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txt-第十章 黑暗都市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数十年后,二十一世纪,8月14日,夜晚——
向日葵和安琪默默站在街道边,看着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过往的行人。
“【讯息[Message]】……果然没反应啊,安琪,我想我们遇到了未知程度极大的严重问题,比如,我们在快要回到故乡的时候,被什么存在强行挤过来了。”向日葵说。
“真是的,”她抄起手仰头靠在背后的墙壁上,哀叹道,“明明刚把皮丝的任务完成,接下来就需要使用无查克拉的妖精体实验,准备回去讨些素材的,这是怎么了呢?”
“我对时空和位面转移不在行,麻烦你解释简单点,哈,不然我想打人,这些人可以打吗?”安琪咧嘴说。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刚到家门口,却没注意到中途从其他岔道口尾随而来对我们家起了兴趣的某人,在我们开门前,突然被揪住丢到了后面,然后那家伙自顾自开了我们家的门然后从里面关上了。”向日葵说。
“简而言之,这里和我们诞生的世界没关系,而那个通道被封死了?”
“与其说是被封死了,不如说是这并非我主动记录过的坐标,没相对坐标,找不到回去的路啊。只有一点似乎可以确认一下。”向日葵说。
“什么?”
“我们现在伪装成人类,那些人对我们没什么特别反应,至少说明洋装和短浴衣不算奇装异服。从街道标牌上的文字可以判断中日英三语可用,日语主打。円这个单位的钱看来可以用还真是帮大忙了。”向日葵说着,晃了晃刚才在自动售货机上花150円买的易拉罐装物,当然已经喝干了。
趟过位于岛国的圣杯战争在这方面时刻准备着。
“这座城市的网络,我的设备也能兼容,所以明面上的信息我也能够知道。接下来,找谁来搜集其他情报比较好呢。”向日葵的珊瑚色写轮眼扫视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人太多也不好下手啊,晚上九点,这些人晚上到底有什么事都不回家睡觉的吗?明明是一群生命力低于平均值的家伙,不该早点睡觉吗?”
即使通过网络信息确认这算是一个非常的城市,也无法让向日葵放心,或者更加心慌。珊瑚色写轮眼在看那些人的时候,也总觉得有些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
当珊瑚色写轮眼的放大镜功能开到最大的时候,还能发现绝不可能自然存在于空气中的特殊粒子,结构比纳米级的虫子还复杂,简直是机械,非常诡异(佐助的三勾玉写轮眼都能看见渗入血管的纳米级炸弹,带白眼功能的写轮呀看得见纳米机械不奇怪吧)。
“那就去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就行了。”安琪迈开玉足走了起来。
“等等,你要去哪里?别会是随便找个人拖到角落吧?”向日葵忙追了上去。若是平时,她不介意这种办法,可人在这明面安全却连空气都透露着诡异的地方不得不谨慎。
“我的感知能力,你还不放心吗?”安琪看似无所谓的样子,但一点都没有穿插笑意和笑声的话语,说明她也是紧张而认真的。
“这里的人可没有查克拉哦。”向日葵囧道。
“用仙术的感知模式也没问题,何况我也掌握了恶意感知。人迹罕至的地方,恶意浓浓,但其他感知模式被分解了。不过在此之外倒是有着不温不火的能量冲突呢。去那边看看如何?”
那个前进方向的尽头,向日葵的珊瑚色写轮眼因为没有透视功能而无法目测,但往那边走并不反对,至少若不能住旅馆的话倒适合做临时过夜的地方。
“别随便挑起战端哦。”向日葵叮嘱道。
不知为何,明明如此繁华的城市,走了片刻,竟然如同进入新世界一般,来到了一片宛如末日废弃城区的地方。
“这么多空房子随便清洁下住进去不违法吧?”做惯了企业董事长沙发的向日葵下意识想道。
“不过,不像是真正废弃的样子。”她注意到路边的监控探头还很崭新,应该在定期维护。现在她们恐怕已经被拍下来了,但目前为止都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没差吧。
“嗯?这是——”向日葵的珊瑚色写轮眼发现了不起眼的好东西,从阴暗角落捡起了干净的信封。
这种地方突兀地出现如此凭证干净的信封,多半是专门藏在这里的东西。虽然不排除孩子的恶作剧,但很幸运的是里面有一张银行卡。
“找到了。”这时,安琪先看见了立在黑暗中的人影,朝那边以常人也能看得清楚的速度跑过去。
……………………………………………………
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少女,对让她遭受四肢扯断浑身淌血的白发少年,没有丝毫的恨意。不对,是想恨也无从恨起,她根本不认为自己的生命有多大的价值,她只是御坂美琴克隆人,虽通称御坂妹妹但只是单价十八万円的量产货而已,不具备任何人权,依照流程被生产出来然后参加实验直到生命体征完全消失的流水线作业而已。
就这么简单。
就是如此简单的事情而已,已经重复超过九千次。
战斗中被杀死两万个个体,帮助名为“一方通行”的白发少年升级为“绝对能力者”,就是他们的生产者赋予他们的任务。
这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即使站在御坂妹妹面前的一方通行不进行补刀的最后一击,光是这失血量也足以让她在短时间内死亡了。
一般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此时一方通行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动作,转过头去,似乎在看某种让他比进行这场实验更重要的东西。
可惜御坂妹妹已经连扭一下脖子,转一下眼珠的力气都没有了,无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喂,这种状况下,实验还能继续吗?”愣住的一方通行喃喃低语,“该不会变成必须杀人灭口的路线吧?这可不是量产的人偶而是真正的一般人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