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8h4o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幕刀-第二百四十二章:預感!讀書-j8oar

悍刀傭兵之俏紅顏
小說推薦悍刀傭兵之俏紅顏悍刀佣兵之俏红颜
兰昆的别墅中,兰昆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脸上浮现出焦躁不安的神情。
“阿良,天罡地煞为什么会放弃任务?”兰昆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下属。
“老板,我也不知,本以为第二天就会传来消息,结果等这么久,收到的消息居然是放弃任务!”
阿良轻叹一声,自从得到这个消息,他心里就更加牵挂着洛璃,这个洛天不是简单的人物,洛璃在他身边一定非常艰难。
兰昆揉了半天眼睛,忽然说道:“继续联系琅沙,重金悬赏,谁能拿下洛天的人头,我拿出两个亿给他作为报酬!”
“老板!”阿良犹豫的喊道。
“说!”

荒唐 妹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洛天或许就是我们惹不起的人,天罡地煞不是浪得虚名的,连他们都放弃了,我们是不是……”
阿良试图劝服兰昆。
嬌 妻 請 入 懷
兰昆却摇了摇头:“太晚了,当初的树林截杀,再到半路的埋伏,现在又雇佣琅沙的人,这个结,解不开了!”
“上次杀了我们十几个弟兄,完全就是一个警告而已!”
阿良不解:“他到现在为止,好像都没有要对我们动手的意思,否则那一晚,他完全可以杀进来的!”
兰昆站起身,目光开始变得凌厉,面对着落地窗,心里忍不住的想着“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他到底想干嘛?难道他想要的,不是我的命?”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办法回头,洛天和自己,只能存在一个!
“通知小璃,最近一定要注意洛天的动向,如果有什么新举动,一定要提前汇报!”
兰昆现在唯一的镇定剂,也就是洛璃了!
敌人最可怕的地方,不是在于实力有多高,而是在于太过于神秘,神秘到自己莫名的恐慌。
……
夜渐渐深了,黑夜中,颜傲雪温柔看着身边已经熟睡的洛天,想到今天的事情,一阵甜蜜,慢慢的嘴角含着微笑睡了过去。
凌晨时,却被身边的洛天吵醒,准确的说,是被洛天吓醒。
颜傲雪感觉到身边的洛天动作十分的大,不由得打开床头的台灯。
只见洛天弓着身子,双手紧紧的攥着,蜷缩的身子在止不住的颤抖,脸色苍白,苍白的脸
庞上还有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着。
嘴唇也变成了紫色,牙齿紧咬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老公,你怎么了?你,你不要吓我啊!”颜傲雪紧张不已,看着洛天,心里忽然变得害怕,他这个样子,很明显是战场综合征复发的状态。
汉中王传
不论颜傲雪怎么叫他,他都是没有动静,依旧是那个状态,像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这个时候,洛天忽然坐起,下意识的一手推开颜傲雪,喊了一声:“螳螂!”
颜傲雪被推的有些吃痛,不过也顾不上,连忙到洛天的身边,紧紧的搂着他。
“老公,你怎么了?”
高维穿梭者 最终永恒
洛天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慢慢的才缓过神来。
颜傲雪从洛天坐起的那一瞬间,她便看到洛天眼底深处的一抹凄凉,不由得心疼难忍。
“老婆!”洛天像是脱力了是的,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在呢。”颜傲雪抱着洛天,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我刚才梦到螳螂死了!”洛天说话的语气有些哽咽。
颜傲雪才想到,刚才洛天叫了一声。
“梦不能当真的,况且你那些兄弟姐妹本事那么大,不可能出事的,你别多想了!”颜傲雪明白,是这个梦,引发了他的综合征。
“可……好真实!”洛天越想越不安,直接起身下床,拿出柜子的黑匣子,从黑匣子中拿出卫星电话,往楼下大厅走去。
颜傲雪并没有阻拦,而是替他拿着一件外套,跟在了身后。
客厅中,洛天一边拨打着卫星电话,一边拿起一瓶红酒,一饮而尽!
拨打了许久,都没有人接听,要是换做平时,二姐一定第一时间就回应自己了。
洛天赤~裸着上身,汗珠划过结实的胸膛,嘴边滴落的几滴红酒渍和汗珠一起落在地毯之上。
當年 明月
大约五分钟后,对面总算回应了。
“十一,有事吗?”对面换了一个人接听卫星电话。、
“五姐,大哥和二姐干嘛去了,这么久都没有接!”洛天问道。
“他们……他们不在指挥部,可能没有看到吧,我……我正好拿点东西,偶然看到了,就接听了!有事吗?没事的话,就先这样!”玲珑的话,带着犹豫,有种迫不及待想要挂断电话的意思。
洛天没有怀疑什么,因为自己的五姐一向如此。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大家怎么样,都还好吗?”
玲珑心里咯噔了一下:“好着呢,你放心吧,你在那边也好好的,知道了吗?”玲珑刚说完,又马上说道:“先这样,我还有点事情呢!”
说完直接挂断了。
洛天一阵无语,不过总算听到了大家都安好的消息,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重生之偏偏喜欢你
“老公,回去休息吧!”颜傲雪从身后走出来,拿起外套披在洛天的肩上。
洛天温柔的笑了笑:“好!”
魔女 的 逆襲 小說
与此同时,边境琅沙湮灭营地。
临时建立的医院一片混乱,十几个医生围着一个病人。
狂狮举着一挺机.枪面目狰狞,有些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们如果还犹豫,全都给我去死!”
十几个医生也慌乱不已,因为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明白的说,就是根本没法救!
“狂狮,你冷静点!”炎走到医生身边,几乎用着恳求的语气说道:“如果你们能救我兄弟,事后,我愿意给百亿资金作为医疗费,拜托你们别犹豫了!”
“可……”其中一个医生刚开口,就被炎一瞪,浑身的杀气差点吓得他尿了裤子。
等待花开的那一天 梦之蝶恋
螳螂昏迷在手术台上,身体的一半几乎被炸没有完整的样子。
医生能做只是减轻他的痛苦,毕竟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神,全身上下被炸成这样,还能吊着一口气,已经是个奇迹了。
“大哥。”手术台上的螳螂用着微弱的语气呼唤着炎。
“在呢,我在呢!”炎急忙走过去,紧紧的握住螳螂的手。
“让他们都进来,我想看看大家!”螳螂虚弱的说着。
炎的心中一痛,他已经明白,螳螂真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