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當芒果愛上稻穀》-第72章 是金錢的味道看書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夏舒芒为了准备这个礼物,花了不少心思。
首先,他口袋羞涩,为了省钱,除了平时写写代码赚零花钱,其余时间全部用来画画。
他画画技术和写代码的能力逊色于大神,但是赚个零花钱还是够的。
除了养活自己和谷雨,两套房子的水费、电费、物业费等等日常开支也压在了他身上。
他忽然理解了一个男人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为谷雨准备的礼物,他挑了一套娇兰的口红套盒。
4000多块钱,对于一个无业游民、爹不疼娘不管的孩子来说,也算是负担了。
谷雨第一个发现他不对劲。
两人的热乎劲刚过了没一周,她明显感觉到夏同学又有“逃离地球”的想法。
要么说女人的第六感比算命的都准呢!
夏同学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只会开飞机的人忽然提出来要自己做饭。
谷雨对做饭有一点自己的经验,但是手艺生疏,做出来的饭味道一般。
夏舒芒就更不会了,和夏志闹到最僵的时候,他也没自己动手做过饭。
“夏舒芒,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谷雨靠着柜台问他。
夏舒芒在切菜,案板上到处都是菜叶,凌乱不堪。
“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他语气平淡,听上去没什么不对。
她追问:“我们点外卖吃吧!”她实在不忍心夏舒芒继续祸害农民伯伯的辛苦种出来的粮食。
“相信我,今天的菜,一定好吃。”
清炒油麦菜,他就不信能难到哪里去。
谷雨说不过他,默默退到客厅等他。
半小时后,夏舒芒端着一盆还算看的上去的油麦菜出来。
有点糊锅,但总体意外比想象中强一些。
到了能下咽的地步。
他端来米饭,盘腿坐下。
谷雨有些为难: “夏舒芒,我们中午只吃这个吗?”
“嗯。”
“可是。”
“可是什么?”
“你不觉得菜有点少吗?”
蔬菜类的食品在翻炒的时候会缩水。
大把的菜叶遇热后再拿出来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不到。
盘子里只有一拳头大的蔬菜,不够两人吃。
他意识到了不对,“我再去炒。”
谷雨拉住他的手: “不用了,我已经点了外卖。”
穷到连饭都快吃不起的夏舒芒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后来在啃女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场简单的聚会,在有了平安夜加持的光环下,氛围更加浓厚,聚会结束后,柳曦和已经喝晕在厕所,几个人把他抬出笙画大楼送回了家。
第二天,网络上忽然出现了一条微博。
在送柳曦和回家的路上,夏舒芒又被偷拍到出入酒吧等场所。
对方的高清摄像头像素很好,夏舒芒的五官被拍摄的清清楚楚。画面上是他扶着柳曦和从笙画大楼出来下台阶的情景。
柳曦和喝的大醉,全程低着头,照片上看不出是谁。很明显,那人是冲着夏舒芒来的。
让人奇怪的是,照片中的他格外魅惑,黑色衬衣加上平安夜当天原本呼之欲出的圣诞氛围,金光从右上角照下来正好打在他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上。
看起来这不像是一张偷拍出来的图,更像是艺术照。
拍摄者故意拉大了景,把笙画的大门等辨识度高的建筑全部遮掩,而且笙画的大门并没有金黄色的射灯。
很明显是后期p上去的。
恶意攻击的评论依旧是之前的几个账号,但是这张图带来了另一种效益——
因为照片过于文艺,吸了一大波颜粉。
【哥哥的照片好帅!果然各个角度都好看。】
【这么帅的哥哥还是迪海大学飞行学院的高材生,我看网上那些评论都是嫉妒才发出来的。】
【同意,官微都发了申明了,夏哥哥人美歌甜气质佳,还是个大学霸,其余人就是羡慕忌妒恨。】
【那些说人家靠耀星走后门的人是没有脑子吗?有把自己儿子塞在对方公司的人吗?要走后门也不是这个走法吧!】
【耀星和欧逸都是航空公司,总是有点敌对关系的,夏哥哥是不是耀星派出去的卧底。】
【你见过有谁抹黑抹黑卧底的?耀星这是什么操作?】
【反正我不管,我夏哥哥就是清白的!】
【谁说大学生天天吃喝玩乐了不务正业了?怕不是对当代大学生有什么误解?】
【躺在床上的当代大学生啃着油条赞同楼上的说法。】
【啃馒头的加一。】
【啃咸菜的加一。】
【吃鲍鱼的能加一吗?】
【滚。】
【好咧~】
网上的舆论逐渐有往夏舒芒这边倾倒的趋势,冯星炎坐在电脑面前啧啧了两声。
她的本职是一名空姐,平时业务爱好飞行。当初有想过做女飞行员,但是身体要求达不到标准,所以去学了直升机。
她这样性格的人急于求成,又好强,在遇到夏舒芒这样的天才型飞行员,征服欲打心底窜起。
可惜第一次交流就失败了,不但没达到预想的结果,阴差阳错还砸到了他的手。
身感歉意,她去了趟夏舒芒的家,意外遇到了谷雨。
她是要面子的人,跌份儿的事绝对不做。
出了门下了楼梯她忽然反应过来。
那个姑娘和夏舒芒也没什么关系吧。
她是来问人的,名正言顺的,她躲个什么劲。
后来,在机场偶遇,小姑娘见她像见了仇敌似的,恨不得拿个麻袋把夏舒芒套住抓走。
从那个时候起,她开始再次把注意力放在夏舒芒的身上。
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她向夏舒芒靠近。
无底线无道德。
她还是一如既往。
在网上,她几乎翻遍了所有关于夏舒芒的视频。这个男人越看越上头,从鼻子到眼睛,没有一处长歪。
不但如此,暖男风、炫酷风和职业风可以来回切换。
偏偏每一种风格都能驾驭到炉火纯青,仿佛这个词是他发明出来的一样。
时刻注意着网上动态的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发现了恶评的出现。
油腻男的初衷无非是替自己出一口恶气。
他的投诉刚发出,几乎立马被欧逸公关怼了回去。
用的是最能让人信服的实力说话。
本来这场闹剧能立马结束,冯星炎在此刻引导舆论方向,把事情往另一个角度带。
在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她凭借一张出圈的照片吸引回大众眼球。
冯星炎上大学期间有一个男友,比她大5岁,做公关的。相处了几年,她对公关公司和工作室处理舆论的方式都有了解。
借着这些经验,她“抹黑”了夏舒芒,又“洗白”了他。
视频看得到摸不着,夏舒芒的帅脸天天在眼前晃荡,想到极致又迷恋至极。
她就想让夏舒芒欠着她。
这样,一来一回,交集就有了。
当初为了“黑”他,冯星炎特意从一个美食大网红手里买到了一个小号,换上马甲开始写“抹黑”文章。
因为原来有粉丝基础,这个马甲越来越火,几乎成了舆论的领军人物。
夏舒芒也是这个时候发现这个账号的。
关注她是因为这个马甲传播出大量文字引导信息,出于好奇,夏舒芒关注了她,后来,他查了这个账号的相关信息。
起初,这个账号没有任何问题,登陆地点,申请时间都不像是故意开黑。
后来,他借助四石的专业,查到这个账号在官微发布澄清微博后换了IP地址,并且发布内容和以前大相径庭。
他借用了一些高科技手法,查到了一个人。
冯星炎。
事情发生过,就不可能会没有痕迹。
咖啡厅内。
夏舒芒和她对坐。
这个人还真是无死角的好看,单是坐在这里,冯星炎已经开始动歪心思了。
“照片是我拍的,光线也是我加上去的,怎么样?还可以吧!挺帅的!”
夏舒芒沉着气说: “为什么偷拍我?”
冯星炎反问: “你先告诉我,是怎么找到我的。”
夏舒芒没和她卖关子: “笙画门口装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监视器,而且,你借单反的那家广告公司老板,以前是我的专用狗仔。”
冯星炎冷哼了声: “想不到你和花孔雀还有这层交情。”
她喝了口咖啡:“那说说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别忘了,我的照片可救你于水火。”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找你来是为了感谢你的吧!”
冯星炎手一抖。
“照片是你拍的不错,但是大众的舆论传播到今天这个地步,恐怕你自己也没有想到。你很会抓住大家‘善良、道德、公平’的心理,但是‘洗白’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只不过在现在这个社会,颜值要比很多东西重要的多,这才有今天这个局面。”
“你怎么知道是我带动的节奏?”
“查IP太简单了,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当初考直升机资格证之前,你的保险单上写的地址,和账号显示的地址是一个。据教练所知,你在迪海只有那一个安神之所。”
冯星炎扯动了下嘴皮。
他说的很对。
她不是个高尚的人,一个人情就能换得夏舒芒对她改观。
一开始,她的目的没有那么强,但是随着底下评论的人越来越多,“赞同”她假话的人越来越多,她陷入了“爽”的情景里。
她性格激昂,并不适合做空姐,很多时候为了保住饭碗,她不得不忍耐,忍到回家用键盘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
她乐不思蜀并引以为乐。
令她没想到的是,网友们并不只是会被带节奏的无脑儿,他们很快发现问题,提出“对家理论”反驳她说的话。
照片一事,她以为能把抹黑做到极致,却意外收获了惊喜。
于是,她灵机一动,想用它换夏舒芒一个人情。
处于下风的状态,发挥它最大的利用价值。
其实夏舒芒这次不主动找她,她也会挑个时间,和他来一场“偶遇”。
“既然你都知道了,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不可能只是单纯的羞辱我吧?”
夏舒芒无害的笑笑,“这件事情牵扯到我的荣誉和工作,我有权利去法院告你。”
冯星炎大脑警铃大作。
“你想告我?”
“是。”
“夏舒芒,就凭借我写的那几篇文章?”
她后面还有话,被夏舒芒拦截了下来,“就凭借你写的那几篇文章。”
他继续: “冯小姐大概对法律不甚了解。在网络安全的环境下,恶意诽谤他人者,国家有法律保障被污蔑人的安全。”
他加重了语气,带着恐吓的意味: “轻则拘留,重则——判刑。”
冯星炎被她唬的一愣一愣的,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在撒谎。
夏舒芒把她的眼神尽收眼底,“其实,我不告你也可以。”
“什么条件?”冯星炎不傻,他不会故意吓她一下又放过她。
“条件说不上,只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被停职这段时间的生活状态。物业费交不起,水费电费欠着花呗,女朋友的圣诞礼物也是借的钱。
最近呢,她又看上了一套高定,哭着求着我给她买。”他若有所思的看向冯星炎,“你说,我没有工作,穷的连饭都吃不起,女朋友撒娇卖萌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这衣服和以后的生活费,该从哪里来呢?”
冯星炎听懂了,他变着花样讹她呢,“夏舒芒,你这是敲诈。”
“随你怎么想,解决纠纷无非两种方式,第一打官司,第二私聊。既然冯小姐对我的私聊方案不满意,那我们法庭见。”
他起身刚要走,忽然折回来冷不丁的说,“忘了告诉你,法院审理的话,就不只是赔钱这么简单了!”
冯星炎: “你站住!”
夏舒芒微笑看着她,那一刻,冯星炎被气到通红的脸颊在他眼里,全数变成了大红色的礼服。
轻轻吸一口气。
是金钱的味道。

gzqzu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笔趣-第62章 滾吧看書-m6alm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當炮灰遇上反派boss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没时间了快上车 我爱叉姬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这……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甜妻入懷:陸先生寵妻請克制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神魔录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迷茫的老男孩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慕嫡娇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孤煙細 墨子柒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谋妃倾城 小沿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林想的重生日子 西林葳蕤(起點大封推VIP2015-05-31完結)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放開那個空投 少女不吃糖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