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線上看-37 活體熱推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街道上飘扬着木炭和烤肉混合的香气,才这个时间,一些烧烤摊就已经出摊了。即便是天寒地冻,依然有很多人坐在户外,人们的适应力确实令人惊讶。陆凝从一个个摊位前路过,她没有直接隐形进来是因为还要打探一下各种不同的消息,廖洪利不是本地人,如果一个外地人住在这里总是会留下一些踪迹的。
例如她自己这个明显的外地人,一去买东西就会直接被认出外地口音来。
“最近来的外地人多吗?我这样的人很明显?”陆凝装作不经意地向正在装包的老板问。
“不多。这大冷天的,谁没事跑出来啊。像姑娘你这样的……也没几个。这不是最近还在闹那什么模仿犯吗?大伙都盯着呢,要是有特奇怪的外地人来,那可就全都知道了。”
“看来是没有了?”
“没有没有。”老板摆了摆手,“要不是看你只是个小丫头,估计现在大伙都警惕你了。”
“可是模仿犯里面也不是没有女性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老板瞥了她一眼,有点好笑地说:“那都是什么个头的,你这瘦胳膊瘦腿的样子,遇上个男生也打不过啊。”
陆凝哈哈一笑,接过买来的零食,一边往嘴里丢着一边离开。
果然廖洪利没有在明面上留下任何踪迹,现在所有人都在提防着类似行动的人,一个外来者忽然出现,肯定会引起注目。
他会使用自己的能力来进行伪装。陆凝见过唐零的能力使用,相比之下廖洪利的能力也许就是个下位,不过肯定也有其独到之处。陆凝思考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如果反向思考的话……
“老板,生意不错啊?”
精品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37 活體推薦
她向一个烧烤摊老板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头点了很多烤串。老板还是挺高兴看到这中大生意的,从泡沫箱子里取出还带着冰碴的串,开始用炉子化开。
“稍微等等啊小姑娘。”
“没事,不着急。”陆凝笑笑,“看样子生意不错,烤串都要换冻的了。”
“嘿,哪儿啊,都是这天气闹的,我这串绝对新鲜,就是天气太冷。”
“没事,味道保证就行。”
“放心!”
“客人怎么样?”陆凝扭头看看,“这样大冷天的还要出来摆摊啊?”
“总得赚点钱啊。”老板开始慢慢拆开化开的烤串,苦笑道,“你说这天气,也真是够熬人的。能来的都是老主顾了,还有一些估计是觉得天凉,根本不出来了。”
“是吗?”陆凝笑道,“那会不会还有人想着点外卖啊。”
“是啊,也就是我们没办法,必须赚这辛苦钱,有钱的在家就能吃香的喝辣的。”老板无奈地说,就在这时候,一个小伙计跑出来给老板手里又塞了一个单。
“你看看,说来就来,生意总得做不是。”老板自嘲地笑了笑。
陆凝也跟着笑了一下,坐到旁边的一个椅子上悠然等着自己的烤串上来了。
她不需要真的去寻找任何人,知道情报就是一个开始。赵晨霜给她的《山河堪舆图》可以把她见过的人全都记录下来,这个法宝比很多能力都管用,她在街上只是走了这么一点距离,图上就已经自然扩展开了很大的范围,那些被标记的人扩展了她的视野,尽管不能借助他们再进行二次标记了。
天色很快就变暗了,四处的摊位上也开始点亮了灯,陆凝结账之后悄然离开,一般来说,一片街区范围内只会有那么一个最繁荣的主干道,而这里因为聚集了所有餐饮店铺,是人流量最大的一个场所。
陆凝在那里坐了一个小时,所有在这种天气还敢出来的人基本上都被她录入了地图之内。
她所学习的侦查技巧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侦探,只是社会侦查的技巧而已。不过在闹市找人之类的事情上却很有些作用,一般的手段,例如查看人员登记之类的方法肯定已经被Emmy等人尝试过了,她现在用的已经是非常规的手段。
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陆凝打开了山河堪舆图,目光扫过了上面那些正在移动的墨点。
人们在屋子里进出,脚步跨越街道。一些屋子里有着停滞的墨点,是那些已经回到家中休息的人们。一些还在街头飞奔的人,则是那些不得不在这天寒地冻当中送餐的店铺伙计。
轨迹线非常清楚。
陆凝抬起头,迈开脚步往一条僻静的街道走过去,一座略显老旧的屋子在这条街上一排破屋当中并不算显眼。陆凝看了一眼屋子外面的信箱,已经被塞满了,至少一个星期没有人取其中的信件。
屋子里是有人的,陆凝能看得见屋子里的生气。不过没有死气,如果不是调查案子,在【安魂曲】的视野之内,这个屋子再正常不过了,最多是主人懒那么一点,不想在大冷天出来取信而已。
但现在不是。
陆凝回忆了一下地图上的痕迹,所有墨点的走向,在这件房屋有一些经过了门外,却没有进屋的。
她走了过去,抬起手臂,轻轻敲了两下门。
片刻之后,屋门就被打开了,一个怯生生的少女探头向外看了一眼,但门外没有一个人,她左右看了看,犹豫了一下,害怕地关上了门。
已经启动隐身的陆凝早就遛到了屋子里面。这件屋子内部其实非常拥挤,就像是历史积累下来的东西都被塞进了各个角落一般。散发出霉味的旧家具、一股潮气的厨房和厕所、发黄发旧的报纸和杂质、生锈的工具和金属盒。那个怯生生的女孩走回了一张破旧的矮桌子旁边,桌上只有一碗稀粥和一碟子咸菜,女孩坐回座位上,捧起粥碗小口喝粥。
不对。
陆凝扫视了周围一圈,没有发现丝毫之前外卖配送过来的痕迹,空气中甚至都没留下什么味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陆凝在屋子里无声地转了一圈,地面、墙壁,能够隐藏一个房间的地方她都碰了两下,不过这样检查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她在卧室的床头看到了一张结婚照和一些旧照片,有外面那个女孩和她的父母亲,这些照片看上去都有年头了,最近的也是一年前的。
床……似乎很久没有人睡过了,倒是旁边的一张小床上还有凌乱的被褥。孩子的父母呢?
陆凝越发疑惑,她走回来,看到那女孩已经吃完了东西,收拾起桌上的餐具,拿到厨房准备洗干净。
“嗯?”
有些地方……不太正常。
陆凝皱起眉,看向了那个女孩,她捧着碗迈着有些笨重的脚步走进了厨房,在那里拧开了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开始冲刷盘子。
而让陆凝察觉到不正常的根源在地面上。老旧的木质地板上,很多木板都已经裂开了,她原本以为这些裂痕都是因为年代过于久远的缘故,但是看着地板上新增的一片裂纹,陆凝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活性”的能力?
众人之前最离谱的猜测,就是廖洪利利用活性保存的能力将别人的器官或者皮肤摘除下来覆盖在自己身上,甚至通过这样的方法来隐匿自己的身份,更换自己的血、骨、肉……然而如今看来,这个能力可能被扭曲为了一个更加诡异的状态。
陆凝从衣服下取出一把短剑。赵晨霜给她的两把短剑和剑修的记载一样都是刻了名字的,作用也不仅限于拿来杀伤。这把名为“白露为霜”的短剑能够一定范围内的气温迅速下降,并令处于低温的人陷入假死的状态。
女孩刚洗好了碗,便在骤然降低的温度中昏厥摔倒了,倒地的时候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陆凝原地等候了片刻,巨响没有引来什么人,女孩也确实晕倒了。
“……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她走了过去,蹲下身,抬手将女孩裹紧的衣服扯开了一点。女孩的躯干上乍看没什么问题,但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血痕,就像是……被撕开又强行缝合在一起了一般。
一股无名怒火从陆凝心头升了起来。她现在其实很少会生气了,毕竟见识过那么多诡异离奇的事情之后,很多残酷的事情她都可以漠视,就算是亵渎尸体这种事陆凝都可以接受一些。然而现在这已经不只是亵渎尸体了。
“你……给我出来!”
陆凝的手指沿着那血痕一划,细密的雷电沿着痕迹透射到女孩的体内,她能够明显感受到,密度和厚度异常的血肉已经堵死了雷电的传输。这可是审判日的雷电,一般要杀死十个人才会发生转化的雷电,此刻居然无法渗透进女孩的躯体。
十五少年杀人?
廖洪利到底杀了多少人?早就不是这个数字了吧?不,他可能确实没有真的杀人,只是从每个人身上……取走了一部分而已。
陆凝加大了手上雷电的功率,她终于知道廖洪利和唐零相比能力哪里有所不同了,唐零只是变化血肉,自由改变其性质。廖洪利却可以让血肉以任何姿态保持住它的活性,让死掉的人活着存在。
她甚至无法去定义眼前的女孩究竟是一个活人还是一具尸体。
=
幽暗的房间里,廖洪利将一块胸腔骨随手贴在了墙壁上,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渗透出来的雷电。
“哎呀……”
他挤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离开了手术台,走到了旁边的一条肋骨拼成的扶梯,伸出手抓住开始向上爬出去。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躯体开始变形,扭曲,似乎在通过某个狭窄的通道,但很快,他就如同蛇一样滑了出去。
精华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37 活體
一个小巧的,有一块水晶的房间前,廖洪利那变形的脑袋往这里探了一下,然后诡异地一笑。
“这个时间找到这里,居然还发现了我,看来那帮超自然小组也不都是吃干饭的人啊……可惜。”
陆凝猛然感觉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眉头一皱,女孩的四肢都在她的视野之内,她一低头,发现竟然是顺着女孩的肋骨下方“长”出了一条新胳膊,这条胳膊看上去更粗壮一些,皮肤略粗糙,更像是一条男子的手臂。
她抬手一剑将那条胳膊齐腕切断。
力道没有减弱,果然廖洪利可以利用自己的“活性”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37 活體相伴
甚至这样的力量同样穿透了“静谧”的防御,因为静谧会抵挡的都是有害攻击,然而廖洪利保证了她血肉的活性,她的生命特征一如既往得正常,这也绕过了“静谧”的判定——她被握住的那条腿被握细,变小,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肉骨骼被压缩,变得致密,然而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她瞪大了眼睛,这压缩的力量甚至开始沿着腿部蔓延了上来,与此同时,女孩昏迷的躯体中开始探出其余的肢体,还有骨骼。
那些人恐怕就是这样被掳走的,廖洪利根本就不用现身,他可以将人拆开再拼起来,甚至连自己都能压缩起来塞进人体。
陆凝听着自己被压缩的声音,反而开始放任对方动手,她启动了身上的报警讯号,却不指望有人能过来解决廖洪利的问题,这能力如果不是亲眼见过,实在难以想象。
等等——
笔下生花的小說 深淵歸途 未見寸芒-37 活體閲讀
就算他能维持血肉活性,压缩血肉,那没有生命的东西?
陆凝瞥了一眼,衣服也被随着压缩起来,但是她的两把短剑属于灵物,加上那卷山河堪舆图,都被留在了外面。
在被手臂从肋骨下扯入女孩体内的瞬间,陆凝启动了“静谧”的主动防御能力。
作为一件顶尖的防御装备,要是能被人找出被动防御逻辑漏洞就攻破,那未免也太名不副实了。
试图将陆凝扭成一团剥夺战斗力的手臂忽然发现,之前还能随便拿捏的陆凝此时却硬如钢铁,完全扳不动了。控制着的廖洪利只是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自己中计了,对方只是顺着自己的能力钻了进来。
他立刻抬手抓向墙上插着的那块胸腔骨,不过还没等他接触到武器,一道闪电就穿透了他的胸口。
“请神容易送神难,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