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326 第一戰展示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老大,咱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
安静的夜,除了蚊子的嗡嗡声,就只剩下了百里梦轻声细语的询问。
魏军已经被彻底击溃,按照李凌的指示,在将魏军赶出秦国边境之后,百里梦并没有追击,而是直接大张旗鼓进入了邺城。
但在进驻邺城之后,百里梦却只留下了一个营在邺城当作幌子,其余的部队分批次全都悄悄出了城,很快就与李凌的部队汇合在了一起。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在秦赵边境的一片密林之中,如此大股的秦军躲在这里已经整整十天时间,而李凌却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别着急,还得等,我得等蒙毅那边的消息才行。”
再一次受制于通讯手段的落后,李凌心中焦急却注定无法做出改变,那不是靠他的小聪明或者什么科学知识能够解决的,他是军人,他可造不出来电台、电话,他甚至连最基础的发电机都没那个能耐去搞。
“哎!”
百里梦听着李凌说还要等,心中一百个不爽,可他知道他必须得服从命令。
眼下堆积在这片密林中的秦军已经足足有九万人马,赵国早就已经成了一副空架子,这九万人马可以轻松踏平赵国,但就是不让打,百里梦是真的百爪挠心。
枯燥的等待,甚至连一口热饭都吃不上,为了做到绝对的隐蔽,李凌不允许生火做饭,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士们全靠着干粮充饥,有些馒头甚至都如同石头一般坚硬,锅盔更是完全无法下咽,可以轻易砸碎人的脑袋,没办法,就只能用凉水泡开吃下去,有些泡都泡不开,只能泡软一点然后如同磨牙一般磨掉一点碎末吃下去。
就这么又等了两天时间,李凌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消息,秦楚战事正式结束,与消息一同到来的,还有王翦。
“传令下去,生火做饭!”
消息一到,李凌并没有下令立刻展开进攻,反倒是先下达了生火做饭的命令。
隐蔽的这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太难熬了,将士们一个个身体状况都不太好,李凌甚至出现了严重的便秘,当然,不止是李凌,这种情况在军中大有人在。
现在大局已定,不差那一时半刻,他得先调整好战士们的身体状态才行。
听到生火做饭,战士们一个个都看向李凌,一脸期待却又有些难以置信。
“想欢呼就欢呼吧,从今天开始,我们不需要躲躲藏藏了!”
随着李凌一句话,瞬间漫山遍野一片欢腾,声势浩大。
这边秦军是挺嗨的,可就在山下的那座赵国边城,边城的守将却是脸色煞白。
整个山头都在冒烟,而且明显就是炊烟,哪怕是傻子也知道那里面肯定有大股军队驻扎。
那守将只有五千兵马,还都是老弱病残,本来他就整日提心吊胆的,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秦军,他哪里还有一点所谓的冷静?
“老大,老大,不好了!”
“怎么了?”
放下碗筷,李凌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哨兵,一脸疑惑。
赵国早就已经被自己打废了,这个时候能出现什么状况?
难不成这赵国还能一夜之间变出来几十万军队不成?
“跑了!跑了!都跑了!”
“说!到底怎么回事!谁跑了!哪个部队的!”
噌的一声,王翦直接站了起来,听到哨兵说跑了,王翦比李凌还着急。
他抵达之后询问过这边的情况,也看了一圈,发现部队的状态非常不好,眼看哨兵急着跑来报告,还说跑了,王翦几乎是下意识的以为秦军当中出现了逃兵。
“赵军跑了!他们弃城逃跑了!”
“啊?”
“混蛋!以后说话一次性说清楚!你们班长没教过你吗?”
听到赵军弃城逃跑,李凌一阵懵,王翦直接开骂,先前是真的把他给吓到了,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回去吃饭,不着急,另外你通知各部队,吃完饭之后,立刻下山,进驻那个小城!”
好嘛,不费一兵一卒,不放一枪一弹,只是吃个饭的功夫,赵军居然全都跑了,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
安安静静吃饭,然后浩浩荡荡的进城,李凌从没有想到过正式攻打赵国的第一战,竟然是这种开局。
……
精品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 起點-326 第一戰閲讀
“军长,有楚军过来了,好像还是个将军,说要见你。”
“我知道了,你们做好警戒,万万不可马虎,小心他们有诈。”
听到手下士兵报告,蒙恬整理好衣服,起身下山,他倒是要看看这楚国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是秦军将领?”
“是我,我叫蒙恬,你是谁?”
“我是项梁!”
两人相隔数米,身后各有一队人马小心戒备,这是双方主帅第一次见面,显然这俩人都没有料到对手竟然是对方,一个是蒙武的儿子,一个是项燕的儿子,在各自的国家都是名门之后,而且都是年轻将领中的佼佼者。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326 第一戰熱推
“不知少将军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倘若知道是你领军,我今日绝不会来!”
项梁在知道竟然是蒙恬之后,脸上写满了后悔,他早就打探清楚了,这边是秦国第三十八军,军长是百里梦,所以他在接到两国罢战的命令之后,才会亲自前来通知。
可哪想到领军的根本就不是百里梦,而是蒙恬!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326 第一戰推薦
如果他早知道是蒙恬,绝对不会亲自过来,甚至他会打算直接命令大军强攻,一定要想办法杀了蒙恬,因为蒙恬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且秦国主导和谈的人还是蒙毅!
若不是这次和谈,自己的父亲根本不会被撤职,楚国也不会把已经打下来的城池都拱手送还给秦国!
“莫不是你要放我离开?”
看到项梁的反应,蒙恬立刻就意识到,没有什么圈套,肯定是秦楚之间已经停战了,他此番在楚国腹地横冲直撞的目的已经达到。
“我王有命,由我来护送你们离开我楚国境内!”
说话都是咬牙切齿的,可想而知项梁此刻的心情。
“哦,那感情好,我这就整军,项将军,请吧?”
蒙恬不傻,此地距离秦楚边境甚远,而且还要经过一条羊肠小道,如果这项梁真的要伏击,自己就麻烦了,所以,他要把项梁留在自己身边,这才保险!

熱門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愛下-304 要你造紙讀書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缠玄拜见夫子。”
刚回到家,李凌没想到缠玄居然早已经跑来等着自己了。
“你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缠玄想要做官。”
“噗~~”
坐定身子才刚咬了一口莫幽安排楚晴送来的点心,直接又全部给喷了出来。
“早先让你做官你不做,后来硬逼着你做了个小官,然后你又不干了,你现在又跑到我面前来要官,你到底在想什么?说吧,想做什么官?”
李凌完全被缠玄给搞糊涂了,弄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还有直接跑到别人家里来要官的?估计全大秦,不,应该是全华夏,也就缠玄敢这么干了。
“缠玄听说夫子想要设置一个科学技术部,缠玄想做部长。”
“噗~~你特么等等,我消化一下,等等!”
要官就算了,一开口要的就是部长,李凌是真的没有想到缠玄的胃口竟然会这么大,他知道缠玄有这个实力,而且也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他是墨家巨子,掌握着墨家最核心的资源,而墨家也是专门研究科学的,可李凌还是有点受不了他这么直白的提出来这个要求。
不对,廷议才刚刚结束没多久,冯去疾那边还没有整理完会议纪要,更没有任何官方消息放出来,这缠玄竟然就已经知道廷议的内容,而且还找到了最合适的职位?
墨家,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学派,竟然在秦国真的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还好,还好墨家之人从未有过私心也不贪恋权势,不然的话还真是个麻烦。
“你想做科技部的部长,没问题,但是眼下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才行,只有你做好了,我才可以在王上面前举荐你,毕竟你此前并未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直接任命如此重要的职位,恐怕难以服众。”
李凌思考了一下,眼下不就正好有个地方需要用到缠玄么,索性就让他去办成这件事,也好为他自己添些功绩,毕竟墨家乃是科圣墨子所创,专业对口。
“请夫子吩咐。”
“我要你造纸!”
“造纸?纸是何物,还请夫子明示。”
“怎么说,就是替代竹简和帛书的一种东西,用树皮、麻绳之类的东西做的,先要把这些东西弄成纸浆,然后再利用一些手段将其变成很薄很薄的一层东西,再晒干之后便是纸张了,用这些东西书写文件造价低廉而且不占地方便于携,可比一堆一堆的竹简强多了。”
“夫子可有纸,能否让缠玄看看,缠玄也好知道该如何去做。”
听着李凌一字一句说完,缠玄心中燃起熊熊烈火,他已经能够看出纸张的重要性,一旦纸张真的可以做出来,而且能够量产的话,将会改变整个秦国!
这东西虽然不是武器,而且也不是什么必不可少的物品,但绝对可以让秦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凌驾于山东六国之上。
“啊,这个…你等等。”
李凌想了想,好像自己还真的就有纸!
掏出平板,从中直接搬出一箱子弹,打开弹箱,每一盒子弹的外面都有一层纸,虽然那些纸并不能够用于书写,但起码是纸,缠玄是个聪明人,想必他一定能够得到一些启发吧。
李凌自顾自地干着自己的活,他却没有注意到,缠玄整个人在李凌拿出平板来之后,眼珠子都直了,缠玄是个科技控,看到这么神奇的东西,心绪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搭把手,这外面这一层都是纸,不过这种并不太适合书写,我需要你造出一种更加适合书写的纸出来。这一箱子弹里面所有的纸你都拿去研究,如果不够用的再来找我要。”
很快,缠玄就应承了下来,然后拿着一叠纸离开,当然,同时带走的还有十发子弹,这是他从李凌那边求来的,缠玄虽然不是秦人,但带着墨者行会呆在秦国这么多年,他很清楚秦国军中的秘密,子弹这东西,他也想研究研究。
……
“父亲,差不多就行了吧,三弟他也不是有意为之。”
“不准为他求情,连个人都给我看不住,废物!我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张良跑了,项伯第一时间全城寻找,却一无所获,随后便开始利用自己掌握的一切手段在整个楚国境内搜寻,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直到后来有人在荒郊野岭发现了那个‘韩国商贾’的尸体之后,项伯意识到出了乱了了,赶忙跑到前线找到了项燕。
听闻张良没影了,陪着张良的韩国人还被人杀死在了楚国境内,而且明显还是秦人所为,项燕直接赏了项伯十记军棍,然后跪了整整两个时辰!
看着项伯这般受苦,项梁忍不住想要求情,结果也是被项燕一阵呵斥。
“这东西就是你在现场捡到的?”
“是的父亲。”
“看来这就是秦国那个枪用的东西吧,制作确实很精良,但也并没有任何锋利的地方,为何会如传言一般恐怖?”
拿着一枚弹壳,项燕左思右想都猜不出枪到底为何如此可怕,不过好在这东西似乎秦军也没有多少装备,不然的话他与秦军那一仗,也不会全身而退了。
“报!上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什么人?”
“启禀上将军,那人自称张良,说有要事一定要见上将军。”
“快!快把他带过来!”
听到张良的名字,项燕充满了兴奋,他还以为张良肯定是被秦人给抓走了,没想到居然逃了出来,还找到了自己。
“张良拜见上将军!”
“肩膀怎么回事?快,来人,赶紧给他诊治!”
发现张良肩膀上胡乱缠着的布条上居然还有很多血迹,项燕赶紧命人前来诊治。
“跪下!谁让你起来的!”
眼看张良来了,项梁赶紧去想要把项伯给扶起来,跪了这么久,项伯早就已经撑不住了,便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起身,没想到项燕直接转身喝止!
“我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伯父。”
说话间,张良从怀中掏出一枚子弹,这是他归来途中研究那把手枪,从中抠出来的。
“这!”
接过子弹,项燕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应该才是自己先前得到的那枚弹壳的完全体。

v10hu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討論-273 防線崩潰熱推-1nsd6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拖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赵辛在陇西郡多年与匈奴人交战,后调到李凌手下也参与了不少大规模的战争行动,可他从来没遇到过眼前这种战争方式,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敌人。
匈奴大军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打算解决掉拦路秦军,更没有打算在此处彻底拔除后顾之忧。
只见匈奴大军冲入六十五军阵线之后,只有最简单的冲杀,没有任何纠缠停留,目的只有一个,冲过去,甩开秦军,救援王庭。
“拿重弩来!”
发现匈奴大军势头不对之后,赵辛赶忙退出战团,跳下战马,只是简单观察了一下,他便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屈膝上箭,直接瞄准即将突破秦军防线的一黑脸彪形大汉。
此人身披蓝色披风,头戴圆形棉帽,上有狼毫做成的装饰物,而且身边始终有数人保护,身份绝对不一般!
嗖~~
个人独资企业法 李建中,贾俊玲
“啊~~!”
惨叫应声而起,但赵辛却连连叹气,赶忙再次上箭。
这一箭威势巨大,直接贯穿一人胸膛,只可惜距离较远,赵辛射术又有些生疏,并没有射中目标,而是射中了那人身旁的一名护卫。
对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遭受到一次袭击之后,他岂会留在原地给赵辛第二次机会?
就只是上箭的功夫,只见那人就已经连杀数名秦军兵士,然后一马当先率先冲破秦军防线奔向远方。
“给我追!”
眼看着到手的猎物因为自己的失误跑了,赵辛气得直跺脚,翻身上马,直接命令部队追击。
可是眼下这样的命令,将士们根本无法去执行。
匈奴大军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已经将六十五军整个淹没在人海当中,别说命令能不能传达下去,即便是传达下去恐怕也没人能够找准机会从人海中挤出来。
大部队是没办法了,但赵辛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他带着身边百余骑还是追了出去,但当他才刚刚冲出去,立刻就有数百匈奴骑兵围了上来,试图挡住赵辛的步伐。
这让赵辛更加确定,那人肯定是匈奴的某个大人物,甚至说不定还是那什么单于。
可他已经没有了机会,那唯一的一次机会被他日渐生疏的射术给浪费掉了!
此战,从晌午一直打到傍晚,打到杨端和率领第十军抵达,只可惜杨端和还是慢了一步,当他抵达的时候,六十五军的防线上遍地尸体,匈奴大军已经彻底冲垮了六十五军防线。
“快,帮忙救人,就地休整,动作要快。”
杨端和只能无奈的命令部队停了下来,他已经没办法再追下去了,不光是因为六十五军伤亡太大需要帮忙,他的士兵们也已经跑不动了,若是再追,他这三万人马,恐怕匈奴人只要留守万人便可解决。
“滚开!都滚开!”
“匈奴大军数量太多了,将士们也都拼尽了全力,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冲着将士们发火吧?”
等杨端和找到赵辛的时候,发现赵辛正对着士兵发脾气,支开士兵,杨端和上前查看了一下赵辛的伤势,发现都是些皮肉伤,并无大碍。
“你看啊!你自己看!”
顺着赵辛手指的方向看起,杨端和隐约看到一个人就站在远处的高地上,而那人,正是从赵辛手中逃脱的匈奴不知名大人物。
“怎么了?”
“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丁点,我就能射死那家伙,可是我射偏了!哎!啊…嘶…特么的!”
说到生气的地方,赵辛忍不住一拳砸在放在身边的铠甲上,手上本就有伤口,这一下又使出了全力,疼得他直抽抽。
“那个人么?”
拿出望远镜,那人恰好上马转身离开。
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杨端和却认得那身蓝色的披风!
他在赵国境内的时候就专门研究过匈奴人的情报,其中当然也包括匈奴几个重要人物的情况,而身披蓝色披风的,只有一人!
“你啊你!你知道他是谁么?”
“你认识?”
听杨端和如此说话,赵辛更加坚定了那人是个匈奴大将。
“那是匈奴头曼单于!那是匈奴的王!”
“啊呀呀呀呀!”
不断挥舞着双拳,赵辛恨不得拍死自己,他原以为是个什么大将,没想到居然是匈奴单于!
这已经不是少了一个军功那么简单了,这是放跑了匈奴的单于,如果自己没有那么自信,如果自己没有失误,如果一箭射杀了那匈奴单于,此战,哪怕他六十五军全军覆没也值了啊!
可时间不能重来,他即便是再懊恼,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我本王道
“好了,你也别烦了,大不了咱们休整一下再追过去就是了,以后还有机会。”
杨端和安慰着赵辛,可他心中却很清楚,这样的机会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我看匈奴大军也是人困马乏,咱们要不就休整到后半夜便追出去?”
“不行,夜间行军速度太慢,浪费的时间更多,还不如好好休整一夜,明日再全速追击。那些匈奴人估计也不会走远的,你放心吧,我追了他们很久了。更何况你这边……”
杨端和看了看四周,六十五军这一场阻击战打的实在是太惨烈了,现在恐怕总人数连一个师都凑不出来,更别提伤员还占了绝大多数的情况了。
“怎么!你看不起我!”
“没,没有。我的意思是现在咱们也不急于一时了,而且你这边伤亡太大,我看了一下,伤员大多需要专门进行治疗,必须得回去,如果不行的话,要不你先带着你的人撤?”
“放屁!老大的命令让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挡住匈奴主力,你让我怎么撤?”
赵辛也是恨,可眼下已经这个样子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去追,去拼,去拼到最后一个人,也好过如此回去,他这一战可不止是关系到六十五军,还有蒙恬他们那支远征军!
……
“有没有消息?”
“可以了!”
“很好!传令下去,好好休整,每人发一两肉!明日拂晓开始进攻!”

fpbop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txt-263 都怪趙高看書-nl131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何时说过要残害太傅!赵高,怎么回事!”
听到这些人造反居然是因为自己要杀害李凌,嬴政脑海之中突然嗡地一声,险些站立不稳。
虽然眼前的事实证明了李凌在秦国的地位俨然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倘若他有不臣之心,那秦国将会遭遇比嫪毐当初叛乱更大的危机,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可嬴政是实打实的从未想过要害李凌,那是他的师傅,更是他的恩人。
“王上,王上饶命啊,奴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臣只是让熊启将军去平叛,并未提及过武安君!熊启,对,是熊启!”
赵高慌了,赶忙将责任推到了熊启的身上,反正他在人群中并未见到熊启。
“赵高!你个贼人!明明是你拿着王剑告诉我,要把咸阳狱所有与叛乱有关的人员全都格杀勿论!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要我杀害武安君,你现在居然又推到我的头上!你个阉人,血口喷人!”
我和太监有个约定 倾十成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想着快点赶到蕲年宫的熊启、李斯等人没料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他们没能赶在这帮人冲击宫门之前抵达,只能跟在了这群人的后面。
熊启这刚一抵达就听到赵高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脑门上,瞬间冲上前拔出剑横在了赵高的脑袋上。
“冤枉啊,王上冤枉啊,奴才从没说过,奴才说的是杀了反叛之人,奴臣以为太傅是绝对不会反叛的。”
豪門貴婦 陌上纖舞
“赵高,按照你的意思是说,我反叛了?”
李凌穿过人群,出现在了赵高的面前,这下子赵高直接吓尿了裤子,赶紧四处张望起来,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上,奴臣真的没有说过啊,王上你知道的,奴臣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在做,奴臣对太傅更是充满敬仰。”
“那你的意思是王上让你杀我,污蔑我发动叛乱?”
李凌直接弯下腰看着,单手扶起赵高的下巴,死死瞪着他的双眼。
“老大小心!”
砰~~~!
就在李凌瞪着赵高的时候,两名宦官突然暴起,各自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短剑直接扑向李凌。
熊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其中一人斩杀,而另一个人眼看着就要刺伤李凌。
李凌此刻背对着那宦官,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慌张,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单手掏枪,一枪正中眉心!
他的确没有看到突然暴起的宦官,但别忘了李凌在干什么。
畫愛為牢:緝拿出逃小嬌妻
他是男神鄭容和 年堇瑟
他在盯着赵高的双眼!
足坛上帝禁
就在自己将赵高的头抬起来的那一刻,赵高眼神中原本的慌乱瞬间变成了阴狠紧接着又流露出一丝得意,那一刻李凌就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没有人能够在他已经警惕起来的情况下伤害到他,即便是从背后也不行。
“奸臣当道,扰乱视听,这才致使王上受骗,武安君蒙冤!如今赵高已经伏法,尔等还要拿着刀剑逼宫吗?”
李斯及时上前一声大喝,紧接着两名士兵控制住赵高,事态终于有了转机。
“太傅。”
嬴政半天没有说话,紧接着突然喊了一声李凌,然后背身进入蕲年宫大殿。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
“夫子!”
“不必担心,如今奸臣已除,你们大可放心离去。”
紧接着,李凌也跟随嬴政步入到了大殿之内。
“太傅今日当真是让寡人开了眼。”
嬴政面色阴沉,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对以往的信念和坚持都产生了动摇。
“你早就应该开眼了!”
幸福的一段情
这一次,李凌并未摆出臣子的姿态,这一路被人裹挟着扛过来,他想了很多!
我的纯情校花
自己之前或许真的是有些太软了,那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宅心仁厚,那就是软蛋,而要让天下实现一统,自己绝不能手软,即便是对嬴政也不行。
因为秦国,是自己的根基,即便嬴政掌管着整个秦国,即便嬴政很听自己的,他也必须得强硬起来。
“太傅这是要与寡人为敌了么?”
殿中只有他们二人,嬴政今日也已经打算问个清楚了,要知道赵高的事情上,嬴政还是有些不满的,赵高是他唯一真正的亲信,而且赵高的确没有说过李凌叛乱。
重生之带娃修仙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要与我为敌!你给我记住,你这秦王的位置,我想让你做,你就可以做,我不想让你做,你就做不下去!”
李凌从未想过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但当他说出来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瞬间轻松了很多。
“武安君!”
嬴政攥紧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此刻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自己是秦王,可如今的秦国,如若真的闹起来,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听自己的?
别说自己手中无人,即便是嬴氏宗族,恐怕也会跟李凌站在一起吧!
毕竟现在嬴成蟜才是宗族族长,而成蟜显然是与李凌站在一起的,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被从王位上撵下来,得利的明显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了!
“嬴政!你记住,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同样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之所以选你,是为了整个天下!我虽然待你如己出,但不等于我可以放任你肆意妄为!孩子不听话,该打,而你,现在很不听话!”
“寡人是天命所归,寡人的父亲是先庄襄王,你是寡人的太傅,但不是寡人的父亲,武安君!”
被臣子直呼其名,对于君主来说这是莫大的侮辱,可眼前的人是李凌,嬴政除了气,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别的。
现在的他,内心实在是太复杂太纠结了。
輪回已逝千年 放火燒山的狐貍
“你以为我想当你的老爹?我呸!倘若你还保有当年的心性,或许我还真的乐意收你做个义子,但现在的你,不配!年轻人,我劝你好自为之。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倘若想清楚了,明日来我府上找我,倘若想不清楚,明日午时之后,我会让你我之间有一个结果!”
完全不等嬴政答复,李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大殿和嬴政孤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