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丹武毒尊 ptt-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絕望看書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白剑看着那三个怪物,顿时眉头也微微一皱。先前萧扬好不容易杀掉了变成怪物的凌休,现在居然又多出了三个。
这样一来,想要将其处理掉,不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无比头疼,困难重重啊。
如此,白剑还当真是有些气馁了。这样打下去,周而复始,恐怕他们会被一直累着,说不得都难以打杀对方。
“你居然杀了凌休,这让人的确有些想不到。”忽然间,其中一个怪物开口道。
这话一出,顿时萧扬和白剑更是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听的清楚,这明明就是摩邬的声音!
“好古怪。”白剑有些不明所以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个阴焰界,似乎不论在什么地方,那都是透着一股邪气儿。手段之怪异,让人更是觉得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奇异不已。
“的确让人意外,你的肉身力量竟然如此之强。不过,我这阴傀,可不是你用拳头就能打破的。”站在中间的那个怪物冷笑道。
这三个阴傀,可以说都是摩邬。他用自己的魂魄和七转怒河阵契合。虽然制造阴傀并不需要用自己的魂魄注入其中,但那只是普通阴傀,恐怕也难以对付萧扬三人。
但是有了自己的魂魄注入其中,那便就如同是点睛之笔,更是让这些阴傀的能耐成倍增长。
如果用普通手法的话,想要将萧扬三人拿下,那也无疑是痴人说梦,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之事。
所以纵然是付出一些代价,这在摩邬看来,那都是值得的。
只要能够拿下这场战斗的胜利,那才有着资格去谋取以后。
若是当下都过不去,你就算谋算的再多,最后恐怕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摩邬对此还是有着相当觉悟的,并且也觉得自己应当如此。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丹武毒尊 txt-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絕望閲讀
“以自己的魂魄为媒介,以此来增强阴傀力量,你的确是个狠人。”萧扬看出端倪之后,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现在看来,阴焰界的这些人,大多都是丧心病狂之人。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不论做什么,那都是不计后果的。
似乎只要能够达到他们预想之中的结局,只要能够取胜,至于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们对此都是无动于衷。
如此,让萧扬也想不通,既然他们如此狠辣,又怎么可能会被万兽界压着打了几千年?
这其中许多事情,还当真是耐人寻味啊。
被瞧出了端倪来,摩邬也并不觉得奇怪,甚至这也算的上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萧扬既然能够找出对付凌休的法子来,并且还做的出来,可见他的所知是何等恐怖。这种人,也的确厉害,所以他能够快速瞧出一些端倪,那也属于正常之事。
看着那些阴傀,萧扬的心中也已经有了对策。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眉头一震,因为他发现那些阴傀还在不断的吸收着怒河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壮大。
白剑直接一剑,将其中一个阴傀给斩成了两半!
但是下一刻,被腰斩的阴傀忽然再度合拢,仿佛毫发无损一般。
白剑准备再度出手之时,却被萧扬摁住手,对他摇了摇头。
“他用的是阴神之法,更和怒河缔结契约,只要这条河还在,那么这魂魄只要不是主动回去,便就很难将其抹灭。”萧扬无奈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丹武毒尊笔趣-第兩千七百五十三章 絕望分享
虽然白剑的剑的确锋利,可以轻易的斩开肉身,但是想要诛灭灵魂,却有些困难。
如果只是普通的神魂还好,也能够一剑斩之。
但是怒河却给予了摩邬一些新的能力,让他的魂魄难以被针对、展开!
萧扬虽然有着一手炼魂术,但是以眼下的情况来说,是否使用,恐怕都是说不准的。
再看摩邬的本体,似乎也并没有多少改变。
忽然间,脚下的怒火忽然冲出一个女子,她身上的法袍已经消失不见,衣衫上面还有着一些火苗,正在不断的燃烧着。
这一幕,看的白剑更是心惊肉跳。
冲上来的是明珠公主,她那件可以抵挡阴焰侵袭的法袍,也已经消失了。
不用想,在这怒河之中,那件法袍恐怕也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
也只有这一个原因,所以她也不得不立即离开怒河,来到相较安全的半空。
看到那白衣女子冲出来,摩邬只是不屑的笑了一声。
在他看来,这等策略,本就是荒诞可笑的。
现在白剑的笑容也彻底凝固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一次他们居然会被如此难住,似乎还没有法子破解。
出师不利,莫过如此。
“我只重创了一人,下面着实看不清,神识受限,无法将他们都找出来。”明珠公主无奈道。
萧扬闻言,只是颔首,他的心中也再度开始盘算了起来。
现在他们所面对的,就宛如僵局一般,难以让人看到希望。
但是他也不得不顾虑更多,找出一片生机来。
明珠公主举目四顾,看着那三个阴傀,顿时眉头也不禁皱了一下。
之前她在古籍上面也看到过一些关于阴傀的记载,虽然只是相似,但也清楚,这等法门是较为难缠的。
并且,明珠公主更加清楚,以他们三人所修行的法门,都没有对付阴傀有着奇效的手段。
“看来我们还是大意了啊。”明珠公主颇有些自嘲的说道。
因为,就眼下而言,他们几乎已经没了翻盘的希望。
那阴傀还在不断的壮大,等着它们吸收足够的力量之后,恐怕他们三人都是难以对付的。到时候,对方再多些手段,那么他们就无法应付!
“什么大意,不过是对方阴险罢了。”白剑也颇有些自我安慰的说道。
之前一剑斩出,将那阴傀腰斩都毫无用处,这让他更是无奈。
他们难以伤到这些阴傀,但是对方却可以伤到他们。
“阴险?呵,听你们的口气,看来是不准备再继续挣扎了?”摩邬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笑,让那三个阴傀在同一时间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阴傀的笑意不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狰狞,有着一种不寒而栗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