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起點-第十四章 歷史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费林似乎没有察觉到龙悦红的沉默,继续介绍道:
“野草城不大,布局很简单,就分个东南西北街。每条街上还有些巷子,喏,只能一辆车进出的这种。
“南街主要是市场。各种各样的东西,你只要找对人,都能买到,包括极乐岛产的大麻……”
费林没有说完,跳过了后面的内容:
“东街以旅馆、酒店、仓库、停车场为主,西街有猎人公会、酒吧、茶馆、洗浴中心、夜总会这些鱼龙混杂的地方。
“到北街,要先过中心广场和市政大楼,然后,是一座不大的桥,桥上有十几二十个全副武装的守卫。
“北街是贵族老爷、各大庄园主、富有商人们住的地方,城主府也在那边。”
费林讲的这些内容都是蒋白棉等人知道的,毕竟有白晨这个称职的向导,但他们依旧听得很认真,似乎不想放过任何一点细节。
随着车队的前行,费林收回了目光,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们有猎人徽章吗?”
“没有。”商见曜非常坦然。
“没有。”蒋白棉和龙悦红跟着摇了摇头,白晨则没做回答。
费林笑了笑:
“如果有机会,还是去注册一个遗迹猎人的身份吧。
“在别的地方还好,野草城内,没有猎人徽章,不是那么方便。”
“这里已经变成猎人公会主导的城市?”蒋白棉明知故问,
她对野草城本身就有一定的了解,而白晨更是非常熟悉。
费林认真想了一下道:
“从某个角度来讲,还真算。”
他笑着解释道:
“你们知道野草城刚建立那会的状况吧?”
“不知道。”开车的白晨率先回答。
以前的她,是一个为了生计疲于奔波的荒野流浪者,对野草城的了解更多集中在立刻就能用到的情报上,没怎么关注过它的历史。
见蒋白棉也半侧身体看了过来,费林摸了摸嘴边的花白胡须道:
“那个时候,幸存的人们往着这里聚集,自然形成了十来个武装团体。
“经过激烈的内部火并,最后剩下七个,谁都奈何不了谁。
“加上野兽、怪物、‘无心者’的威胁,他们认识到,再这么斗下去,大家都会死,于是彼此妥协,成立了一个议事会,每个武装团体一票,推举城主,共同对外。”
听到这里,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原始军事民主制。”
她随即叹了口气:
“人类文明的循环啊……”
原始军事民主制……龙悦红在心里重复起这个名词,发现每个字自己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有点理解困难了。
大家都是“盘古生物”的员工,接受的是一样的教育,为什么组长就能掌握这么多额外的知识?
因为她能看到很多课外书?
费林也怔了一下,没想到会听见这么学术的一个名词。
当然,以他对各地制度的了解,轻松就理解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管原始还是不原始,只要好用就行。”费林表达了下自己的想法,继续说道,“这让野草城度过了最危险的那段时间,一直延续了下来。虽然这不能完全消弭内讧,每次权利的斗争或多或少也会伴随鲜血,但至少控制在了一定的程度内。”
他又望了眼窗外:
“后来,野草城成为了‘最初城’的附庸,七个武装团体的首领慢慢衍变成了这片地区的大贵族。
“他们各自手下又有一批小贵族,掌管着围绕野草城建立的大大小小庄园。
“呵呵,议事会也加了两个字,成为了贵族议事会。
“再后来,有一家的私生子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家族的资源,爬到了猎人公会本地会长的位置上。
“这本来也没什么,但一次内部政变里,那一家的主支绝嗣了。为了不让分支继承,那个私生子被承认,成为了家主,成为了贵族。
“他依靠自己在猎人公会的地位和家族的财产物资,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逐渐笼络到了一批厉害的遗迹猎人,嗯,这在别的地方,也可以叫雇佣兵,反正我怀疑,这里面很可能有一些觉醒者。
“总之,历经几次内斗,那个私生子被推举为了城主,从那之后,贵族议事会的权利开始有名无实,推举制被玩成了变相的家族继承制。”
“有种历史重现感……”蒋白棉听完之后,笑了一声,“这就是本地猎人公会比较强势的原因。”
费林点了下头:
“对,现在每一任城主都会兼任猎人公会的本地会长。”
“看来在不同的地方,猎人公会也会有一些不同的改变,我以前还是见识的太少。”蒋白棉对于了解这些,非常满足。
白晨则突然问道:
“那个私生子就是市政大楼前那个石像?”
“嗯。”费林笑道,“许尔德,被称为野草城至今最伟大的城主。他活着的时候,放开了许多限制,让野草城成为僧侣荒原商贸最发达最有活力也最有农业基础的城市,如果不是这样,今年这种气候,野草城不可能不缺粮食。
“不过,他当选城主后,为下一代铺路时,为了取得‘最初城’的支持,废掉了野草城不少重要产业,改从那边进口,在这一块上,野草城完全成为了‘最初城’的附庸。
“但这对我们是好事啊,每年都会在野草城和‘最初城’之间跑好多趟。”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的商团团长,他对这些秘闻是信手拈来。
说话间,车队拐入了东街,驶到了一家酒店外面。
这酒店的名称是“美里大酒店”,它占据了三个临街的房间和对应的三楼、四楼和五楼。
酒店旁边是条巷子,巷子内有一扇对开的铁栅栏大门,通向一个空旷的,被建筑围起来的院子。
这是独属于酒店的停车场。
“桑梓”商团的车队熟练地驶到了这里。
一个戴着线织瓜皮帽,套着厚厚军绿色棉大衣的中年男子从岗亭内出来,拉开了大门,笑着说道:
“你们又来了啊?”
他搓着双手,被料峭的寒风吹得有点颤抖。
“这不是看上你家闺女了吗?”前面的“无根者”开着玩笑,让车辆驶进了停车场。
费林见白晨主动踩了刹车,让吉普停在了大街上,有点遗憾地问道:
“你们打算自己找地方住?”
“是啊,就不麻烦你们了,免得之后有什么事还得牵连到你们。”蒋白棉坦诚说道。
“有什么好怕的?我和小商是兄弟啊!”费林抬手拍了下商见曜的肩膀。
“就是兄弟,才不能连累。”商见曜很认真地回答道。
他随即和费林对视起来,谁也不愿意示弱。
终于,费林叹了口气道:
“那你们要万事小心啊,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我们应该会在这边待个好几天。哎,现在的情况逐渐明朗,那些贵族老爷那些庄园主们应该也能看得出来了,收购粮食不是那么容易了。”
叮嘱完,他下了车,紧紧握住商见曜的双手,恋恋不舍地说道:
“希望还能再见!”
“肯定能再见!”商见曜摇晃着双方紧握的手。
告别了费林一行,白晨让吉普继续往前开。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txt-第十四章 歷史分享
“现在去哪里?”龙悦红憋了半天,总算有机会询问。
蒋白棉用下巴指了指白晨:
“让小白自由发挥,随便安排。”
“……”白晨皱了下眉头,“组长,你怎么给我取了外号?”
“小组内部老叫名字不亲近。”蒋白棉笑吟吟道,“你也可以叫我蒋姐、棉姐,或者大白。”
“你好幼稚啊。”路人商见曜有一说一。
蒋白棉抬起了左手,让它脱离了副驾椅背的遮挡。
上面细小的电弧一闪而逝。
白晨没有说话,让车辆驶到了东街的尽头,沿着城墙边缘的道路,绕回了南边。
见商见曜闭上了嘴巴,蒋白棉思索了好一会,继续说道:
“等安顿了下来,我们先吃午饭,然后按照约定的方式,联络公司的情报人员,在我们预设的地方预设的时间点见面。
“暗中观察过那个情报员没有问题,没人跟踪后,就让商见曜上去,和他‘交个朋友’……”
这时,吉普拐进了南街一条巷子,停在了一排房屋前。
龙悦红探头望向外面,最先看见的是一块招牌:
“阿福枪店”
招牌之下,白色瓷砖缺损严重的墙上,有人用黑色水笔写了一行字:
“收坏手枪、坏步枪、坏冲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