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22.震撼所有人的作品!要當浙大教授?(求訂閱!)相伴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你?
蝶恋花?
关键字词都写在了黑板上。
全场两千多双眼睛再次聚焦于此。
期待着王谦接下来的表现。
王谦此刻在给自己设定一个角色!
以及,一段表演。
一个满腹才华的年轻文学作者。
一个被一些文学圈子内的老前辈为难,然后写命题古词的年轻文学作者!
性格!
温文尔雅,谦逊谨慎,低调不张扬,却又透着骨子里的骄傲和自信。
王谦神色平静,背对着全场两千多人,面向着黑板,双手背后,做思考状,身形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认为他是在思考,被这一道命题作文给难住了。
很多人都松了口气!
这家伙!
貌似终于表现正常一回了?
被难住才是应该的吧?
如果这样的命题作文都马上就写出来了,哪怕写的不是很好,只需要对仗工整,意思明确,就已经堪称牛逼了。
郭壮壮松了口气,脸上出现一丝笑容,轻声说道:“终究还是被难住了!”
他想说你还是不行……
但是,他觉得这话他没资格说。
王谦再不行,在古诗词方面的才华也甩出他几条街。
这命题作文,的确是太难!
他连上去被人家出题的资格都没有。
蒋兴低声说道:“的确太难了!纯粹的现场创作,还要被命题限制,这要是成了,他的文采和文思都足够和那些千古文豪相比了!”
这种事情,他们只在那些古代文学传说故事当中看到过,而其中的主角,无一不是青史留名的大文豪,在故事里写出了名传千古的大作。
如果王谦在这里完成了这道命题作文。
那么,几乎就可以和古代那些青史留名的大文豪相比了!
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是历史的见证者。
但是。
目前看。
王谦好像被难住了。
在思考。
现场也都一片安静。
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极难。
没人去打扰王谦的思考。
除非,王谦自己放弃!
徐笑笑对徐文文说道:“姐,你们学校的人真坏。故意让王教授下不来台!”
徐文文沉默不语。
秦雪荣眼神很是担忧,又心疼无比地看着王谦站在那里安静思考的背影,恨不得自己上去代替王谦承受这一切。
很多年轻学生也都很是同情王谦。
这真的难!
写不出来,不丢人。
足足过了十分钟!
安静的现场已经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议论声。
“其实,王教授不必强撑,写不出来就算了,这么难的命题作古词,现代有谁能写出来?”
“就是,何必强撑呢,写不出来也不丢人。”
“现在那楹联还没人能对上来呢,他正好也写不出这首蝶恋花,那就打平了吧。”
……
前面的陈向东,蒋兴,曹文芳,方国书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他们是真的怕王谦刷刷刷几笔又写出一首作品来。
那他们就真的是无话可说了,只能低头认输!
不然,再说什么的话,那就是真的一点脸皮都不要了。
还好……
看王谦的样子。
似乎是被难住了。
方国书看了陈向东一眼。
陈向东立马领会,站起来说道:“王教授,如果为难的话,不如今天暂且到此为止,如何?等你以后有灵感了,再将写好的作品发出来?”
陈向东想着给王谦一个台阶下。
此事到此为止就好了。
双方互相都让对方难受了一回。
就算扯平了!
谁也没有输赢!
王谦听到了陈向东的话。
但是。
他没有回头。
也没有回话。
而是突然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全场立刻传出一声声惊呼!
“王教授动笔了。”
“他想到了?”
“十分钟就想到了,这么厉害?”
“陈主任想让王教授认输,显然王教授不会这么认输。”
“期待!”
“快看……”
……
陈向东尴尬了一下,以为王谦专注于思考,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当下笑了笑掩饰尴尬,然后再次坐了下来,低声对唐河鹏说道:“这下,我这个主任的面子是丢光了。”
唐河鹏没有理会陈向东,双眼紧紧看着王谦和黑板上出现的一个个文字。
吕春湖双眼紧紧看着王谦的字,低声道:“就着一手书法,王谦就足够成为一代大家了。”
曹文芳惊异:“他真的想到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txt-122.震撼所有人的作品!要當浙大教授?(求訂閱!)閲讀
方国书不说话,只是双眼看着王谦写出来的一个个文字。
后面很多人跟着念出了王谦写出的每一个字。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栏意。”
声音越来越大。
念到这里。
后面的一千多学生都跟着念了出来。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穿越八年纔出道 起點-122.震撼所有人的作品!要當浙大教授?(求訂閱!)閲讀
每一个人的声音,都透露着一丝兴奋。
因为,他们念到这里,已经看出这是一首不错的作品。
他们在见证一段文学历史佳话的诞生!
前排的陈向东和曹文芳,方国书等人则是神色凝重。
押韵,对上了,词牌也的确是蝶恋花。
王谦的粉笔没有停,似乎是文思如泉涌一般,写字的手指也迅捷而带着一丝激动的情绪。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当王谦的粉笔停下。
当全场一起念完最后一句!
所有人的心中都仿佛春雷惊蛰炸响一般,一时间让他们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一道道嗡嗡的轰鸣声。
最后两句!
实在是戳心!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写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数千人瞪大眼睛看着黑板上的文字。
王谦此刻也终于放下了粉笔,转过来面向大家。
依旧儒雅温和。
依旧面带微笑。
依旧自信之中带着一股骨子深处的骄傲。
王谦看着所有人,轻声说道:“这首词,也不是我纯粹现场创作的。我刚才在回忆我以前的一些想法和词句,不断的组合再创作。足足耗费了十分钟才想出这首作品来,应该勉强能达到方主席的要求了吧?”
“就是,可能有点慢了,抱歉!”
这番话!
一听就是老凡尔赛了。
十分钟就出来着每一首作品,还慢?
很多人听了都有一种无地自容之感。
是个人都能听出来,王谦这番话当中表达了一些不满。
但是,没人能生气!
即便是方国书和曹文芳几人,也对王谦生不起气来。
这种才华突破天际的年轻人!
他们怎么生气?
而且!
今天全程王谦都表现的谦逊得体。
哪怕被如此刁难。
都没有说过一句不好的话。
依旧在努力做到!
最后抱怨一句!
不过分吧?
方国书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今天也算是丢了一点颜面。
不过。
在这种才华面前,丢点颜面,也不丢人!
方国书首先轻轻拍了拍手掌,鼓起掌来!
曹文芳也立刻跟上,鼓掌。
蒋兴,陈向东,唐河鹏等人也都一起鼓掌。
后面的白桦等教授老师,也都一起鼓掌。
学生们,更是跟着一起起哄凑热闹,掌声如潮。
徐笑笑和徐文文,秦雪荣都一起站了起来。
刘胜男也站了起来!
郭壮壮也不得不跟着周围的人一起站了起来,勉强跟着一起鼓掌!
这次。
不只是后面所有的学生站了起来。
就连最前面几排的教授老师,以及校领导知名校友们,也都一起跟着站起来鼓掌。
两千多人,黑压压的站起来一大片。
掌声雷鸣般冲向四面八方。
王谦站在讲台上,坦然接受这一切赞誉!
仿佛,他本应该如此。
和两千多双眼睛对视。
王谦没有任何压力,依旧面带儒雅笑容。
掌声持续了十几秒,才逐渐停了下来。
大家也都坐了下来。
王谦这时候才开口说话:“好了,今天这堂课就到此结束了。两个小时了,我都站累了,大家也都回去休息吧,下课!”
啪啪啪……
掌声再次响起一阵,这是送别的掌声。
这节交流公开课。
正式结束了。
最后一首蝶恋花。
王谦没有进行任何讲解。
只是写了出来。
对在场的所有学霸们来说。
看懂肯定只是最基本的。
能不能理解所能代表的更多的意义,就看每个人的悟性了。
正式下课。
但是。
却没有人先离开。
前面的浙大知名校友和校领导们,等着王谦过来再聊聊,所以暂时没有离开,都想和王谦聊两句。
而后面的学生也一个都没有走,纷纷朝着前面张望着。
一个身穿校服,披着黑长直头发,身材高挑的女生小跑着从座位上跑向了讲台,无视了周围很多人异样的目光,越过了吕春湖几人,直接来到了讲台上,将笔记本递给王谦,恭敬地说道:“王教授,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女生抬头,清秀的面庞上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双眼带着崇拜和莫名的情愫,一眨不眨地看着王谦。
王谦轻轻点头,拿过笔记本,从自己的西服口袋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一支钢笔,看到笔记本上写着自己的所有作品,从以前发表的绝句到刚刚写的蝶恋花,一个不少。
王谦稍微诧异地看了看女生。
女生略微害羞地说道:“我喜欢你的每一首作品,包括歌曲和钢琴曲,以及这些所有文学作品。”
王谦笑了起来:“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惊喜道:“我叫张玉琪!”
王谦在笔记本上迅速写下一行字:送给浙大张玉琪同学——王谦,2021.1.24。
写完,王谦将笔记本递给张玉琪。
张玉琪双手接过,仔细看了看,越看越喜欢,心中越开心,然后忍不住上前一步,张开双手轻轻拥抱了一下王谦。
王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身体僵硬的被对方抱了一下,闻到了一股清香。
“王教授,我喜欢你!”
张玉琪抱着王谦的时候,迅速在王谦耳边说了一句,接着脸色变得绯红,转身头也不敢回地跑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表白。
只有王谦听到了。
其他人没有听到。
周围很多目光都投向了张玉琪!
有羡慕,有不屑……
但是!
张玉琪后面,立马有一大群人涌向讲台,纷纷拿着自己的书本,或者笔记本,亦或者是一件衣服,想要王谦签个名。
“王教授,我也要个签名,谢谢。”
“王教授,我喜欢您的这首蝶恋花,能把最后两句帮我写下来,再写一句鼓励的话吗?谢谢了……”
“王教授,能在我的衣服上签个名吗?我是你的忠实粉丝。”
“王教授……”
……
眼看着,数百个学生堵在了讲台这边,然后大家自发的开始排队,都想要王谦的签名。
王谦稍显无奈,但是却也不好转身就走。
毕竟。
已经签了一个了。
其他人也就不能不理了。
只能拿起一个个笔记本什么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后面,陈向东和唐河鹏,曹文芳,蒋兴,吕春湖,郭壮壮,刘胜男等人都没有走。
陈向东和蒋兴一起将王谦所书写的每一块黑板都整整齐齐的放好,准备拿回去全部留着,但是吕春湖已经说了要拿回去研究这上面的书法。
然后,他们就在那里看着王谦仿佛在举办粉丝见面会一样的为签名而忙碌。
这一个个学霸们,现在都变成了追星族一样。
数百人,队伍都排到礼堂外面去了!
而且,似乎还有人在继续加入队伍。
陈向东看这样似乎人越来越多,这样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当即利用自己的身份,大声说道:“同学们,王教授很累了。没有时间给每一个人都签名。所以,只有一百个名额!一百名以后的同学,就不用排队了。”
后面的学生们都非常不乐意。
但是一看是校领导说的,都不敢说什么了。
白桦很自觉的去数了数人,将一百名后面的学生都赶走了。
这一下!
王谦轻松了许多。
一个个签字。
“同学你叫什么?”
“徐笑笑!”
王谦突然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笑颜如花,带着一些婴儿肥的笑脸,水灵灵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自己,似乎恨不得用眼睛将自己吞掉。
这眼神!
作为老渣男的王谦一眼就看明白了。
这丫头!
对自己可能不是一般的着迷。
徐笑笑轻声说道:“王教授,再给我签个名吧。”
王谦低下头在笔记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点点头:“笑笑,你可以等会儿再找我签名,不用排队。”
徐笑笑:“没事,我想早点拿到您的签名。”
拿到签名。
徐笑笑没有停留,转身去找自己的姐姐徐文文了。
站在王谦身边的秦雪荣很是心疼,拿着水杯递到王谦的嘴边,低声道:“喝点水吧,说了这么久。”
王谦点点头,对秦雪荣笑了笑,就这么喝了一大口水。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王谦有女朋友了!
而且。
大家都是有眼光的聪明人。
都能一眼看出秦雪荣不是一般家庭出来的人。
颜值很高,不输给那些靠颜值出道的流量小花,气质更是甩了那些流量小花几条街,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很多排队的女生都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少女情怀总是诗。
今天王谦在这堂课上的完美表现,几乎俘获了现场听课的女生当中的大部分女生的心。
才华突破天际,长相又帅气,气质更是符合她们心中的完美想象。
几乎,无可挑剔!
她们想要的,想看到的。
王谦身上都有。
再加上多金这一条的话。
完美到那些玛丽苏偶像剧里都不敢这么编。
可惜!
看到站在王谦身边的秦雪荣。
几个感性的女生当场留下了眼泪。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
才写的差不多完了。
“同学叫什么名字?”
“刘胜男!”
王谦笑了笑,又抬头看了看。
刘胜男站在他面前,调皮地笑了笑,看了看自己递给王谦的笔记本:“王教授,给我签个名吧,从现在起,我也是你的粉丝了。你的这几首作品,真的太好了,给了我一些灵感。”
王谦也笑着摇头,没有说什么,看到刘胜男那纯净无暇的眼神和笑容,疲惫都少了一点,刷刷刷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刘胜男。
刘胜男也如其他学生一样,拿上签名就走了。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俞景若!”
王谦的手一抖。
再次抬头看了看。
只见一个记忆深处。
那如出世仙女一样的面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俞景若竟然也穿着校服,不带丝毫人间烟火气息的面容,看起来就如大学生差不多,一双仿佛看透世俗的眼睛眨了眨:“王教授,给我签个名吧?”
王谦避开了俞景若的眼神,低下头迅速写上自己的名字,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俞景若笑道:“我办了旁听,在这里上课,充实一下自己。我们一起毕业的,你都是教授了,我也不能太差吧。”
俞景若的身上多了一股书香气息,歪着头看了看王谦,又看了看王琴身边的秦雪荣,微笑道:“你女朋友真漂亮。”
秦雪荣看着俞景若笑道:“谢谢,你也很漂亮。”
俞景若对秦雪荣轻轻点头:“谢谢!”
说完,俞景若又对王谦笑了笑,很洒脱的转身就走了,双手抱着两本书以及那本王谦签字的笔记本。
一百人,正式写完了。
王谦看了看俞景若的背影,心中有些心疼。
秦雪荣小心地看着王谦,轻声问道:“你认识她?”
王谦笑了笑,抓着秦雪荣的手,点头承认道:“嗯,我的大学同学,以前追过我。”
秦雪荣惊讶:“她追过你?”
她不得不惊讶。
俞景若是第一个让她都有些惊艳的异性。
不是颜值有多高,再高也就是和她,以及她见过的一些人差不多。
主要是,俞景若身上那股气质,是她见过的最独一无二的。
去演仙女的话,本色演出就能完美演绎了。
在她看来。
俞景若这样气质容貌绝佳的女子,不缺少追求者的,其眼光也会高的离谱,一般人不会入眼的。
更不可能倒追男人!
哪怕!
火熱連載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ptt-122.震撼所有人的作品!要當浙大教授?(求訂閱!)讀書
这个男人是她喜欢的王谦。
她也也觉得,俞景若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仙女,有可能喜欢凡人。
但是,仙女永远不可能去追求凡人。
王谦轻轻点头表示了肯定,俞景若当年的确对他表白过,然后没有过多的解释,看向走过来的陈向东几人。
秦雪荣不再追问这些王谦过去的事情。
就连王谦离婚的事情,她知道也没有去问过,连王谦的前妻是谁都不问。
因为,王谦不说。
她就不会去问!
此时。
秦雪荣目光不善地看着陈向东和方国书几人。
刚才,他们故意为难王谦,秦雪荣可不会忘记。
王谦却是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一样,面对陈向东伸过来的手,伸手握住,然后迅速松开了。
陈向东对王谦说道:“王教授,我今天是大开眼界。我从来没想到,一个人的才华能溢出到这种程度。才华横溢,才华横溢,原来就是这样。佩服……”
陈向东脸上满是佩服。
唐河鹏说道:“王教授,从此,华夏文坛,有你一席之地!今天,我都彻底服了。这四首作品,无一不是佳作呀。”
王谦谦虚道:“偶然所得,唐教授谬赞了。”
方国书看着王谦郑重地说道:“王教授,刚才是我唐突了。我在这里,想邀请你加入我们西湖市作协,你看如何?”
王谦看着方国书,笑道:“谢谢方主席亲自相邀,我考虑一下。”
方国书没有生气的样子,说道:“好,王教授你仔细考虑一席,我是诚心邀请的。”
王谦再次感谢:“谢谢!今天我有些累,下次再说吧。”
方国书当下没有再说了,只是点点头。
蒋兴上来和王谦握了握手:“你好,王教授,很喜欢你的作品。”
王谦不认识蒋兴,也没看过他的作品,礼貌性地说道:“你好,你的作品也很不错。”
几人又聊了几句。
又问了王谦几句关于他这首蝶恋花的一些问题。
王谦一一回答了一下。
然后,方国书和曹文芳就相继告辞离开了。
吕春湖还在询问王谦关于书法的问题:“王教授,你的这手书法是你自己练出来的?不是跟别人学习的?”
王谦看着对方回答道:“嗯,是我自己琢磨,练习出来的。就是想写出和行书,楷书不一样的书法,最后就成这样了。”
吕春湖赞叹:“果然是一代大家!佩服。”
王谦看到那边门口还有徐笑笑和徐文文在等自己,当下对陈向东几人提出告辞:“陈主任,那我就先告辞了,今天这堂课,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陈向东左右看了看,看到大礼堂内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当下对王谦说道:“王教授,我有个想法,你听听!”
王谦稍微好奇,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点头:“陈主任,你说。”
秦雪荣则是带着警惕地表情看着陈向东。
陈向东笑道:“王教授,今天您的才华让我们都很佩服和认可。你看,我们的学生也都很喜欢你。你的这堂课,他们也很喜欢。所以,我想给你发出邀请,邀请你成为我们浙大的客座教授,希望你有时间能经常来我们学校讲讲课。”
邀请我到浙大当教授?
王谦心中稍微震动。
但是,表面上,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