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漢當興笔趣-第五十四章 混亂之夜看書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是,长安城墙高耸厚实,箭楼角楼林立威慑,是一座难以攻克的坚城!
可再强大的城池总是需要有人来防守的,空有坚墙又如何,空有无数的箭楼又怎样,没有足够的守备力量,这些也不过就是区区的死物罢了!
作为长安守将的夏侯渊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在城中守军疲态毕露战力下垂的时候,他才心神不宁预感不妙。
而城外的张飞等人自然也不可能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更何况长安城处在当下的局面,却还是庞统一手促成的了!
入夜时分,张飞召集众将议事,三句话没说完便敲定了所有的事宜。
本来就是早就商定好了大体的计划,现在不过就是再稍加明确一番而已,夜幕之下的长安城就在眼前,而关中的最终归属却也便是在这一战之中!
长安城中,奋战了一下午的夏侯渊才将将脱去破烂的甲胄,换了身衣裳暂且有得闲的时间歇一歇。
夜间城上巡视盯防的暂且由曹真轮换了他,这段时间两人便是就如此过下来的,要不然真让一个人不眠不休的连战三日不合眼,那恐怕长安城顶得住人也顶不住的。
再加之一个负责稳定长安城中局面的钟繇,他们三人互相配合之下,长安城才是到现在都没有被攻破,城中也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骚乱。
可不论是夏侯渊还是钟繇,两人心里实际上都是再清楚不过,这长安城看起来好似是坚固壁垒难以攻陷,但若是城外蜀军的疲敌之计一直这般用下去,恐怕就是铁打的长安守军也要面临崩溃的局面。
人数的巨大差距导致了现在这样险峻的情况,夏侯渊有心改变却也是无力为之,只能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去做好长安的守备工作。
反而相比愁眉苦脸的两人,作为曹氏一族的新晋将领,曹真虽然只是曹操养子的身份,可其表现出来的潜力却是非同一般。
若不然的话,当年曹操也就不会让曹真带兵到凉州这边来坐镇了。
历练的目的自然是有的,但若不是相信曹真的能力,以曹操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冒失的行为,真万一曹真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那凉州说不定早在数年前就告破了呢。
不过现在看来,曹操看人的眼光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最起码就冲着曹真近些年来的表现,夏侯渊就敢断言未来十年大魏曹氏一族军中将领扛鼎之人必是曹真曹子丹无疑!
可谁来说去,曹真还是太年轻,还需要成长磨练才能够进一步的增强他的能力,才能够真的有资格有底气去和那些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数十载的宿将们去一较高下。
就目前来说,曹真虽然可顶一时之用,但却始终没有发挥出来他所有的潜能,然而眼下局势紧张,可不是由着夏侯渊历练家族子弟的时候,曹真纵使还有些稚嫩,但巡视城防却也足以担当了。
只不过夏侯渊心中却是早有了另外的想法,这一次如果长安城能够守下来,打退蜀军的进攻,他必是要进言上表请辞卸任这凉州都督。
年纪大了精力已经是有些跟不上了,再加上后起之秀的表现如此亮眼,他夏侯渊没道理要做这些年轻人面前的拦路虎绊脚石。
更别说曹真还是半个曹氏族人,忠心自是毋庸置疑,由他来接任自己的位置,夏侯渊也能够彻底的放心。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却还是要等待长安之战的结束,双方分出来个最终的高下胜负,不然纵使夏侯渊想要推曹真一把祝他更上一层,却也要看有没有那个合适的机会啊……
有曹真在城上盯着,再加之三日来其实守军都已经习惯了蜀军的节奏,夏侯渊也便没有什么太担心的,将新取来的甲胄放在身旁便是渐渐睡了过去。
恶战半日血拼杀敌是最为消耗体力的,夏侯渊又不是铁打的,自然还需要休息。
守军将士们缺少休憩的时间,他这个做主帅的若也一样没精打采,那这长安城不就等于是在恭候蜀军的驾临吗,干脆点放弃抵抗不是更好,说不定还能保下性命。
只可惜夏侯渊在出身和忠义方面上,却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背主投降这等丑事出现的!
临老临老的时候做出了这等有失名节大义的事情,那他就算词战不死侥幸苟活下去,百年之后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孟德,见夏侯渊一族的先祖前辈们呢。
抱着此战不退乃至必死的决心,夏侯渊拧着眉头沉沉的睡了过去,就好似在梦中他也同样是经历战场在进行无尽的厮杀一般。
然而睡梦之中的感觉跟现实总归是有很大的差别,就好像夏侯渊现在渐渐听到了一阵阵喊杀声在耳边回响,这种真实的感觉可不是梦中的朦胧可以比拟的!
“呼啦!”突然察觉到了不对的夏侯渊猛地起身,捧起身旁的甲胄便要换上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须知就算蜀军夜袭可也不应该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才是,平常的情况他怎么可能不熟悉,白日作战的蜀军就算可以轮换,但疲敌之时也在累己,晚上进攻的频率自然不可跟白日相提并论,甚至只有白天的一半而已。
然而那阵阵激烈的喊杀声还有入眼随处可见的火光,这一切的一切却又是在告诉夏侯渊,今夜的长安城恐怕跟以往的大不相同了!
“来人!”夏侯渊简单的披上外甲便冲出屋子高声喊道“人呢!人都死哪去了!”
心中不妙之意越发涌上的夏侯渊现在是后悔不已,早知道今夜不必寻常,那他又何必脱甲,哪怕那一身甲胄再怎么残破不堪一用,却也好过他现在这般样子啊!
就在夏侯渊对着自己一个人无法穿上的甲胄隐隐发火时,不知跑到何处的侍者可算是冒了头。
“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侍者连滚带爬的来到夏侯渊面前,面带惊恐神色慌乱非常:“将军!蜀军已经杀进城中了,眼下四处都是敌军的身影,将军您还是赶快离开此处吧!”
看着哭嚎惊慌的侍从,夏侯渊是越发的烦躁,当即怒喝一声道:“混账东西!慌甚!速速为北将披甲,这长安城中五万守军又岂是说破就破了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的喊杀声却是让夏侯渊这颗心越发的沉重起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漢當興 起點-第五十四章 混亂之夜相伴
身旁的侍从乃是他的家仆,自然不会背叛自己更不会胡说八道,可夏侯渊也同样不相信这长安城就轻轻松松的会被攻陷!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也许是蜀军潜伏在城中的细作引发的混乱,这种事情夏侯渊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像今夜这般动静的场面他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更别说这些冲天的火光,也同样是在告诉夏侯渊,他所谓的猜想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事情说不定就正是朝着最坏的结果在发生着!
被夏侯渊喝住的侍从猛地一个激灵,面对主人的敬畏之心涌了上来,下意识的便开始帮着夏侯渊着甲披挂。
没一会儿功夫,夏侯渊便是穿戴整齐,没搭理又陷入慌乱的侍从,他一个人踹开府门便来到了外面。
一入眼,便看见了自己的亲卫正在和什么人厮杀做了一团,这也是让夏侯渊明白了为什么自己醒来半天,身边连半个亲卫都没看到。
府门前这一地的尸体当中,不少竟是自己的亲卫,而那些衣甲陌生但明显是敌人的尸体,却又是少的可怜,甚至夏侯渊这一扫下来竟是没有发现几具!
眉头下意识的紧皱了起来,虽然说自己这一处暂歇的地方离着城墙颇近,可也不至于被人杀到了头上吧。
眼下的局势如此不妙,夏侯渊的心底也是越发的沉重,侍从的话再一次浮现了上来,而这一次他再怎么否认,却也总不能看着眼前这一幕视而不见吧!
“是将军!将军出来了!”一个眼尖的亲卫突然看到了夏侯渊的身影,当即大喜高声叫道:“将军小心!这些人俱是蜀军,难缠的紧,弟兄们已经折损大半了!”
说完,这亲卫便拼命的向着夏侯渊身边靠拢过去,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职责所在。
前面夏侯渊没出现时,他们护卫在这处府邸四周拦下了这些奇怪衣甲的敌军,但就因为如此他们的损失也颇为惨重。
没人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出现在了城中,更别说他们只是夏侯渊的亲卫,又不是此时负责在城上警戒的守军。
不过照目前的情势来看,恐怕城墙上的守军状况比他们也好不到哪去,那触目惊心的火光还有惨烈的厮杀声都在证明着。
这亲卫的高喊吸引了其他人的主意,所有的亲卫不约而同的开始拼命往夏侯渊身边靠拢。
面前这些身份不明的敌人出现的太过突然,他们连通知夏侯渊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盯上了死死的缠住,到现在损失惨重才等到了夏侯渊的出现。
不过主将无恙便是好的,这些亲卫自然是不知道夏侯渊因为太过疲惫睡的深沉,要不是外面的喊杀声实在是太大了,夏侯渊现在说不定还睡的正香呢!
一刀逼退面前的敌人,夏侯渊的两根眉毛都快要拧成一团了。
乌黑的夜晚视线模糊,而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却又跟城外的蜀军衣甲大不相同,最起码在近些日子跟蜀军的作战中,夏侯渊是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些人。
要么这支不知名的敌军是张飞那匹夫的杀手锏,要么这些人是乔装打扮的样子。
可第二种可能完全没有必要,乔装打扮不也一样是蜀军,所以只有第一种才是最有可能的结果,这些夏侯渊第一次见到的敌军,身手敏捷灵活浑身上下杀气腾腾的家伙们,绝对是张飞那个老混蛋隐藏起来的杀招!
然而眼下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更不是痛骂张飞不要脸的时候。
这些不知名的敌军身手如此不凡,亲卫折损大半连连败退,就连往自己身边靠拢都成为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夏侯渊这要好看不出来此间战场上己方的局势如何,那他这么多年的将军也算是白当了!
“二郎们!随吾冲杀出去!”
夏侯渊大刀一挥便朝着一个方向大步踏出,眼下不是跟这些敌人纠缠的时候,赶紧杀出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更多的自己人汇合起来才是最要紧的。
这些敌人身手了得难以对付是没错,可夏侯渊却不觉得这些人真能够一个个以一当百!
到时候自己只要聚拢兵马结阵合围,任凭这些敌军身手再厉害下手再狠辣又能如何,军阵之下众生平等又岂是玩笑话!
“诺!”众亲卫纷纷响应,同样也是更加的不要命起来,哪怕是拼着重伤乃至身死的代价,也一定要往夏侯渊的身边聚拢过去,更是拼了命一般的在为夏侯渊开路,在这混乱的战场当中杀出来一条通往外面的道路。
面对悍不畏死几近疯狂的亲卫,这些突然出现的蜀军在稍作对抗之后便暂缓了攻势。
这些亲卫不要命了没关系,可他们却没必要一起去死,这种时候暂避锋芒才是正确的做法,这可不是什么惧敌畏战,恰恰这些人的任务早就已经完成了,围杀夏侯渊的亲卫也不过是顺手而已,却没想到这顺手竟然捞出来夏侯渊这么一条大鱼!
“退开,让他们走!”蜀军为首一人突然低声喝令,原本奋力阻拦的蜀军也渐渐脱离开了战团。
而此时夏侯渊正疯了一般的冲杀着呢,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些细微的变化,还以为是自己勇猛带着亲卫成功脱身了呢。
可夏侯渊却不知道,这些蜀军本来就不是正规军,算起来他们也同样是亲卫出身,但却是被借调到了这次的长安战事当中来。
为首之人放过夏侯渊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通敌留手的原因,实乃当下这长安城混乱不堪蜀军已经冲杀进来,到处都在进行着巷战,就凭这夏侯渊身边那些被他们杀惨了的亲卫又能够跑到哪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眼下这些亲卫可以提起一口气拼命,可不代表这口气能够一直存在。
远远地吊在夏侯渊的身后,只等亲卫的这口气泄掉,那他们再冲杀上去岂不是更加的简单,到时候夏侯渊这条大鱼手到擒来自是易事!
虽然他们本身就不需要在意功劳,但既然能够有机会抓到曹魏大将,那这等好事还能够平白让过去不成。
他们不需要功劳是没错,但他们的主君说不定会喜欢夏侯渊这厮的脑袋呢?
当然了,刘禅要是知道自己手下亲卫的想法,说不定现在就会杀到长安来问问魏延这家伙,自己交给他的这批亲卫到底是怎么被带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动不动就喜欢给他收藏些敌人的首级算个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