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四百二十五章 層次閲讀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而在这一次的讲道之间,一种太乙道君们便又是将那被抽空的阶梯给完善补全——当然,在这过程当中,也不乏一些太乙道君因为本身进入太乙道君的境界便是相当的勉强,在这一次之后,根本就无法弥补自己的根基和这一次的大道之伤,以至于他们道途断绝于此。
……
很快,云中君便已经是将自己大道上的根基重新补全,然后,云中君所继续做的事,却不是继续在这大道玄音当中参悟造化,而是借着这一次前所未有机会推演开始推演秘法。
星空当中,星辰无穷无尽,但凡是无主的星辰,都能够被修行者所感应,能够与修行者共鸣,然后修行者本身,便有机会执掌那一颗星辰,成为星辰上的星君——当然了,如今整个星空的权柄都对于东皇太一,就算是一些本身的修持和星辰并不能星辰形成共鸣的人,只要他们得到了东皇太一的诏令,持此诏令,也依旧是能够成为星辰上的星君。
但斗姆元君陨落无数年,那天市垣中,却依旧是一片‘无主之地’,非但不能有任何一位太乙道君和能够和天市垣生出感应和共鸣,便是天市垣中权柄,也不曾自发的归于东皇太一之手,据东皇他一的说法,是那天市垣中的权柄,依旧是保持着独立的存在,在抗拒着他的掌控。
当然,以东皇太一的实力,要强行取走天市垣中权柄,也不是办不到,只是没必要——故而一直到现在,天市垣中,都不曾有任何的星君或者是帝君的存在,其权柄,也不曾彻底的归于东皇太一之手。
这是一种相当反常的情况——按道理来说,一位星君彻底陨落之后,那一个星辰上的权柄,就不算是不彻底的溃散,也该是直接归于东皇太一之手,沉寂下来,等待着另一位星君的诞生,但那天市垣中却不是如此,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天市垣中的斗姆元君,并不曾陨落一般。
而云中君的此时想要借助鸿钧道祖讲道的机会所推衍的秘法,其灵感源头,也正是来由于此。
——既然天市垣中的权柄不曾彻底的溃散,那么在众人的见证下彻底烟消云散的斗姆元君,是否便还有着归来的可能?
其三魂七魄,其真灵,虽然都已经消散,但若是以那天市垣中的权柄作为感召凭依的话,能够以此将斗姆元君溃散于天地之间的真灵都召唤回来,使得已经陨落的斗姆元君重生于天地之间?
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四百二十五章 層次推薦
云中君很是明白,自己的这一个想法,有多么的异想天开,有多么的狂妄——真灵消散,乃是天地之间最为彻底的陨落,自开天辟地以来,不乏有神圣死去,堕于永劫之地,最后又踏破永劫之地而归的,但却从未有真灵消散之辈再归于天地之间。
也正是如此,自那念头涌现出来之后,云中君便从未将自己的这想法告诉任何人,只是独自一人潜心推演着这几乎是‘逆天’一般的秘法。
但可惜的是,就算是云中君周身的气运浩浩不绝,就算是他在推演的时候,燃烧了无穷无尽的气运作为辅助,但他脑海当中的这想法,也依旧只是一个想法,他的那所谓的‘秘法’,也只是停留在他的想象当中,连一丝一毫的头绪都推演不出来。
云中君很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则在于他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在于他的底蕴还不足,就如同是一个懵懂幼儿,哪怕他知晓了垒土成山至于极致,便能够站在这天地之间最高的地方,聚沙成土,也足以填平整个四海一般,但他的力量,却完全不足以支持他将这想法化作现实。
在对那秘法的推演当中,云中君所陷入的,便是这样一种窘况——以他当前的实力,当前的底蕴,以他当前对天地的认知,对大道的参悟,就算是有着无穷气运的燃烧,也完全不能将这秘法推演出来,或者说,是不能将这秘法在太乙道君这个阶段就能够做到的那一个层次给推演出来。
不过即便如此,云中君也没有丝毫放弃,因为他知晓,眼下的局面,还没有到完全没有办法的时候——对于这秘法的推演,他还有一个最后的机会。
那便是鸿钧道祖于紫霄宫中的讲道,也便是此时。
是以,云中君在借着鸿钧道祖的这最后一次讲道重新梳理了自己一生的所学,明确了自己未来的道途之后,便是连第二次推演道途的都不曾想过,便是直接的借着鸿钧道祖的这一次讲道,开始推演那不属于太乙道君级别的秘法——作为太乙道君的他,实力和底蕴不足以推演出这样的秘法,但在这紫霄宫中,在这无穷权柄法则聚于一处,在这大罗至尊的道韵所萦绕的地方,这样的秘法难道还推演不出来不成?
“果然可行!”当最初的想法在云中君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的时候,燃烧的气运之下,终于是有一道灿烂无比的灵光,从云中君的脑海当中诞生出来,将他脑海当中一切的迷雾尽皆驱散。
“咦?”在云中君开始推演这前所未有的秘法的时候,紫霄宫中最上首处的鸿钧道祖,也不由得微微侧目,将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身上,他古井无波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了微微的动容。
他的这一次讲道,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讲道,但从本质上说,他的这一次讲道,却是对紫霄宫中所有修行者们帮助最大的讲道——这一次的讲道当中,虽然鸿钧道祖不言不语,但在那些修行者们参悟大道的时候,鸿钧道祖却是慷慨无比的将‘自己’借给了那些修行者们。
这也即是说,这紫霄宫中,虽然都只是一些太乙道君,更有甚者,只是一些不朽金仙,但实际上,他们在参悟大道的时候,却都是再以鸿钧道祖这位大罗至尊的视角在审视着自己的修为,审视着自己的大道,在推测着自己所修行的道路——大罗至尊的玄妙,足以是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从理论上而言,这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不要说是道伤之类的小事,便是他们为自己梳理出一条登临大罗至尊的路,都不在话下,更不要提只是修复自己道伤,只是登临那太乙道君的境界。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四百二十五章 層次分享
但实际上,这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们,却几乎是没有任何一人察觉到了这一场听道的本质——更多的修行者们,都是受困于自己的心障,他们只以为,自己的这一次在大道上所有的领悟,都只是他们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所做出来的参悟,丝毫不曾察觉到,是他们此刻,就已经是‘化身’成为了鸿钧道祖,成为了大罗至尊。
毕竟,在之前的两次听道当中,他们也同样是有过这般神而明之的状态,有过这般无所不知,无所不悟的状态——但在离开了紫霄宫以后,他们所参悟出来的一切,便都是化作了脑海当中的迷雾。
好看的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四百二十五章 層次推薦
故而,紫霄宫中,更多的修行者们,都不曾借着这一次参悟大道的机会重新梳理自己的道途,窥视大罗的野望,反而是转过来头,以这截然不同的视角来审视着自己最初的修行,审视着自己自诞生以来所做出来的种种抉择……然后重新夯实自己的根基,重新衍化自己的修行,令自己的道身更加的完美,令自己的法力更加的雄浑……最多,也只是如何在太乙道君之路上踽踽而行,对那大罗至尊之境,不敢有任何的野望,或者说,是丝毫不敢将这一次听道的机会浪费在那遥不可及的大罗至尊的道路上。
——同样的,也正是这一念之差,这紫霄宫中的一众修行者们,也是于此之时,被分成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等次。
第一个层次的修行者们,自然便是有着对大罗的野望,就算是他们不知晓他们此刻的状态,也不认为自己离开了紫霄宫中之后,对大罗之路的一切推演都会化作脑海当中的迷雾,但他们此刻,也依旧是在竭尽所能的推演着独属于自己的大罗之路。
对于他们而言,哪怕离开了紫霄宫中之后,这一切的推演都会化作他们脑海当中的迷雾,无法揣度,无法见证,但只要他们推演了,他们的身上,便终究会留下那么丝毫半点的痕迹——等到有一天,他们真的要登临大罗至尊的时候,这些痕迹,便会成为他们至关重要的助力。
如三清,如东皇,如女娲,如白泽等人,皆在此列——云中君所推演的,虽然不是登临大罗的道途,但他所推衍的,却同样是涉及大罗至尊的秘法,故此同样也在第一个层次的修行者当中。
第二个层次的修行者们,则是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在梳理自己道途的修行者,梳理他们要如何的沿着掌缘生灭的境界一路而行,最后登临太乙道君最高的那个层次,掌之境——“掌”,只是描述那境界的这一个字,就已经是道尽了那一个境界的玄奇,也足以令这无数的修行者对此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而最后一个层次的修行者们,则是那些至始至终,都将目光拘泥于自己的过去,或是自己当前的人——这些人,无论他们将自己的根基打得如何的雄厚,将自己的法力磨炼得如何的纯粹,也无论他们推演出了怎样玄奇强大的秘法,但无论是鸿钧道祖还是他们自己都明白,若是没有其他的机缘,那这些人的的成就,也就仅限于此了。
片刻之后,鸿钧道祖的目光便是从这些修行者们的身上离开,落到了第一层次的那些修行者们的身上——慨然无比的将‘自己’借给那些修行者们,对于鸿钧道祖自身的修持而言,也同样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处。
这些立于第一阶段的修行者们,他们借着这一次的契机,对大罗至尊之境的冲击,便如同是一位又一位未来的大罗至尊跨越时空而来,在这紫霄宫中和鸿钧道祖相互交流自己的大道——这第三次的紫霄宫之会,对于这些修行者们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机缘,对于鸿钧道祖而言,亦是如此。
紫霄宫中,那玄奇无比的大道伦音之间,鸿钧道祖的双眼亦是缓缓的合上,在这种隔着时空的‘交流’之间,他自身的修为,也同样是飞快的提升起来,登临大罗迄今半个多纪元,但他这半个多纪元的修持的进境加起来,也都比不过这一次讲道,或者说是论道的所得。
时间,便是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鸿钧道祖的脸上也终于是浮现出了一抹疲惫的神色——将‘自己’借给那些太乙道君,并且小心翼翼的维系着这种状态,使得那些太乙道君们不至于被自己所浸染,变成自己的化身,这种举动无论是对鸿钧道祖而言,还是对那些修行者们而言,都有着极其庞大的压力。
“结束了吗?”当这一段‘论道’终于结束的时候,紫霄宫中所有的修行者们,便都是齐齐的苏醒过来,鸿钧道祖的脸上,亦是有着遗憾的神色一闪而过——这一场论道,是他登临大罗以来,修持最为顺利的时候,但这样的机会,也只得这一次而言。
因为下一次,就算是他还愿意将‘自己’借给那些修行者们,那些修行者们也不可能全心全意的接受鸿钧道祖的‘馈赠’,彻彻底底的以一中大罗至尊的视角来审视自己的过去未来——毕竟,这种情况对于他们而言,太过于的危险,只是一念之差,他们便有可能彻底的迷失自我,成为鸿钧道祖的化身。
或者说,一旦他们意识到了这种情况,那他们成为鸿钧道祖化身的这个结局,便不可避免。
清醒之后,第一个层次和第二个层次的修行者们,并不曾出声,只是细细的体会着他们在之前参道当中一切的所得——此时,这些人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毕竟,就算是他们从悟道的状态当中退了出来,但他们之前的种种领悟,却都还在心头流转着,不曾有丝毫的忘却。
不过,这些人当中,属于第二层次的修行者们,也只是以为,是鸿钧道祖的修行有了新的精进,更够更加有效的引导他们修行而已,丝毫察觉不到之前的真实。
独独立于第一阶层,在这一次的听到之后,对自己的大罗之路都隐隐有所领悟的修行者们,才是明悟了之前所发生的真实。
“拜谢道祖厚恩。”良久之后,一众修行者们才是再度朝着上首处的鸿钧道祖一拜。
“此番自是尔等机缘,与我何干。”上首处,鸿钧道祖只是垂下目光,“如今看来你们也都冷静了下来,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也便是可以离开这紫霄宫了。”
鸿钧道祖疲惫的声音在紫霄宫中响起——到了这个时候,这无数的修行者们,才算是响了起来,这一次的紫霄宫听道,只是鸿钧道祖不满于他们将这天地给扰得乱七八糟,故而才是将他们都给拘束在了紫霄宫中。
“道祖且慢,太一有要事当禀。”正当紫霄宫的大门打开,鸿钧道祖的身形也快要消失在这紫霄宫中的时候,东皇太一的声音响起。
“尔有何事?”鸿钧道祖出声问道。
立于第一个层次的修行者当中,有两个异类——一个是云中君,另一个便是东皇太一。
这两个异类,都是在那状态当中,舍了对自己大罗至尊之路的推演而分心他顾之人。
“巫族和天庭,数度战争,以至于天地不稳。”东皇太一出声道,“然道祖明鉴,此战,皆受时势而动,不受个人所限——自入得天庭以来,我亦无时不刻的不在思索,到底要如何才能避免和巫族的战争。”
“毕竟,不管是我,还是我天庭的一众神圣都能看得出来,我们和巫族之间,谁想要压过谁,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筹算良久之后,我总算是有了一个能够避免和巫族厮杀的办法。”
“天庭由万族而成,立于穹天——若是能够在天地之间增加一条法度立为永制,令天地之间万族的修行者,一旦修行有所成就,便自主离开洪荒大地,归于星空天庭,如此一来,天庭和巫族,各掌天地,自然是相安无事。”东皇太一朝着鸿钧道祖出声道。
闻言,云中君和伏羲道君的眉头,都不由得微微一跳——这正是云中君当初所提及的飞升之策。
当时,他们三人在商议这一计策的时候,便都是了解这一计策最大的难处,便在于要如何令这飞升的法度横于天地,令十二祖巫不去干涉这法度的存在,使得那些修行者们能够从容飞升。
但不管是云中君还是伏羲道君,都没有想到,东皇太一会另辟新径,根本就不理会十二祖巫的存在,直接就趁着这一次听道的机会,在鸿钧道祖的面前提出了这一个策略。
只要得到了鸿钧道祖的首肯,借鸿钧道祖那大罗至尊级别的力量在天地之间立下新的法度,那只得太乙道君之境的十二祖巫,凭什么破坏鸿钧道祖所留下的法度?
最妙的是,这个策略提出来,从明面上看,还真的是避开巫族和天庭厮杀最有效的办法——毕竟,双方一者归于天,一者藏于地,没有了接触的空间,自然也就没有了大战的前提。
“荒谬!”听着东皇太一的话,十二祖巫当中的烛阴和共工等人,立刻便是大胜的嚷嚷了起来。
以他们的智慧,当然是能够看得出来暗藏在东皇太一这计策背后的凶险。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羿鑒賞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烛阴他们此刻,应该是已经朝着此处而来了。”
“而云道君你被我截在此间的消息,此刻应该是已经传到了师北海他们和三清等人的耳边——云道君你猜,他们在知晓了这消息之后,是会直接的回返天庭,还是会来支援你?”
“你看,你们分头行事,就是为了避免被我们巫族一网打尽,可现在,你们很快就会自己跳进我们的网里面了。”帝江朝着云中君笑道。
一瞬之间,云中君便觉得自己仿佛是跌入了无底的深渊当中一般。
对于按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威能,云中君可以说是再清楚而不过。
而对于他们这些人若是被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给一网打尽所造成的后果,云中君更是清楚——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到了这样的局面,就算是整个天庭,也都将为此摇摇欲坠。
……
“你们那边情况如何?”当一众太乙道君们成功的回返了天庭之后,师北海他们才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万寿山中,是烛阴在主持局面,那帝江去了何处?”双方一交流战局,师北海的神色便是陡然一变。
十二祖巫当中的空间之祖巫帝江,并不曾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那他去了何处?
“不好,云道君!”只是刹那,他们就发现了,原本应该假意回返天庭整顿兵马的云中君,他的身影并不曾出现在天庭当中。
“帝江定然是去截杀云道君了!”师北海匆匆一句,立刻便是化作了鹏鸟之形,再一次从天庭之上扑进了洪荒天地之间。
“我也去!”白泽道君以及三清道人,同样是神色一变,再度离开了天庭,才刚刚回返天庭的太真道人见此,也是紧跟上他们——然后天庭当中,被师北海所惊动的众位太乙道君们,皆是接二连三的出发,朝着洪荒天地而去。
“天庭这是疯了吗?”当一位又一位太乙道君的气机在洪荒大地上绽放出来的时候,还留在洪荒天地之间的那些太乙道君们一个个的都是从自己闭关的地方踏了出来。
“这是要和巫族彻底的见个生死吗?”洪荒天地当中,一声又一声的轰鸣声在天地之间炸响,那是自天庭出发的一位又一位太乙道君强行破开了巫族席卷于洪荒天地之上的血气所发出来的动静。
因为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动作,整个洪荒大地上的巫族,都是如同汹涌的潮水一般涌动了起来。
……
“帝江陛下莫不是想要以我做饵,钓得天庭当中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上钩?”被封锁的空间之上,云中君已经是再度恢复了冷静,“奈何,就怕帝江陛下钓上的大鱼,巫族吃不下啊!”
被封锁的空间当中,无数的蝴蝶沿着那纵横交错的经纬而动,每一只蝴蝶落下的时候,那裂开的空间都是如同愈合的伤口一般,飞快的弥合起来。
而帝江的神色,终于是变得郑重起来。
就算是他的修为超出了云中君一个层次,但在这虚实之间的变幻面前,他竟是完全捉摸不到云中君的所在。
这被凝固的空间当中,无数的蝴蝶纷飞着,在帝江感知当中,他面前这无数的正沿着纵横的空间之线缓缓而动,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从这被镇锁的空间当中游动的蝴蝶,每一只都是云中君,但又每一只都不是云中君。
每一次帝江搅动空间裂缝将那些蝴蝶给堙灭的时候,立刻便是有更多的蝴蝶随之诞生出来,在这被镇锁的空间当中翩翩起舞。
“不能等了!”当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纷纷杀进洪荒天地的消息传到了帝江耳边的时候,帝江的目光当中,才是流露出了一抹狠戾的目光。
随着他伸出他的右手,在半空当中虚握的时候,那衍化虚实之变以躲避帝江攻势的云中君,立刻便是有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他的心头浮现了出来。
“要遭!”云中君本还想看看,帝江对空间的掌控到了怎样的地步,以这种方式来提升自己对空间的掌控,但那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浮现出来,云中君便是知晓,自己必须要想办法从这被封镇的空间通道当中离开了,若不然的话,他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会陨落于认真的帝江面前。
在云中君动念之间,这虚空当中无数的蝴蝶的翅膀,都是合拢起来——而这个时候,帝江才是察觉到,这密布于虚空当中的,哪里是什么蝴蝶,分明便是无数的形如蝴蝶一般的刀光。
恍惚之间,有凄凄的刀鸣声响起,这虚空当中无数的刀光,都在这一刹那之间炸了开来。
“堙灭!”帝江抬了抬头,任由一团光华在他的眼前炸开,然后他虚握的右手随之捏紧。
而在那之后,帝江的面前,被他所封镇的空间,已经是彻底的化作了一片虚无——那所谓的堙灭,便是连同空间一切堙灭。
空间,乃是天地之间一切生灵依存的根基,没有了空间的存在,那依附于空间而存在的生灵,自然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根基,只能在那虚无混沌当中消散于无形——就算云中君的虚实变化之道再如何的玄妙,在这样最为简单暴力的手段之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在面前的空间都划归虚无之后,帝江的脸上非但没有露出战局结束之后的轻松,反而是越发的慎重起来。
在云中君所依附的那一片空间都被帝江给彻底的堙灭之后,在帝江的面前,却依旧是还有如同蝴蝶一般的刀光在这虚空当中飘飞着。
帝江后退了一步,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颊——然后他才发现,就算他刚才避开了一抹刀光,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是被那一抹刀光留下了痕迹。
最令他惊愕的,是若不是他切切实实的触摸到了这刀光所留下的痕迹,他甚至都不敢确信,自己已经是在云中君的刀下受了上——而且就算是到了现在,他都完全察觉不到自己有受伤的感觉。
“好刀光。”
帝江看着面前纷飞的蝴蝶,出声问道,“这一刀叫什么名字。”
“明月刀,人间梦。”
……
而在帝江思索着,要如何锁定云中君的踪迹,如何才能够将之斩杀的时候,在洪荒天地其他的地方,从天庭杀进洪荒天地的太乙道君们,已经是个各位祖巫交上了手。
因为在出发之前,这些太乙道君们便已经得到了伏羲道具提醒的原因,知晓了十二祖巫所结成的法阵的强大,是以这些太乙道君们在找到了巫族那些祖巫们的踪迹之后,便立刻是各自缠上了这些祖巫们,使他们没有会合于一处展开阵势的机会。
虽然天庭当中绝大多数的太乙道君们都只是灭之境的境界,根本就不是巫族那些祖巫们的对手,但因为天庭的太乙道君们,数量却是十倍于祖巫的祖巫,故此这洪荒天地之间,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在师北海等人的带领之下,也算是打的有声有色。
而在这样的乱战当中,洪荒天地之上的那些寻常巫族们,可是倒了大霉。
火熱都市小说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羿熱推
在这样的乱战当中,就算是十二祖巫的实力远超其他的太乙道君,但也完全做不到收束这太乙道君们的乱战所掀起的余波。
而在太乙道君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有能力抵挡这些余波——虽然不曾直接对那些寻常的巫人们动手,但天庭的一些太乙道君们,却是有意的引导着战场往巫族那些大部落的所在而去。
反正,巫族已经放弃了先前的军气体系,就算是处于无数的巫人们环绕之下,这些太乙道君们也不担心会不会被十二祖巫接着巫族的军气给镇压。
在这样的乱战之下,巫族那些寻常巫人们,以及那些大巫们的死伤之重,可想而知。
而那些祖巫们的怒火,也同样是为之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可遏制。
“帝江,不要理会那云中君了——你再不回来,我们巫族的根,都要被天庭给挖断了!”烛阴的声音,在帝江的耳边响起。
这个时候,帝江才回过了神来,看了一眼如今洪荒天地之间的乱局,然后他的神色便在刹那之间扭曲了起来。
“你们都在找死!”
“烛阴,没必要留手了,东皇太一没来,将这些天庭的太乙道君全都留在洪荒大地,也无所谓!”帝江愤怒无比的声音响起来。
然后,空间的权柄以及时间的权柄齐齐的在这天地之间张开,将整个洪荒天地都笼盖于其间,将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至于这权柄的影响之下。
这影响,虽然只得一个刹那,完全不够十二祖巫对各位太乙道君们发起攻伐,但这一个刹那的时间,对于十二祖巫脱离天庭那些神圣们的纠缠,却已经足够。
而就在十二祖巫脱离了天庭众位太乙道君们纠缠的刹那,那十二都天神煞阵,便是再一次的在这天地之间张开来。
庞大无比的阵法,将整个洪荒天地,以及洪荒天地当中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囊括于其间,洪荒天地当中,那些随着十二祖巫一起在攀登周山的过程当中演练了这法阵不知道多久的巫族战士们,亦是在那些大巫们的带领之下,结成了武术的大大小小的都天神煞阵——这一刹那之间,整个洪荒天地都,都是被那无穷的混沌所笼盖起来,混沌之间,一切的天地权柄,一切的日月星辰,一切的天地元气都是随之消逝。
片刻,又有心跳的声音,在那混沌当中响起,这心跳声想起来的时候,就算是天庭的一众太乙道君们,也都是察觉到自己的内心当中一阵一阵的悸动。
十二都天神煞阵之下,整个洪荒天地,便是被莫大的力量一分为二。
天地的下层,便是被无穷的血气所保护起来的寻常的巫族战事以及巫族的那些大巫,而上层,便是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十二祖巫和天庭一众神圣们的战场。
在这战场之间,十二祖巫明明只得十二人,但被这法阵所笼罩起来的每一位天庭的太乙道君,却都是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在面对着那十二祖巫当中的一人。
在太乙道君级别的人数上,明明是巫族处于绝对的劣势,但通过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处于劣势地位的,却是变成了天庭的一方。
……
法阵的下层,被这法阵所保护起来的一众寻常巫人以及那些大巫们,一边心惊胆战的感受着上层那一轮又一轮太乙道君的力量碰撞之后的余波,一边又以期待无比的目光看着这法阵当中,无穷血气的汇聚之处。
片刻,一众大巫们当中,大羿陡然之间便是提起了手中的长弓,信步往这法阵的上层而去。
“大羿,你要去哪里?”有巫族的大巫立刻便是将大羿给拦了下来——“上面是祖巫陛下和天庭一众太乙道君的争锋之所,你上去了,岂不是令祖巫陛下分心?”
“太乙道君又如何?”大羿头也不回,径直而去,“我们巫族,只认祖巫,不认那所谓的太乙道君!”
精华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羿看書
“我倒要看看,那些太乙道君,是不是就真的纵横不败,所向无敌!”
而在这十二都天神煞阵当中,此刻已经是一片潮起潮落的汪洋——那汪洋当中的每一重浪花,都是一轮太乙道君交手之后的余波。
才踏进这一重天地之间,大羿便立刻是被那无穷的浪花所淹没,寸步难行。
在这汪洋的冲刷之下,大羿竭尽所能的挺直脊背,然后四面而望——然而,不管他看向什么地方,他所看到的,都是一片虚无,他所感应到的,都只会有那无数的太乙道君们厮杀的时候所产生的余波。
不要说天庭那些太乙道君们的踪迹了,便是巫族十二祖巫所存在的痕迹,大羿都完全察觉不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羿才是缓缓的抬起了手中的长弓。
他找不到那些太乙道君的所在,没有关系,他手中的长弓,会告诉他他的目标在哪里。
心神沉入手中古朴的大弓之上,箭矢搭于其间,当大羿手中的大弓被打满的时候,他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在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的战场上感受到了天庭那些太乙道君的存在。
在大羿的感应当中,这十二都天神煞阵的上层,有无数个元气所凝结而成的漩涡。
而每一个元炁所凝结而成的漩涡,便是一个天庭的太乙道君和祖巫的战场。
循着本能的感应,大羿缓缓的将手中的大弓对准了一处战场。
但在他手中大弓指向那一处战场的时候,冥冥之间,便是有庞大无比的压力落到了大羿的身上令他的意识几乎都是变得一遍空白。
他抓着弓弦的右手,更是一片僵硬,似乎是黏在了弓弦上一般。
明明只需要松开手,他手中的箭矢,便会如他所想的那般,落入那祖巫和太乙道君争锋的战场当中,然后在这战场当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偏偏,在这一刻,他却似乎是已经忘记了到底应该如何松开手中的弓弦一般,脑海当中,连‘松开弓弦’这样的概念,似乎都已经被彻底的抹除。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羿才终于是磨平了自己的心绪,从又急又恼的状态当中清醒了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冥冥之间的灵光,陡然之间便是在大羿的脑海当中炸开来。

igk0t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討論-第三百五十三章 進退自如,神兵合煉閲讀-gmu48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太一陛下,诸位道兄,我在紫霄宫中除了自身修行之外,于练法祭宝上,也另有所得。”
“自获得那七彩琉璃刀一来,至于今日,我总算是有了如何洗练那七彩琉璃刀中印记的法子。”
“若是没有其他要事的话,我这便回返天河,绸缪祭宝炼刀之事了。”太一道人的这话题才起一个头,云中君便立刻出声朝着太一道人告辞道。
太一道人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云中君当然知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接下来太一道人要做的,便是给诸位先天神圣们,给他麾下的每一个修行者立下规矩法度,以告诉这些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男妾个个都好帅 青墨遗香
但立规矩,立法度都不难。
难的是这规矩法度如何执行,由谁来监督这规矩法度的执行,修行者们触犯法度之后,又由谁来对这些触犯法度的修行者们施以惩戒——毫无疑问,无论是提议建立法度的人,监督执行的人,以及最后对触犯法度之人施以惩戒之人,必然会受到所有人最大的忌惮,承受这些人最大的恶意。
云中君只想要被这些先天神圣们忌惮,只想令这些先天神圣们因为忌惮而不遗余力的将云中君给‘高高供起’,不令其执掌权力,但若是云中君涉及到了这规则法度之事,那云中君要面对的,就不是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忌惮,而是一众先天神圣们切切实实的恶意了——在这样的恶意之下,说不得等不到天庭的崩溃,云中君便已经是陨落于这天地之间。
就算是所有的先天神圣们都心胸宽广,不会因为这法度之事对云中君生出任何的恶意来,但这法度之牵扯,从来都是一个势力当中最为繁杂之事,其中关隘可谓是不计其数,云中君相信,若是自己和这法度牵扯到了一起,那他以后绝对不可能再有安心修行的机会。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云中君当然不会干。
魂译天道
是以,太一道人才发起这话题,云中君便立刻是告辞离去。
“术业有专攻,云道友的长处,在于战场调度,而不在于此事。”
“太一陛下若是要度量法度规矩,还得另寻他人才是。”见云中君对此事避之不及,师北海也是摇了摇头。
……
“起!”天河的源头处,云中君端坐了足足三百年,这才是令自己的心绪彻底的平静下来,然后,天河底下的星沙往两边分开,露出埋在星沙最底下的梦神君的尸身来。
尸身如同雕像一般端坐,存于虚实真幻之间,其上又有着玄妙无比的道韵流转不定,远远看去,宝相端庄,更有无穷生机在这尸身当中流淌,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梦神君还活着一般。
而在这尸身的眉心以及四肢上,各自定了一枚裂魂碎魄钉。
天地当中,万物皆可生灵,便是草木竹石都能够开启灵智化作修行者纵横天地,从修行者的尸身当中,衍化出全新的灵性,使得死去的修行者‘死而复生’这样的事,在这天地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罕见之事,以云中君的谨慎和见识,自然不会令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那五位裂魂碎魄钉的作用,便是为了避免此事。
重生之卖菜致富养包子 白菜籽儿
梦神君的尸身当中,一旦是有灵性衍生出来,便会被这五枚裂魂碎魄钉给彻底的震碎,如此,自然便能够令这梦神君的尸身,永远都只是一具尸身!
而在这梦神君的面前,那七彩琉璃刀,便是横放在梦神君的膝盖之上,与梦神君尸身的气机,似乎是勾连为一体,又似乎是泾渭分明。
仙剑迷侠 李映枫
“落!”云中君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一指,于是那五枚裂魂碎魄钉便立刻是从梦神君的尸身上跌落下来,混入到周遭的星沙当中,在那无数星沙的冲刷之下归于无形。
“火来!”云中君手中的法诀,再度一遍。
于是那天河当中,无数的星光便是飞快的朝着那天河的源头处聚拢,最后在这天河的最底下,化作一朵银白色的火焰。
这火焰的名字,唤做星空真火,又唤做天河神焱——星空之上,每一个星辰都有着自己独特无比的特质,将这些特质凝聚唯一,便能够衍化做星辰神光,亦或者是星辰真火,如同太阳神火,太阴寒焱,北斗注死神光等等等等……
醜 妃
天河当中,倒映着星空当中所有的星辰,自然也能够模拟出这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云中君以他所参悟出的包罗万象的星辰戮神刀的理念,将所有星辰的特质都融合到这天河当中,将这其中的玄妙以火焰的方式展现出来,这便成了云中君此时所引动的星空真火,天河神焱。
狗劫
这天河神焱凝聚的时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内的力量由过于的暴烈,无论是用之以对敌,亦或是用之以炼药,都不堪大用。
但若是用之以炼器的话,那就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绝顶的火焰了。
火焰当中,包含了星空当中所有星辰的特质,一切对立的,完全无法共存的力量,都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被强行的捏合进这一团火焰当中。
这天地之间,任何一种材料落入了这火焰当中,都会在这火焰当中融化,只留下其中最为精粹的一部分,甚至,质地稍稍差一些的神材落入了这火焰当中,连精粹都不一定会炼出来,便会直接在这火焰当中化作灰烬。
若不是此时已经胸有成竹,云中君是绝对不会动用这天河神焱的。
——那紫霄宫中,鸿钧道祖衍化太乙之玄,宫中所有的有资格登临太乙之境的修行者,都在鸿钧道祖的引导之下走上了太乙道君的道路,稳定了太乙道君的境界。
但在所有的人当中,云中君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进入紫霄宫之前,云中君就已经涉及到了时间和空间的玄妙,拥有着登临太乙道君之境,成为太乙道君的资格,但偏偏,云中君自身的修为却只得四衰,距离渡过最后的天人之衰,使得他的身上能够容纳太乙道君这个层次的力量还有着本质上的差距——于是乎,紫霄宫中所有的听道者当中,便出现了云中君这样一个唯一的意外。
一个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又在鸿钧道祖手把手的引导之下,知晓了自己应该如何成就太乙道君之境,在太乙道君之境的面前没有任何疑惑的,却因为本身的修为所限,不曾登临太乙道君的人。
秘案
于是乎,在紫霄宫中其他有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在参悟太乙道君的玄妙,稳定太乙道君的境界,没资格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修行者们,只能无数次的推演自己已有的神通术法,令其精益求精的同时,云中君这位只渡过了四衰的不朽金仙,却是在以太乙道君的角度审视自己的两道神通——星辰戮神刀以及渺渺天河剑。
除了这两道神通之外,另外一个被云中君放在心上的事,便是这藏在天河最底下的七彩琉璃刀,以及那梦神君的尸身。
紫霄宫中的传道结束的时候,云中君在明悟了自己的太乙之路,令自己的一刀一剑两个神通重新达成平衡,令那渺渺天河剑也臻至道生天地这个层次之后,云中君的另一个收获,便是要如何的才能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不留后患的融入到那七彩琉璃刀当中,将那七彩琉璃刀熔炼成为一柄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一连串的符文在云中君的十指纷飞之间显化出来,然后那一团火焰陡然之间扩大,将那梦神君的尸身以及那七彩琉璃刀都包裹了进去。
绝品医神
下一刻,清冽而又森然的剑鸣声,在云中君的身边响了起来,剑鸣声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浩瀚之意,令那银白色的火焰,都是随之有了隐隐的颤动,颤动之间,仿佛是能够感觉到其中那琉璃刀不敢的嗡鸣。

16pk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五十一章 啓明,長庚看書-axqkz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这一颗星辰,名为金星,又曰启明,长庚,太白。”
“此为距离太阳星最近的一颗形成,接引太阳之光,日出之前,日落之后,这一颗星辰皆会出现于穹天之间,接驳昼夜之轮转。”
“而这金星为五行之首,其权柄当中,既涉及天地五行之金的变幻,又有昼夜分合,晨昏轮转之玄,极为玄异。在这周天星辰当中,也金星也排的上号,位列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
罗马尼亚雄鹰
“诸位道友们可愿一试,能够引动这金星之共鸣,成为这金星之长庚太白启明星君?”云中君指着这庞大无比的金星对着众人道。
虽然未曾踏足那金星的内部,但这萦绕于金星当中的星光当中所绽放出来的浩瀚无比的金行之力,已然是足以令众位先天神圣们动容,那金行之力当中所藏而不漏的无穷锋锐,更是叫这些先天神圣们心痒难耐。
“这长庚星引动五行之金,既有永恒不变之固,又有无坚不摧之锐,无论是谁若能得这长庚权柄加身,实力底蕴必然大增。”众位先天神圣们皆是感慨着,然后轮流绽放出自己的大道之华,引动这金星的光芒——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这金星当中所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庚金之精,无论是用于祭炼新的法宝,亦或是用来培养自家的灵宝,亦或是以此祭炼什么神通,都是大用用处。
一位又一位的先天神圣绽放着自己的道韵,而那金星亦是随着这些先天神圣们所绽放出来的道韵,发生着不同幅度的颤动。
而在先天神圣们之后,便轮到仅有的两位后天生灵。
——龙子敖,以及如同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站在太一道人背后的明庚道人。
说来奇怪,太一道人不曾出关的时候,明庚道人负责打理种种俗务,有内相之称,在这东海也算是赫赫有名,极有存在感,但在太一道人出关之后,明庚道人便是放下了手中一切的事务,专心致志的待在太一道人的身边,藏在太一道人的背后,如同是一个侍卫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此时,若不是轮到了明庚道人来引动这金星之华的话,无论是云中君还是其他的修行者们,只怕都注意不到,他们这一行人当中,还有一位明庚道人,而且论及修为,此时的明庚道人,亦是在不知什么时候渡过了道心之衰。
“既然盛意难辞,明庚,你也上前一试吧。”当众位先天神圣们将‘原来还有一个明庚道人’的目光落到了明庚道人身上的时候,太一道人也是笑着朝着那金星指了一指,示意明庚道人上前。
当明庚道人震荡自己的法力,绽放出自己道韵的时候,原本在诸位先天神圣们的大道之华下显得爱答不理的长庚星,却是在陡然之间震动了起来。
无穷无尽,无法无量的光华,从那长庚星当中爆发出来。
斩断一切的锋锐与永恒不朽的坚固,在那无孔不入的光华当中融为一体。
这一刻,在众位先天神圣们的眼中,这金星的光芒,甚至是已经超过了那昭昭太阳星。
很显然,在这一行人当中,这位不显山不漏水的明庚道人,正是和那金星最为契合之人。
在明庚道人道韵的引动之下,那金星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灿烂,挥洒着自己的锋锐,而在金星当中,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星辰之光的最核心处,有权柄的印记浮现出来。
而在那金星的印记当中,又有一个三星交错的印记和一个太阳星的印记横贯其间,将这金星的权柄封锁在金星当中。
而当众位先天神圣们注意到那两个印记的时候,其中那三星交错的印记便在陡然之间溃散。
美人长殇 司枭
吸血鬼公主的秘密第一季 小十一妹
逆天妖修
这三星交错的印记,便是天市垣中斗姆元君的印记。
斗姆元君和太一道人共同执掌这无量星空,星空当中任何一位星君的诞生,都必须要得到斗姆元君以及太一道人的承认。
而现在,斗姆元君的印记,已然是溃散——就如同最初的时候,斗姆元君,云中君以及太一道人所约定的那般,只要保留住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一千余的星辰,保住那些星君们的性命,保住星辰一脉的传承不断,那这星空当中余下所有的星辰,其归属都由太一道人一言而决。
“这金星之别号,是为启明长庚,正合明庚之名。”
我在美帝做神探
“看来,明庚道友正是这金星的天定之主,合该执掌这金星的权柄。”众位先天神圣们都是感慨起来。
相较于此时明庚道人所引发的动静,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之前和金星的共鸣,可以说是什么也算不上。
在这样的动静之下,没有任何一位先天神圣能够厚颜否定明庚道人和这金星之间的牵绊勾连。
在众位先天神圣们感慨的时候,那金星权柄上,太一道人的印记随之散去,然后那金星当中所凝聚出来的权柄之印,便如同是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站在一边的明庚道人而来。
只刹那之间,明庚道人的气机,便是与那金星贯通为一体,不分彼此,他的周身上下,都有无量的光华绽放出来,而他的气机,亦是飞快的提升着。
倏忽之后,当那金星的光华收敛起来之后,明庚道人已然是在那金星的接引之下,出现在了金星的最核心之处,伴随着他对金星权柄的炼化,无穷无尽的金行之力,无穷无尽的锋锐,以及那光暗交错的玄妙,都在往明庚道人的身上聚拢,每过一个刹那,明庚道人身上的气机,都会强横一分。
看着这变化,一众先天神圣们不由得都是眼热起来。
“按照我与斗姆元君的约定,我等踏入星空之后,这星空之界便由我等执掌。”
“诸位道友们可随意游走于这周天星辰之间,但凡无主之星辰,诸位道友们皆可以自身道韵随意引动着星辰的共鸣,然后执掌星君之权柄。”太一道人朝着众位先天神圣们双手一挥,道道流光便是在这些先天神圣们的眼前浮现出来,无数的信息从那流光当中而过。
这些信息当中的,便是太一道人和斗姆元君所约定的,已经有主的,归属于星辰一脉的那些星君们的星辰。
“对了,这周天之星辰,除了主星,辅星,隐星,暗星之外,尚有一些星辰除了自身的星辰权柄之外,还能影响整个星空当中无量星辰的运转。”
“这些星辰,被称之为帝星,执掌星辰之人,非是星君,而是帝君。”
我在位面冒险的日子
“这帝君之权柄,还望诸位慎之慎之。”正当一行人要往不同的方向散开,取寻觅那些与自身大道相合的星辰的时候,云中君的声音,却是突然又响了起来。
如今,这星空之界当中,除了不管事的斗姆元君之外,只有一位帝君,那便是众人的首领,东海之王,太阳帝君,太一道人!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其他的先天神圣在这星空当中执掌了帝君权柄,和太一道人有了相争之势,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然,云中君此时出言提醒,也并不是因为此事——这无量星空当中,会不会有人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心,有与太一道人争锋之人,云中君其实并不放在心上。
他此时所关心的,乃是那帝君权柄背后,与之息息相关的整个星空的权柄。
在太一道人成为太阳帝君的时候,这无量星空的权柄,就已经是被撕裂了一次,执掌这星空权柄的斗姆元君,也同样是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若是接下来,这些先天神圣们接二连三的得证帝君之位,震荡星空,撕裂星辰之权柄,那本就重伤的斗姆元君,伤势必然会更加的恶化,甚至于直接陨落都有可能。
云中君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情况发生。
而在提醒之后,云中君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言语当中的未竟之意,便马上又再次出声。
“帝君之权柄,非同小可。”

3y6i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四十八章 蒼穹之上天上天-grg3e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天地之间,虽然依旧是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先天神圣,依旧是抱残守缺,看不起后天生灵,但至少,在目前太一道人的这个阵营当中,因为云中君的存在和龙族的存在,一众先天神圣们对于后天生灵的态度,都还是相当的愿意正视那些后天生灵的。
“四海之争,诸位可先放下,此次召集众人,想要与众位商讨的,却是另一要事。”
太一道人说着,然后目光落到了云中君的脸上,目光当中有些许的探寻,似乎是在征求云中君的意见一般。
“陛下可自决之。”云中君心头微微一动,立刻便是知晓了太一道人接下来想要说的话题,然后朝着太一道人报以肯定的目光。
給我差評
連哭都是我的錯
“巫族纵横无忌,非是因为他们有多强横,而是因为他们的底蕴,超过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个种族。”
“九幽之地。”太一道人一说,龙宫当中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便立刻是明白了太一道人想要说些什么。
重生之優等生 鬼醜
阴缘难逃 兰陵书生
若要提及巫族最大的底牌,不是十二祖巫的存在,而是被巫族以一族之力所占据的九幽之地。
那完全不下于洪荒天地的九幽之地,为巫族的崛起提供了这天地之间远远不绝的资源,以及源源不断的兵力,为巫族以一族之力压服天地万族,驱逐天地之间所有的先天神圣提供了最为坚实有力的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这九幽之地的存在,令天地之间相当大的一部分先天神圣,以及绝大多数的种族都熄了和巫族相争的念头——十二祖巫的存在,代表着巫族现在对天地万族的领先,而那九幽之地的存在,则是代表着巫族那无法估量的未来。
无论是在现在,还是在未来,这天地之间的修行者都完全找不到与巫族对抗的契机,如此一来,这些修行者们,又如何还能够提得起和巫族相争的心思?
这天地当中,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最能够打击那些有志与巫族相争者的士气,那毫无疑问,便是九幽之地的存在,是以,一般而言,天地之间的修行者们,根本就不会在彼此的面前提及那九幽之地。
“太一陛下怎的会突然提及这九幽之地?”龙宫当中,诸位先天神圣们先是一惊,然后很快便是恢复了从容,脑海当中,甚至是为此浮现出了一些莫测的野望——太一道人再如何的想要看一看这些先天神圣们的心气,也不可能在第一次会见众神的时候便以那九幽之地的存在来打击这一众先天神圣们的心志。
“莫非,是太一陛下找到了击破九幽之地的法子?”众位先天神圣们脑海当中,都是泛起了这样的念头。
欲击巫族,必先破九幽,这一点,可以说是这天地之间所有先天神圣的共识。
但去往九幽的通道,却在周山之下,被十二祖巫守卫着,若不击破巫族,又有谁能杀进九幽之地?
如此一来,便形成了一个令人绝望的闭环。
“不是击破巫族的九幽之地,而是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九幽之地。”得了云中君的应允之后,太一道人也不卖关子,不给一众先天神圣们揣度讨论的机会,直接便是出声点出了答案。
单亲妈咪试试爱 紫月半开
“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这话才落,龙宫当中除了依旧知晓星空之界的几人外,其他所有的修行者们,都是豁然起身,脸上露出了极度不可置信的神色——尤其是牝道人,以及龙子敖。
千年祭:妃同小可
不,准确来说,是龙母玄,以及龙子敖——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前,白泽等人对于牝道人的身份,只是猜测的话,那在登临太乙道君之后,牝道人的身份,便已经是被白泽等人确定。
九幽之地有多重要,在场的先天神圣们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有龙母玄感受得真切。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在上一个纪元,三族神庭当中有任何一个神庭掌控了那九幽之地,那么龙汉大劫的历史,都将被彻底的改写。
“不错,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太一道人重复了一句。
親愛的,您哪位? 席絹
“新的九幽之地,在什么地方?”龙母玄直接就越过了龙子敖。
“天地开合,清而轻者上为天,浊而沉着坠为地。”
“清浊之间,是这苍茫洪荒。”
“巫族的九幽之地,而在那大地之下。”
“那属于我们的九幽之地,自然便是在那苍天之上。”太一道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剩女——豪門宅妻 流嵐若靜
“这不可能!”太一道人话音才落,龙母玄便是直接出声驳斥道,她的心绪极度激动之下,有大龙的虚影在她的背后浮现出来,与整个龙宫都勾连为一体,骇人无比的气机,沿着龙城当中的每一条干道,往四面八方而去,刹那之间,便如同是已经陨落了的祖龙,踏破了时空重新君临于这世间一般。
“穹天极处,乃是那无穷无尽的罡风,有怎么可能会有那不逊于九幽之地的另一重天地?”龙母玄状若疯狂。
龙族神庭的时代,三族神庭的势力,绝对是已经做到了上至罡风绝顶,下落地渊极处。
错过了藏在大地当中的九幽之地,已经是令知晓此事的龙母悔恨交加,若是在错过了那罡风之上的又一方天地,这对龙母玄的打击,可以说是不可估量。
在这样的打击之下,龙母玄原本是因为紫霄宫的第二次听道才痊愈了几分的伤势,几乎便是要继续的恶化下去。
甜心俏后妈 小疼
“道分阴阳,气合清浊。”
“大地之下,藏得有九幽之地,穹天之上,如何就不曾藏的有另一方天地了?”
“而龙族之所以不曾找到这两方天地的存在,只能说明上一个纪元的时候,这两方天地,都还不曾到出世的时候。”
“便如那先天灵宝一般,非得要天地人三才交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方得以出世。”龙母玄激动无比的心绪当中,太一道人沉声道,他的衣袖当中,有浩荡钟声响起,涤荡着龙母玄心中的嚣嚣杂念,三声钟响之后,龙母玄才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是落到了白泽,师北海以及云中君的山上。
“天上天的存在,想来三位道友应该是早就清楚的吧。”玄看着坐在上首的师北海和云中君。
这一刻,她不由得便是再一次的会响起了在水眼之下的时候,云中君和师北海联袂而至龙宫,当着龙宫当中所有龙族的面上和龙族约定,只要龙族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当中,那从此之后,这四海之地便尽数敕封给龙族,有龙族所主宰。
重生之吸血鬼女王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在巴巴的考虑斟酌,云中君和师北海的这允诺,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但若是联系到此时太一道人所提及的那不逊色于九幽之地的天上天,云中君和师北海直接将这四海之地作为招揽龙族的代价将之抛出来,便完全是在情理当中了。
因为这样的话,就算是没有了四海之地,太一他们也依旧是有着广袤无比的地域和资源来安置一众先天神圣,来养活他们麾下无数的部族。
“不下于洪荒天地的另外两重天地。”
“一者九幽,一者天上天。”
“两重天地皆备我等错过,上一个纪元龙族神庭败亡,败得不冤!”这一刻,龙母玄只觉得自己口中满满的都是苦涩。
对于九幽之地的错过,她还勉强是能够想得通,但那天上天的错过,这便完全是龙族自己的失误了。
上一个纪元的后期,祖龙与凤凰一战之后,余势不减击破天穹,而在那之后,祖龙便是察觉到了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契机,然后匆匆闭关,想要把握那一线灵机——如今龙母玄细想来,祖龙当时所察觉到的,令龙族神庭长存不朽的气机,岂不就是那天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