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嶽州紀事 起點-悄然登頂喜欲淚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八月桂花香,但也进入梅雨季节,连绵小雨下个不停。
按照惯例,每周一上班,宁致远便主动到县委书记乔晓阳办公室,听候一周工作安排。
两人正愉悦地扯完工作,乔晓阳便接到市委通知,今天下午市委组织部长王耀海来岳州宣布换届班子调整方案以及宁致远任职情况。
放下电话,乔晓阳笑着说,宁代县长,现在正式称呼你,哈哈!宁致远压抑着内心激动,郑重地说,感谢晓阳书记,大恩不言谢,兄弟记住在心里的,我一定全心全意辅佐好您,按照您的安排,抓好岳州各项工作,绝不辜负县委和您的期望!乔晓阳高兴地说,耶,客气了哈,以后我们俩是合作。
宁致远连连摆手,口中直说,您是书记,你是掌舵的,我指向哪里我打到哪里!乔晓阳哈哈大笑,然后正色地说,以后你大刀阔斧地开展工作,我都支持,争取我们这一届搞出个大名堂来。宁致远坚定地说,好!
出得县委机关,宁致远对简云天说,去紫竹公园看看吧。简云天心中不接,但也不敢问,笑着对范岗指了指方向,车头便一转,缓缓向城南方向驶去。
带着简云天、孟霏,三人缓缓地沿着石阶拾级而上。夏末初秋的紫竹亭,风轻云淡伫立高处,掩映在绿荫丛林中,仿佛时间在此停留徘徊。
宁致远站在紫竹亭,远眺连绵视野尽头的县城天际线,默默地抽烟,不时袅袅升腾起的白色眼圈,在微风吹拂下,慢慢消散。
熱門連載小說 嶽州紀事 愛下-悄然登頂喜欲淚讀書
优美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起點-悄然登頂喜欲淚展示
静静地站了半个小时,宁致远幽幽探口气,转身道,回吧。跟随其后,孟霏扯扯简云天衣角,轻声问,老板什么意思啊?简云天也不知其意,轻轻摇头说,我也不知,不过,我估计有特别意义,以前跟他多次来找过故去的文化馆长史零零。
看着走在前面的宁致远背影,孟霏吐吐舌头,凑近简云天耳边说,看上去老板很寂寞!简云天轻叹,低声说,古来圣贤皆寂寞,作为身边人,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做好一切该做的。孟霏郑重地点点头。
宁致远转身过来,笑着说,你们俩嘀嘀咕咕个啥呢?云天,回去跟县委办联系一下,下午开全县干部大会,你起草一个表态的发言稿吧,不要长了,只说干货,主要突出讲政治,服从组织安排,服从县委领导。简云天心里一热,惊呼道,好呀!哈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对还睁着大眼一副傻乎乎样子的孟霏说,老板搞事了呢,来,跟我一起道贺!
宁致远爱怜地看了一眼两位随身兄弟,露出微微笑容。
中午,宁致远边吃盒饭边看下午的发言稿,稍微修改了几个措辞,就同意通过了。现在,他不再那么看重稿子。这一转变,印证了岳州一句俗话:到了哪个坡,就唱哪首歌!“屁股决定脑袋”,作为行政首长,主要讲执行,只要说到位就行了,花里胡哨的发言除了博得眼球以外,一切别无用处。一万句好听的话,不如一个实在的行动!
下午三点,乔晓阳带着宁致远以及四大家班子成员,站在县委常委会议室外面迎候。从车里下来,王耀海微笑着上前与大家一一握手,然后大步走进会议室。
会上,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周涟漪宣读了干部任职文件,宁致远代表自己和新宣布的任命干部作了表态性发言,最后,市委组织部长王耀海作了重要讲话。
他说,对岳州班子的安排,是省委和市委作出的慎重决定,特别是宁致远同志任岳州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立足于岳州发展大局反复研究,既考虑班子结构,又考虑宁致远个人特点,市委认为,宁致远留任岳州是合适的。下面,我讲三点要求。
宁致远认真记录,大概意思是,一是讲政治,服从省委市委决定;二是讲落实,推动岳州大发展;三是讲团结,切实加强队伍建设。
散会后,王耀海提出去城西乡看看吴家坝村。在乔晓阳和宁致远的陪同下,王耀海一行看到热火朝天的公路建设和农房环境改造现场非常高兴,对着规划图纸说,这很好啊,设计非常合理而且很有韵味,岳州的乡村建设一定要体现丘陵地区特色,千万不要搞老百姓反感的东西。
宁致远补充道,这次农房环境改造,主要是改厨、改厕、改水,对外墙的改造一律不许搞外墙刷白工程,主要是统一风格,还原吴家坝村曾经的风貌特色,而且老百姓都得出一点前,我们倡导的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得出力出资,群众都接受并且很积极,应该说,这条路子是行得通的。王耀海高兴地说,发动群众改造自己的房子,而且依山傍水因地制宜,不搞大拆大建,节约又实用,非常好啊!
乔晓阳说,村两委在乡村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组织协调作用,具体的,致远你说说。宁致远接过话说,村级党组织主要是做方案、搞发动,思想通万事通,我们把时间花在前期工作上,一次不通就二次做工作,直到做通工作为止。到了建设中期,村两委的重心就摆在了乡村建设好了之后的利用问题上,现在已经有三家返乡农民准备搞农家乐,兴隆镇党委政F组织积极分子先后到丘川周边星级农家乐去考察学习,大家劲头更足了,到时候请耀海部长再来体验体验!
村支部书记吴绍春热情邀请,并说,吴老说到时候他一定也回来看看的。王耀海笑着满口答应,承诺在全市党费中安排一笔资金支持吴家村两委建设,特别要搞个党群服务中心。宁致远大慰,赶紧指着图纸说,准备在这里建一个五百平米的党群服务中心,完善图书室、农民技校、健身场地以及坝坝舞广场。王耀海点点点头称赞,不时发出哈哈笑声。
回到县城,在县委机关食堂晚餐,王耀海破例喝了不少酒,并单独将乔晓阳和宁致远喊到一旁,反复叮嘱一定要搞好团结,只有团结才能搞好发展,只有团结才能出干部,希望两人配合默契。两人举杯敬酒,并作出郑重承诺,让王耀海高兴不已,不知不觉喝多了一些。
周涟漪及时终止了岳州干部车轮敬酒,扶着摇摇晃晃的王耀海坐上车,对岳州送行干部挥挥手,然后离去。
乔晓阳让大家先走,留下宁致远,两人沿着县委机关大院散步,聊着岳州一些重要事情,并对一些极为敏感问题交换意见。
宁致远深切感受到乔晓阳的坦诚和推动发展的急迫心情,内心十分感动,庆幸有这样的书记,心怀岳州发展大局,和自己执政理念不谋而合。他相信,未来五年,岳州将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时期,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发生格局性的变化。
不知不觉,两人聊到了深夜,才结束最后的谈话。坐上车,宁致远毫无困意,打通赵东电话,说,东子,出来陪我去喝一杯。
带着简云天、孟霏和范岗,五人来到县城最大的烧烤店,坐在一个毫不起眼的雅间,等待赵东的到来。
不一会儿,赵东穿个白色背心,踩着拖鞋哒哒地走进来。宁致远一见,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随后进来的胡古月,笑骂道,你俩个死猪,咋个泡在一起啦?胡古月笑嘻嘻地说,宁代县长,不欢迎啊?不欢迎老子还是要来的!
宁致远笑着说,那你把芸芸喊过来社,反正她也是一个人在岳州的。胡古月嚷道,你自己打呗,我可喊不动。简云天赶紧摸出电话,联系上许芸,然后低声说,许镇长马上过来。宁致远哈哈笑着说,小岗去车上拿瓶白酒来,今晚好好喝一盘。
胡古月嚷道,喝,今天他妈高兴了!赵东斜了他一眼,啧啧有事,你小子这点酒量,一会儿就趴下了。胡古月讪讪笑道,醉了也要陪远娃的。赵东正色道,喊宁县长吧。宁致远制止道,毛线,该咋个喊就咋个喊,不管他的。赵东笑着说,那有外人不要这么喊。胡古月摸摸头发,点燃一支烟,说,好歹我还是个企业家嘛,这点认识还是有的。宁致远嘿嘿地笑起来,满屋气氛轻松又自在。
正喝着,许芸推门走进来,嚷道,这会儿才喊我,有点诚心没得?宁致远没有发话,赵东率先说,哟喂,芸芸,穿个睡衣就出来啦?喝多了社,我作风不好的哦。许芸啐了他一口,撇嘴道,谁怕谁,放马过来呀!说完,一屁股坐在赵东身边,吓得他赶紧换位置。
宁致远哈哈大笑,拍了拍身边位置说,芸芸,过来坐,其他人不敢挨你坐的。许芸撇撇嘴,轻蔑道,一群银样镴枪头,哼!屋里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在大家的不停的围攻中,宁致远喝得很是豪爽,自然醉得最快。他不停地说,每一粒……熬过……冬,冬天的种子,都有一颗……颗关于春天的梦想!胡古月趴在他肩膀上,含混地说,远娃,你,你的不容易这桌只有老……老子晓得,你不……不晓得,东子给我说……说的时候,老子……眼泪都,都出来了……
简云天求救地看着许芸,轻声说,芸姐,老板不能再喝了,明天是上任第一天呢!许芸点点头,满眼疼爱地看着宁致远,几次想打断他的话提议结束,但都未能得逞。
宁致远嘴里含着一支烟,口齿不清地说,今天或许是,是我……一生中,最……最得意的一天,但,但没有韵诗了,我心里痛啊……说着,端起一大杯酒,举起来,大声道,为了韵诗,我也,也要干……干出一番事业来,干杯!说完,仰脖子一饮而尽。在大家瞠目结舌中,哐当一声,酒杯落地,趴在桌子上狂吐起来。
大家手忙脚乱地收拾,护送他出门。
回到家里,许芸指挥着简云天和孟霏忙碌着,自己用热帕子替他擦脸,眼泪止不住溢出来,滴滴落在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