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第1189章 不甘與期翼讀書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两万人,独自成军,这是最后的条件。粮饷一半由朝廷负责,另外一半,由当地的行台负责。
好看的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189章 不甘與期翼展示
此战之后,我将会成立淮南行台。”
高伯逸斩钉截铁的说道,在这件事上,他不会有丝毫的妥协。
王琳军现在有兵员五万,这些都是能够上战场的人数。事实上以王琳的本事,历史上他攻打陈霸先的时候,轻松就凑齐了十万水军。
现在只有五万兵员,其实不过是因为荆襄养兵的条件有限,王琳被夹在齐国与周国之间,又不好四处劫掠占地盘,所以发展得确实不算很好。
听到这话,王琳跟陆纳都沉默不语。
两万人,说多确实不多,但是要说很少,那就是睁眼说瞎话了。当初侯景入江南的时候才多少人?还不是把南朝搅和得天翻地覆?
这个数字,正好压在王琳的底线上。如果人数再少,他和麾下的主要将领,都会无法接受这种“配额”,哪怕勉强同意,将来也会心生不满。
如果人数再多……高伯逸和北齐朝中枢廷,也很难忍得住。或者说,暂时的忍耐,不过是为了不久后的反攻倒算而已。
这样反而会造成双输的局面。
只是王琳很好奇,高伯逸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底线了解这么清楚呢?
“事关重大,我没办法现在给你答复。不如贤弟在襄阳城里住一两天,我跟我下面那些弟兄们商量一下,再做定夺如何?”
其实王琳觉得自己手下那帮人土鳖得很,绝对不会对此次移镇淮南有什么过多要求。只不过现在答应高伯逸,会显得很草率。
多拖延一两日,让脑子冷静一下也好。
“如此,那我就在襄阳城里叨扰两日,等兄长答复了,告辞,不必远送。”
高伯逸对王琳行了一礼,随即出了王琳家的宅院。
超棒的都市言情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189章 不甘與期翼展示
等他离开以后,王琳这才站起身,在大厅里来回踱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北上洛阳,对周国开战,今后我们就没有退路了。至于说有多少兄弟死于沙场,在下倒是不怎么担心。打仗么,有能力的出全力,没能力的在一旁敲边鼓,擂鼓助威也是好的,主公以为如何?”
高伯逸的条件卡得陆纳十分难受,总觉得自己这边付出的比较多,然而仔细想想,倒也能够接受,不至于说要翻脸。
“如果以现在的局面看,我们肯定是亏了。”
王琳摆摆手说道,示意陆纳不要打断自己。他接着说道:“我只是在赌,我这位老弟,将来能够……你懂的吧?
高氏一族孤儿寡母的,也值得我去折腾么?”
王琳冷笑着说道。
李祖娥和高潜这对组合,不要说王琳这样的枭雄了,就是杨愔等人,也不会把他们当回事。大家所期待的,不过是将来“改朝换代”的时候,自己能够占一个好位置。
谁会稀罕主少国疑的高潜给自己带来什么利益啊。
“我军善于水战,将来若是攻伐陈国,大有用武之地,若是没有这个,淮南不如不去。”
王琳打着的旗号,确实是梁元帝萧绎“最后的忠臣”。所以他无法对陈国媾和,亦是无法跟周国妥协。
但是将来若是天下一统成为大势所趋,那么,他也可以“顺应时势”,反正坚持到现在,也算是对得起萧绎了。萧绎的孙子萧庄,现在都在襄阳城呢。
高伯逸在打如意算盘的时候,其实王琳也是在打如意算盘的。
“主公言之有理,若是那高伯逸是个守信之人,如此倒也不算是绝路。怕就怕……”
陆纳话说了一半,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下去。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守约上,还不如多做一些准备。只不过,当你在“做准备”的时候,反而会破坏互信。
所以如何把握这个“度”,其实是很需要水平,不是一般人玩得转的。
果然,王琳摇了摇头道:“先不必做什么,听其言,观其行。高伯逸若是想借着周国之手削弱我们,一定会露出狐狸尾巴来的。
到时候,我们保存实力即可。”
王琳也不是傻子,大军北上是不假,不过襄阳依然在他手中,哪怕移镇淮南了,如果没有他下令,齐军也无法轻松得到襄阳城。
这种情况,类似于买东西先给了定金,等拿到货以后,再付尾款。比起歼灭王琳这支盘踞荆襄的队伍,还是占据襄阳城更为重要一些。
只要高伯逸脑子不犯浑,一定不会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毕竟,他现在在齐国的根基并不稳固啊!
多条路不好么?
……
“这……就是潼关么?”
原北齐长山王高演,看着仅容三匹马并排通过的狭窄通道,还有两旁的悬崖峭壁,一阵阵的唏嘘感慨。
难怪齐国就是无法突破周国的防线啊,潼关在谁手里,谁就扼住了关中的咽喉。上次被宇文邕等人在晋阳以北的草原上抓住,他们是走的关中最北面的萧关。
而萧关主要是防着草原人的。
潼关,才是真正的关中咽喉。潼关不是一座关卡,而是一个有五处关隘,和许多线形防御的狭长地带。
比如现在高演等人随着周军走的,就是潼关中有名的“羊肠道”,不管你来多少人,到了这里,都给我老老实实的排成三排行军!
精品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89章 不甘與期翼鑒賞
这还是单行线!
如果士兵打不死的话,只要十几个人就能封锁这条道路,你说可怕不可怕。高演并没有什么军事才能,对行军的知识,了解也不多。不过就是光走一圈,也能感觉到潼关的可怕。
“殿下,与其感慨潼关,倒不如想想洛阳的事情吧。”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笔趣-第1189章 不甘與期翼展示
高演身边的唐邕,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我不过是提线木偶而已,更何况宇文邕和我们一路,你以为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高演有气无力的说道,他脚底已经磨起水泡来,这段路无法骑马,当真是体会了一把大头兵的苦痛。
每天入夜,走了一天路的周军士卒,就会扎营,休憩,顺便用铁针挑破脚上的水泡。就连高演自己,也快忘记他王爷的身份了。
“殿下,不要气馁。重耳在外多年,亦能回国继位,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殿下不是没有机会的,现在暂时的忍耐,就是为了等待机会。”
唐邕苦苦劝说道。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夹在北齐与北周之间,要回邺城异常困难呢,早已物是人非了啊!只不过不这样说的话,高演又会回复到出家状态了。
人活着总是要有点奔头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84章 嫌貨纔是買貨人(中)展示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高伯逸这一路先是在虎牢关安排军务,后面都是跟竹竿这样的无趣汉子在一起,早已是三月不知肉味。独孤伽罗这一年多没有碰过男人,一点就烧着了。
这一夜两人可谓是久旱逢甘霖,各自都十分的满足。
可惜,生活并不是只有男女之事。或者可以这么说,儿女私情在“成功人士”的生活中,所占比例是极小的。
这些肉食者们,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去维持他们现在的地位,甚至更进一步。无论是高伯逸,还是王琳,都是如此。
“主公,你不会把我丢在襄阳城,保护独孤伽罗吧?”
竹竿一副便秘的模样,不得已在门外听了一晚上,他简直要崩溃了。
“不会,以后想杀我的人会很多,少不得你。”
高伯逸本来想拍拍竹竿的肩膀,手刚刚伸出来却看到竹竿比自己高了半个头。
好像略带尴尬。
他悻悻的收回手,轻咳一声问道:“你有多久没回家了,要不要什么时候回蜀地看看?”
“主公是想让公孙氏配合,在蜀地搞一搞么?”
竹竿面无表情问道。
他只是看淡了世情,却并不是一个傻子。
“那个倒是没有想过。我只是想公孙氏为齐国提供一些情报,将来攻周,我必取汉中!”
高伯逸紧皱眉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攻打关中不打蜀地,那是作茧自缚,等于是为周国多留了一颗心脏和肝脏。而攻打蜀地不打汉中,那是进屋子不走正门,偏要翻窗户!
先取汉中,然后以汉中为支点,夺取周国力量薄弱,反抗势力众多的蜀地。最后,将周国逼到只剩下关中一域,再几路夹攻。
只要有一路能入关中,长安就是掌中之物了!
这个构想,高伯逸在脑中已经构思过无数次,他也请教过卢叔武。对方给的药方是:以晋阳为支点,在北线筑城,一步步挤压周国的生存空间,并将周军主力吸引到北线。
然后,齐军主力再顺着汉江而上,一路杀过去,与北周在汉中决战。
当然,为了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潼关的外围,也就是弘农城,以及北线的玉璧城外围,齐军都要发动佯攻!
将周军的野战军牵制在北线和中线。
而南线的汉中,才是高伯逸的真正目标。
这个构想他除了卢叔武以外,谁都没有说过。哪怕现在让竹竿去找家里帮忙,也没有说破。公孙氏在蜀地的势力非常强大,而且都在台面下不起眼。
这张牌如果打好了,有奇效。
“呃,我不想去。”
竹竿直接拒绝道。
啥?
听到这话高伯逸简直怀疑人生。
“主公的话你都不听?”
高伯逸无奈问道,说实话,他确实奈何不了竹竿这样的人。
正因为无所求,所以他可以说对任何人说不。人一旦有了需求,也就有了弱点。对于竹竿这样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人,你随便怎么威逼利诱都是没用的。
“对啊,在下只是为了保护主公安全而存在的。这件事跟主公的安危又没什么关系,再说我已经跟家里断了关系,不想再回去了。”
其实竹竿不想回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家的人都是些狂热“复国”分子,如果得知竹竿成为了高伯逸的贴身侍卫,绝对会要求齐国支持他们在蜀地“复国”。
这事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而且触动了高伯逸的“逆鳞”,做不得。他宁可多睡睡觉都好。
“你家里不是想复国嘛,我可以答应啊。只要他们能源源不断提供周国的可靠情报就行。”
高伯逸笑眯眯的说道。
“这事你替我跑一趟吧,正好上了战场也用不到你。”
你可以拒绝,但这并没有什么X用,因为我还可以用别的方法跟公孙家的人接上头,无非稍微麻烦点而已。
竹竿从高伯逸的表情中读到了这样的信息。
他无奈拱手道:“那在下就跑一趟吧,什么时候动身?”
“现在就去,在王琳这里,你一个人挡得住千军万马么?”
高伯逸反问道。
哪怕竹竿再自负,也不敢说万一王琳翻脸,他能在襄阳城里护高伯逸周全。别说是他一人了,哪怕田子礼等一干亲兵都在,想从城里杀出去也跟天方夜谭差不多。
说实话,现在自己在这里确实顶不上什么用。
“喏,那在下这就走了?”
“走汉中这条路,沿路上都看看知道么?”
高伯逸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竹竿啥也没说,拱手就告辞离开了。
……
王琳虽然居住在襄阳,但是并没有住原来萧詧留下的所谓“王宫”,而是重新开府,另起了一座规模并不大的宅院。
为什么喜欢排场的王琳不去住大房子呢?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把荆襄之地,当成自己的最后一站。当年,萧詧在江陵惨死,此人也可以算是王琳的“姐夫”,这件事,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而且不好的印象!
下意识的,王琳就觉得荆襄之地,并非能够久留的安居之所。不仅是他,包括他麾下的那帮兄弟,也多半不喜欢这里。
他们的心思都在淮南,怀念家乡父老。
要不然,高伯逸现在估计连襄阳城都进不来。
此时此刻,王琳刚刚酒醉醒来,心中犹如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加上宿醉的头痛感,让他非常不爽!
高伯逸昨天话说了一半,就故意在装醉,其实王琳看得一清二楚,只是没有点破,或者叫默契。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那样的场合,根本就谈不成什么具体的成果出来。大家只是在酒桌上互相试探一番,看有没有可能达成协议。
关于这一点,不仅仅是高伯逸,就是王琳自己,也是有所预料的。
可以迁徙淮南,但是,必须要付出代价,而且还是有点肉痛的代价。
王琳昨晚得到了这样的暗示,高伯逸想要做什么事情,呼之欲出,就差直接开口了。
“主公,高伯逸来了。”
刀疤脸的陆纳,在王琳耳边轻声说道,态度甚为恭敬。
“果然如此。”
王琳微微点头,对陆纳使了个眼色,对方直接就躲到大厅侧面的屏风后面去了。
“无论如何,总要有个了结才是了。”
王琳轻叹一声,起身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看書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邺南城,鱼府。利用大雨间歇的空档,鱼俱罗将马槊的枪头取了下来,拿到磨刀石上磨。
神策军将士们雄赳赳气昂昂的出邺城,然而,那只是普通军士是这样。高伯逸麾下几个大将,张彪和鱼俱罗都在邺城没走,至于为什么没走,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而鱼赞的卧房里,这位高伯逸麾下专门负责脏活累活的头目,正在服侍夫人崔泌喝药。
“阿郎,妾身已经为你安排了一条退路。绝对安全,可以到齐州。等到了齐州,再跟李夫人(李沐檀)家中联系。无论是助主公东山再起,还是你逃到夷州(台湾岛),都可以实现。”
崔泌按住鱼赞的手说道。
如果不是崔泌对自己太好了,鱼赞真是想喷她一脸。
“到那个地步,我活着还有甚滋味?”
鱼赞叹息了一声道。
如果是以前还在长安的时候,他能混到现在这样,绝对是满足得不能再满足了!甚至可以用“光宗耀祖”四个字来形容。
但是,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
当你达到了一个目标之后,定然会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比如现在的鱼赞就是如此。
他不希望一直在阴沟里厮混,不想当高伯逸的“夜壶”。他想今后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朝堂之上。
所以崔泌为他准备的所谓后路,其实,不过是留着他的狗命而已。从此生活也就剩下吃喝与睡觉,连快乐都不会有。
那样的生活,鱼赞不想要,他宁愿去死。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赞哥,高浚派出去的人,还没出城,就被我们抓到了。”
那声音来自于鱼赞的一个忠实狗腿子,以前在长安的时候,就一直跟着鱼赞为非作歹。
“我去去就来。”
鱼赞的城府,骗骗别人还行,骗崔泌是骗不过去的。崔泌知道,鱼赞这下又是“兴奋”了。
“阿郎去吧。”
等鱼赞走后,崔泌按着自己的心口,她觉得现在的气氛,已经压抑得要不能呼吸了。
在时代的大漩涡里,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宇文护,曾经也是无限接近那个位置,最后如何了?
有时候,真不是实力占优,就稳稳能赢的。
比如说,玄武门之变。
另外一头,鱼赞见到昏迷的那名高浚府中派出的信使之后,就带着人直接到了楚王府。此刻,张晏之坐镇楚王府书房,一道又一道的信息送来,张晏之每一条都有指派,一切井然有序。
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推薦
看到这一幕,鱼赞也不得不承认,论眼光,他觉得张晏之可能比自己差点,但若是论才华,他跟对方比,那真是差远了。
“张长史,按照主公之前的分工,我将人带来了,交给你审问。”
鱼赞的意思就是:高伯逸让老子伺候你,老子才伺候你的。
“那就谢谢鱼司曹了。”
张晏之笑了笑,指着躺地上昏迷的那个人说道:“当年我在高岳身边担任贴身护卫的,自信身手还算可以,人扔这里就行了。”
他暗讽鱼赞三脚猫功夫,不动声色。既没有落鱼赞的面子,又让对方听懂了言外之意,说话的水平比鱼赞高出不止一筹。
“那在下告退了。”
超棒的都市小说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28章 雨中的悲歌(2)看書
鱼赞恨不得破口大骂,却也自知理亏,他确实是三脚猫功夫,上不得台面,这一点比鱼俱罗差远了,高伯逸麾下亲信里面公认的。
完全没办法摘掉帽子,也不值得。
等鱼赞走后,张晏之将人弄醒,也不催促对方,而是淡定的看高浚写的那封信。
这名门客,也是硬气,既不走,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张晏之。
“高浚必死无疑,你不必跟着陪葬。高浚给了你的,我家主公十倍给你,金钱,田宅,美人,官位,随便你挑,只要你有本事能拿得到。
我的意思你懂么?”
张晏之平静的看着面前之人,对方只是不说话,但看起来已经颇为动摇了。
这年头,所谓的礼贤下士,那都是有所求的。
比如说世家养职业杀手,平日里香车美女好酒好肉伺候着,那不是白给你的。
需要你去杀人的时候,你要义无反顾的去做!不然,你以为人家都是开善堂的么?
“今日之后,你会重新换个名字生活,其实现在不是已经很明白了么,我没有捆住你手脚,亦是没有堵住你的嘴,要死的话,你随时可以去死啊?”
张晏之给了对方灵魂一击!
那么硬的汉子,被捕后为何不自尽?
是怕死还是怕疼?
“我说……”
这位门口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他知道的计划,全部和盘托出。其实也没有什么新鲜事,跟高伯逸事前预料的大同小异。
不过得到确切答案,还是令人兴奋的。因为猜测无论多么靠近事实,那也只是猜测,存在多种变数。
而现在,得到了高浚计划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关键的一部分,张晏之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就按目前的计划,可以稳稳吃住高浚等一伙人!
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未知。战争当中,未知的东西越少,已知的东西越多,那么胜算就越大。
张晏之将信装到竹筒里,重新烤了一道火漆,递给高浚的门客。
“去送信,高浚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的承诺依然有效。”
张晏之和蔼的说道。
那位门客拿着竹筒,头也不回的走了,看上去态度甚为坚决。
但是张晏之知道对方一定会再回来的!
当你将灵魂出卖给魔鬼以后,从前还有的底线,就已经变得没了底线!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等那人走后,张晏之叫来张家的一位远房子侄,将早就写好的书信用竹筒封好交给他说道:“就按照我昨夜交代你的,去送信。如果有波折,那么……你就带着红娘逃到周国去吧。没有了高都督,齐国必败无疑,不如早些在周国呆着。”
“族叔……您这是?”
这名子侄名叫张宝,因为机灵而被张家送来给张晏之打下手的。
“我没事,谁敢保证万事都十拿九稳呢?凡事都还有个万一呢。”
张晏之感慨的说道,自家那个女儿他知道什么德行,要是没了自己,没了高伯逸,真不知道她要怎么活。
做男人,特别是做父亲,真不容易啊。

f3tgq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077章 蓄勢待發(2)熱推-x2iou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此时长安的院落,比起邺城或者其他关中以外的城池,要粗鄙简陋得多。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说来话长,要从前秦氐族入主长安开始说起。
氐族乃是所谓的“五胡”之一,但他们汉化比较彻底,平日里与汉人杂居,彼此间的差别与其他“四胡”比起来,要小很多。
足球小将杀人事件 球星侦探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于长安的建筑风格,带来了极为迥异的影响。
陰陽 冕
氐族记录于世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是以盖木板房为住所的,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有详细记载。
氐族人相对于其他四胡,是比较手巧的,不过他们习惯盖板房,你不能说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只是跟汉人玩的那一套建筑,不是一种套路。
司马家的西晋丢了北方之后,苻坚一家入主关中。于是乎,氐族人也把“板房改造”的习惯带到了长安。
妾本惊鸿:暴君的孽宠
前秦后秦加起来时间不短,待北魏占据长安后,这里又不是都城,自然也没什么人搭理,更别提有整体改建这种事情了。
于是乎,长安城的风格就变得越来越怪异,直到最后面目全非。
此时此刻,唐邕正跪坐在一间简陋院落的厢房毛毡上,等着所谓“贵客”的前来,当然,这里的贵客,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孤身前来,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可以说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
甚至可以说是屈辱。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现在的他,早已不见当初的丰神俊逸,只有面上的沧桑与风尘仆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锦袍的年轻人,不声不响的走了进来。唐邕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在北周,能穿着镶嵌金边的黑袍,袍子上还绣有龙纹,除了宇文邕以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唐邕?你可知朕为何要来见你?”
宇文邕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并不想跟唐邕玩什么欲擒故纵之类的。
“知道,因为,你想对付高伯逸。”
唐邕面无表情的说道,宇文邕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都是直呼其名,十分无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看不起唐邕,倒不如说是一种冰凉的漠视。
宇文邕根本就不在乎唐邕这个人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帮助,甚至是高演,他也没看得太过重要。
能利用呢,固然是好的。但是利用不上的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那样呗。在宇文邕眼中,这些人都是失败者。
而失败者本身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高兴的话,就礼遇他们一下,不高兴,直接当做看不见就好了。
只有高伯逸,还有他控制之下的齐国,才是真正的对手!
这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僵硬了,站在门外的杨坚,连忙走了进来打圆场道:“陛下,唐先生说有破齐良策,不如先听听他说什么。”
杨坚的话极大的缓解了宇文邕与唐邕之间见面的尴尬。
爱是一部惊悚片 妩媚儿
一个没把另一个当回事,感觉在浪费时间。
一个在苦苦死撑,不想被人看扁了。
“嗯,也好。那你说说看,要如何破齐?连段韶都是手下败将了,你难道比他还有本事?”
宇文邕对高伯逸居然能把段韶干掉,感觉非常惊奇。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作为一个帝王,甚至是已经上手,能熟练处理各种政务的帝王。
三國 學長
他们看待问题的方式,往往都是“唯结果论”。只要能把事情办成,那你就是有用的大臣。相反,如果事情办砸了,无论过程是多么努力,也没有用。
在宇文邕看来,高伯逸就是厉害的,这点毋庸置疑,因为这个人是胜利者。
你一个失败者在这里叫嚣个毛呢?
幸好唐邕还没有大放厥词,不然宇文邕绝对拿鞋底扇他脸。
猫儿传
黑道亢龙的倾世绝恋 爱尚萍
“在下认为,若是齐国不乱,周国是没有机会的,至少现在没有。”
唐邕冷静的对着宇文邕拱了拱手。
听到这话,宇文邕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不得不说,就凭唐邕这厮一句话,就能看出深浅来了。
这个人,脑子是清醒的。
“那么,齐国在什么情况下,会乱呢?”
宇文邕不动声色问道。
这个时候,唐邕看起来,才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
“高氏夺权的时候,就是齐国乱起来的时候。
当然,若是仅仅高氏夺权,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周国若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们一把,那么……大事可定也。”
唐邕坚定的说道。
他口中的大事是什么,不说宇文邕也明白。
“你是说……齐国有人要对付高伯逸?”
宇文邕眯着眼睛问道。
唐邕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我逃到洛阳的时候,高孝珩就在考虑起兵的事情,只是他觉得……没有周国的帮助,希望很渺茫。”
有那么点意思了!
宇文邕感觉得出来,唐邕并不想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想想也是,如果全说了,那就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不是么?
但是完全不说的话,又显得诚意不足,所以先说点点不那么重要的,然后再来讨价还价。唐邕要想在长安立足,必须要展现自己的价值,否则……还不如回洛阳呢。
“杨坚,你是怎么给朕办事的!唐先生远道而来,怎么不安排个好点的院子,连个下仆都没有。
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是在软禁唐先生呢!”
宇文邕生气的站起来,侧过头对杨坚骂道。
问道太初
“抱歉,这是微臣的错。”
杨坚淡然对着宇文邕拱手道,态度平静,并不惶恐。他似乎完全猜透了宇文邕的心思一样。如果此时他表现得太过于卑微窝囊,那么宇文邕会很不高兴。
相反,如果杨坚推诿辩解,也会让宇文邕反感。
现在这样的尺度,拿捏得恰到好处。
杨坚的态度便是:我嘴上承认错了,实际上,却并没有做错什么。
陛下你也没做错什么,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顾全唐邕的脸面,给大家一个台阶下罢了。
台阶太陡了,我可不能滚下去!
“哼,知错就好,立刻去给唐先生安排幽静舒适的住处,仆人和侍女都要配齐,不可怠慢了,知道么?下次朕来的时候,不希望再到这种地方来了!”
说完,他转过身对唐邕问道:“朕的安排,唐先生可还满意?”

m8wo6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討論-第1072章 神來之筆(下)讀書-qmq23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华丽的大厅里,王琳和他麾下的亲信都督们,齐聚一堂,分两边跪坐好。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摆放着着各种春季的时令菜。
当初,萧詧占据襄阳的时候,在这里营造了一座行宫。当然,后面他将襄阳让给西魏,然后入主江陵,这座行宫也就被废弃不用。西魏的粗鄙武人,也看不上他的老巢。如今,这座行宫成了王琳处理政务的地方,颇有些“小朝廷”的意思。
此刻虽然冷盘和热菜都上齐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王琳没有开口说话,他的“小弟”们也会一直等。
“今日叫大家来,是因为有一件要事,我心中一直拿不定主意,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琳端坐于主位上,手里拿出一叠纸,那是高伯逸让竹竿送来的信。
重生人鱼倾天下 花雪开
大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主公,有什么事情,您就直接说吧。”司马陆纳对着王琳抱拳说道。
这一位可以说算得上王琳的死忠了,当初王僧辩要斩王琳,这家伙立刻就兵变了。若不是王琳手下这帮兄弟给你又抱团,他脑袋都不知道搬家过几回了。
事实上,现在王琳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一方大佬,在荆襄之地称王称霸。然而,仔细想想,他被北齐北周东西“夹击”,没有任何发展空间。
只要哪一边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松的收拾他。
王琳虽然名义上投靠了北齐,实际上基本处于“不听调”亦是“不听宣”的半独立状态。而高伯逸当初之所以跟王琳交好,不要求对方做这做那,原因很简单。
他只需要王琳暂时把荆襄这块地盘“卡着”而已,至于对方要不要投靠齐国,要不要回邺城,对于高伯逸来说完全无所谓!
那是高洋的齐国,又不是他的齐国!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可以放纵王琳为所欲为,现在却不行了,因为高伯逸现在是处于“当家”的状态。他给王琳写信,也是为了给对方指一条“明路”。
或者叫将其纳入自身的体系中。
“邺城的高大都督来信了,给我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不错。”
王琳的声音不怒自威,但从话语间听得出来,他还相当犹豫。
重生之豪門貴婦
看到手下都不说话,他才慢悠悠说道:“高大都督在信中说,襄阳处于齐国与周国对峙的前线,一旦周国休养生息恢复了实力,那么对襄阳动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王琳说了一半,停下来观察手下的表情。不得不说,他这话说得非常在理,潘忠、陆纳等亲信,全都是默默点头,或交头接耳。
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樊城现在都是在北周手里呢,隔着一条汉江而已。
“那么,高大都督的建议是什么呢?”
陆纳不动声色的问道。
江山志远
“高大都督建议,我们放弃荆襄,让齐军接替。然后整体的转移到齐国的淮南之地,我担任两淮行台大都督,你们还是我的手下,一起镇守扬州。”
王琳的话,如同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投下一块巨大的石头!他麾下那些亲信不是没想过回两淮故乡。
只不过,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看起来,却更像是陷阱,而非福报!
“我等失去襄阳,犹如龙游浅滩,任人宰割。高大都督若是等我们入境齐国以后又翻脸,那要如何自处?”
宠妻自成——婚天爱地 疏微
心思缜密的陆纳提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到时候高伯逸要是翻脸,那要怎么办?现在他们占据荆襄,不管是北齐也好,北周也罢,收拾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周国打来抱齐国大腿,齐国打来抱周国大腿,岂不美哉?大军在齐国行军,你敢保证一定安全?
万一遇到武装到牙齿的“盗匪”,被伏击一下,到时候跟谁说理去?
陆纳的话音刚落,大厅内刚刚有些热络的气氛,就有些微凉了。
其实,他们在座的人,除了荆襄本地的以外,其余的人,都是两淮跑水路出身的。亲朋好友和家人,都在那里。
可以说这帮人的根子就在两淮。如果他们跟北齐对抗的话,真的做不到直起腰杆子,因为,屠刀随时都会落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头上。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纠结的另外一个原因。
“可是,高都督跟我们翻脸,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平日里一直都比较莽撞的潘忠,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问题。
对啊,大家本身就是无仇无怨的,高伯逸要收拾的人多了去了,何必要盯着王琳不放呢?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高伯逸的敌人排行榜里面,王琳都会排在很后面。
可以说双方合作的空间是远远大于分歧的。
異界之全科技召喚 孤煙蒼狼
这么一想,貌似此番去淮南,也没什么不好的。能回到家乡作威作福……呃,叫衣锦还乡吧,还是挺爽的一件事,不是么?
王琳麾下没什么谋士,都是些热血汉子,平日里不会思考那么多。他们本能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如果高伯逸能讲信用的话。
“高大都督还说,今年周国很可能会对齐国用兵,荆襄之地,估计也难逃战火。不过若是能去淮南的话,应该没有这样的问题。”
王琳看似在总结,实际上则是在不动声色的劝说。到底要怎么样,他心中早已有腹稿了,只是不能那么直接的说出来。
荆襄之地在前线,对手是周军。淮南虽然也是前线,但对手却是长江对岸的南陈!
南陈可比北周弱鸡多了。更何况,现在北齐与南陈的贸易枢纽,就在扬州!待在这个花花世界,绝对比看似安全的襄阳要好多了。
马可探案集 文田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王琳自知手下并非什么善男信女,之前是没有办法,只能困守荆襄。现在有了别的出路,无论有没有危险,人们都时常会忽略事物的风险,而只盯着诱人的前景。
“诸位,你们都回去好好想一想,明日正午,还是在这里,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开吃吧!”
王琳大手一挥,宣布开席。
只不过,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思全在回淮南上面,哪怕面前是龙肝凤胆,吃起来恐怕也是毫无滋味。
平日里的大碗喝酒,觥筹交错不见了,只剩下埋头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