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五.無底的水潭鑒賞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闪烁的星辰高高攀附于穹顶,营造着优美星空的假面。
陆离知道那并非真实。
身后的岩壁笔直矗立,地面上不可能见到夜空。
这是一个地下洞窟。
地底岩层脱身的陆离进入更宽阔的……囚牢。
洞窟顶端闪烁的星辰也许是带着放射性的萤石或神秘侧的发光体。它们让洞窟不再晦暗无光。
河流源于洞窟另一端的水潭,喷泉般的水流从谭底涌出,汇聚成河流流向隘口。
哗啦——
涌入隘口的水流在陆离淌水离开边缘后变得缓和。
站立在浅滩中,刺骨的水流轻抚陆离的小腿。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哗啦——哗啦——
陆离走出浅滩,站在洞窟边缘的岸上。
岩壁挂满潮气形成的水珠,还有攀爬在离地面近两米位置的枯萎藤蔓。
陆离伸手扯下一片藤蔓网,试着拽动,吸水后它们足够结实和有韧性。
扯下几条手指粗的藤蔓,把它们系成二十多米长藤蔓绳,又将比人头大几圈的一块岩石推入浅滩,套上藤蔓。
抓着藤蔓另一端,陆离退到隘口,重新钻入水下。
他要回岩层空洞找星期五。
熟悉的感觉涌入内心,但与上次不同,前路的迷雾已经褪去。
氧气耗尽前陆离窥见水面上的火光,从岩壁下钻出,带着哗啦水声钻出水面。
岩石上火堆噼里啪啦燃烧着,灯塔和小刀摆在平铺着的大衣旁。
除此之外,空无一人,空无一物。
脑袋突兀地开始刺痛,陆离皱紧眉头,感觉清晰的记忆忽然变得紊乱,真实与幻象纠缠在一起。
而那名为星期五的轮廓渐渐淡去,仿佛上次遇见她时极其久远以前的事。
星期五的确存在,还是只是绝境时的幻觉?
陆离爬上岩石,观察火堆和岩石上的痕迹。但一切生活痕迹都指向这里只有陆离一人生活。
没有烹锅,没有烘干的书,没有木碗,没有海鱼和肉,没有调味品和空罐子。
陆离忽然伸手扣动喉咙,让自己呕吐。但除了之前喝下的水什么也没吐出来。
也许星期五正在地底洞窟等待自己。
擦拭嘴角,陆离带上岩石上能拿走的一切,重新钻入暗河。
岩层空洞里的火堆静静燃烧着,再过不久,失去燃料的火堆将与周围重归黑暗。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五.無底的水潭讀書
……
哗啦——
陆离钻出隘口。
黑发贴着额头,陆离环视地下洞窟,没看到星期五的踪影。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討論-五.無底的水潭
捧着淅淅沥沥流淌水线的大衣,陆离回到岸上,拧干湿漉漉的大衣和裤子。但在潮湿的洞窟里它们恐难有彻底变干的时候。
仰头望向洞窟顶端,发光体们仍然闪烁不定。因为它们只存在于十几米高的顶端,陆离难以看清它们究竟是什么。
身体的水份逐渐蒸发,但寒冷正夺走陆离的体温。等待他的要么生火,要么找到通往外界的路。
沿着洞窟边缘探寻一圈,除了喷涌泉水的深潭,这里没有其他出口。
陆离暂时放弃潜入深潭的打算,他现在需要回温。
地底洞窟里相对干净,没有重量的杂物沙石都随水流冲进隘口,能够燃烧的只有岩壁上的枯萎藤蔓。
寻找燃烧物时,陆离想到星期五确实存在的佐证:没有火源,即使钻木取火也难以让潮湿的点火物燃烧。
想到这里,陆离若有察觉地摊开手心。
挤满水泡的伤痕浮现掌心中。
“……”
陆离无法确定掌心的伤是否在之前就存在。
沉默地带着几根湿木柴回到岸边,尝试钻木取火。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五.無底的水潭
这行不通。每当搓动树枝,掌心都会传来钻入心口的刺痛。陆离可以忍耐,但因剧痛而迟缓的速度无法钻出火星,尤其是用潮湿的木柴。陆离掌心的密集水泡足以说明一切——如果它真的是钻木取火造成。
陆离的目光落向洞窟的唯一出口。它的直径大约十米,清澈水潭难以窥见底部。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在体力和体温消失前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也就是水潭。
拿上灯塔,陆离走到水潭边,跃入潭水。
光辉绽放,照亮幽暗水潭。陆离下沉了近三米,便被上涌的泉水推搡着难以下沉,而光亮边缘仍不见水潭底部。
水潭比想象中更深。
陆离浮回水面,在岸边挑选一块约莫30磅重的岩石,抱着它再次跳进水潭。
岩石带着陆离迅速下浮,水面上的洞顶荧光转眼消失不见。
五米,十米,十五米。
水压从四面八方挤压身躯,陆离还能承受。
但几米外的光亮边缘仍见不到谭底。
二十米,二十五米,三十米。
接近陆离承受的临界点,边缘仍未显现。
陆离不再吝啬人性,右手灯塔忽然绽放更加明亮的光辉,如有实质的压迫黑影从身边退散,水潭边缘岩壁浮现,而下方可视距离也越来越远——
但眯起的黑眸中,直到四十米乃至五十米深,底部仍未浮现。只有在光辉边缘,仿佛幻象的幽影一闪而逝。
肺部的氧气所剩无几,陆离不得不丢掉石块,身躯向上浮去。
陆离控制着上浮速度,在肺部烧灼感难以忍耐时才加速上浮,冲上水面。
世界陡然变得清晰,陆离爬上浅滩,趴在水中抵抗随之到来的无力感和难以抑制的瘙痒。
他上浮的太快,产生了减压病症状。
几分钟后症状褪去,缺氧般头晕的陆离回到岸边。
潭水比想象中更深,除非陆离能找到被泉水裹挟上来,可以储存空气的东西,不然他几乎不可能找到潭水出水口。
除了空间更大,让人不会产生幽闭恐惧症,地底洞窟似乎于岩层空洞没有区别。
洞窟有其他出口吗?
陆离想到,再次抬头望虚假的星辰。
他高高举起灯塔,人性融入灯芯,晨曦般的温和光芒充斥在洞窟里,一切一览无余。
镶嵌在洞窟顶端的暗黄色萤石变得晦暗无光。它们不是重点,而是被它们团团簇簇围在中间,一道通往外界的椭圆形孔洞。
令人振奋的是,孔洞的大小直径足够陆离钻出去。
但一个问题也随之到来。
陆离怎么从近乎垂直的潮湿岩壁爬上顶部,再爬到洞窟中间的孔洞?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二百四十二.變化讀書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或者说仍是最初的计划:让陆离离开望海崖。
“我会和他说在贝尔法斯特发现线索,吸引他到来,再附身在你身上和他接触。”
地点安娜定在榆树街区,那里陆离不会太危险。
不过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比如赛莉卡·达莱尔泄密,安娜不会让她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也许他会出来,但你想过吗?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下次怎么办?”赛莉卡·达莱尔说,她不想成为无用了就被抛弃的消耗品——还有什么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
“我没其他意思……但你要好好想想。”
安娜沉寂下来。
欲望不会得到满足,安娜当然不想只触碰陆离一次。
“你想把他引出来……”赛莉卡·达莱尔顺着安娜的思路自言自语,或者说说给安娜听。“那么他有在意的人吗?”
“我。”
安娜对此无比坚定。
“可你就在他身边,除非……”赛莉卡·达莱尔轻轻摇头,甩出一闪而逝的想法。“他有其他在意的人吗?不在身边的。”
“……没有。”
安娜不知道陆离的过往,他从未提起,也也未表现对曾经的怀念。
赛莉卡·达莱尔又问:“那么你有在意的人吗?或者说被他知道的你在意的人。”
“玛丽阿姨……”安娜念出一个此刻远在列侬群岛的名字。
赛莉卡·达莱尔继续问道:“那么接下来是关键……这位‘玛丽阿姨’与你们有联系吗?”
“她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
“还活着吗?”
“我想是的。”
赛莉卡·达莱尔神情放松许多,像是想到了主意:“我们可以搭建一个舞台……一个关于冒险的故事。”
安娜扬起白皙下颌,示意赛莉卡·达莱尔继续说下去。
赛莉卡·达莱尔将思绪整理出脉络,说道:“首先我们伪装成‘玛丽阿姨’写一封信,用这封信把他引出来,经历一系列冒险后最后发现,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而且安娜有足够多的时间与陆离相处。
“如果这一切都未发生,你可以去当一位作家。”
安娜的话语意味她接受了这个主意。
“但现在只能躲在地下室苟延残喘。”
赛莉卡·达莱尔苦涩地笑了笑说。
安娜没有回答,短暂离开地下室,去二楼卧室拿来羽毛笔和笔记本。
“他认得我的笔迹,你会写字吗。”
“我的字很难看。”赛莉卡·达莱尔犹豫说。
“没关系。”
安娜觉得越潦草越好,不过赛莉卡·达莱尔拿起笔却没有写下。
“还有什么问题?”安娜微微偏头。
“我在想一个合理的故事。”
赛莉卡·达莱尔回答。
她的确曾想过当一位作家,在末日尚未到来的时候。
赛莉卡·达莱尔边以“玛丽阿姨”的身份写着书信,边编制一个为陆离展开的故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十几分钟后,故事接近尾声,最后一封书也画上句号。
“很棒的故事……”安娜轻声称赞:“哪怕玛丽阿姨知道也只会夸这是个好故事。”
“很高兴我能收获第一位读者。”四张从笔记撕下的纸张并排放在一旁。
安娜用无形之手托起它们,纸张在操控下“哗啦哗啦”游走飞舞,就像白色的小精灵。
得把墨水痕迹吹干,不然缜密的陆离会看出破绽。
稍后安娜会找来几个信封,把信纸塞进信封里然后放到它们该在的地方。
“你真的想好了吗?”
身旁响起赛莉卡·达莱尔的询问:“我看得出你在犹豫……或者想想其他办法?”
安娜没有回答。
赛莉卡·达莱尔知道安娜没有表面那么坚定。
起码两天过去,期间安娜没再来找她,仿佛就此消失。
……
风吹上望海崖,带来喧嚣海浪声和一道高大轮廓。
今天是星期一,商人带来了今天的调查员周报和几份普通报纸,带走了阿当芙娅写给特斯拉的家书。
而关于那封寄去除魔人协会,写着想知道如何让恶灵保持理智的信件仍没得到回信。
望海崖上无新鲜事。
除了岩缝间花盆里生长的植物和这些天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安娜。
安娜的变化就连陆离都有所察觉,只是询问后她什么都没说。
今天寂静之时来得稍晚。诡异之雾从深海涌现时,恶灵广播才回荡起教堂钟声。
陆离放下手中的书,静静等待寂静之时褪去。
然后和每晚一样,晚饭后看了会儿书,在临近晚上八点时,陆离躺到床上进入梦乡。
“晚安。”
安娜低语,将陆离放在桌面的书籍放进抽屉。
她从灵魂深处不想破坏这份宁静,因为这是曾经的她梦寐以求的。可现在,欲望正化作实质,悄然探向熟睡的陆离。
安娜捞起抽屉中的笔记本,好奇翻开。
上面记着一些备忘的内容和侦探社时期的收入记录,有几十先令,也有数百先令。
回想起那时,安娜脸颊浮现一抹温柔笑容。
笔记大部分都是空白的,还有不少页面被撕掉。翻了几页安娜就准备把它放回去,忽然发现笔记夹缝下露出一页纸张。
奇怪地抽出,借着油灯光芒,安娜看到上面许多内容都被划掉,比如【了解身在何处】和【积攒足够多的先令】,只有一行字迹是例外。
【想办法离开这里】
上面写着。
安娜眼眸微垂,情绪藏匿于阴影。
油灯照射出的虚幻影子轻轻晃动。
“陆离,你要去哪……”
……
吉米冲进山洞,险些撞到走出山洞倒炉灰的安娜。
“抱歉安娜。”
裹得像只熊的吉米连忙躲过,结果又撞在安培身上。好在安培皮糙肉厚,还在假寐中理也没理。
“没什么。”
安娜看上去解决了心事,轻轻颔首表示不在意。
望海崖只有几位居民,安娜的恢复让气氛回归以往。蕾米嘲讽穿好几层衣服的哥哥像是怪物,吉米大声反驳鬼天气实在太冷了,还哈出一口雾气证明自己。
直到外出狩猎的安娜归来。除了猎物,她还在贝尔法斯特废墟找到其他一些东西……
“我从侦探社的信箱里找到了一封信。”
她将潮湿得仿佛被水浸泡过,皱皱巴巴的信件递给陆离。
“署名是玛丽阿姨……”

y36b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二百三十四.寂靜之時降臨熱推-t15l1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寂静之时不日将至。
甚至打开电台,可以收到希姆法斯特传来的断断续续的警告广播。
不过望海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
希姆法斯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前几天随处可见的喧嚣吵闹消退许多,这得益于市政厅不曾间断的警告。
人人都知第三种灾祸将要到来。当教堂钟声响起时,保持安静。
这几天里,希姆法斯特来了一些与避难民众不同的外来者。
他们来自主眷大陆,奉城主或是市政厅的命令来体验寂静之时的危害性,然后带回各自未被寂静之时笼罩的城市里。
“两天前东部城市就被袭击了,情况不太好,因为……除了寂静之时,我们还要提防其他恶灵袭击——”
希姆法斯特边缘木墙下,市政人员带着其他城市的使者快速走过,交谈声消散在风中。
塞尔西奥扛着最后一袋沙土,堆在木墙下固定。
捧着笔记的市政人员上前验收,塞尔西奥平复呼吸,垂着头颅回到其他工人周围。
“看到了吗?那是我们立起来的城墙。”
一些工人骄傲地指向延绵的木墙。
塞尔西奥很羡慕这名年轻工人还笑得出来。失去工作,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拿起水壶往肚子灌了半壶水,又淋湿挂在肩膀的毛巾简单擦了擦身体。
一会儿要穿上衣服,衣服弄得太脏回去又会被妻子埋怨。
一位建造木墙时认识的工人凑过来,问塞尔西奥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才不会被萝莉欺负呢
他是从守望镇逃来的。比起塞尔西奥这种当地人,失去工作让他们更惶恐。
“我要去港口。”塞尔西奥说。
毛巾擦过后凉意袭来,他穿上背心,又在外面套一层外衣。
工人一副看疯子的眼神喊道:“你疯了!?跟那些怪物一样的鱼打交道!”
不少工人因喊声望向这边
“不干活就没饭吃。”塞尔西奥的脸庞像是雕刻一样坚硬。
排队领到薪水,塞尔西奥先是回家一趟取木盆,横穿城市去西区设立的港口招聘处报名,那边一直在招人,他们说塞尔西奥明天就可以过去,如果早上六点到这里还能搭上板车。
离开招聘处,塞尔西奥走入充斥鱼腥味的鱼市,把刚赚到的钱全部换成鱼酱。
随着小麦越发稀缺,原本属于底层主食的黑面包开始连那些中产者也吃不起。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它的卖相很差,各种鱼肉被碾碎混合在一起,碎得连鱼刺也挑不出,其中还有传闻里那些长着手脚或者嘴巴的鱼——珍贵的鱼会被挑出来制成罐头售卖,或者卖给那些贵族。
不过味道意外的不错,而且足够便宜。一天的薪水就能买整整一磅,要知道这可是肉。
如果觉得腥味太重还可以和土豆泥掺在一起,做法很简单,甚至没锅也可以。只要把捏成饼形状的鱼泥饼放在烧红的火炉上,不一会儿就会烤得酥黄,冒出阵阵鱼肉和土豆的诱人香味。
据说鱼泥饼已经成为希姆法斯特最受欢迎的食品。
鱼贩收下钱,用正好能装一磅的勺子盛起鱼泥,裹挟起一阵浓郁鱼腥味倒入塞尔西奥捧着的木盆里,又抖了抖甩掉黏在上面的鱼泥。
天快黑了。
塞尔西奥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捧着木盆回到家里。
“怎么又买了这么多……”抱着睡着的孩子,妻子从里屋走出来说。
“你应该吃些肉补充身体。”塞尔西奥说,把木桶放在厨房,用盖子盖上。
他家没有馋嘴的猫,但老鼠会闻着味道跑去偷吃。
“小格雷都八个月了……”妻子无奈地埋怨道:“昨天还剩下两块没吃完……明天你去买些鱼回来吧,我们可以做成鱼干。”
塞尔西奥摇头说:“城墙的活儿干完了,明天我要去港口工作。”
妻子脸庞变得有些苍白:“那里不是很——”
“别听那些妇人的话,港口没有危险。”塞尔西奥打断妻子的担心。“前几天我在西城门看,每次去的人和回来的人数量都一样。”
难怪前几天丈夫回来的很晚……
妻子想到,不再劝说,只是让塞尔西奥注意安全。
窗外街巷上的路灯开始亮起,妻子把孩子交给丈夫,走进厨房准备晚饭。
半小时后,夫妻二人坐在简陋餐桌上,交谈今天发生的事。主要是妻子在说。
比如隔壁的玛丽亚婶婶改良了鱼泥饼,在里面掺了些碎枯叶让味道更好。比如洛克又和他父母吵架了,这次是因为洛克想去当水手。比如史黛西太太怀孕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丈夫很生气还动手打了她……
塞尔西奥安静地听着,偶尔才会吃上一口鱼泥饼。
这种宁静平和持续了几分钟,忽然被远处传来的钟声惊散。
“怎么回事……”正在讲芬娜夫人的故事的妻子皱眉望向窗外,还没反应过来。
但紧接着从另一处又响起钟声,然后第三道第四道,杂乱急促的教堂钟声在希姆法斯特上空回荡。
怀里的婴儿被吵醒,哇哇啼哭。
“新灾祸来了。”突然站起的塞尔西奥撞倒木椅,对妻子说:“让小格雷闭嘴。”
惊醒的妻子连忙去哄婴儿,可他仍然哭得很大声:“他被吓到了!”
话音落下,街道上的教堂钟声忽然不再响起,只剩下余音回荡。
塞尔西奥意识到这代表什么,急忙朝大哭不止的儿子做鬼脸——每次他这样做都能止住小格雷的哭声。
这回仍然有效。小格雷的哭声止住,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那双变来变去的脸孔。
怀抱孩子的妻子眼中塞满恐惧,对面的父亲无声做着各种鬼脸。安静的小屋里这一幕诡异而温馨。
“咯咯——”
忽然间,小格雷忽然被逗得发出咯咯笑声。
恐惧爬上塞尔西奥的背脊。他布满血丝陡然睁大的双眼中,倒映着怀抱空襁褓的妻子。
“我的孩——”
尖叫声戛然而止,餐桌对面只有一张空椅子,仿佛不曾有人在那儿。
塞尔西奥做出的鬼脸凝固,他一动不动,只有泪水夺眶而出。
最后一道钟声消失在夜空。
整座城市随之陷入死寂,没有混乱,也没有骚动。
因为死亡与恐惧在无声无息中蔓延。

eshij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三十二.末日的愛情一文不值讀書-ohbnj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感觉气氛正变得沉重,蕾米移开话题:“你不觉得安培不像是我们吗?”
“我们指什么。”
蕾米注视安全屋外与岩壁融为一体的轮廓:“我和哥哥因为从故事里出现不会渴望人性,阿当芙娅姐姐还很弱小,孩子们把我们当成家人。安培属于外来怪异,但它偏偏能安分呆在望海崖上,既不觊觎你,也不伤害其他人,不像它的可怕外表。”
望海崖是和安全屋一起诞生的称呼,他们不能一直用“崖顶”称呼这里。家园应该有个名字。
“因为安娜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显然不是。如果那样的话安娜不在,除了我的女妖嚎叫我们根本伤不到它。”
重生异能 爱吃松
能威胁它的只有安娜,安娜不在它没理由还压制本性。
“它也许就像牛羊一样的牲畜,被我们驯服了。”蕾米说出她的推测。
这真的很像曾经人们驯化野生动物的流程:艾伦王城时展现强大力量——投喂食物——朝夕相处的陪伴——比曾经更舒适的环境与食物。
科技大仙宗
蕾米继续道:“我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巧合还是什么,但一只怪异表现得像是动物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觉得它是被某些存在驯养出的?”
驯化野生动物需要好几代甚至十几代。安培很温顺,到现在为止没表示任何野性。如果将它套进驯服论里,安培的种群起码被驯化了好几代。
漫威补完计划 紫皮没电了
但这是用科学去推断,怪异的诡谲力量更简单也更难以理解。
蕾米发怔,她没想到这点。“等安娜回来我需要在安培身上采集些血液。”
水嫩前妻的诱惑:腹黑前夫别乱来
她担心驯服安培的背后存在可能会发现望海崖。
要等安娜回来则因为只有她能压制安培。
……
赛莉卡·达莱尔不相信任何人。
除了她自己。
非常仙缘 blackking
从灾难降临那一夜开始,这个只有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经历了许多糟糕的情况——大多是人类。因为遇到怪异很少有人能逃脱。
赛莉卡·达莱尔清晰记得这十几天的经历。
雾霭像火一样燃烧,教堂钟声被汇聚的哭喊声淹没,四处是燃烧的呛鼻味道,街道上的人们慌乱四窜。
她是其中一员,但更聪明,或者说理智些,没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街道上四处乱窜发出吸引怪异的尖叫,而是躲进一栋不会燃烧的石质房屋。
现在的赛莉卡·达莱尔时常懊恼,如果那时自己躲进杂货店或是餐厅就没后来那些事了。不过在当时,这是相当聪明的选择之一。
缠情密爱
房屋主人,一对老夫妻接纳下赛莉卡·达莱尔。不幸的是怪异不久后冲了进来,只有她自己躲进地窖,天亮后怪异离开时悄悄爬出来。
走上街道的赛莉卡·达莱尔看到一片残骸。饿坏的她寻找食物时遇到一些行踪诡异的幸存者。他们感慨她的走运——那些怪异可没离去,她居然能招摇地走出半条街。
赛莉卡·达莱尔理所应当地成为幸存队伍中一员。他们的目标是翻越苏加德山,去山的背面。
但还没离开贝尔法斯特他们就被怪异袭击,赛莉卡·达莱尔和其他幸存者分散。不过又幸运的遇到另一只幸存者。
这群幸存者不打算离开,起码暂时不。
嫡 女 很 忙
他们最开始就好像绑成的麻绳一样团结。孩子女人和老人躲在避难点,男人们出去外出搜寻食物,但每次外出都可能有人回不来,随着时间推移,男人们开始抱怨为什么什么都不做的孩子女人老人分摊了食物。
赛莉卡·达莱尔只好加入搜集食物的小队,她的运气真的很好,尽管不能每次都能带回食物,但她永远能安全回到避难点。
但渐渐的,赛莉卡·达莱尔发现周围男人们望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贪婪。在可怕的事情发生之前她离开那里。
之后她又遇到两群在废墟里苟延残喘的幸存者。
第一个居然信仰怪异,奉上所有食物来祈求保护。
赛莉卡·达莱尔假装成为信徒,但在一天深夜祷告时偷溜出来,没多久就听到房屋里的哭喊惨叫。
第二个奉行残酷的弱肉强食,失去价值的人会成为食物。
赛莉卡·达莱尔曾亲眼看见一位每回都带回最多食物的强壮男人被幸存者们一拥而上,捂住嘴巴杀掉,原因仅仅是他搜刮物资时被门梁砸断了腿。
老公,你别过来
之后赛莉卡·达莱尔没再主动寻找幸存者群,也可能是没有了。
大概七天前,她所躲避的房屋闯进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人,脸上写满担惊受怕。赛莉卡·达莱尔本想等他离开,结果那个男人像是发现这里很安全住了进来。
赛莉卡·达莱尔不得不离开地下室让他离开,然后在男人的恳求下心软了。
这次心软让她为之懊悔一生。
危险总是会让一对男女快速相爱,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食物开始不够了。
赛莉卡·达莱尔吓破了胆,不敢外出。赛莉卡·达莱尔搜刮的食物又不够两个人吃,偶尔拿回来许多罐头也会被麦克无节制的吃完,就好像他想做个饱死鬼。
情况很快变得糟糕,之后赛莉卡·达莱尔四五天都没找到食物。
麦克饿坏了,他大声咒骂赛莉卡·达莱尔没用,他们的关系闹得有些僵。
晚上休息时,麦克搂住了她脸凑过来亲吻。赛莉卡·达莱尔以为恋人想要缓和关系,然后在这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嘴唇上传来。
赛莉卡·达莱尔推开麦克,他满嘴是血,嘴里还咀嚼着自己的下嘴唇,就像个恶魔。
她最后杀死了麦克,在白天将他的尸体拖去后院埋下。
赛莉卡·达莱尔本能吃掉麦克,但她不想活的那么……肮脏。
吃人的人和怪异有什么区别?
哪怕她已经成为躲藏在阴暗潮湿中的老鼠。
现在,每次喝水或吃东西时,漏风的牙床都在提醒她信任带来的苦果。
【……滋滋……希姆法斯特……滋滋……安全……寂静……保持安静……】
收音机里传出微弱的广播声。
赛莉卡·达莱尔嗤笑着关上收音机。
谁知道那里不是背叛人类的叛徒编织的陷阱,吸引幸存者过去献祭给他们的狗屁神祗。

z23v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線上看-二百三十一.安全屋閲讀-eju7l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第二天上午,吉米从挖掘工人身份中解脱。
寵妻日常
现在扩充的山洞深处就像大厅一样宽阔。虽然填充深海石后空间会缩小许多,但不会像之前那么狭窄,摆下床衣柜书桌后就没其他地方放置东西。
罪妃当道
靈武九天 夜色訪者
山洞岩壁到处是狼爪一样的密集挠痕,仿佛这里曾是一处狼穴。
安娜把碎石清理出去,席卷狂风吹散山洞的灰尘,又将遍布爪痕的岩壁抚平。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剩下的只需要把深海石贴着岩壁摆好,粘合缝隙。
深海石会抵消安娜的力量,她抬不起他们。于是仍要吉米帮忙。
“我只要想一下就很难受……”
“这么严重吗?”蕾米以为深海石对哥哥的压制更严重。
吉米认真点头:“是啊,一想起要把它们都搬到山洞去我就累得喘不上气。”
蕾米朝吉米翻起白眼:“我们得帮陆离弄好安全屋。”
“我知道,只是感叹一下。”吉米说,回头望了眼怪物身躯被磨短的爪子,去下坡搬运有几千磅重的深海石。
还抽空去帮陆离把避难点时的一部分石料砸碎填水,用来堵住深海石间的缝隙。
两小时后,山洞深处的安全屋搭建完毕。
安全屋大小和艾琳的卧室差不多,就连床铺书桌书架都是从那里搬来——
可惜依旧没有门,不过可以等过几天商人到来后委托它们制造。
多余的几块深海石被堆在入口两旁,这样或多或少能降低没有门阻隔的隐患。
安全屋比避难所时期向外延伸了两米,这让里面没那么逼仄和阴暗,起码床脚不会紧挨着衣柜,床头不会紧挨着书桌。
只是壁炉显得袖珍许多,火烧得再旺盛安全屋里也不会感到闷热。
如果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山洞温度可能会掉到常温以下。
蛇寶寶:媽咪要下蛋 君纖纖
一世独宠
他们需要一个新壁炉。
“狩猎时我会去艾琳的庄园拆下来一个。”安娜说。
“可以从商人那里买。”陆离回答。
“反正也要去狩猎。”安娜温柔地说。
理由有些牵强,狩猎不需要去那么远,而且从商人那里购买商品等同免费。
平静注视安娜数秒,陆离默许,拉开抽屉在写给艾琳的信件后面加上一行内容:【还有一个壁炉】
前面的简短内容依次写着书桌、餐具、书架、地下室储存的食物等文字。
一阵交谈从山洞入口传来。蕾米和阿当芙娅带着孩子们来参观改造后的避难点,不过蕾米更喜欢它的新名字:安全屋。
“我有点喘不上气的感觉。”阿当芙娅捂住胸口,站在安全屋门口皱着眉头说。
她只是幽灵,在一百立方米深海石构建的安全屋中感到不舒服。
没看孩子们都因畏惧躲在门外不敢进来。
魔帝宠妻狂:天才驭兽九小姐
反倒蕾米很喜欢这种感觉。
压迫仿佛重量,让蕾米觉得自己就像人一样。
“吉米。”蕾米像是呼唤仆从一样喊她哥哥。“把桌椅搬过来!”
不一会儿,吉米抱着桌椅走进山洞,放到安全屋外。
名门契约
阿当芙娅忍着不舒服参观一圈才退出来。她很喜欢安全屋。深海石的颜色简约而神秘,与陆离相性一致,地面平整,不像先前那么凹凸不平。听说安娜有意在上面铺一层毛毯。更别说这些从男爵庄园搬来的艺术品般的家具。
蕾米从陆离那里要了几块一立方厘米的深海石收藏。如果能将其变现,她也会一跃成为富豪。
来到午后,安娜做了一餐肉汤土豆泥。
陆离吃完午餐,和安娜在崖顶周围游逛一圈,积累榆树们的好感度后回到崖顶,安娜再次离开,前往贝尔法斯特废墟狩猎。
安培趴在安全屋外,它喜欢这里。与深海石关系不大,是因为安全屋外的山洞也扩宽了些。对安培来说这里没之前那么狭窄,而且还很温暖。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蕾米和阿当芙娅在安全屋外的书桌边看书。吉米也在,因为阿当芙娅就像哄孩子的长辈一样将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
吉米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毕竟他死的时候还不到19岁。
蕾米看了会儿书,走进安全屋找陆离。
陆离也在看书,蕾米看了眼书名,不再是那本《悲惨之声》。
“还剩下很多深海石,为什么不把储存起的石头堆在崖顶周围?”蕾米问。
陌殇
有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深海石越多,镇压力量越强。
几百立方米的深海石足以让许多怪异不敢涉足。
“会太明显。”陆离平静说道。
“什么意思?”
“怪异们能感觉到深海石。”
星辰变 我吃西红柿
蕾米忽然明白陆离简短话语要表达的内容。
深海石会压制怪异的力量。但显然并不附带“厌恶”属性,不会让怪异感知到它然后满是厌恶地远离。
它的作用是阻挡、削弱怪异,不是驱赶它们。
如果真的在崖顶也铺一层深海石,这里简直就像深夜里的油灯一样显眼。
而且深海石难以压制恶灵层次的怪异,不然降神之绳不会成为典狱长。
“那可以把避难……安全屋墙壁加厚到两米,甚至三米。”储存的深海石足够支撑起陆离这么做。
“山洞会撑不住。”陆离说。
他不清楚建筑结构学,但显然支撑越少,越容易坍塌。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尽管山洞所在的岩山低矮,只有十几米高,就像土丘一样。
现在已经接近极限了。也许能再放下一米墙壁,但代价是山洞会变得岌岌可危。
想明白这点的蕾米不再提议,沉默片刻后说出找陆离的真实用意。
“其实我很愧疚。”
维持少女形象的虚幻脸孔浮现叹息:“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有你们在想办法保护所有人,让崖顶更安全,还有帮吉米捕获食物……”
陆离摇头:“我也一样。”
甚至陆离不如蕾米等人。
他们实力有限,但并不弱小。身为怪异也通常不会被其他怪异盯上。
陆离……不同。
他是弱小的人类。
人类是怪异的最佳猎物。
即使最强大、博学的人类也要借助工具才能对抗怪异。
偏偏陆离又身具让怪异觊觎渴望的庞大人性。
没有安娜掩盖气息,他甚至不能离开崖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