了,她朝他摇了摇头,他们退了一步,侧着身子,进了店里。小周气得鼻子冒粗气说:
“小姐,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练手的机会,你又不让。我学的那套拳法,都撂生疏了。一对两,我都赢得绰绰有余。怕什么?”
“小周,前几天,我刚从网上看到一则消息,标题就是:遇到烂人不计较,遇到破事不纠缠。说是一对情侣,也是吃饭,在饭店门口碰到一个醉汉。双方发生了言语冲突,这个醉汉返身进饭店后厨,摸出了一把刀……一死一重伤的血淋淋教训啊!”
“啧啧……小姐,你懂得真多。小姐,你接着刚才河底的新世界继续讲吧!”
“好。那个河底的世界,跟我们这个世界一样,有蓝天白云,河流山川,只是那里的世界,好像保持着远古时代的样子。”
“啊?远古时代?那是不是穿着兽皮?戴着牙齿项链?手里握着钢叉?”
“小周,你……好有想象力!我没有见到人类,只是见到了一些原始部落人住的茅草屋,根据建筑特点,我推论如此。我的腿上还是缠着荇菜根,我没有窒息感,还觉得空气清新。我就对着那片荇菜发问,我说:荇菜、荇菜,为什么要缠住我的双腿?把我拖入河底啊?”
“荇菜开口说话了吗?小姐。”
“对啊,那片荇菜说:谁让你长得这么美,又走进了这片水域,还和一个人长得那么像呢?我就问:和谁长得像?它们说:我们这片荇菜,已经长了三千年了。我惊奇地问:那……你们是成精了?它们说:哈哈……跟成精差不多,我们可是大有来头的。《诗经关雎》读过吗?我认真地点点头,并且吟诵了一遍。它们接着说:我们就是诗中淑女采摘的那片荇菜。这片水域,也是淑女君子流连的那条河流。淑女左右采摘荇菜,君子在岸边安详地琴瑟钟鼓,为心仪的淑女弹琴、歌赋。”
“小姐,真有这么神奇的事吗?”
小狮子故作认真地点点头,并且说:
“还有更离奇的呢!那片荇菜还说:你知道春秋时候的莒国国君莒子吗?我点点头。它们接着说:这首诗,就是莒子为他的新婚妻子所作。我问它们:诗中的淑女就是他的妻子吗?它们点点头,说是,接着说:你长得特别像那位淑女,我们也有三千年没有见到她了,十分想念,就缠了你来。我听了十分着急,我央求它们:求求你们,放我回家吧!我不属于你么这个世界的人啊!它们说:你能走进这片水域,长得又如此像淑女,这就是缘分。我们可以把你送回岸上去,可是你要许下一个愿,并且答应以后做到,才能放你回去。”
小周急切地问:
“什么愿望?”
“它们说:你就是三千年前的淑女,你必须找到莒子那样的君子做夫君。我问:那我怎么知道我找的人是不是莒子?它们说:莒子的生辰是戊辰年六月初六日,属龙,只要生辰八字相符,就是。”
“小姐,这个人就是花先生吗?今天就是还的这个愿吗?”
小狮子为顺利编了下去,庆幸地点了点头。吃瓜小周,眼睛睁得更圆了,嘴巴呜呜地说:
“这也……太巧了吧!”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討論-一八五 騙子終結者西門慶,陰風裏翻船李神仙相伴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4场第1场次——骗子终结者西门大官人。
看到问仙家属情绪激动,一个道童上前说:
“这位大哥,你先消消气,我们亲眼看到,好多人腰疼腿疼浑身疼,都是被李神仙几下拍好的,你家老人出现的问题,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啊!”
几个人走到病床前,问老者:
“老人家,你能不能下床走动啊?”
那位老人腰疼得只摆手,大家看到的都是他的痛苦样子。
另一个人说:
“李神仙,你不是很会掐掐算算吗?你掐指一算,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神仙就坡下驴,果然拾起拂尘,在胳膊上一甩,回到高台的蒲团上,闭目打坐,右手掐着指节背诵口诀……
少顷,他睁开眼睛,手指兰花样翘着说:
“岁伤日干,有祸必轻,日犯岁君,灾殃必重。这位老者早起干活,活重必发牢骚,说话没轻没重,冲太岁,才有了此刻的祸殃!”
那个儿子火冒三丈,跳起来大骂:
“放你妈的狗屁,早上我和我爸一起干活,他一路上给我讲的是我太爷爷出门揽生意的故事,有说有笑,几时发过牢骚了?人被你打残了,你当然借着打卦推卸责任!”
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前来查看了一下老者的伤势,对着李神仙说:
“猴都有打盹的时候,神仙也一样,有打盹的时候,一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依我说,李神仙你还是找两个人开车给送镇上的医院看看吧!”
他的话提醒了这个暴怒的儿子:
“对,立马给我抬着上医院。”
李神仙对着下面的道童喊:
“赶紧安排人手,安排车,送他去医院!”
几个人把这位受伤的老者送去了医院,接下来求神问仙的人继续着。
一个老婆婆颤巍巍地由孙子搀扶着走了上来,见了李神仙就拜倒,双手合十,乞求道:
“求求李神仙帮我这个可怜的老婆子算一算,我家的大黄牛被谁偷去了?被拉到了哪里去?寻不回来牛,我孙子的媳妇就没希望了,我老婆子也活不成了!呜呜……”
李神仙还在闭眼打坐,一个道童听完她的哭诉,趴在李神仙的耳朵上说起了悄悄话……
一句不落地入了西门大官人阴魂的耳朵里:
“师傅,这个老婆子就是新偷的那家,你只需说‘明天在离她家二十里王家村的后山一片坟场那里找就是了’。”
李神仙听完了小童的耳语,又装模作样地用指头掐着指关节,在掐指一算。须臾,眼睛缓缓睁开,拂尘一甩,先说了句“无量天尊”,又接着说:
“台下老妇人,请稍安勿躁!福生无量天尊,感谢神仙的指点迷津,您家的牛已有下落。您只需记住,不早不晚地要在明天十点赶到离你家二十里王家村的后山一片坟场,到了那里自会看到你家的牛!”
“谢谢神仙,谢谢神仙!”老妇人又是一阵拜谢。
李神仙又说:
人氣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八五 騙子終結者西門慶,陰風裏翻船李神仙讀書
“此番若是找到,今天你交的两千元问仙费就归本神仙所有;若是找不到,本神仙十倍奉还!”
老妇人一听到她家的牛有了下落,感激涕零,一个劲地说着感谢话。跪拜起来,也不用孙子搀扶了,一个人稳稳地走了出去,看来自家丢的牛十拿九稳会找到,整个人精神焕发啊!
西门大官人听了气愤地牙痒痒,自言自语道:
“好个大骗子,你们这一个个大托小托儿整一个‘偷牛、藏牛、算牛、献牛’捞钱、捞名的骗局,在这十八弯村自编自导自演呢?今天遇上的是牛骗局,昨天、前天、去年、前年……不知演过了多场戏?丢娃、丢牛、丢猪……真是不敢细想,也好,今天的西门庆有另一个身份——骗子终结者。由我,来揭穿你们的骗局,来拯救这里淳朴的山民。”
走了一个老婆婆,又上来了一位中年大叔,他对着台上的李神仙打躬作揖,说:
“李神仙,我最近睡觉睡不安稳啊!老是梦见一些去世的人,不是和他们一起下地干活,就是在一起吃饭!希望您给我治治,让我一觉睡到天亮,不要再梦见那些阴间的人了。”
李神仙一听,嘴角扬起了笑容,说:
“无量天尊!这个好办,我传几道符给你,今天晚上就在香炉下烧了,放在碗里倒些水,一口气连灰渣渣都喝下去,中途不要停顿。连着喝上五次,必见效验。”
接着,李神仙又接待了好几个求神问仙的人……
西门大官人阴魂对着李神仙说:
“明天看你的好戏喽!让你在阴风里翻船翻个底朝天!”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4场第2场次——阴风里翻船。
李神仙为了捞钱也是真拼命,神仙府邸一直灯火通明到凌晨才融入到漆黑的夜色中。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一路上睡好了觉,他可是忙活了一整夜,像个旋风一样,旋到这里吹吹风,旋到那里捣捣鬼……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有人“咚咚咚”地敲门了。门房的老李一打开,不由地愣了一下,问:
“大军,你们不是在外面有事吗?怎么大清早地回来了?”
“神仙起来了吗?赶快去禀告,我们有要紧的事见他!”
老李说:
“既然是要紧事,还通报什么?赶紧跟我进去!”
他们步履匆匆地来到“飞仙台”,见到了李神仙,一顿噼里啪啦地诉说。
李神仙听完,喊了一句:
“你说什么?好好的牛怎么会不见了呢?”
“李神仙,我们藏得很严密,无人知晓……今早起来,连栓牛的桩子也被连根拔起,不见了牛!”
李神仙这会儿也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地说:
“这下如何是好?十点人家赶到那里见不到牛,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我红嘴白牙地说过:十倍奉还,两万元呢!砸了我们招牌暂且不论,偶尔失算也是有的,就是这个钱折了个厉害。”
大军说:
“神仙,您要不掐指一算?算算牛在哪里?”
李神仙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说了句:
“算你个头,别人不知道咱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也不知道吗?还不多叫几个人去找!”
“好!我们这就去!”
看到他们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叫住了他们:
“你们,回来!”
他们回来后,李神仙压低声音说:
“悄悄地去找,可不敢大张旗鼓!我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
弄丢了牛,又出去找牛的那拨人刚走,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几个年轻后生,拿着家什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
“李神仙,你给们出来,给我们个说法!”
李神仙的几个道童出来了,问他们:
“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闹?”
一个坚实壮汉走上来,就要抡起胳膊打这几个道童,旁边一个人拦着了,给他们几个说:
“赶紧让李神仙出来,我家五叔昨晚喝了他给的神符,上吐下泻了一晚上,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说吧,出了人命怎么办?他再不出来,我们就报警了!”
一个小道童听到此,立马跑去喊李神仙出来……

iu4f5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讀書-0yxzn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罪后狂妄,本宫不二嫁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华氏三十二度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婚深意动,总裁先生请息怒 月度迷津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執 魔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总裁的惹爱男妻 穆小西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豹子倔强地站在原地,头抬起来看,准备好了阵仗迎接这户人家,准备好好吵一架!
等啊等……没人来为玻璃维权。这下豹子更恼怒,他骂着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人吵架都不如愿!
巷子边玩耍的几个孩子看此情境都惊呆了,也不玩足球了,他们就纳闷了:打破了人家的窗玻璃,按理来说应该快跑呀?
他这样手叉腰,像是要找这户人家的茬——谁让你们的窗户要安块玻璃了?挡住了我石头的去路!你们出来给我赔石头!
天下还有这要的道理吗?孩子们一脸懵懂。
有一个孩子反应快,对其他人说:
“我们是不是该赶紧撤退?这户人家回来了,这玻璃要我们赔该怎么办?”
“那我们岂不是要替这个叔叔背锅了?那还不快跑!”
就就在他们决定跑路的时候,等不着吵架对象的豹子看到了他们,向他们走了过去,边走边骂: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看你爷爷我头上长草了吗?”
“啧啧啧……一看你们都是些瓜蛋子,你们的老子娘背着人肯定没干好事,图一时快活,胡造乱造,图数量不图质量!看你们一个个冷眉斜眼的、嘴疵毛咋的……”
“来来来,让爷爷把你们捶一顿,再楔几下,你们就顺眼多了!”
说完,他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冲向了孩子们,孩子们嘴里都喊着“快跑,快跑”,有的从他腋下逃脱,有的从他腿下滑走…….
总之,孩子们四散而逃,没有一个落入可恶的豹子爪下。
在这个小巷子没事找事、无理取闹、扑了一个空的豹子,回到他那个“豹子窝”还是继续扑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随即又是一串骂声:
“小菜鸟,快来给你爷爷开门!你说你出去找女朋友,瓜不兮兮地约成了素炮,这会儿在干嘛?”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还是不见菜鸟飞来开门。
他着急了:
“小菜鸟,臭菜鸟,你这会死在里面干嘛呢?对着美女石像,你小子能摸出一对活鸽子来?我就不信了,赶快给你爷爷来开门!”
还是没有喊来人,他一摸——钥匙带在身上。
可是,这里平常都是里面倒锁,对上暗号才开门!哪有回来自己掏钥匙开门的前例啊?
“吱呀”一声,锁芯转动,豹子的心也跟着扭动了一下,紧张极了,提心吊胆的他快步推门进去——
呀——人去房空!各个房子,各个角落,不见了小菜鸟与糟老头子。
不爱胤总裁
又一次扑了空的豹子,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着急地大喊:
“小菜鸟,你是在跟爷爷……不……跟豹哥玩捉迷藏吧?你出来,哥哥给你虫子吃!”
“小菜鸟,你和老头子藏在哪里了?人说老小孩,老小孩,你们一个老人、一个大男孩挺会玩的啊?小菜鸟啊!你驮着糟老头飞哪里去了?”
不见回应的豹子,嘶声裂肺地喊:
“小菜鸟,哥哥喊到三,你必须出来,否则揭了你的皮!一……二……三!”
“啊——鬼,是你吗?你又来了?这次——连我的窝都端了吗?”
他痴痴傻傻地走到弹琴的石仕女跟前说:
“美人,你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惜……你不会说话!”

3d2g0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笔趣-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看書-zlc27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名扬都市 知道幸福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火星情報局 了了壹生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前妻不回房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魔罗之骨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冰山酷總裁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珍藏版坏女人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是,大哥!”
“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
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
“大哥,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
“豹子,又胡说!朗朗晴空,哪来的鬼?”
“可是大哥,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
“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
“知道,好像和长毛、老鼠他们很熟。”
“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机缘凑巧,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
“大哥,你说这个不奇怪。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这个是才发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豹子,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
“大哥,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
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
“我们这边,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
“大哥,你糊涂了!”
芙蓉淚
“嗯——好大的胆!”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半生娉婷
异界变身狂想曲 破军王戟
“不,大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我说那边的人,是托我们绑架人,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
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
“豹子,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
“对呀,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我才开的门。”
“他有多大年龄?”
“他最多三十出头,高大个,头发浓密,带着墨镜,项链,耳环,人很帅气,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
“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对呀,若是能联系上你,我就不闯祸,不掏压家底钱了木。”
罪美人 姑娘我是处
“可是,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手机信号良好啊!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应该是‘正在通话中’啊?”
“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没人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