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四十八章 還不如當和尚展示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典韦,拔!”酒精的淋漓,造成剧烈的疼痛,让李易小脸抽动,对着典韦喝道。
“噗嗤!”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txt-第三百四十八章 還不如當和尚相伴
“嗯哼!”
典韦指头丝毫不颤,稳稳的捏住箭身,用力的一提!
一股微黑的瘀血飙出。
随即便被酒精冲洗掉,丝丝酒精也顺着伤口,侵入李易的胳膊之中,疼得李易闷哼。
本来发白的小脸,变得更加的惨白。
豆大的冷汗滚滚而出。
这时的李易,感觉自己的头颅,仿佛被棍棒打了一般,不仅疼,而且还有一种晕厥之感。
使得李易,连忙咬紧牙齿,瞪大自己的眼眸,努力的让自己克服头脑里的晕厥之感。
“李易,你撑住啊!!”看着李易小脸有些扭曲,阿史那若雅破天荒的关慰一句。
也许连她都不知道,自己这话是如何说出来的。
“怎么,你是怕本将疼死了?”李易双眼血丝弥补,这话都是从牙缝里低吼出的。
“是啊,你死了我怎么办。”阿史那若雅哀伤的说道,“本汗是不是该给你立个碑,然后每日放马践踏?”
“滚!”李易气急。
没有疼得晕厥,差点没被阿史那若雅气晕过去。
死了立碑,在跑马,亏她想的出来。
这女人太毒了。
可是阿史那若雅,却不依不饶的说道,“你与本汗可是仇人,难道还指望本汗,每日给你上香?你在做白日梦吧!”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大唐:八歲大將軍 txt-第三百四十八章 還不如當和尚分享
“本将需要你上香?”李易咧着嘴道,“你怕是想得美吧?!”
说着,李易又叹息道,“真是可惜了啊……”
“怎么,是想到了没人给你上香?”阿史那若雅挑眉,本来她想回怼李易,便不再搭理他,可是一句“可惜”,又引起阿史那若雅的好奇。
“不是。”李易小脸正色道,“本将为你以后的夫君可惜,娶了你这玩意儿,日子必定难受,还不如当和尚。”
“李易,你去死吧!”阿史那若雅闻言,俏脸瞬间怒的涨红,将小铁壶往地上一扔。
起身扭头就走。
这时,李易看着离去的阿史那若雅,侧头才发现,他的胳膊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典韦包扎好了。
“大将军,其实这突厥可汗,嘴毒了而已。”李易与阿史那若雅的互怼,典韦是听在耳中,看在眼里。
所谓旁观者清,他知道这是阿史那若雅,故意挑起话题,分散李易的注意力。
为的是让李易减少疼痛。
其心不坏。
“本将知晓。”李易闻言,沉默的点点头。
没有去解释,也不再言阿史那若雅。
而是朝典韦说道,“老典,将金疮药与酒精混合,涂到布块上,我来塞入心口的战甲中。”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八章 還不如當和尚閲讀
臂膀伤势已经处理好,只剩下心口的小小箭伤。
“大将军,还是卸甲让末将查看一番,再仔细处理一下吧,万一处理不挡,会损伤心脉。”典韦解开自己的小铁壶,扯下一块白布,按照李易所说去做,再次建议李易卸甲。
“无事,老典你就放好心。”李易摇头道,“我心口的伤势并不重,只是箭矢尖端刺破了皮肤而已,敷一下这个就好。”
说着,李易右手接过典韦手中,已经弄好的布块,从右边的战甲缝隙中,拿捏着布快深入到受伤的心口。
当混合酒精与金疮药的布块,贴上心中时,李易只是眉头紧蹙,不一会儿便松缓开来。
显然,酒精带来的刺痛已经过去。
接着,李易坐在草垛上,闭目休息片刻,便睁开其眼眸,朗声喝道,“典韦,牵马过来。”
“末将得令。”守护在李易身边的典韦,躬身抱拳,踏步向着战马走去,距离很近。
见此,李易站起身来,稍微整理自己的战甲。
便再典韦的搀扶下,登上战马。
他目视远处,发现许诸与张飞率领着西凉铁骑,并未进行杀伐,而是跟铁勒四部武士对峙起来。
“重甲骑兵,随本将走!”李易大喝。
轰!
将令一出,得到休息的重甲骑兵,再次策马奔腾起来,震动着战马蹄下的草皮。
不久。
李易便到达许诸与张飞二将身边。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愛下-第三百四十八章 還不如當和尚相伴
“末将拜见大将军!”
“吾等拜见大将军!”
二将与西凉铁骑,见到李易那刻,纷纷拍甲低头大喝。
“尔等不用多礼。”李易摆手,侧头对着许诸询问道,“老许,这是怎么一回事?”
许诸面露苦色的说道,“回大将军,你的将令下达,铁勒四部武士同意停战,却不愿放下手中兵锋,所以末将正在迟疑,该如何抉择。”
“不愿放下兵锋?”李易小脸瞬间变得冷冽,将目光移向对面聚集起的铁勒四部武士。
开口喝道,“尔等毫无诚心,是否以为本将不敢大开杀戒!”
之所以,李易会这样喝问,是因为不愿放下兵锋的铁勒四部武士,对他来说就是威胁。
特别是李易再得知,铁勒王即将到达铁勒四部。
是否会与李易再起兵戈,李易内心一点底都没有。
所以这横断草原的铁勒四部武士,绝不能再次成为他的威胁,拿起兵锋加入杀伐。
好让他专心应对铁勒王。
然铁勒四部武士,其实李易并不在乎,他们是否能臣服自己。
如果他与铁勒王见面,可以商谈一番,横断草原的铁勒四部之人,皆可跟铁勒王而去。
“唐王殿下,不是我等不愿放下兵锋,而是我等怕放下兵锋,我等亲人与族人不保。”
“是啊,唐王殿下,我等为了部族之人,不能有侥幸之心,放下兵锋,导致让自己后悔的事。”
“不错,我等宁死,也不会放下兵锋,我等……”
铁勒四部的武士,死死的拿捏手中的弯刀,时刻的警惕西凉铁骑,向着李易呼喊。
如他们所表达的意思,他们不相信李易,不相信西凉铁骑。
寻其根,是他们不信大唐将卒,不信大唐人。
“够了!”
不过,呼喊的他们,却被李易厉声喝断!
继而,寒语沉声道,“本将只给尔等两个选择,任选其一!”
“要么放下兵锋,本将以唐王之名保证,尔等性命无忧,可回部族等待铁勒王的到达!”
“要么选择继续持有兵锋,本将将下达屠杀令,铁勒四部但凡是活口,皆斩!!”
语气蕴含着浓浓的杀意。
如果铁勒四部武士,以为将他们族中的老幼妇孺,话语出来当挡箭牌,逼其李易不敢动手。
那他们就是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