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11章飛廉帝,交鋒展示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走吧,”封不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徐子墨收回心神,目光也从那石碑上移了开。
“这楚狂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有人说他是真男人,也有人说他是疯子,”封不朽回道。
“不过不管什么评价,楚狂人都是被后人赞颂,不可多得的强者。”
众人刚刚走到城门前,迎面便走来了一群人。
“呦,这次封院长亲自带队呀。”
那群人身穿灰色长袍,每个人的身后都背着一个箭匣,各种颜色的箭支插进其中。
他们周身的气势锋芒毕露,每个人的脸都被挡住,只留出一双如同利箭般的双眸。
盯着别人时,会让人如芒刺背,十分的难受。
“是戊箭学院,”封不朽看向徐子墨,低声说了一句。
随即抬头笑道:“刘院长倒是好久不见了,怎么你也亲自带队。”
“比试之事重要无比,自然要亲自带队才放心,”刘院长抬头笑道。
“我听说前段时间,你们学院的鸿羽被人打死在九鬼学院了。
不知道还有谁能比试啊?”
看着刘院长幸灾乐祸的表情,封不朽微微皱眉,说道:“这就不用刘院长操心了,等到了台上,自然见分晓。”
听到封不朽的话,刘院长也不恼怒,走上前拍了拍封不朽的肩膀。
笑道:“封老弟,别介意,咱们台上见分晓。”
他说完之后一摆手,身后的众人便跟着一同离开了。
擦身而过的那一刻,封不朽目光一凝,看着这群人中的其中一人。
那是一名全身绑着绷带,又笼罩在黑袍中的青年。
他身后的箭匣中,剑支与其他人都不相同。
那箭头就像一根根镰刀般,上面闪烁着黝黑的光芒。
而且他的长袍,如同翅膀般,带着两条长布耷拉在前方。
超前走时,那两条长布就宛如长刀般,撕裂着沿途的虚空。
周身的威势很重,甚至极其的强烈。
“飞廉帝,”等到对方的身影远去后,封不朽才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看向徐子墨,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没交手之前,看不透,”徐子墨笑道。
“走吧,进城。”
封不朽长舒一口气,转头正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他整个人愣在原地,汗毛炸起,就仿佛感受到极强的危机感。
但此刻全身僵硬,连转身的力量都没有了。
好像有什么大恐怖从后面而来。
徐子墨一皱眉头,转身看去,只见一道黑色的流光飞射而来。
那流光刚开始是一支箭的形状,很快又变成了一只异兽的模样。
异兽通体为黑白色,如同长颈鹿般,身材瘦长,脖子也有接近一米。
不过最瞩目的,还是它头顶的角,能有十几米长。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1211章飛廉帝,交鋒分享
两双翅膀如同光速般,朝徐子墨袭杀而来。
徐子墨目光一凝,手中灵气涌动,一脚踏前,顿时地面四分五裂。
徐子墨右手朝前一抓,那犹如光速般的利箭瞬间被落在手心。
利箭想要冲破一切阻碍,不断的爆发着。
四周的虚空也在不断的破碎。
徐子墨紧握右手,就是不松口。
渐渐的,两者僵持之下,那箭支的威势越来越小,最终竟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股压力消失,封不朽这才转过身。
脸色难堪的看向戊箭学院的众人。
轻喝道:“刘相,你想开战吗?”
“封院长别误会,这一箭是我射的,跟学院没关系,”旁边持着弓的青年咧嘴笑道。
“你是谁?”封不朽虽然心知肚明,但还是淡淡的问道。
“本帝飞廉,”那青年笑道。
“薄名而已,封院长可能没听过。”
“哪敢没听过,飞廉之名得天地认可,传遍整个鬼神域,”封不朽冷哼道。
“威名久仰,那飞廉帝这是何意?”
“只是切磋罢了,”飞廉帝笑道。
“有这么切磋的?”封不朽淡淡的说道。
“我是看见这位兄台有些技痒,便试探一番,”飞廉帝看向徐子墨,笑道。
“兄台不介意吧。”
“介意,很介意,”徐子墨抽出霸影,淡淡的说道。
“既然要切磋,我接你一箭,你也理所应当接我一刀。”
“没问题,”飞廉帝轻笑的说道。
霸影缓缓聚过肩膀以上,无尽愿力在涌动着,徐子墨的双眸与刀刃形成一条直线。
“杀,”他一挥刀,无穷无尽的刀意瞬间铺天盖地袭来。
轮回之力与魔气缠绕着。
大地龟裂,顿时无数裂缝出现。
这一刀虽然没有用全力,但徐子墨也是很认真,威势极强。
那飞廉帝脸色的轻松之色也渐渐消失。
他弯弓搭箭,“砰砰砰”的声音从弓弦上传来。
弓弦被拉开有一米长,随即弓满如盈月,直接破开声传来。
利箭被射了出去,化作一只气势汹汹的飞廉,朝刀气吞噬了进去。
“轰”的一声爆炸在两人中间炸裂开。
强烈的火光四溅,大地都紧跟着摇晃了起来,漫天尘土飞扬。
在那尘土中,一声飞廉的悲鸣传来,紧跟着便是刀气席卷而至。
飞廉帝眉头一皱,微微后退半步,侧身躲过了刀气。
刀气落地,在脚下斩出一道裂缝。
飞廉帝周围的威势越来越强,这初次的交锋虽然没有伤到他。
但他先后退了,那便是败下阵。
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等到尘埃彻底落下,飞廉帝脸色难堪,右手再次伸向身后的箭匣。
不过却被人给拦住了。
“这里不是争斗的地方,”飞廉帝转头,只见刘院长摇头跟他说道。
“怎么?还要打吗?”徐子墨问道。
“有机会的,”飞廉帝淡淡的说道。
“走,”他一挥手,率先朝城外离去。
自从成帝来,他还没有受到如此的屈辱。
“封院长,后会有期,”刘相也是冷声回了一句,也跟着离去。
“后会有期,”封不朽大笑道。
看着所有人离开,封不朽方才看向徐子墨,说道:“徐公子,你这性格我太喜欢了。
睚眦必报,绝不忍让。”
“那么弱,我为什么要忍让?”徐子墨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