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萬族之劫 愛下-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展示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万族之劫
宇皇大殿。
众人也不急着人皇印的事,而是先说起了空,文钰相当兴奋:“空那个傻子,还以为苏宇真的要对付稷天,我看苏宇出手的时候,气势倒是强,实际上就是空壳子……我都捏了把汗,吓死了,苏宇是真能骗!”
“空他们还以为是什么特殊手段呢,结果,我突然爆发,他根本没反应过来……”
说着,她就想笑。
这一次杀空,虽然很快,但是真的刺激!
的确刺激!
有一种偷袭,叫当面偷袭!
偏偏,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文钰给杀了,此刻,文钰兴奋道:“苏宇,我们合体,我看38道是肯定没问题的!要不下次合体再战!”
“……”
苏宇就这么看着她,文钰说着说着,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有些无语了。
你们什么眼神嘛?
我说的有问题吗?
苏宇一人,只是36道,我和他合体,足足38道,比36道可是要强不少的,都这眼神,啥意思?
她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此刻也只能翻白眼。
无语中!
苏宇懒得说什么,随意道:“空的道,主要走肉身道、雷霆大道,算是双道融合,给武王吧,不求进入36道,起码34道以上吧!”
武王却是摇头:“不用,给老二吧!老二没怎么吸纳过阴间大道,其实我之前突破的时候,是吸纳过一些的,给老二天地融合,老二提升会更大一点,我觉得36道是没问题的!”
他知道,空的道也许更适合自己,但是,论起提升,却是未必,可能文王提升的更多一些。
一个从32道到34道,一个从34道到36道,那是不一样的。
文王则是看向苏宇:“你呢?”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討論-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看書
苏宇笑了笑:“我不需要!”
文王若有所思,开口道:“不急,等看过人皇印再说!”
苏宇笑了笑,点点头:“看看吧,也许人皇印中存在的宝物,更适合大家!”
此刻,倒是穹不急着看人皇印了,而是问道:“你说,石会回来吗?或者干脆来投奔你?”
他还是有些疑惑的。。
当然,也在想,石要是来投奔苏宇……我咋办?
他现在还没填充阳间大道呢,杀狱王或者人祖,才是他的机会,而他已经38道了,其实都给吃了更好,免得不够。
可石要是来了,苏宇接纳了怎么办?
能杀的阳间强者,其实真不多了。
也就那俩了!
除非苏宇和其他人翻脸,否则,都没阳间强者可杀了。
苏宇见他忐忑,笑了:“周和狱,都交给你来杀好了,杀了就吃,你看如何?”
穹尴尬:“狱好像也进入38道了!”
未必打得过两人联手!
别说杀人了!
苏宇笑了一声,也不多说,开口道:“天门和地门,现在为了保命,不愿意出手,可真到了要死的时候,这俩比谁都强!所以啊,如今,还是无法匹敌他们的!”
苏宇一方不弱,可真打起来了,还是不如的。
关键就在于,天门和地门又一直担心成为苏宇的主攻目标,怕死了一位,所以哪怕到了这一刻,都不想出手。
人皇闻言,也是一声叹息:“幸好你在!”
苏宇不在,其实大哥不说二哥。
死灵之主会全力出手吗?
不一定!
穹呢?
虽然是人皇影响的,可没有苏宇帮他夺取开天剑,他也未必会愿意出手。
只能说,苏宇利益平衡做的相当好。
但是,现在没到最后时刻,一切都很难说。
而作为话事人的苏宇,其实提升的反而不多。
包括这一次斩杀了空,苏宇也没要空的大道,而是给了文王和武王,至于谁要,那就和苏宇无关了。
有时候,苏宇的魄力,超乎想象的大。
苏宇也不再提及这些,看向人皇。
人皇很快取出了人皇印,一枚大印悬浮在空。
此刻,豆包也狐疑地看着人皇印,再看看文王,又看看人皇,最后看向苏宇,没觉得自己和这大印有什么联系,不过看着看着,又觉得真亲切!
好东西!
香!
有点想吃的感觉。
此刻,大家都盯着人皇印在看,看着看着,大家其实都觉得,真亲切,真温暖啊。
人皇大道的影响,真不是盖的。
穹看了一会,急忙扭头,不能看了,这玩意,还真是越看越悲伤,看着看着,觉得人皇眉清目秀的,真是个好人!
我呸!
就连死灵之主,看了一阵,都微微点头道:“星宇,你的道,的确独树一帜!不得不说,你的大道,感染力很强!看起来只是辅助之道,实际上,却是极其可怕!这东西,蛊惑人心,是真的不错!要是蛊惑人心,你和苏宇,也算是不相伯仲了!”
苏宇也盯着看了一会,面色倒是平静,“人皇的大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洗脑的道,责任……责任这东西,是靠自己去肩负,而非大道影响的!他这大道,其实邪门的很,算是一种傀儡之道,更高级的傀儡大道,操控人心,所以,人皇就是人门!”
“……”
人皇都无语了,看着苏宇,半晌才道:“你看了半天,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是人门?
苏宇笑了:“人人都可能是人门,人门在于心!若是人门不存在,那人门就是一种人心,有什么好奇怪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扇门,人之门!天门眼中的人门,不可敌,伟岸无比!地门眼中的人门,邪恶无比,也不可敌!稷天他们眼中的人门,强大无边,伟岸无边……”
千人千面!
大家说的人门,其实都不太一样,包括和灭世有关,和噬蝗有关,都有不同的解答。
苏宇也没多说这些,再看人皇印,微微凝眉道:“到现在,你也无法控制人皇印内部吗?”
“不能!”
人皇摇头:“我捡到手很多年了,但是一直都是如此,根本无法深入探查,天古他们怎么说的?”
“一条道,关联三族的道!”
众人心中微微一震,关联三族的大道?
什么道,可以关联三族?
此刻,苏宇手中呈现出许多鲜血,鲜血沸腾,而人皇印纹丝不动。
苏宇看向人皇:“这是你的天地核心,若是真破开了,会有麻烦吧?”
人皇摇头:“因为我无法打通内部,所以大道也只是表面附着,我本质上,还是以星宇印为基,人皇印只能说更强大,挪移表面大道就行了!”
“先挪移吧!”
人皇也不多说,迅速取出一枚大印,正是苏宇之前一直掌握的星宇印,很快,人皇印上,大道核心,渐渐开始转移,星宇印微微有些裂开,但是很快,又被修补完善。
而这时候,人皇印才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一个石头……看起来有点像个蛋。
豆包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东西,鼻子抽动了一下,闻了闻味道,有些陶醉,含糊道:“感觉……有点香,但是又隔了一层!”
死灵之主此刻也上下端详一番,微微皱眉道:“感觉像个蛋!”
“不会是什么生物的蛋吧?”
众人也都纷纷看去,苏宇压根不客气,直接探手一抓,拿入手中,仔细观摩一番,笑了笑道:“若是一个蛋,那才有趣!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外面是一个空壳子,里面才是精华!可能是一座完整的天地,可能一条大道!再猜的厉害点,里面是一方有人存在的天地!”
苏宇笑道:“就如万界这样的天地,有人在生存,但是,他们在内,我们在外!”
人皇摇头道:“那应该不至于!按照你这说法,神魔仙三族的始祖,可能都是从蛋中走出来的……”
“为何不可能?”
苏宇笑道:“一切皆有可能!万界又不是唯一,这一点毋庸置疑!万界只是时光之主开辟的一个世界,时光之主从哪来的?本来有没有一个世界,一个宇宙?若是他们来的地方,并非混沌呢?”
这东西,其实不算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万界只是时光之主开辟的,时光之主是这个世界的开辟者!
那时光之主这一身实力从哪来的?
还有,穹这些人的来历呢?
苏宇看向穹:“穹老哥,你算是早期的存在了,你和开天时代的强者一直打交道,你知道这些人原本生存在哪吗?”
穹点头:“就在这片混沌区域!原本,这里就是混沌!这些人,一开始就生存在混沌之中,混沌中倒是有些残破的山石大陆之类的,像石他们,都是混沌中的存在!至于时光之主……这个我真不知道,虽然我就是他的剑,可我成灵的时候,他都消失了!”
“时光之主消失多年,也许回归了自己的天地呢?”
苏宇笑道:“所以,万界大概率不是唯一世界!包括你我,若是我的天地成长起来,以后也自成一方世界,那时候,从我的世界走出来,再看如今的万界……大概也觉得稀奇!”
说到这,苏宇又道:“按照稷天他们的说法,所谓的万界,也不过是时光之主拿来封印人门的地方罢了!囚笼而已!”
穹没忍住:“直接打开好了,猜测那么多!是不是有人的世界,还是无人的世界,或者一条大道,你打开好了,废话真多!”
苏宇这家伙,现在干点事就喜欢发表一番言论。
苏宇也不再说,一滴滴血液,被他滴在人皇印上。
人皇印,并未有什么动静。
苏宇微微皱眉。
是血脉浓度不够,还是说开启方式不对。
天古其实也只是猜测,可苏宇觉得,猜测的还是有道理的,并非无稽之言,否则苏宇也不会相信,而天古更不会冒险来送死!
苏宇看向豆包,豆包被他看的害怕,急忙道:“我不会开啊,你要滴我血吗?可我没血的!”
它没血的!
这个苏宇知道,大道之灵,哪来的血液,当初苏宇就没吸收到毛球的精血,所以也从未开启过毛球的天赋技,实际上,毛球本质就是大道,也没什么天赋技可言。
文王思考一下道:“豆包,你试试能不能进入!”
“我?”
文王点头:“当年尝试过,但是你能出来,但是进不去……”
说着,他看向苏宇:“这东西,可能是能出不能进!这样,你找魔族的摩多那来试试,使用天赋技,看看能不能从中汲取一些力量……然后,力量一旦被汲取了出来,豆包也许可以顺着那缝隙进入其中!”
苏宇眼神微动,这倒是有可能。
“我也会神魔仙的天赋技,要不我来试试?”
苏宇笑了一声,他也会的!
人皇几人古怪地看着他,苏宇失笑:“看我作甚,文钰也会!”
文钰咕哝道:“我可不会!”
“……”
苏宇愣了一下,看向文钰。
文钰见苏宇看来,郁闷道:“看我干吗?我真不会!我是收集了神魔仙三族的血脉大道,可我也只会仙族的生机催发、血肉重生!魔族的魔焰滔天,烈焰焚天!神族的神圣光辉!这些,都是三族的天赋技,可三族老祖大道相关。”
苏宇顿时皱眉看着她:“不可能!我学的天赋技,都是从你的时光册中学的!”
文钰委屈,无奈:“真的!我是真不会!你是怎么学会的?”
苏宇沉声道:“汲取三族的精血,你时光册自然呈现出来的!”
文钰想了想道:“那应该在于血脉之中,而非我汲取的大道之中,我汲取提纯的都是大道之力,可没捕捉到这些大道之力!所以,你当初用精血,能借用,我倒是可以理解,可你现在不用精血,也能使用的话……”
她都吸气了:“那你可能有三族血脉!你混血啊!”
苏宇是混血?
苏宇微微皱眉,很快无所谓了,坦然道:“第十潮汐混血的也正常,这么说,可能真是我自己后来掌控了?前期血脉不足,无法激发,后期倒是激发出了三族血脉?”
“应该是!”
文钰点头:“不然,我都没办法用,你怎么用出来的?应该是时光册汲取血脉的时候,分析出来的,然后映射而成,你才能学会……可我当年汲取,压根没汲取到这些力量,代表我可能无法汲取,而你却是可以……”
混血!
苏宇倒是不太在意这个,第十潮汐,五百年前,各族进入人境,神魔仙和人族其实差不多,不特意表露出来,差别不大。
谁知道自家哪个老祖宗,和神魔仙有一腿。
如今的人族,搞不好大半人都有三族血脉。
当然,再追溯上去,都是人族,只是三族始祖修炼功法和天门修炼功法不同,后来出现了种族分割罢了,包括巨人族,还是周的传承呢。
苏宇也没再说。
此刻,他尝试了一下,哪怕文明志融入了天地,他照样可以用出来的。
“神变!”
一声低喝,苏宇感受到冥冥中一股力量在迅速凝聚而来,他其实很久没用了,因为用了也没用,好像因为人皇印这边,人皇回归后,的确没法使用了。
这些东西,不再给他增幅。
可此刻,人皇印外的大道之力,被人皇挪移走了,这时候,众人脸色一变!
就在这一刻,忽然,一股淡淡的力量,很微弱,从人皇印中微不可见地渗透出来,若不是大家都在注意,可能会无视掉!
“豆包,进去看看……”
苏宇喊了一声,此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很微弱的力量,渗透进入了自己体内,但是,对他没什么增幅,太弱小了。
而豆包,眼睛中满是悲催之色:“那个……我进去了,出不来怎么办?”
我不想进去!
要是被困在里面了怎么办?
苏宇笑了:“没事,强行打破,也给他打破了!真进去了出不来,你睡一觉就出来了,都到了这地步了,怎么会出不来?”
好吧!
豆包无奈,文王笑道:“能进去,你就能出来,放心吧!大不了,我和当年一样,再提取一次,也能把你给提取出来!”
算了,勉强相信老文一次吧!
豆包还是选择了信任文王,毕竟是多年的老伙伴了,虽然现在文王移情别恋肥球了,但是豆包还是爱他的。
它开始尝试着沿着那股力量渗透的地方朝蛋壳内挤入,却是依旧不行。
苏宇则是开始不断尝试,甚至开始燃烧天古这些人的血脉之力,弥漫整个蛋壳,苏宇自己也不断召唤,使用天赋技!
一次又一次!
渐渐地,一股力量渗透了出来,比之前要强大了一些。
而豆包,此刻也渐渐将自己的大脑袋挤压了半个进去,声音传来:“我看到了……黑乎乎的……”
它脑袋挤了半个进去,好像看到了什么。
苏宇几人心中一动,看到了?
“黑乎乎的,是天地还是什么?有活人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萬族之劫討論-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展示
苏宇他们最担心的其实是一旦有活人在内,那怎么办?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族之劫笔趣-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看書
三族老祖的始祖?
那是什么实力?
这才是可怕的地方!
“不知道啊!”
豆包大脑袋都挤进去了,声音却是可以传出来,但是,很快豆包着急道:“快继续,好像又要挤压了,你得不断召唤!”
苏宇无语,只能继续保持,不断让力量渗透出来。
渐渐地,苏宇也感受到了,召唤次数多了,还真有点作用。
增幅不多,但是的确有点力量增幅!
而这一刻,豆包忽然惊叫一声:“掉下去了!”
咕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去了!
大家再看,豆包没了!
而人皇印,也恢复了平静。
苏宇微微皱眉,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文王开口道:“问题不大,我当年以制造灵的方式,提取出了豆包,若是如此,若是天地,那豆包其实算是那个天地的天地之灵,或者是大道之灵!”
是内部的灵,那豆包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前提是,里面没活人,只是单纯的道或者天地。
若是有活人,豆包可能要完蛋。
苏宇凝眉:“打不开吗?这外层的玩意,到底是什么?”
太坚固了吧!
连苏宇他们都无法打开,苏宇丢给死灵之主,想让死灵之主试试,可否能打开这东西。
这位39道的强者,难道也无法打开?
天古说,血脉之力够多,也许就能打开。
可目前来看,天古他们的血脉不够多!
此刻,文王忽然道:“你试试,不要将血脉混杂着燃烧,你用天古的血脉试试!”
苏宇疑惑,微微迟疑道:“你的意思是……天古的血脉可能更纯?”
“对!”
文王点头:“豆包一直想吃天古,也许就是天古血脉更纯一些!而天古的天赋,的确可怕,你要知道,那个时期,我和太山他们收的学生,天赋其实都不差,结果都败给了天古!仙族也找不出这样的天才……”
所以,天古可能是血脉返祖了。
苏宇想了想,迅速将一堆血液全部剔除掉,免得让天古的血脉被混杂了。
很快,一滴滴鲜血浮现。
金色的!
这就是天古的血脉,天古被杀后,也没焚烧这些,因为他和苏宇达成的条件就是这个,血脉之力留下,真给焚烧了,那之前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了。
当提取出天古的精血,苏宇将一滴精血滴在那蛋壳之上,忽然,心中微动。
其他人也纷纷看来!
这一刻,那坚不可摧的外壳,好像出现了一条小小的裂缝!
几人对视一眼,都是意外无比。
人皇也是震惊:“还真是!”
而死灵之主,此刻也盘玩了一下,缓缓道:“这东西……应该是天地薄膜!只是,我们形成的天地薄膜,不算太厚重!这东西应该是很多岁月了,然后自封天地,无人出入,时间一长……形成的天地薄膜!和界域壁垒差不多性质的东西!”
“这东西是无法打破的!”
死灵之主解释道:“不是无法打破,而是打破了,很容易导致整个天地崩塌!这么说来,这里面,还真可能是一座天地!”
说着,也略显兴奋道:“一座开天前的天地?”
他看向苏宇几人,此刻,文王和人皇他们,也略有兴奋:“开天前的天地……不说能不能继承,看一下开天前的天地是什么样的也不错!会和万界一样吗?也存在一条时光长河?还是和我们的一样?”
开天前!
还在时光之主开天之前,这就很有研究价值了!
开天前的大道,倒是见识了,人门大圣的大道,应该就是那个时期的,都是独立存在的,并非连接时光长河的大道。
可开天前的天地,还真没见过,最早的天地,就是万界了。
随着天古的精血滴入,那蛋壳之上,出现一道道裂缝,与此同时,豆包的声音忽然传出:“听得到吗?我害怕,好黑!”
众人无语,你这家伙还怕黑?
不过这是好事,能听到豆包的话了,苏宇迅速道:“豆包,你可以出来吗?”
“好像可以……看到天都裂开了……”
那是蛋壳上的裂缝!
显然,豆包说天裂开了,代表这里面,大概真是一座开辟出来的天地。
谁开的?
此刻,大家也没心思去想,先打开了再说!
一滴滴精血,不断滴入,下一刻,整个蛋壳之上,出现一个小小的坑洞,豆包忽然喊道:“完了完了,我的大道要断了……”
众人一惊!
什么情况?
豆包急忙喊道:“完了完了,真要完了,这鬼地方,吸我大道,我好像要挂了……”
文王心中一动,顿时开口:“不是……应该是后天给豆包续接的大道有点问题,排斥?”
豆包只是灵,后来文王给它续接了一条幻化大道。
可能是这条道,和里面的天地起了排斥反应。
苏宇则是懒得多说,直接身躯瞬间缩小,化为蚂蚁大小的人,直接就朝那裂缝走去,人皇几人一惊,人皇急忙道:“别急……”
苏宇这家伙,是真的虎啊!
你就直接要进去了?
大爷的,这要是待会再封闭了起来,你怎么出来?
要是里面沉睡了强者,你被干掉了怎么办?
这小子,是真的虎!
苏宇却是无所谓,开口道:“要不一起进来,要不我就进去了,危险还是不危险,对于此刻的我们,没什么差别,若是这里真沉睡着强者,挖出来最好!”
就这么简单!
这诸天,哪里不危险。
要是自己这36道都被轻易干掉了,那放出来这魔头,让对方和天地二门干去!
人皇暗骂一声,迅速缩小:“一起进去!”
一个人,多危险。
苏宇这家伙,最近愈发疯狂,可能也是被逼急了,一听能提升实力,压根不管了!
死灵之主和穹对视一眼,也微微摇头,众人纷纷化为小人,一起朝那裂缝飞去。
超棒的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第945章 人皇印內(萬更求訂閱)熱推
都进去看看好了!
至于出不来……真要这么厉害,这么多人都被封印了,那就厉害了,代表别人也打不进来,咱们一起闭关沉睡算了。
可能性不大,而且随着天古精血滴入,其实裂缝开启后,都没有合并的趋势了。
……
当苏宇一步踏入裂缝,再出现,好像出现在了一个新宇宙之中。
这一刻,苏宇忽然笑了!
“天地!”
后方进入的人,纷纷点头!
天地!
是的,一座荒芜寂灭的天地。
主人要不死了,要不就是彻底放弃了这个天地,就和时光之主一样,开辟了时光长河,其实若是无人修炼,也就和这座天地一样,进入寂灭了。
万界有生机,那是因为不断有人修炼!
而这时候,苏宇一扫而过,这是一座庞大的天地,很大很大,比苏宇的还要大不少,昔日,可能是住了人的,因为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了一些建筑物。
而这时候的豆包,苏宇几人看了一眼,都有些异样。
豆包正在被一本书吞噬!
书!
是的,天地核心,一般都是一本书,这里的居然也是!
苏宇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了,而文王,也是一脸古怪,“豆包还真是这天地之灵,昔年应该是这本书的灵,被我弄出去了,现在书要和它合一了……”
苏宇也笑了,探手一抓,而那本黑乎乎的书籍,忽然爆发出一股淡淡的力量,将苏宇的手给挡住了,苏宇眼神微动,笑了:“无人操控的天地,没了灵的天地核心,居然还能挡住我的手,这天地……不弱啊!主人在的话,最少也有38道!”
死灵之主皱眉:“不止,我一个39道的开天者,天地书籍其实没这个强,对方恐怕有40道,或者更强,只是这天地……荒废掉了,不知主人死了,还是离开了!”
豆包着急,它都快被吃了,这些人还聊天呢,它急忙道:“这书要吃我……”
苏宇笑了:“吃什么?没事,你把自己的大道之力给散了,排斥而已,你本是这天地之灵,被文王抓走了而已,现在算是回家了!”
是吗?
豆包对苏宇的话,还是相信的,苏宇很牛的!
有些忐忑,能行吗?
下一刻,它散去了自己的大道之力,果然,那本黑色书籍,不再强行吞噬豆包,而是迅速和豆包开始融合!
豆包只觉得天旋地转!
过了一会,忽然眼睛睁开,带着一些古怪之色,“天亮了!”
轰!
死寂的世界,忽然从黑暗转向光明,这一刻,一轮大日浮现,天地化为白色,一座新天地,呈现在所有人眼前!
而苏宇,迅速探查了一番,半晌才道:“有点意思……的确是完整的天地!和万界稍微有些不同,倒是更像是老死的天地那种感觉……”
死灵之主也顾不得许多了,点点头,有些异样:“没有时光长河完善的感觉,没那么万道平衡,倒是……有些像是一道壮大的感觉!”
是的,就和死灵之主差不多的那种感觉,一道壮大!
至于核心大道,几人也有些感受。
下一刻,几人对视一眼,喃喃道:“生的力量?对吗?”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人皇判断了一下,仔细感应了一番:“还真有点生命之道的感觉……但是又感觉不全是!”
而文钰,她见识也不少,感应了一番,摇头:“不算是生命的力量,而是一种……血脉生机之力!”
下一刻,文钰明悟了:“懂了!此人开天,应该是以血之力为主,哪是什么生之力!当然,血之力中蕴含一些生机之力!如此倒是可以解释,为何天地封闭,都有天赋技传承给三族了,三族之祖,应该就是此人!开血之天地!”
话落,豆包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一下子,激发出了天地中一条长河,血色长河!
血之大道!
果然,这是血之力锻造的长河,以血之力为主的天地!
众人都是一惊,这是血脉构造的长河?
而苏宇,却是眼神异样,忽然,一枚沉寂许久的神文浮现,那是一枚“血”字神文!
轰!
这条神文,在万界,一直没化为大道,此刻,却是瞬间化为一条大道,连接上了虚空中的血色大道!
一群人,纷纷看向苏宇。
而苏宇,也是古怪的很,半晌才道:“我第一枚神文!第一枚神文,一般情况下,都是最契合自己的大道之力,可我的血之力……其实很少用!对了,我的血之力,其实也有些幻化之力,而豆包……”
苏宇看向豆包,更加古怪了,作为天地之灵的豆包,其实也擅长幻化之力。
血之力,幻化之力!
血天地,可以幻化的天地之灵!
这一刻,众人纷纷看向苏宇,死灵之主都有些无语了:“这么说,你小子……其实是存在天赋技的!或者说,你的第一枚神文,就是你的天赋技,之所以没能强大起来,因为这天地被封印了!所以,你小子和这座天地的主人,是有一些关系的?”
苏宇哭笑不得:“关系个屁!我家不会有个老祖宗,是天古一系的吧?天古血脉之力倒是不算弱,别他么我有个老祖宗,能和天古扯上关系!”
那就让人无奈了!
“别说,也不是没可能!”
人皇也是苦笑:“不是说,当年仙族和人族联盟,仙族不少人进入人境吗?你家,也许还真有个仙族老祖宗……哎!”
很无奈的!
苏宇其实不太在意,只是有些好奇:“这么说,我差点能继承一个天赋技,血字天赋技,只是可惜,这天地被封印了,所以没办法形成……也不对,其实还是形成了!形成了血字神文!”
第一枚神文,往往都是最契合自己的道,苏宇当初其实也想过强化血字神文,可到了后期,他发现,提升难度太大。
而且时光长河之中,血之道,几乎没人开启,没人用,还得自己另开,也没几个人修炼这条道。
后来,苏宇也就放弃了。
今日,血字神文,却是在这化道了!
“你天赋强大,也许还和这天地主人有些关系……”
人皇忽然道:“时光册对你的改造是一点,你继承了一些血脉,也是一点!这座天地可不算弱……”
说着,几人都看向这座天地中,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
血红色大殿!
也许,这大殿的主人,这天地的主人,会在这留下点什么。
而豆包,此刻也迅速飞来,好奇地看着苏宇,一脸的好奇,满眼的好奇。
我和苏宇,是亲戚?
苏宇也不多说,只是看向豆包,笑道:“你能操控这天地吗?”
“不行!”
豆包解释道;“只能一点点,因为我很弱!这天地,好像死掉了……没办法复苏,死天地!这本血道经,也好像死掉了,只有一点点威能了!我知道我为何进不来了,隔着天地壁垒,它又快死掉了,根本没办法把我吸进来!”
死掉的天地!
苏宇来了兴趣,笑道:“去大殿看看,也许会留下一点什么,看看能否知道这天地主人的身份,或者知晓更多一些东西,是否和时光之主有点关联。”
这天地,也许是天地间第一座天地,也许是第二座!
反正,很早就是了!
甚至比时光长河天地还要早!
众人也不再耽误,纷纷朝那天地飞去,这座天地已经算是半废了,那血色长河,也只是稍微有些流动,苏宇其实知道是什么情况。
大家都明白!
天地隔绝,没了外面的能源进入,无法转换混沌之气,这天地时间长了,消耗掉了所有能量,接近半废了。
但是打开天地壁垒,再去吸收混沌之力转换,其实还是可以恢复新生的。
下一刻,一群人进入了那座血色大殿。
血色大殿中,没留下太多东西,只有一面墙壁之上,刻着不少神文,或者说是意志之文,和上古时期,通用的意志之文一样。
众人瞬间被吸引了目光。
这大概也是天地主人,唯一留下的一些讯息了。
而苏宇几人,一眼扫过,纷纷看向其中几个字,他们都认识。
“耍剑的太强,斗不过……”
众人纷纷看向穹,这耍剑的,你家主人?
时光之主?
好家伙,还真是超级老古董啊,这是和时光之主斗过的人?
而穹,却是没在意这些,他盯着那些字在看,许久,喃喃道:“苍穹剑……说我吗?我还有个苍兄弟不见了?”
“……”
大家看着他,这话说的。
人皇安慰道:“可能碎了,我说哪把剑会叫穹剑,感情是苍穹剑,别伤心,碎了你也是把好剑!”
去你的!
穹一脸无语,却是陷入了沉思,我还有个兄弟啊!
丢哪去了?
能找回来吗?
找回来了,我是不是会更强?
“苍……”
他开始回忆,开天时代,有个苍吗?
而其他人也没再理他,纷纷继续看了下去,大家一副看八卦的姿态,纷纷看向这些文字。
开天之前,对他们而言,的确也只是八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