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331章與公主的偶遇展示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你在教朕如何做?”皇帝坐的较远,景玉宸此时与一众大臣皆跪伏在地,看不清楚皇帝的神色,但他浑身散发而出的威严,足以让景玉宸心生胆寒。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觉得这样做,对谁都好!”
“好一个对谁都好,你不过一心想着去找倪家的大小姐!”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331章與公主的偶遇分享
他怒吼一声,将桌子上的东西砸落在地,吓得大臣们各个更加低伏着身,不敢发出任何一丝动静!
“你该知道,半个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已经被野兽给吃了!愚蠢!”
他吼完之后,站了起来,气愤的看着景玉宸。
“不愿意也成,那就继续回你的皇子府关禁闭去吧!”
最后一众大臣们皆被连累赶走,景玉宸也跟着走了出来,一人落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看着神色平静却又冷漠的景玉宸。
他开口:“二皇子,你对月杉感情如此深,本相很感激,也很感动,但人,或许真的没了,你要拿得起放得下!”
他将手掌拍在景玉宸的肩膀上,看待他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位他喜爱的孩子。
景玉宸皱着眉,敛下眸中的神色:“丞相说的对,或许人已经没了。”
出了皇宫后,景玉宸没有老老实实的回皇子府关禁闭,而是去了将军府。
邹阳曜身上的伤势过重,直到现在还躺在床榻上难以动弹,他看见走过来的人是景玉宸时,眼里有意外闪过。
“怎么是你?”
景玉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日,你可曾在现场见过褚宁央?”
邹阳曜嘴唇苍白,虚弱的坐了起来,“只有杨婉清。”
“可你的夫人却说当日褚宁央也在。”
邹阳曜捂着伤口,脸色也跟着苍白了些许,他靠在床榻上,无奈道:“或许杨婉清真的找过她合谋害人,只是她表面装作不答应,其实还是赶去了现场,躲在现场的她看见了我们没有看见的……”
景玉宸攥着拳朝外走去,邹阳曜追问:“月杉还没消息吗?”
景玉宸的脚步一顿,头也没回,回应:“没有。”
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子府内,布置的喜庆红绸以及大婚摆设,全部撤的干干净净,好似半个月前并不是大喜之日。
五日后。
城中百姓们皆是好奇的站在道路两边,想看一看这他国的公主究竟是何模样,是不是如同传闻中一样,美若天仙,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随着整齐铁甲和马蹄声接近,一辆豪华大气的马车缓缓驶入众人眼中,马车周围垂着轻纱与珠链,将人的视线遮挡,但里面若隐若现的身影,却愈发引人遐想。
为首的位置,一个老者身穿他国朝服,面色沉静冷漠着不苟言笑。
他驾马在前,等他举起手时,几千余人的队伍停下,他目光直视前方,前方站着几个年迈大臣以及一个年轻男人。
老者从马匹上下马,走上前,景承智率先开口:“晚辈景承智,闲常的四皇子,奉父皇之命,前来迎接苍烈国公主。”
他微微作揖,看上去面容英俊不凡,气度出众,很是温文尔雅,谦和有礼。
“公主就在马车当中,多谢四皇子接待。”
宫中摆设了宴席,招待苍烈国的诸位来使们,本该是喜庆热闹的事,怎奈苍烈国公主,水土不服,面生红疹,伴有呕吐,卧病在床……
景承智有些扫兴去宫宴复命,那位老者使臣,却是暗藏着怒气跟着公主,进了房间。
房间内,女子作着一副呕吐的表情,朝着痰盂里准备呕吐,使臣却是一脸鄙夷的开口说:“想装呕吐,怎么不将面纱先给摘了?”
女子愣了一下,低垂着头,不敢回话。
使臣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逼视着她:“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种重要的场合,你也胆敢冒充公主,公主人呢?”
面前的女子害怕的瑟缩着,“奴,奴婢也不知道,是公主命令奴婢冒充的,奴婢也很害怕。”
她朝着地上跪下,请求放过。
使臣看着她,满脸怒容:“若是公主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杀头吧!”
说完后,他便哼了一声,离开了。
闲常的京城大街上,一个身穿男装的女子,正打量着京城街道,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有些惊叹:“没想到,闲常的百姓都穿的这般体面?”
“放开我,放开我。”一道女子的大叫声,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眸看去,就见一个蓄着胡渣的男子,拽着一个女子的手腕,用力的往前拽着,好似要将她提着上马。
女子挣扎着,有些惊恐和生气,而在女子身边还有一个丫鬟打扮的人,着急的说:“你不能带走我们家郡主!我们家郡主不愿意去!”
但景玉宸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沉冷着一张脸,抓着褚宁央的手腕,冷声道:“乖乖上马!”
褚宁央用力摇着头:“我不,我不去悬崖,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景玉宸完全不相信她的话,拖着继续往前走。
站在不远处的段勾琼立即走上前,她双手叉腰,呵斥道:“你这小子,生的怪人模狗样的,怎么强抢民女呢?”
段勾琼生的皮肤白皙,双眼很明亮也很大,此时瞪着人,很是水灵,一看就知道是女扮男装!
景玉宸冷眼瞥了她一下,之后收回视线,继续拽着褚宁央,往马儿走去。
段勾琼发现景玉宸无视她,而且还不放弃强抢民女,她咬着唇,怒道:“好啊你,你姓甚名谁报上名来,我待会让官府去抓你!”
景玉宸冷漠的视线再次瞥向她,带着一丝嘲讽:“下次女扮男装的时候,记得束胸!”
之后他强制拖着褚宁央上马,段勾琼一脸诧异,束胸……
她低垂下头,看向自己,此时胸前,微微隆起,可不就是女人最大的特征吗?
她脸颊瞬间爆红,对景玉宸怒道:“你,你这小子,你往本姑娘哪里看!你,站住!”
她大吼一声,声音很是尖利,但景玉宸已经翻身上了马儿,一手抓着褚宁央的手腕,一手扬着马鞭,出发。
丫鬟见了这情况,依旧着急的大喊着:“二,二皇子,你不可以带走我们家郡主啊……”
丫鬟有点崩溃,段勾琼一脸诧异:“你刚刚说什么?那人是二皇子?”
丫鬟因为着急担忧,脸颊挂上了泪水,被段勾琼一问,转头看向她,她擦着眼泪,“二皇子她要带他们家小姐去悬崖,他怀疑我们家小姐,呜呜……”
段勾琼不禁想起,在苍烈国的时候,她的父王告诉过她,二皇子做太子的可能性最大,要嫁到闲常和亲就应当选景玉宸!
段勾琼一脸吃惊,没有想到景玉宸年纪轻轻竟然是个大胡子!
而且还喜欢强抢民女!
她咽了咽口水,她不能让自己嫁给景玉宸!
她看向站在她身边的丫鬟:“快,报官,我们去将你们小姐给救回来!”
丫鬟错愕的看着段勾琼……
一路上景玉宸快马加鞭的赶路,出了城门后,直奔悬崖处,悬崖上几乎每一处都被士兵们搜查过了,但没有找到箭矢,褚宁央作案的证据。
景玉宸看着前方一片林子,他微微眯起眼睛:“在这里好好待着,别想跑!”
说完后他翻身下马,朝一旁走去,他越走越远,准备找个隐秘地方,方便一下。
景玉宸一走,被驮在马背上的褚宁央立即活了一般,从马匹上下马,她环视四周,想逃跑。
但这马是景玉宸的,好似很听景玉宸的话,犹豫之下,她快步朝着一旁的林子钻去。
躲在山石后的景玉宸此时缓缓显出一点身形。
他看着褚宁央离开的身影,眼睛微微眯起。
如果真如倪莹莹所言,褚宁央来过这里,躲在林子里射箭,便证明,褚宁央对林子里面还算熟悉。
所以想要考验考验褚宁央到底有没有来过这里,他只需要跟上就行了。
景玉宸眯起眼睛,朝褚宁央的身影跟去。
褚宁央在林子中转悠着,寻找回京的路,她心下恐慌,跑的有些快速,地面上的杂草被踩踏,展现出一片明显的道路。
身后是远远跟着的景玉宸,他的眸光很冷,盯着褚宁央好似在盯着一只逃亡的猎物一般。
褚宁央飞快走了许久,她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体力有些不支,想着走的也不短距离了,景玉宸一定找不到她了,便大胆的靠着树枝,休息。
休息好了后才继续赶路,但她的方向感并没有半点失控,一直都在朝着京城而去。
一个没有来过这里的人,如何做到在一个林子中正确的找到方向,不迷路?
景玉宸冷冷的抿着唇,继续跟踪。
直到天色晚了,快要擦黑,褚宁央松了一口气,她开心的朝着林外的大马路而去。
但让她惊讶的是,她在大马路上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她以为她已经成功甩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