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異常樂園 ptt-第五十六章 決戰前的聯手相伴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不断从池底涌起的暗幕气泡,对环境造成了显著影响,垂钓时间刚过一个小时,余烬的视野范围便缩小了一半,即使以他现在的感知等级,能见度也才四五十米,运用早就过时的暗幕之眼,也就顶多能再延伸二十米的长度,在七位垂钓者中,毫无疑问是最差的。
感知能力差,意味着难以及时规避风险,毒池中多得是感知灵敏的怪物,它们在灵智上的缺陷,于其他方面得到大大补足,余烬的身躯状态,让普通人无法辨别,可在它们眼中却犹如旺盛无比的炽烈火团。
不过,升级过后灵智诞生的灵鸦白夜,完美的化解了余烬的缺点,它的隐匿能力足以掩藏余烬自身的特别之处,那些仓皇逃窜的强大毒物,根本顾不上仔细甄别,偶尔遭遇发狂的神阶毒物,灵鸦白夜也能自主搅动空间影响感知,为余烬避开一个又一个难缠的对手。
于是毒池中只出现了一根凭空悬立的半截鱼线,以违反自然规律的方式,扯着钓钩切水而行。
而余烬感知不够,毫不妨碍元素毒鱼主动感知到毒影蛭的气息,在元素毒鱼和钓钩纠缠的过程中,又会引来觊觎元素毒鱼的凶猛毒物,最终被言出法随的“定”字代码一锅端,纷纷落入空间胃袋——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一鱼多吃。
钓鱼嘛,愿者上钩。
寄存在空间胃袋中,大大小小的元素毒鱼达到了十五条之多,吞食天地的奥义推演也迈过三十大关,渐渐向尊者瓶颈靠拢而去,等级方面也有所突破,距离五十八级只差百分之十的贡献值。
不过推演方式极度粗暴的神性之路,在冲击瓶颈的难度上,反而比现代模式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至高存在有意做出限制,加大了瓶颈冲击的素材消耗。
至少就余烬而言,必须要吞掉一个神阶生物,才能让吞食天地达到尊者境界,往后挑战近神、跻身神阶,还不知道会有多难。
因此,余烬决定就在瘟疫毒池,搞定吞食天地冲击神阶的第一个小目标。利用毒池的特殊环境和疫医套装,他能轻松解决“超凡”阶段的神阶生物,若是去了外界,光是寻找神阶生物就是一件麻烦事,凡是敢抛头露面的神灵强者,要么有实力要么有背景,真正适合吞噬的目标,却一个比一个苟。
那位藏在病村底部更底部的游世古神,便是广大苟活份子的一份子。
但考虑到疫病神子的存在,提前暴露真实战力斩杀一位超凡古神,势必会打草惊蛇,不,这种程度已经不是打草惊蛇能够形容的了,如果说正常状态的言出法随,只会引发疫病神子的关注,那么越阶斩杀神灵强者,哪怕只是最弱一级的超凡古神,也会让疫病神子,乃至整个疫病神教立刻撕毁含蓄假面,暴露出古神势力的残忍内在。
而瘟疫毒池中,正好存在一个合适的目标,早在士兵七十九送上秘密情报后,它就成为余烬计划中,势在必得的重要珍宝。
不过,盯上那东西的,远不止余烬一人。
每一次毒池垂钓的参与者,包括疫病神子,都会为之展开疯狂抢夺,而它便是唯一一条神灵层次的元素毒鱼!
瘟疫毒池之所以每隔数年才对外开放,就是在等待神灵毒鱼孕育而成。
之前钓到的那么多条传奇、史诗级元素毒鱼,固然珍贵,却根本满足不了垂钓者的胃口,要知道,往年是需要花费大把资源才能买到垂钓资格的,单以传奇与史诗级别的元素毒鱼,运气好的人能够挣回门票钱就算不错了,大家的目标无一例外,都在那条神阶毒鱼的身上。
然而,十条神灵层次的元素毒鱼,至少有六条会被疫病神子夺走,不仅是因为他能掌控瘟疫毒池,还由于他拥有独特的钓鱼方式。
能引出神阶毒鱼的,不仅仅是神阶毒影蛭,疫病神子对于神阶毒鱼的吸引力,反而更加强大。
原因,余烬非常清楚,而他此刻便正在前往疫病神子的所在方位。目的,当然不是大打出手,而是在图穷匕见前,达成一次友好合作。
因为就在不久之前,疫病神子让一只毒池清理者送来了邀请信息,联手斩杀神阶毒影蛭。
……
“神子,真的还要等那个家伙吗?以你我的实力,根本不用带上那个累赘,就可以宰掉一条毒影蛭!”四臂魔罗将烦躁写在了脸上,扯着嗓门埋怨身边的黑衣青年浪费时间。
作为一个拥有四条手臂的魁梧壮汉,他同时握起的钓竿,不是一根,不是两根,而是足有四根,钓鱼速率直追大日神子。
面对四臂魔罗屡次三番的抱怨,黑衣青年微微一笑,犹如古井的淡泊眼神,不见怒色,让人根本无法相信,这会是一位古神神子。
“狂医实力很强,值得我付出耐心。”疫病神子笑容莫名。
“但是我看见那张脸,就恨不得掰下他的鸟嘴!”四臂魔罗不遗余力的贬低余烬,“等就等吧,他不是想给我治治病吗?我先把他的鸟嘴掰折咯,看他还怎么治!”
疫病神子轻声一笑,对四臂魔罗的表现暗自满意,随着余烬逐步展现吞噬能力和灵鸦白夜,他已经无法继续远程逼迫,令余烬暴露更多手段。
他专门找来四臂魔罗,就是为了让对方代替自己出手加深试探,或者直接联手拿下余烬。
“背着人说坏话,毫无强者风范!”
一道声音幽幽传来,四臂魔罗头也不回二话不说,对着声音来源挥出一拳,爆裂拳风径直在遮天暗幕中,打出百米长的一线空洞,不过余烬的身影,却是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黑衣青年身边。
“我代表我的老师,向神子致以问候。”余烬拿出“出使者”的派头,对疫病神子点了点头。
“只代表你的老师?拾梦神教和拾梦尊神呢?”疫病神子一脸好笑的问道,虽然这个问题他早就知道答案,却还是想听狂医亲口道明。
“我和拾梦神教的关系,仅限于我的老师阿难身为拾梦主祭,我本人并未加入神教,也没有信仰梦境主宰。”余烬淡淡说道。
疫病神子的直觉告诉他,面前之人并未说谎,而他对狂医的“耐心”,很大一部分便是源于这里。
没有信仰,意味着拾梦者不会暗中关注狂医,不能以拾梦神力隔空搅局,在瘟疫毒池这样的绝对主场,他有信心把控一切,继续培养面前之人,等到功成圆满再将甘甜果实随手摘下。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吸引你关注到神奴聚落那样的偏远据地,万里迢迢的拜一个奴隶当老师。”疫病神子毫无顾忌的问出,病都都主至今都不解的那个问题。
“命运。”余烬回答得十分坦然。
“嗤!”
四臂魔罗当即嗤笑出声:“狗屎的命运,只有傻子会信!”
余烬刻意无视了演技爆发的格斗大师,拿出不逊老友的沉稳演技,对着疫病神子淡淡说道:“我始终相信,命运安排好了我们每个人的一切,所以在命运指引我进入酷寒之地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去了,这才有幸聆听到老师的祷文诵读,受益匪浅。”
“你的【神吟】能力,就是拾梦主祭教导的?”疫病神子被余烬成功糊弄到了沟里。
“不错!”余烬越说越坦然,“我之前只能做到片刻升华,正是在老师的帮助下,才成功稳定至神阶初段,成为常规能力。”
“厉害,想不到拾梦主祭如此不凡,不愧是受到拾梦尊神垂青的存在,有机会的话,我会请教一下拾梦主祭,希望也能有所收获。”疫病神子微微动容,想起拾梦者的辉煌过往,愈发确定拾梦神教必须铲除。
已然成为称号近神的疫病主祭,自身倒是掌握着一种神阶初段的常规能力,但他却无法教导旁人,达到超凡古神这一层级的平均水准。
而还未获得“门徒”称号的阿难,仅用短短几天的功夫,就能完成如此神迹,煞是彰显出拾梦神教的强大底蕴,以及拾梦者那卷土重来的勃勃野心。
当然,疫病神子不会完全相信余烬的一面之词,也不会认为余烬的倚仗,仅是目前展现出来的这些东西。
他依旧有自信把控一切,不因为别的,因为他是疫病神子,因为这里是瘟疫毒池。
“好了,时间已经拖得够久了,再耗下去,那位来自原生海域的大日神子,很可能会截获神阶毒鱼!鱼人果然是鱼类族群的精华所在,竟然都能影响到毒池中的元素毒鱼。第四次进入毒池的深渊,也不容小觑,恐怕他已经从前三次的失败经验中,总结出成功方法,再加上与邪龙联手,是个劲敌。”
疫病神子收起钓竿,邀请余烬和四臂魔罗联手行动,承诺击溃另外两方竞争者,三人共享神阶毒鱼。
四臂魔罗立马给出反对意见,三句话不离嘲讽狂医,明摆着讽刺狂医,配不上毒鱼共享。
余烬的回答很简单:“实力说话,谁出力多,谁分得多。”
“公平的分配方式。”疫病神子立刻站到余烬这边,虽然他想用四臂魔罗打压狂医,却不想因为内斗,错过毒鱼争夺。
“哼!”
四臂魔罗恨恨地冷哼一声,抱着胳膊叉着腰,一脸勉强的同意了这样的分配方式。
疫病神子感受到空气中有火星迸射,自是不会从中调停,运用毒池核心找到一条神阶毒影蛭的位置,便立刻带人前往。
神阶毒鱼仅有一条,神阶毒影蛭的数量也不会多出多少,在争夺神阶毒鱼之前,垂钓者间的战斗往往会彻底爆发,而坐拥地利的疫病神子,能够避免己方提前遭遇争端,将战力保留到最后时刻。
这是他屡次获胜的优势之一。
……
哞!
如果不是疫病神子,余烬不会知道,这头咆哮如牛的神阶毒物,竟然被一条神阶毒影蛭寄生了。
虽然神阶毒影蛭暂时无法完全将宿主纳入掌控,却能通过分泌致幻毒液以及释放意志波动的方式,影响宿主的身躯与魂体,将之作为长期饭票和打手,日以继夜的吸食能量,直到神阶毒物的生命活力不再旺盛,彻底沦为傀儡。
这一声声悠扬长嚎,不单单因为它从沉眠中被迫惊醒,还因为这头体格庞大的【剧毒山龟】,发现了讨龟厌的毒影蛭,趁它沉眠之际完成寄生,凭借它的笨拙身形,着实难以甩脱。
哞!
浑身覆满暗自岩石,宛若一座小山的剧毒山龟,狠狠地撞向池底礁石,试图用这种方式,把寄居在龟……呃,龟首脑后岩石沟壑中的神阶毒影蛭,剐蹭下来。
然而这种方法,根本行不通,毒影蛭的锋利颚片早就切开岩石层,吸附在岩层之下的龟首头皮上,一次次撞击完全奈何不得毒影蛭,反而把自己搞得头昏脑涨。
哞!
剧毒山龟的咆哮中,满是愤怒与无助,在它的悠长生命里,见过无数惨遭毒影蛭寄生的可怜生物,下场全都凄惨无比。而它在成神之前,成功的防住了毒影蛭的寄生手段,谁知成神之后,反而遭到毒手?
剧毒山龟不想放弃,哪怕明知道自己在做无用功,也继续死命的撞击池底礁石,直到反把撞得自己意志恍惚,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呼唤——
“【睡】吧!”
浓烈困意迅速涌起,加大剧毒山龟的意志恍惚,令其脱离狂暴状态,犹如打了镇定剂般,昏昏欲睡。
余烬立刻挑衅似的,对四臂魔罗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该你上了。
四臂魔罗哼了一声,旋即当着余烬和疫病神子的面,落到剧毒山龟的龟首旁边,张开手臂,稳稳抓住覆满龟首的紫红山岩。
滋滋滋!
难闻臭气立刻从四臂魔罗与紫红山岩的接触部位,飘荡而起,达到神阶的剧毒山龟,拥有余烬理想中的毒素被动,光是碰一下就能要人命。
即使四臂魔罗实力强大,也忍不住催促同伴赶快行动。
此刻,三人的位置,从瘟疫池上转移至了瘟疫池底,有疫病神子控制毒池,完全能够为三人开拓出安全空间,让他们获得在水中行动的条件。
疫病神子向余烬点了点头,维持水流控制的同时,暗暗积蓄力量,准备发动最后一击,而余烬则按照计划,迅速踩到山**顶,冲着那暂时陷入恍惚状态的神阶毒影蛭,发动了【特技外科手术】,两道疫医骨爪同时伸入岩层空洞,刺入毒影蛭的滑腻蛭身!
嗤嗤嗤!
吃痛之下,神阶毒影蛭立刻清醒,下意识的收缩身躯,并旋动颚片切开山**皮,把剧毒山龟随即惊醒。
哞!
感受到身边又多了三个不速之客,剧毒山龟愈发愤怒的咆哮出声,并且奋力摆动龟首,试图撞死这些不长眼的小东西。然而,它很快发现,自己的脑袋被死死锁住,动弹不得,仔细感知才知道,一个长着四条胳膊的家伙,扯住了自己的上颚!
剧毒山龟再度挣扎,然而它那庞大身躯中蕴藏的神级力量,却愣是敌不过对方,这让剧毒山龟愈发悲哀的觉得,死亡近在眼前,远远早于它的预期。
寄生在自己体内的那个家伙,竟然还钻开了脑壳,令剧毒山龟完全没有自救办法。
不过即便如此,剧毒山龟也没有放弃垂死挣扎,但四臂魔罗始终死死地拽住对方,为余烬的外科手术与疫病神子的致命一击,创造出了良好条件。
嗖!
一道紫色幽光自疫病神子的眉心迸发,从余烬耳际闪电略过,穿破岩层打在神阶毒影蛭的身上,当即令它陷入垂死与麻痹,再难抵抗疫医骨爪的外科手术。
三秒过后,余烬猛地抽手,骨爪便中多了一条暗紫肉物,正是被手术肢解的神阶毒影蛭!
“快走!”
随着疫病神子一声令下,余烬三人立刻撤退,用尽力气向着上方冲去,他们完全没有兴趣对抗一头剧毒山龟,而那头陡然获救的剧毒山龟,则在一阵恍惚过后,默默地流出两滴毒泪。
不过不是感动的,而是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