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79o人氣玄幻小說 繼承三千年 線上看-919 一見如故分享-1ln10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听常谦顺这样一说,原本已经准备放弃这次投资的武天明,又重新有了谈论这件事的性质,说道:“阿里竟然也对你的这个项目感兴趣,看来你们这段时间的宣传还是很有成效的。
阿里投资部的那位陈总,我虽然没有见到过,但也听人说起过他,挺精明挺有眼光的一个人,他要是看好你们这个项目,那你们距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阿里要求40%的股份确实多了一点,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如果有了阿里的支持,你们这个项目未来的发展肯定不一样。”
如果阿里真的准备投资常谦顺的这个项目,那么武惊天也打算跟投。他不缺投资的资金,但他缺的是成功率较高的好项目。他自己对网络教育这一块不太了解,但他相信阿里投资部的眼光一定差不了,这是一次不错的投资机会,他不打算错过。
但他肯定也不会现在就表露出想要投资的意愿。阿里投资部的那位陈总到底有没有投资这个项目的打算,他必须回去找人打听一下,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才会最后做决定。
“阿里愿意投资我们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次极大的机遇,但我又不想一次放出这么多股份,所以才会纠结。
武总在商界呼风唤雨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见多了,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都要长,您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常谦顺很郑重的道谢。
武天明连连摆手,“小常你可别这么说,互联网这一块我完全就是一个外行,真是一点都不懂。要不然的话,早在你第1次找我拉投资的时候,我就把钱投进去了,绝对不会把这个好机会拱手让给阿里。我就是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你要是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所以才劝你慎重一点。至于最后要怎么做,那还得你自己拿主意。”
看到武天明的态度有所转变,常谦顺总算踏实了下来。
他也不想耍这样的小手段,但这都是现实逼迫的,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再拉不到投资,那他的公司恐怕就要破产了。
他和武天明接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对他这个人已经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这个煤老板很有钱ꓹ 已经确凿无疑ꓹ 但他同样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想要拉到他的投资,如果不耍一点手段ꓹ 希望还真是不大。
他耍的这个手段不是很光明ꓹ 但绝对很有效。
阿里当然没有投资他这个项目的打算,否则的话,他早就一口答应下来了ꓹ 哪还用得着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人。
这虽然是一句谎言,但他却并不担心会被人戳穿。
阿里的陈总是他大学期间的同班同学ꓹ 两个人的关系还算不错,正因为有这样的交情在ꓹ 所以他才能拜托对方为他圆谎。
他也不需要陈总为他美言,只要有人查到他那里,他不直接否认,说一句正在接触ꓹ 那就足够了。
本来就没有签合约ꓹ 又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ꓹ 因为各种原因发生变故是很正常的事情。
等他顺利拉到投资之后ꓹ 有的是理由应对那些投资者。
武天明心里有了合作的意思,也就不再排斥常谦顺,一时之间ꓹ 两个人谈的倒是颇为热烈。
众人重新坐下之后,肖遥正好坐在楚运文的身边。
楚运文看到肖遥的第一眼ꓹ 就觉得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但一时之间有想不起来。
现在两个人离得这么近ꓹ 他仔细看了几眼,终于在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他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ꓹ 不太确信的问道:“恕我眼拙,元昌介绍的太简单了ꓹ 当时我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您,但一时之间没有对上号,现在我才认出来,您应该就是汉大美院的肖教授吧?”
肖遥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知道自己美院教授的身份,也是颇为意外,“楚先生,咱俩应该没见过面吧?您是怎么认出我的?”
得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楚运文很高兴,“咱们俩确实没见过,但我这个人对艺术很感兴趣,书画上的造诣虽然不高,但也算得上是业余爱好者。
毫不夸张的说,您现在应该是咱们国内在全球艺术界成就最高的大画家了,您的几幅大作,我特地去各地看过真迹。
因为对您的作品特别喜欢,所以对您这个人自然就比较关注,我看过您的照片,再加上您的颜值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以前虽然没见过,但也不难认出您的身份。”
“虽然我没见过您的作品,但我相信您在书画上的造诣肯定不低,改天有时间咱们两个可以探讨一下。”肖遥轻易不会给人这样的许诺,但他对楚运文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很乐意和他进一步的接触。
肖遥这个大艺术家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楚运文很激动,紧紧握住他的手说道:“那咱们可说定了,改天我去您家里拜访,别的奢求没有,只要让我看看您的那些新作,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能让朋友欣赏到我的作品,这也是我的荣幸。我明天上午就有时间,你要是不忙的话,可以来我家里做客。”肖遥很高兴的发出邀请。
“我本来就是一个闲人,就算明天有事,肯定也要把所有事情都推后。那咱们就说定了,我明天上午9:30准时去您家中拜访,您看可以吗?”楚运文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件事情定钉死。
“没问题,我烹茶以待。”
楚运文本来就觉得肖遥的气质和他很契合,现在知道了肖遥大艺术家的身份,心里就更加觉得亲近了。
两个人明明第一次见面,却像是已经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随意聊起一个话题都特别投契。
两个人先是聊了一些艺术上的话题,后来又都觉得这个话题好像和今天的场合有点格格不入,似乎不那么接地气。
楚运文首先转移话题道:“肖教授,你究竟来的时间不长,对咱们这些邻居可能还都不熟悉吧?”
“有几个人倒是在小区里见过,但也只是点头之交,甚至都没说过话。大部分人,我更是第一次见,要不是孟先生组织这次业主聚会,想要和这些邻居们认识,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
“我已经搬进来有5年时间了,对这些邻居倒是有些了解。咱们今天的东道主是做私募的,以前一直在米国发展,现在咱们国内的经济形势越来越好,孟先生决定把事业转回国内。据我所知,孟先生的水平还算不错,他的私募公司主要做长线投资,每年5%以上的收益还是能保障的,如果肖教授有闲钱,倒是也可以考虑一下。”
如果是其他邻居,楚运文肯定不会给出这样的建议,但他和肖遥一见如故,也就不必顾忌交浅言深。虽然两人的年龄差了至少有15岁,但肖遥他的感觉就像是同龄人一样,一点隔阂都没有。
“我自己名下也有投资公司,应该不会考虑把钱投给他。你对孟元昌了解的这么清楚,难道你也是做金融的?”因为准备和楚运文继续交往,肖遥想要对他了解的更多一些。
超級 玩家
“我名下有一家投资公司,主要投资互联网和高科技项目,元昌刚回国就去我的公司参观过一次,所以我对他还算了解。”楚运文简单解释道。
楚运文虽然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他名下的那家投资公司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但肖遥却不会这么认为。
今天到场的这些客人,除了肖遥之外,楚运文的财气是最浓烈的一个,比起那位煤老板武天明还要更胜一筹。
通过楚运文的财气来分析,他的身家大约在150亿左右,而那位武天明的身家应该在120亿左右。
难怪孟元昌这么积极主动的组织这次业主聚会,不得不说,他们这些业主确实都挺豪的,大部分都是富豪级的人物。
这么多富豪聚在一起,而且还是邻居,天然的多了一层亲近的意思,一旦确定双方有合作的可能,自然很容易达成协议。
肖遥说道:“你也太低调了,明明是一个百亿富豪,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位学者或者艺术家,那位常总要是知道你名下有一家投资公司,肯定第一个找你拉投资。”
“那也没有你低调,不说你全球顶级艺术家的身份,你名下的那几家公司要是被咱们这些邻居知道了,今天你就别想清闲了。”楚运文对肖遥的了解显然不仅仅是他艺术家的身份。
肖遥一点都不意外。既然楚运文是做投资的,而且还做的那么大,那对于企业界的信息自然要注意收集。
“就知道瞒不过你,等会儿你可别给我暴露出去,我可不想回家之后还会被人骚扰。你也别再喊我肖教授了,你还是喊我名字吧。”
楚运文露出得逞的笑容,“想要把我的嘴堵住,你总得付出一点代价吧?我的要求不高,以后你的那些新作品在面世之前,必须得让我先睹为快。”
“我都准备杀人灭口了,你却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来,我这个人一向不接受威胁,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这次就答应你了。”
“那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新创作出来的作品一共有多少?”楚运文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他恨不得现在就去肖遥的家里拜访。
“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还是等明天你去了我家里自己看吧。”肖遥故意吊他的胃口。
楚运文无奈说道:“我肯定是误交损友了,现在后悔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这个话题说到这里也就打住了,楚运文想起肖遥刚才提到了常谦顺,关心的问道:“我看楚运文刚才坐在你的身边和你聊了好一会儿,你应该没答应投资他的项目吧?”
“人和人是要讲究缘法的,就像咱俩一见如故一样,我不太喜欢他这个人,自然也就不会投资他的项目。”
“没答应他就好。这个常总的个人能力怎么样不好说,但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特别有韧性,但凡你给他一点希望,他恐怕都会缠上你。大家毕竟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得太僵了也不好。”
“你对他这么了解,这位常总是不是也找你拉过投资呀?”
“那倒没有。你都说我低调了,大家自然不会认为我是有钱的富豪,他们都以为我是穷酸文人,肯定不会找我拉投资。我和你一样,最怕的就是邻居找到我家里来谈工作上的事情。”
难怪他们两个能成为朋友,就连想法都一样。
虽然在场的都算是富豪阶层,但在这个阶层中同样有高有低。那些真正的大富豪没有那么多需求,反而会很低调。
楚运文和肖遥都不希望回到家里还会被人因为工作上的事情骚扰,所以刻意保持低调。
武天明每年在魔都待不了多长时间,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很少,不需要考虑这方面的事情。而且他希望为儿子拓展一下人脉,万一在魔都求学的儿子遇到点什么事情,也能找人求助。
需求不一样,想法自然就不一样。
“那位常总确实挺有韧性的,但愿他能从武总那里拉来投资,那我就不用担心他还会来纠缠我了。”就像楚运文说的,大家毕竟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只要不是太过分,总不好搞得太僵。
刚才肖遥表现的已经很冷淡了,但那位常总仍然热情不减,肖遥肯定不会给他机会,但那位常总要是硬缠上来,人家一副灿烂的笑脸,他总不好伸手打人,最多也就是态度冷淡点。
“常总很精明,又很有韧劲,但武总更是老江湖,这种人向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那么好忽悠,常总要想从他那里拉到投资,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楚运文不太看好常谦顺能从武天明那里拉到投资。。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又有客人陆续到来。
孟元昌接了两个电话,有两个客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这样的话,所有客人就算是都到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