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仙師無敵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再入靈脩(二十六)閲讀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仙师无敌
回到军事基地,庞小南拿出手机对琼苑青说:“我给你报了一个旅游团,你跟琼小黑一起去玩玩,好好欣赏一下霍拉马的景色。”
“你不去吗?”琼苑青有些不乐意。
“我都参与过霍拉马城的建设,你说我有什么好去的,再说了,我在基地里还有事情要干,不能陪你们。”庞小南主要是不想琼苑青跟着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干。
吃了晚饭,庞小南开着车往城里去了,他要去办一件大事。
来到一个幽静的小区里,庞小南上了一栋楼房,敲开了一扇门。
“请问你找谁?”一个中年妇女开了门,在房间里面问庞小南道。
“哦,熊珺珺在吗?”庞小南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是因为当初他把熊珺珺安排到霍拉马城的时候,亲自给她分配的房子。
这个小区,住的基本上都是霍拉马城的第一批开荒者,就连安吉娜娜也住在里面。
“她啊,还没回来呢,你是哪位,找她有事吗?”
这个中年妇女就是熊珺珺的妈妈,当初熊珺珺来霍拉马的时候,说是要把自己的母亲接过来和她一起生活。
熊珺珺的妈妈有些奇怪,因为熊珺珺的住址没有几个人知道,除了她的同事,估计也只有小区内的邻居熟悉了,而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她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麻烦你联系她一下好吗?看看她什么时候回来,我是她的同事,有些工作找她。”庞小南撒了一个谎,他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他来霍拉马的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是她的同事?那你怎么没有她的电话?”熊珺珺的妈妈有些警惕。
“哦,我是她的新同事,还没留她的电话。”庞小南的反应够快,这应该是吃了魔力果的缘故。
“好吧,你稍等。”熊珺珺的妈妈也不再纠结,既然能找到这里,应该不是闲杂人等。
打电话确认过后,熊珺珺的妈妈告诉庞小南,熊珺珺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家。
“那行,我去楼下等她,谢谢阿姨。”
庞小南下了楼,在一处树荫下面看着小区里来往的人群,捕捉熊珺珺的身影。
庞小南这次来,还是为了做媒的事情。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定要把媒婆的事业发扬光大。
等了半个小时,庞小南终于等到了熊珺珺。
熊珺珺自己开着车回来的,是一个人,她停好了车,关上了车门,庞小南就凑了上去。
“熊珺珺!”庞小南大声的喊了一下。
熊珺珺回头看到了庞小南,但是并没有现出惊讶的表情反倒是愣住了,因为庞小南戴了面具,她没有认出来。
“你是谁?”熊珺珺现在名气很大,作为霍拉马的宣传官,她出镜的时刻太多了,几乎霍拉马所有的民众都喜欢这个长相漂亮的新闻发言人。
“我是你哥。”庞小南嘴角扬了扬,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哥,真的是你!”熊珺珺激动的喊了出来,她认出了庞小南的声音。
熊珺珺一把扑到了庞小南的怀里,却被庞小南推开,“你是公众人物,注意场合!”
庞小南警惕的看着周围的邻居三三两两在走动,有几个人已经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熊珺珺在小区里面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庞小南把熊珺珺拉到了一个无人的大树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戴了面具,这次我回霍拉马是秘密潜回来的,不想被人认出来。”
“哥,你这些年去哪里了,我好担心你啊,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的消息,他们说你……说你死了,可是我不信……”
熊珺珺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似乎释放了太多的抑郁。
“别哭别哭,我这不回来了吗?”
“哥,你答应我,以后别再无缘无故的消失了好不好?”
“好好好,我答应你。”
“哥,我们回家吧,别在这里站着了。”
“家里那个妇女是不是你妈?”
“是的,现在我和她一起生活。”
“那我们还是在这里说说话吧,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回来。”
“那好吧,哥,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走还是会走的,你知道的,我在外面搞惯了,闲不住。”
“哎呀哥,你就别再去过那些打打杀杀的生活了,你看,我现在能赚钱了,我能够养你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哥什么时候缺过钱。”
“反正,你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诶,你老守着我干什么,你长大了,得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我的幸福,就是守着哥过一辈子。”
“瞎说,你我什么关系你还没弄清楚,我是你哥,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是你哥,哪有妹妹守着哥哥的。”
“我不管……”
“别任性了,我这次来,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情?”
“那个,彭玉炎彭总是不是经常和你在一起?”
“没有啊,彭总只是偶尔过来录一下节目,他也是霍拉马城的创始人之一,自然对霍拉马城的宣传很支持了。”
“那除了录节目,你们私底下就没有在一起过吗?”
“有的,很多时候录完节目,彭总就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吃饭,大家都是一起去的,怎么了,哥哥?”
“你啊,你难道不知道彭总喜欢你吗?”
“不可能吧,彭总怎么可能喜欢我,他喜欢我也是拿我当妹妹看的。我们在海龙小区的时候,不就是邻居吗?”
“是啊,他在海龙小区的时候就喜欢你啊,你就像是他的邻家小妹,他看着你长大,同时心里也是越来越喜欢你。”
“哥,你是不是想多了,彭总一直拿我当小妹妹呢,我没感觉出他有其他的想法。”
“能被你感觉出来,他这样一个商界大亨还怎么叱咤风云呢,他们这种人,对自己的感受都隐藏的很深的,但是他瞒不住我。”
“哥,你来问我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啊,你们既然郎有情妾有意,为什么不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哥,你误会我了,我对彭总一点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我长这么大,只对哥一个人有过这种想法。”
“哎呀,我的个傻妹妹,你不要总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彭总多好的男人啊,你要是嫁给了彭总,那是多少女人的所想啊。”
“可是我不想,嫁给彭总,就好像嫁给了自己的哥哥,那是乱伦……”
“那你嫁给我不更是乱伦了吗?别找理由,彭总真的不错的,为人稳重,长的又帅,要命的还是有钱,以后和海集团迟早是他掌舵。”
“哥,你别说了,彭总再怎么优秀,都和我无关,我的眼里,只有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你彭玉炎哥哥才是你最合适的伴侣,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嫁人了……”
“哥,我才二十几岁,不老吧,再说了,我要嫁人,也得嫁给你。”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仙師無敵 葉天南-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再入靈脩(二十六)熱推
“你啊你,要是你哥已经有老婆了呢,你还嫁不嫁?”
“我不管,你有老婆我也得嫁你,我可以做小的。”
“你这是什么逻辑,现在这个世界,哪里还有大老婆小老婆的,谁给你灌输的这种思想,你这世界观要好好改一改。”
“哥,这个事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同意的,我从很久以前就打定了主意,今生非你不嫁。”
“靠!”
庞小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依旧没能说服熊珺珺,他失望的离开了熊珺珺居住的小区。
临走前,熊珺珺反复的问了庞小南的手机号,并确认了能够打的通,才放庞小南离开。
“哥,我知道我管不住你,但是请你记住,我在家里随时等待你的归来……别抛弃我……”熊珺珺含着眼泪目送庞小南离开。
天上的星星眨啊眨,庞小南的心情有些郁闷,本以为这个妹妹什么都会听自己的,没想到出师不利。
连熊珺珺都没说服得了,彭玉炎那里肯定是更困难,毕竟彭玉炎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他不可能会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放下身段。
庞小南本来是想说服熊珺珺和彭玉炎在一起,到时和方正的婚礼一起操办,那就轰动了,会再次让霍拉马上热搜。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还是只能先顾上方正和陶虹静的婚礼。
回到军事基地,庞小南打了个电话给张窈。
“张老师,我在你学校接了个电话,军事基地这边有事找我,所以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啊,刚刚忙完。”
“你这家伙,走的时候连个信都没有,害我白白担心了这么久。”
虽然对庞小南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格已经习惯了,但是张窈对庞小南的消失还是郁闷了很久,这个未婚夫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安抚好了张窈之后,庞小南打了个电话给公输鲁。
“大师,你的工作交接好了吗?”庞小南迫不及待想离开哈利路亚星,再待下去,恐怕会牵出更多的麻烦来,主要还是女人很麻烦。
“小南啊,恐怕你还得等上我一阵。”公输鲁告诉庞小南,虽然工作交接很容易,不过他还得准备带去灵修界的装备,靠他一个人赤手空拳是不可能建立一个现代工业的。
庞小南也理解,要去森特国建立一个现代工业体系,肯定是需要大量的装备,这些装备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备齐。
“那你还需要多久呢?”庞小南想确定一下时间点,趁这段时间他也好安排下自己在哈利路亚星的行程。
“再给我一个星期吧。”公输鲁大概估算了一下,有些设备基地里就有,少数设备得去外面采购。
“好,你准备好了打电话给我。”又多出了一个星期,庞小南心想还是能做几件事的。
这几天,琼苑青被庞小南安排去霍拉马旅游了,庞小南也落了个清净,自己在霍拉马也自由自在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庞小南想去拜访一个老熟人,卡洛斯。
说起卡洛斯,庞小南真是大有感触,要说这世上活的最潇洒的人,莫过于卡洛斯了,因为他什么事都不用想。
读了那么多书还能活的如此通透的人,只怕只有卡洛斯这种人了,至少在庞小南认识的人里面,卡洛斯是那个最智慧的人。
庞小南开着车晃到了快马公司,门脸还是那个门脸,不过好像进去没那么容易了。
前台问庞小南找谁,庞小南说找卡洛斯,前台客客气气的说明道:“请问你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话你今天是见不到卡洛斯的,因为他每天的行程都很满。”
“那他现在在公司里面吗?”庞小南想在门口等卡洛斯出来。
“这个我不能透露。”前台很有职业素养。
没办法,庞小南只得打了个电话给卡洛斯,卡洛斯听出了庞小南的声音,亲自来到门口迎接庞小南。
“你?你是庞小南?”庞小南戴着面具,卡洛斯没有认出他来。
“是我,我整了容,走,我们先去你办公室再说。”
庞小南拉着卡洛斯朝里面走,挡在门口很容易被来来往往的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
进了办公室,庞小南关上门,对卡洛斯说:“我是戴了面具,这次回来我是秘密回来的,你也不要说出我的行踪。”
“你这些天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卡洛斯的语气不像其他人那么惊讶,本身在他的生命里就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事,一切事情都是因缘际会。
庞小南之所以来找卡洛斯,就是因为他知道,也许所有人都会追问他这些天消失不见的原因,只有卡洛斯不会,因为卡洛斯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道理,而且是那种很深的见解。
“没事,我跟你不一样,你喜欢安逸,我喜欢到处走,一走就不知道多久。”
庞小南看了看卡洛斯的办公室,发现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简约。
“娜塔莎妮娜呢?”庞小南想起了卡洛斯的那个妩媚的女同学。
“她忙的很,我把她升了职,她现在是总裁了。”卡洛斯淡淡的答道,起身给庞小南倒了一杯咖啡。
“她是总裁了,你干什么去?”庞小南对卡洛斯的安排有些不理解,因为一向以来,都是卡洛斯等着别人安排他,没想到他还会调排别人。
“我是董事长了,”卡洛斯把咖啡递给了庞小南,“不过你放心,我这个董事长就是挂名的,董事会也同意了,主要工作就是出席一些活动,没什么实权,实权都交给娜塔莎妮娜了。”
“你倒是会想啊。”不用问,庞小南就知道卡洛斯是推卸责任,现在他比以前更悠闲了。
“你知道的,当总裁太累了,我们公司是总裁负责制,每天光是签字都要忙我大半天,现在给娜塔莎妮娜干,她喜欢干。况且,她也有能力。”
卡洛斯毫不掩饰自己的懒惰之情。
“那你现在就是个吉祥物咯?”按照卡洛斯的描述,只有重大活动他才会出席一下,其实也就相当于娜塔莎妮娜的替补,总裁没时间了,他这个董事长才会移驾。
“吉祥物倒不致于,每天出席的活动还是挺多的,你这个位置不好做啊,我还以为真的只需要我喝喝茶看看书呢。”
卡洛斯反倒是怪起庞小南的安排来了。
“得了吧,你还嫌弃这个位置,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坐你的位置,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那要么这样,你安排我去守大门吧,我觉得守大门还轻松一点。”
“滚,别给脸不要脸。”
“我真的觉得守大门挺好的,你看啊,只要拿着遥控器往那里一坐,有车子来了就按下遥控器,其余时间多自由,想晒太阳晒太阳,想看书看书,比坐这里强多了……”
“那是你想多了,守大门就只要按按遥控器吗?车子来了你不得登记啊,门口的卫生你不得搞一搞啊?作为一个专业的守门员,你好多事情干不了。”
“我堂堂一个博士生,有什么干不了的,干不了我可以学。”
“那你知不知道我培养一个董事长花了多大的力气啊,你以为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去出席活动,就能去帮人剪彩?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栽培啊。”
“哎,早知道你这样栽培我,我还不如去找个保安的工作。”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就好好的跟我在这里干下去,我不在的时候你少往其他方面想,你还想怎么样,活儿娜塔莎妮娜给你干了,只不过要你抛头露面当个吉祥物,你还怨声载道的,你还真想学庄子,当个在烂泥里打滚的乌龟吗?”
“那倒是学不了,我还是比较爱干净的。”
“你还跟娜塔莎妮娜住在一起吗?”
“是啊,懒得搬了,她每天忙完就会来接我回家。”
“我看你是懒到家了。”
“我可不懒,我回了家还得给她做饭。”
“那看来,你们是真的住在一起了,我指的是那个住。”
“没有,我们还是各睡各的,她住她的房间,我住我的房间。”
“这么久了,还没睡到一起去?”
“偶尔也会睡一下的,她每次喝醉了就闯到我的房间里来。”
“你倒是来者不拒啊。”
“拒绝不了啊,她太主动了。”
“我看是你起了色心吧。”
“我可真是一点都不爱好这个,我那是为人民服务。”
“那人民有没有感谢你啊。”
“人民第二天当作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你们俩就这样不清不楚的生活在一起吗?”
“这不挺好吗?”
“我看你真是不明白女人的心思,娜塔莎妮娜明显是喜欢你啊。”
“我知道啊,我又不是木头。”
“那你们俩还不结婚。”
“喜欢非得结婚吗?现在这样挺好的。”
“搞不懂你们学哲学的到底什么心思,都在一起了,怎么就不能结个婚呢。”
“是啊,都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结个婚来证明在一起呢?”
“这是两码事,你们结了婚,才有了法律上的约束,以后就不能随随便便分开了。”
“既然我们心甘情愿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有法律的约束呢?”
“对女人来说,法律的认可多了一份保障啊。”
“不,娜塔莎妮娜不会这么想的,就算是结了婚,她也不会受到法律的约束。”
“你们的父母应该会很高兴看到你们俩结婚的。”
“生活是我们俩的事情,跟父母有什么关系呢?”
“你是要跟我说,生活是自己的,不是活给别人看的,是吗?”
“你什么都懂,为什么要跟我讨论这么低级的事情。”
“靠,我一片好心倒成了低级的事情了。”
“我们的生活现在是挺好的状态,没必要做出什么改变。”
“你惧怕婚姻,我看出来了。”
“不,我不是怕,我只是……好吧,我承认,我怕婚姻带来的改变。”
“你害怕改变,其实没必要,结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无非就是多了一张证书。”
“我从小到大拿了很多证书,毕业证、教师证、驾驶证、获奖证书……就是这个结婚证,我有些怕拿。”
“怕啥,既然你也认为娜塔莎妮娜不会被一纸证书给羁绊,多拿一个证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相信她也不会愿意拿这个证书的。”
“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拿。”
“你也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又愿意拿?”
“我虽然不是她,但是我知道女人都喜欢这个证书。”
“娜塔莎妮娜不是一般的女人。”
“再怎么不一般,她也是个女人。”
“好吧,我回去问问她。”
“记得一定要问哦。”
“你好像很关心我们俩的事。”
“但凡是男女缘分的事情,我都很关心。”
“说的你好像是媒婆一样。”
“没错,我就是人们口中的金牌媒婆。”
从快马公司出来,庞小南觉得神清气爽,又有一对佳人快要走进爱情的坟墓,这可都是他的功劳。
庞小南决定再去拜访一个人,他的老同学,燕青。
反正在霍拉马都拜访了这么多老朋友了,不在乎多一个人,于是庞小南就往燕青上班的中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