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txt-第九百九十二章 這鳥好醜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涂风跟着涂山月,一路来到张风的院子。
张风喜欢安静,院子特意选在山门边缘人迹罕至的地方,涂风甚至不需要深入上水圣峰之中。
当然,张风作为上水圣峰的首席大师兄,上水圣峰对他的安全格外看重,平日里也有专门的弟子负责暗中警卫。
但说起来,上水圣峰的弟子根本拦不住涂风。
涂风一身妖圣修为,相当于人类修士的化神境界,妖术更是匪夷所思,上水圣峰那些结丹期弟子根本就无法察觉。
甚至涂风都不需要动用什么修为,直接化成一个狐狸模样,跟着涂山月直接就那么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张风的院子。
毕竟没有修士会对一只狐狸起疑心。
实在是上水圣峰如今的狐狸太多了……说不定就是哪个师姐的宠物。
没见人家大师兄也养了个狐狸当宠物么?
涂风化身狐狸,跟着涂山月一起走入了院子中。还在涂山月的提醒下,绕过了几个看似普通的隐蔽陷阱。
毫无疑问,那是张风挖的狗屎坑。
以防宗门里有人对自己有歹心,前来害自己。
就是这么谨慎。
“不愧是前辈,这等陷阱没有丝毫灵力波动,看起来平平无奇,若不是你提醒,连我都险些中招。”涂风看着那几个狗屎坑,如临大敌,眼神敬重。
“爹,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涂山月一愣:“这就是随手挖的狗屎坑,连灵力都用不上,当然没有灵力波动。”
“这在妖界,连最简单的陷阱都算不上。”
涂山月不屑的看了那些陷阱一眼。
涂风脸色一沉:“休要多言!”
“你这小小年纪,粗浅修为,怎能体会大道至简的道理?”
“这些陷阱看似简单普通,只是平平无奇的狗屎坑,但为父可以肯定,其内定然蕴含大道!只要有人踩上,怕是直接就灰飞烟灭。”
涂山月:“……”
懒得去跟老爹争论,涂山月带着涂风走到院子里。
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
涂山月一愣:“前辈不在家,两位姐姐也不在家。”
“前辈可能是和两个姐姐出去玩了。”
“爹,你在这里等一下吧,前辈估计很快就要回来了。”
听到前辈不在家,涂风这才松了口气,化出身形。
站在院子中,好奇的四处打量。
看着眼前这稀疏平常的院子,涂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院子,实在是太稀疏平常了。
就如同普通的农家小院。
“原本以为,如此前辈住的地方,肯定是仙气如海、宝光如幕的仙家宝地,但万万没想到,竟然如此朴素。”
“果然,如此前辈的境界,根本就不是我等能够想象的。”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硃筆點絳脣-第九百九十二章 這鳥好醜熱推
涂风叹了口气,感受到差距。
优美都市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第九百九十二章 這鳥好醜閲讀
看看人家前辈。
多么朴素啊。
这石桌石凳,这水井和花草。
完全就跟普通的百姓人家一样。
甚至就连树上站着的鸟都显得那么寒酸,连毛都没长好,看起来跟秃了一样。
“这小鸟还挺丑呢,前辈怎么养这么个玩意儿?”涂风皱眉看着那只雪白的小鸟。
杂毛鸟看了看眼前这个傻吊。
眨巴眨巴眼。
“煞笔。”
杂毛鸟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涂风顿时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随即就回过神来。
“你才傻逼!”涂风对着杂毛鸟骂道。
但下一刻,涂风忽然想起来了。
这特么是在前辈家里啊!
这……这可是前辈养的鸟。
这鸟……
涂风仔细看去。
“我曹!”涂风浑身骤然一抖,额头流下冷汗,忽然朝着树枝上的杂毛鸟鞠躬道:“对不起,我是傻逼。”
这一刻,看着面前这只杂毛鸟,涂风的眼中满是恐惧。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鸟竟然是炼狱炎火凤凰一族?
而且,体内似乎还蕴含了只有雷霆白虎一族才拥有的正统雷霆之力?
这特么……
这四大神兽的威名,哪怕是在妖界都凶名赫赫,那都是与十尾天狐这种顶尖妖兽不相上下的存在。
而眼前这只,似乎还格外不凡?
涂风觉得,自己真是傻逼……
不说这鸟到底多么恐怖,光是作为前辈的宠物,自己就不能招惹!
也只有这种非凡的炼狱炎火凤凰,怕是才有资格作为前辈的宠物吧!
跟这杂毛鸟的血脉相比,涂风感觉,自己就是特么的一只小狐狸弟弟……
一旁的涂山月看不下去了,跳上树就是一巴掌朝着杂毛鸟打过去。
涂山月才不怂呢。
平时她怂,也只是怂两位姐姐和那位前辈。
论地位,她也是前辈的宠物。
和这只杂毛鸟平起平坐。
“你凭啥骂我爹?”涂山月龇着牙道。
杂毛鸟看了看这只小红狐狸,懒得跟她斗,扑闪着翅膀飞到另一个枝头,闭目养神。
涂风这一刻都吓傻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笔趣-第九百九十二章 這鳥好醜讀書
但随即,回过神来,两眼满是急冻。
“女儿果然获得了天大的机缘啊!”
“一个元婴期的妖族,竟然敢扇那个变异过的炼狱炎火凤凰!扇四大神兽!”
“这就是作为前辈宠物的豪横啊!”
一时间,涂风内心说不清是惊喜还是自豪……
但随即,涂风看到了地上的一个东西。
这一个东西,直接给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一个烤鸟的脑袋……
很香。
蕴含着大道碎片和大道至理。
正是张风之前扔给杂毛鸟的烤鸟脑袋,这段时间已经被杂毛鸟啃得没多少肉了。
但落在涂风眼中,这小小的烤鸟脑袋,却让他脸色瞬间惨白。
“大日金乌!”
“这是……大日金乌的脑袋?”
“哪怕在妖界,大日金乌都是恐怖的一族,这大日金乌显然已经成年了……前辈,竟然把这种妖兽烤了吃?”
“这……”
“牛逼,不愧是前辈。”涂风收起了内心的惊讶。
想想那位存在的恐怖,人家烤个大日金乌怎么了,过分吗?
完全不过分啊。
多正常的事啊。
普通的妖兽想被这位存在吃,估计都没资格呢。
涂风忽然感觉自己好没见过世面,有点丢人。
看着地上这个大日金乌的烤鸟脑袋,涂风满脸艳羡的咽了口唾沫。
闻起来,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