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403 墨家鉅子讀書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你便是那苏青?”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線上看-403 墨家鉅子
人尚远,声却已至近前,飘忽而来,快若鬼魅。
“然也!”
苏青颔首低眉,居高临下,环顾诸人,如水目光当空掠过,而后落在了盖聂的身上。
可在那墨家几大统领眼里,眼前人若非开口出声,他们竟浑然察觉不到对方的半分气息,远望而去,只见那人青衣白发,浩荡飞雪中竟是发丝未扬,衣袂未飘,静若远山,可等其脚下再动,乍然一动,便似一抹流云飞过。
苏青已走下步辇,目光亦已收回。
“这天下黎民饱受战祸,以你的心思想必应该明白,说是战祸,然这百家众人才为乱世罪魁,诸国余孽,不过是他们兴风作浪的棋子罢了,而今诸国已毕,唯剩大秦,你却出逃咸阳。”
他是对盖聂说的。
“我这么做,自有我的原因!”
盖聂淡淡道。
他语气虽说平常,然握剑的手却不由紧了紧。
“秦王不仁,天下人有目共睹……”
那身形魁梧,肩扛巨锤的大汉突然瓮声瓮气的怒斥开口,奈何不等话完,却见苏青稍一抬手,这动作就似有种说不出的魔力,令其话语陡然一止。
苏青摆了摆手,漫不经意的笑说:“这世上有的人,不像恶人那般不讲理,也不似那些狂人所作所为全凭喜好,他们做什么事,总喜欢先找些由头,说些道理,美名其曰大义,是否,只因天下所归,归的不是你们?”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403 墨家鉅子看書
他话语蓦然一住,轻声道:“不过,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嗖!”
笑声甫落的同时,那气机森寒冷冽的剑客猝然身形一晃,如影变化,竟已攻至近前,长剑横端,剑尖眼看便要没入苏青眉心,寒气逼人,正是水寒剑,高渐离。
刹那,剑已落。
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出手的是高渐离,倒飞出去的也是高渐离,他就像是撞上了一座无形大山,巍峨巨岳,人尚在空中,已咳血不停。
但见苏青身后风雪骤然如被一只无形大手攥碎,背后白发如焰而起,便在高渐离倒飞出去的一瞬,那“水寒剑”已在空中抛落,翻飞数转,斜斜坠入土中。
“我争的,可不是什么对错!”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那几位墨家高手,已然分站各方,且苏青还察觉到暗处仍有高手窥视不去,伺机而动,眼见众人虎视眈眈,如临大敌,他微微一笑。
“来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好!”
好字方落,苏青面前一道魁梧身影已如泰山压顶当空袭来,手握一巨大铁锤,抡动之下,方圆周遭无不飞沙走石,呼啸有声,如雷鸣霹雳,草木山石,俱是粉碎。
眉眼一弯,苏青似笑非笑的往上一睨,眸光流转,只与那巨汉相视一眼,眼窝中立时就似有两颗太阳明灭生辉,生出万丈光芒,而后熄灭。尽管只是一瞬,可那眼前人却身形剧震,如遭雷击,一张黝黑大脸顷刻变白,变得苍白难看,难见血色。
“哇!”
遂见苏青一抬右手,对其徐徐探出一指,直指对方咽喉。
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指,纤秀修长的一指,却在抬起后,竟是在指尖猝然亮起一点流华,如明星亮起,大方光芒,更是充斥着难以形容的锋芒。
不过,有一柄剑,却是异峰陡起,横飞而至,如电掣流星,只在一瞬,已到苏青面前,横在他的食指前。
剑指相遇,恍惚间就像天雷勾动地火,虚空宛若爆开一团奇花火焰,灼人眼目,竟是令众人难以直视,良久,方才归为寻常。
巨汉满是心有余悸的踉跄而退,苏青却并没追赶,他看的是面前的剑,长剑横空不落,颤鸣中竟在空中与他肉指成僵持状,只待力尽,方才翻飞而回,落在盖聂手中。
到底还是秦国第一剑客啊,却见盖聂脚下一步迈出,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苏青面前已似凭空多出一人,针锋相对,长剑一掠,直闪过一抹刺眼寒光,再定睛,盖聂已与站在苏青背后。
一剑刚落,那盖聂身未回,头未转,看也不看,已凌空回削一剑,剑身在半空犹如幻化出一轮冷月,落向苏青的脖颈。
霎时间,平地起剑气,只如凛冽秋风,充斥着逼人的杀机。
“不错!”
像是赞许,苏青双手虚摊,一股浩瀚气机登时自其体内层层拔高,若说先前是飘忽难寻,无迹无踪;那此刻,却是在所有人面前变得真实存在,便似一口无波古井,骤然间地脉崩毁,山河粉碎,已化作万丈顷天波澜,嚣狂霸道,带着难以想象的压迫力。再见那云海山雾此刻就如同掀起一层层惊人潮浪,以苏青为源头,想着四面八方,天地四极宣泄而去,呼啸有声,震耳欲聋。
远望瞧去,那天地间竟其层层惊天涟漪,好不骇人。
優秀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笔趣-403 墨家鉅子展示
这下,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扶苏看的呆了,公输仇看的愣了,墨家众人则是吃惊,震惊,再到骇人失色,尽皆动容,连连倒退。
“退!”
一个低沉的声音猝然从暗处响起,带着难以掩饰的惊色。
“原来是墨家巨子!”
苏青眸光一转,似有意动,原本如临大敌的其他人猛的惊觉眼前一空,却见苏青身形腾挪之下竟拖出层层虚影,直逼那声音源头。
混乱中,也不知谁大喊一声:“扶苏受死!”
苏青眼皮一颤,眼角余光就见一道快的肉眼难见的身影正如离弦之箭飞扑向还在发愣的扶苏。
墨家之中,能有如此身法轻功的,除了那盗拓又能有谁,他当然不是真的想要杀扶苏,而是想要借此引得苏青分心他顾,可他马上就后悔了,只见那非同小可的身影只一瞥目光,刹那间竟似虚空生电,两道剑气以目而发,已是杀来。
精华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愛下-403 墨家鉅子
便在这空档,一柄剑紧随苏青而至,却是盖聂。
“想不到,国师大人竟然深藏不露,也是一位绝顶剑客!”
目睹如此盖世锋芒,所有人哪还看不出来。
而那暗处之人也已现身。
这人头戴斗笠,身穿墨衣,笠沿半遮面目,然手中已见兵器,正是墨家巨子。
苏青却忽的止步,手腕翻转,乍见似有一条青龙豁然自袖中游腾而出,不偏不倚,正好挡在盖聂剑前。
眼见苏青亮出兵器,众人神情又是一变。
“也罢,今日,我墨家众人,便来领教国师高招!”

精华都市小说 武俠江湖大冒險 txt-394 返回閲讀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风尘漫漫,雪犹未化。
雪中二人,仍是不疾不徐的走着。
然而,沿途所见,却已不见生机,伏尸无数,俱是骸骨。
“咳咳!”
田言呛咳着,面色发白,不知是惊这死寂的茫茫大地,还是惧这恐怖的杀机。
杀机,自然是杀机,来自她身旁的人,一手促成的杀机。
饶是田言杀生无算,是心如铁石的罗网杀手,但望着这片死气沉沉的土地,仍然免不了心惊胆颤,一处处的部落,无数的伏尸,死的面皮青紫,不光是人,还有牛羊牲畜,还有水源,游鱼,但凡一切活物,到了这里,都只有死的下场。
原来,这就是他敌一国的手段。
“你该吃解药了!”
一声低语轻轻响起。
苏青亦是望着沿途所见的无数尸体,抬起手,掌心之中,却见一团血滴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起来,浮到了空中。
这便是解药。
“我一直以为罗网的手段已算可怕但现在,我突然发现,他们在你面前,幼稚的像是个孩子!”
田言却不迟疑,将那血滴吞入口中,血水入喉,立时化作一股暖流,散向她全身各处,充斥着难以想象的生机。
苏青并没有说什么,他停步,扫了眼远方,像是望见了无数远逃的兽群还有人影。
田言脸色清寒虚弱,只是眉宇间仍旧透着一抹不服输的倔强,可事已至此,她确实输了,而且,在这个人面前,全无半点还手的余地。
“你说错了,不是我,而是,我们!”
苏青轻声说道:“放心,从今天起,有我在你身后,你大可不必束手束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怕,就算天塌了我也能扛!”
田言听的眼眸闪烁,已是默然。
刹那间,她只觉得面前的风雪像是散了,寒意化去,面前这个挺拔瘦削的身影宛若一座巍峨山岳拔地而起,上接日月,下绝地际,方圆二十丈的风雪竟是如被一双无形大手撕开,“呼呼呼”生出惊人的啸声,宛如那大浪翻涛,雪浪逆流。
火熱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笔趣-394 返回推薦
而那雪,竟是无由的生出玄妙变化,但见苏青抬指一引,指上气机流转。
只遥遥一指雪地,遂见一缕白雪如游龙盘旋而起,一分为二,在空中相互竞逐,似流水浮云,好不神异。
但田言却渐渐瞪大的眼眸,在她眼中,这飞雪宛若变作了两个人,两位绝代剑客,剑招并合如意,端是玄妙莫测,变化无穷。
“百家之中,高手无数,你的剑法,还有很多不足,今日传你太乙分光剑,此剑法号称天下武学之樊笼,双剑同出,天下莫敌;然,若想剑法习有所成,需得一男一女两人习练,且这二人更需心心相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阴阳契合,方成盖世绝学。”
听得苏青的话,田言虽是面上平静,奈何眼神却在闪烁,她紧抿嘴唇似是在挣扎着什么决定。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武俠江湖大冒險 起點-394 返回閲讀
但苏青忽话锋一转。
“不过,这世上,人心莫测,又怎会有什么真正的心有灵犀,阴阳契合,本座另辟蹊径,将内力阴阳两分,又以分心二用之技,使之双手剑亦能练就这等绝学!”
“当世百家,剑客居多,然,我所见,却都为右手持剑,剑法招式,皆有迹可循,今日再传你一路左手快剑,与那右手剑法相驳,剑走偏锋,也算是当世少有的绝技!”
苏青说着,抬指连点雪中,但见一道道飞雪聚拢的身影平地拔起,在田言眼中聚散飘忽,化作一式又一式的精妙剑法,只让其看的如痴如醉,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自清晨到日暮,足足过了一整天,才见田言恍然如梦般醒来,她望向身旁,苏青已在久候。
“都记下了?”
迎着苏青那双澈净分明,不染尘埃的瞳,田言点了点头。
“都记下了!”
较之先前,她的声音轻了几分,也柔了几分。
“好,那就回去吧!”
苏青温言道。
可田言却是突然说道:“我想再走走!”
苏青听完既无讶色,亦无意外,他只是说:“好,那就去匈奴王庭走走吧,总归来了一趟,还是要带点东西回去!”
这年冬。
匈奴头曼单于,离奇而死,不见头颅。
……
东郡。
农家六堂,如今已是齐聚,自田言被人掳走已过去三天了,可到现在,他们也仍旧毫无头绪,不知道敌人是谁,只知那人身手武功奇高,且江湖上,从未听闻过这号人物,而且,对方的武功,亦非百家之中有名有姓的高手。
“砰!”
却见众人里,一魁梧独眼的汉子正怒气冲冲的来回在议事堂里踱着步,满脸煞气,这人便是农家六堂里“蚩尤堂”的堂主天虎。
其他几位堂主也都沉着脸色,寡言少语。
“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咱们农家的地盘掳走阿言,千万别让我抓到,不然,老子非得让他尝尝我虎魄的厉害!”
田虎前脚话毕,后脚就听屋顶传来一阵笑声。
“吹牛!”
笑声一起,屋内众人齐齐瞪眼,闪身便出。
却见那屋顶,正有二人凝立,田言在前,而在她身后,一张诡谲怪戾的冰面正歪着探出,像是带着几分讥笑,这人青袍白发,赫然正是三天前掳走田言的神秘高手。
“姐姐,你没事吧?”
众人里,一满是痴态,眼露焦急的小胖子正往外挤,却被人摁住。
见田言不能开口说话,唯有眼珠乱转,那田猛登时怒极。
“你对阿言做了什么?”
“嘿嘿,我做的事?当然是一些有趣的事,孤男寡女的,田猛堂主以为我会做什么事?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咱们可就成一家人了!”
那冰面人嘿然怪笑着。
这一句话却是让所有农家堂主脸色都不好看,就连田言也是神情微变。
人氣都市小说 武俠江湖大冒險討論-394 返回熱推
那田虎性子爆烈,闻言怒极。
正这时,“哗啦”一声,就那房顶突然破开一个窟窿,一只宛如铜铁浇铸的大手自下而上探出,已是紧紧抓住了那神秘人的脚腕。
“典庆,干得好!”
眼见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有人全都为之一震,趁机朝屋顶二人掠去。
望着围来的众人,冰面人不急不慌,只伸手轻轻点了点田言的脸颊,附耳温言道:“唉,看来我得走了,“神农令”我会找时间从罗网手里拿过来,至于后面的故事,你自己编,若是想见我,就来咸阳找我,嘿嘿嘿……”
耳畔轻语未散,已是化作邪气凛然的怪笑。
这却让所有人心头更加相信了先前的话。
众目睽睽下,那人右腿一抖,本是紧紧抓着的大手猝然似遭雷击般松开。
笑声里,但见这神秘人双臂一展,已像是风筝般凌空飞起,飘向远方。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394 返回閲讀
竟是如入无人之境,留下一干脸色难看的农家众人。

k22g1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ptt-390 詭異波折讀書-cxzlh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武侠江湖大冒险
“呜呜……呜呜……”
凄凉哀切的曲调自天边飘来。
来的快,飘得急。
凛冽秋风中,一人点足而动,宛似脚不沾地,似飞叶而来,好不飘忽。
而这曲调,正是从来人唇间发出,幽切动人。
但事实上,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人。
这人甫一出现,天地八方,刹那间便已多出七个身影,有高有瘦,更有煞气,杀气,以及极为可怕的剑气。
他们就像是织成了一张大网,布下了要命的陷阱,等着他走进去。
他果然走去了。
一瞬间,这些人已在收网。
来了。
苏青看着这些等了他许久的人,不禁有些好奇,好笑。
“有意思,六剑奴齐至,再加上一把天字一等的惊鲵,当真看的起我,为了我,竟然花费如此大的手笔!”
他的视线落在了其中一位剑客身上,此人手持一柄其形甚美的长剑,此剑乃是莲花剑尾,护手隐为鲵鱼状,剑头镂空,剑气一催,竟是成了淡淡的粉色。
不过,这些人如今全然是掩面藏身,不见真面目,唯有手里的剑有些奇特。
有人说话了。
“半月前,你可是杀了几个人?”
悠然的穿越生活
这声音听着雌雄难辨,非男非女。
苏青蹙眉叹了口气。
“我杀的人实在是有些多,你说的,是哪几个?”
没人回答他。
但是天地间的秋意像是更冷了,杀气愈烈,满是肃杀。
“杀!”
说话的,居然不是他们七个。
而是一个淡淡的嗓音,似是从天边飘来,顺着风,和着尘。
“杀”字一落,六剑奴已是动了。
他们动,苏青自然也动,他轻轻一笑,笑的妩媚天成,惊心动魄,抬手一送,指间的叶片已如风筝般晃晃悠悠的飘向来势最急,也是最猛的一人;此人手中剑宽身厚脊,色成青绿,然剑势刚猛霸道,大有摧枯拉朽之力。
正是真刚。
古怪的是,那叶片看似摇摇晃晃,颤颤巍巍,可却始终不见坠势,直直撞向真刚。
但他这一出手,身旁左右、上下,还有后,身后,五个方位,竟然全都乍现杀机,杀气,还有杀意。
但最先来的,还是剑气。
“噗!”
而最先退的,居然也是真刚,那落叶瞧着虚浮无力,怎料真刚挥剑一劈,剑与叶,二者间竟然凭空炸起一声闷响,这一声响,不但化去了真刚的剑势,更是阻断了他的进势,而后纵身后撤,落足一瞬,双脚竟然轰然下沉半尺。
“好可怕的内力!”
这时,苏青身边已多出五道身影,封锁了他所有退路,战圈外,还有一柄惊鲵环伺不去。
苏青退无可退。
但他又何须退。
他双手一抬,十指一扬,指肚中,十缕淡青色的晶莹细丝已如柳絮随风般在空中荡起,剑气成丝,倏忽一掠。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攻向苏青,完美无缺的合击绝杀之招,瞬间现出破绽。
攻向他的五人,竟是有二人当场调转剑势,攻向另外三人,阵势一乱,苏青大袖一飘,足尖一点,已撤出战圈。
他双臂虚抬,十指不住轻轻拨动,但见六剑奴中的二人立似提线木偶般挡在他面前,眼中俱是凝重与惊愕,以及骇色。
“阴阳傀儡术?”
耳闻惊奇之言,下一瞬,已有一道剑气横空击来,身后再有霸道剑势袭来,却是真刚再至,而那发出剑气的,则是惊鲵。
苏青有些好奇,他好奇的是惊鲵怎么会在这里?
手中剑丝猝然而断,眼见七位绝顶高手持剑袭来,苏青不急不慌,双手往前虚压一按,本是垂落的衣摆瞬间如被大风掀起,一股澎湃火浪已是自苏青脚下陡生,将之笼罩,化作火墙,隔开了七人。
可就在僵持之际,却见一道身影快如鬼魅,来势奇快,一双手赶近一瞬,不但破开了苏青周身的火墙,更是连封他背门上几处大穴、要穴,结结实实落了下来。
苏青气息明显一滞,几在瞬间,一柄柄当世名剑,已瞅准破绽,刺进了他的身体,带出一注注凄艳血箭。
一刹那,只见苏青面色苍白,像是褪尽了血色,他艰难的抬起手,指着那出手偷袭的人,嘴里含混不清,挣扎了没几下,头一歪,便再无声息。
“噗通!”
沉沉坠地。
快穿之这个愿望不靠谱
“剩下的,你自己处理!”
望着地上死不瞑目的苏青,那暗中偷袭的人留下了一句话,已是带着六剑奴悄然而退。
只剩下惊鲵提剑站在尸体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里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提起地上的尸体,扛在肩上,朝远方掠去。
东郡。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初冬,大雪。
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天地间飘洒,人间苍茫,目中所见,只剩一望无尽的雪色。
十里梧桐寻玉缘
“咳咳……”
一声声的咳嗽,自雪幕中响起,清绝,幽寒,清晰无比。
还有车轮声。
大雪如刀,银装素裹。
“哒哒哒……”
马蹄声倏忽而来,倏忽而近。
街上人马往来,在这里,有着天底下范围最广,人数最多的江湖势力,正是百家之一的农家。
而脚步声更近了。
许是瞧见了熟悉的人,不少农家弟子都多看了几眼,然后面露恭敬,望着那驾马车,赶车的,也是农家弟子,而马车里的人,自然也无需多说了,这里面坐的人,乃是农家六堂里“烈山堂”的大小姐,女管仲,田言。
帘子撩起,就见车厢里的,是个披着蓝色披风的女子,此人身体瞧着有些羸弱,清秀的眉目间,像是带着几分病态,神情平淡柔和,身旁还放着一只大木箱。
这里是“烈山堂”的地头,作为六堂之一的“烈山堂”,自上任“侠魁”田光神秘失踪,下落不明之后,六堂之中,也就唯有“朱家”能与之相提并论。
奈何两家却是纠葛不少,互为对头。
冬日的梅花开了。
碾着雪地里的落梅,马车径直驶入了一座庄重却不甚豪华的府邸。
吩咐着院里的弟子将车里的箱子搬到屋中,田言这才一个人静静的坐下。
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具尸体,苏青的尸体。
不知道为什么,田言总觉得苏青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像是在看着自己,心里闪过一丝不舒服,但她神情猛的一僵,只是瞧见了什么有些出乎意料,不可思议的事。
只见箱子里,那个被她放在里面的尸体,此时此刻,突然眨了眨眼。
“你、”
饶是田言向来以沉稳著称,可乍见这一幕也不由得一惊。
她一抖手,袖中已见一柄短匕滑入手中,抬手就要刺。
“我实在很好奇,你拿我的尸体要做什么?”
一个清朗带着几分好奇的声音,悄然从她耳畔响起,近在咫尺,再看箱中,已空空如也。
而田言的身后,已站着一人。

wzfok优美言情小說 武俠江湖大冒險 愛下-388 蓋聶叛逃推薦-91c0r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时值月上中天。
月华无垠,普照大地。
而院中,有人。
两个人。
这二人全都在望着一棵树,此树老干虬枝,然枝上翠叶却是有数,共有七十八片。
一人席地而坐,含笑饮酒,一人却是静静立着,周身涌现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如那皎洁的月,高高在上,不可触摸。
坐着的是男人,站着的是女人。
絕情首席的臨時新娘
男人素袍披发,神态悠闲疏懒,像是坐的太过无趣,他打破了安静,颇为好奇道:“好奇怪!”
一旁的女人淡淡道:“奇怪什么?”
苏青嘿然一笑,一扬他那骨爪般的右手,将壶中倾倒出的酒液悉数接入口中,等慢慢咽下,他说:“我听说你们阴阳家的东皇阁下神秘无比,却从未有人见过他真实样貌!”
月神仍是望着那树。“所以,你很好奇?”
武寧妃
苏青点头。
“当然,想来天底下很多人都好奇,我自然也不例外!”
“你见过么?”
他说着,目光却是看向自己的手,这手,即便没了血肉,也依旧有一种异样的美态,仿佛精雕细琢的冰魄般,在月华下竟是散发着一种难言的色彩,充斥着无穷的魔力。
“不曾!”
月神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语气。
苏青笑问:“想不想看?不如咱们联手,里应外合,到时候杀了东皇太一,我助你坐上阴阳家的首领,你、”
可惜,他还没说完,一双让人心颤的冷眸已瞥了过来,像是溢着丝丝杀意。
苏青眨了眨眼,但还是把话止住了。
“啧啧啧,其实,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蓮魂香
月神深深的看了眼苏青。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想试探我?”
苏青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才说:“这话可不对,要知道人往高处走,站的越高,看的才越远,就好像路边的乞丐,他饿的时候只想吃饱,可吃饱了又想吃好,吃好了又想吃山珍海味,怎么可能满足;不然,又怎会有那么多人想当皇帝,当天子,我说的,不过是人的本欲罢了,一个势力,老三总会想做老二,可做了老二他又会想做老大,你说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月神在旁静静听着,像是很平静。
“因为他们只是在生与死之间挣扎的凡人,参不破生死,如何超越苍生?”
她像是在反问苏青,视线同样也落在了他那只骨爪上。
苏青不答反问,他伸展着自己的右手,幽幽道:
“生与死,有何不同?”
只是,他一抬头,眼前天地像是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双冷眸,成了唯一。
“心之所指,为我所御!”
一声轻轻的呢喃,同时在苏青耳畔响起,像是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以及蛊惑之力。
四目相对,月神慢慢俯身,她就见眼前坐着的人,神情渐渐变得木讷,茫然,睁着一双空洞澈净的眸,像是定住了一样。
“长生不老,是真是假?”
月神凝视着苏青的双眼,发着空幽的声音。
但她的脸色突然变了。
苏青木讷的面容上忽然洋溢出一丝笑,他笑的很清,也很秀,抿着唇。
“看来,你还在苍生之列!”
而月神却是发现,那双澈净空洞的眼泊里,竟然倒映出了她自己的身影,可这身影,却是皮肉坠烂,一副白骨,如镜中倒影,令她心头一颤。
苏青淡淡道:“我眼中的世界,好看吗?”
月神娇躯一颤,她仿似被那倒影惊了一跳,整个人不自觉的退了半步,待到二人视线分开,她冷冷道:“你、”
然“你”字刚落,月神却是秀眉一蹙,她蓦然抬起双手,望着自己的两双手,眼神一变,面露惊色。
只在她的眼里,她双手十指上的血肉,突然仿似腐烂衰败了一样,就好像坟墓里埋了一两月的尸体烂肉,顷刻间,已脱落坠烂,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幻术?”
看着森森白骨,月神额上隐隐见汗,她正要动作,可面上似有异样,像是皮肉坠烂的声音,她一伸手,果然,手中已是多了一块块腐烂的皮肉,只见她强稳心神,就地席坐,稳着心境。
然而。
“本座眼中,苍生皆亡,白骨人间!”
一个清寒的声音亦如她之前那般,化作虚无缥缈的呢喃,轻轻的落到了她的耳畔,仿佛有种异样的魔力,令之娇躯一颤。
而月神则是看着自己浑身坠烂的皮肉,额头上冷汗直冒,她已是不受控制的去抚摸自己的脸颊,可触手所及,却好像只剩白骨,没了血肉。
她竟然变成了一副白骨。
“这是幻术!”
月神到底还是月神啊,她双手结着神秘古怪的手印,体力豁然爆发出一股冷冽寒意,满园春色,尽皆于顷刻间凋零。
翌日。
活人陰緣
晨光初露,已闻鸡鸣。
便在旭日东升之际,院中久久盘坐的身影这才徐徐睁眼。
可睁眼一瞧,脸色便不禁变了。
月神只见最先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这张脸离她不远,就在身前,相对而坐,而在对方的手里,还拿捏把玩着一条缎带。
如此一幕,当真让她心绪难平。
“你看了多久?”
苏青笑道:“你坐了多久,我便看了多久!”
他话锋忽又一转。
“国师果然是国师啊!”
却是没有丝毫返还缎带的意思。
月神面如寒霜。
勇气之章—决战神界 魔界幽灵
“你这是在羞辱我么?”
只歡不愛情深不怠 阿栝
她又看了看那颗老树,树上苍翠欲滴,枝繁叶茂,眼神又是一变。
“怎敢,国师如此容颜,叫人好生羡慕!”
侯府小姐的娛樂圈生涯 彈劍聽禪
苏青笑道。
月神冷冷道:“白骨也好看么?”
苏青听得出她话中意思,鼻中淡淡“唔”了一声,随即道:“这可不是我看到的,而是国师你昨夜告诉我的,至于阴阳家的占星律,我就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雨落,但落在月神的耳中,无异是天翻地覆一般。
月神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啊,而后又像是恢复了之前波澜不惊的模样。
“愿赌服输!”
苏青微微一笑。
“大秦国运,我昨夜已卜出,就由我亲自去送给大王吧!”
话已至此,月神长身而起,不再久留。
但身后却听苏青又道:“国师大人,其实,你应该考虑一下我昨夜的提议,世事如棋,看他人搅动风云,哪有比自己操纵一番来的痛快,天机虽是难测,然你我联手,或许大有可图!”
事实上,不等他话说完,月神已飘然一掠,去的极快。
倒是苏青,仍旧自言自语。
等说完了,他才施施然起身,看着手里的缎带,眼中若有所思。
旋即低低一笑,同样也迈出了府邸。
……
三日后。
咸阳城内,一件大事震惊天下,身为大秦帝国第一剑士的盖聂,竟然叛逃秦国。
人皇天子
至于原因,只为救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