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紫苑掌櫃-第1363章 這是個老凡爾賽了讀書

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
小說推薦我氣哭了百萬修煉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有一说一,这一波怒气值,江北还是感到很满意的。
尤其是对上了血狱君王那散发着迷茫、愤怒、纠结、狰狞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的目光之后。
怎么看怎么舒服。
哦不……这是心灵和肉体的双倍的舒服。
这是超级加倍的舒服!
不过这怒气值,来了这么一波之后便消停了?
这怎么就停了?
江北多少有点不理解。
但就当江北合计着怎么再刷他两波的时候,这血狱君王却是缓缓叹了口气,然后那硕大的身体蠕动了几下,周围散出一道道红光。
他由那战斗状态中的庞大魔身,重新化作了八尺由于的人身,红发红眼,中年人的相貌端庄无比,有着不怒自威的既视感。
这一波……
这一波啊,是魔域至高君王的体面!
他需要一个体面的样子,然后再和这个不当人子的光头男好好辩驳一番。
你们……凭什么啊!
我们魔域君王招你惹你了啊?
事儿没这么干的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杀虫也差不多,何必拿天魔骨粉这种恶心人的东西搞人家心态呢?
他想不通,但是他知道的是……不管是他,还是另外两大君王,都承受不住这种东西了。
而且,他觉得这个光头男,手里肯定还有!
他能磨出来这么一大罐,就能磨出来下一罐!
不得不说,血狱君王的思路没什么毛病,而且这回江北还真就没骗他说什么我就这么一罐了,最后一罐了,然后等血狱君王决定玩坏自己本源魔核的时候,突然又拿出来一罐……
那太搞了。
说心疼也是心疼,主要还是江北……嗯,悲天悯人,不忍心看到血狱君王因为这点小事儿就把自己给玩坏了。
虫没了,以后他们还怎么离开魔域?
事儿没这么干的。
找乐子也没这么找的。
得为了以后考虑——可持续发展!
“哎!”
一道叹息声,自那血狱君王口中缓缓发出,他这中年人的脸庞上,突然就出现了些许的……憔悴。
这一幕,像极了江万贯当初道心崩碎,看到这两个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也像极了他晚上被厉婉从房间中给赶出来,独自坐在小院的老槐树下抽烟的样子……
这是属于中年人独有的沧桑。
这时却出现在了血狱君王的脸上。
江北也缓缓叹了口气,“哎!”
肉眼可见,那血狱君王目光明显的一阵收缩,眼角都在轻轻抽搐着。
仿佛是在问:老子叹气是因为老子的魔域都完了,你这个始作俑者叹什么气?
但他没敢问,因为现在的局面,是人家掌握着主动权。
“几位,还请进来一叙?”血狱君王脸色僵硬的问道,那好不容易勾勒出来的笑容,比哭真是好看不了哪去。
“行啊。”江北微微一笑,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很是真诚。
然后,便不管血狱君王现在什么情况,他就主动进去了。
而后方的无量和尚和苍天老头,现在却……很是僵硬的走进去了。
尤其是无量大师,他刚刚念了半天的经,白念了,而且还一块灵石都没拿到!
打白工了这一波……
虽然他没这么高端的理念,但是他就觉得自己白干活了,多少有点不爽。
也是……
不过经过这一会儿的反思,他也明白了,确实是自己的问题,差一点真用《渡人经》给这位血狱君王送走了。
险些酿成大祸!
不过他倒也是满意的,因为刚刚他学到了一个全新的“术法”,竟然能在短短时间之内,能让这血狱君王起死回生!
无量大师跟在江北身后再次走进了圣殿,只是心中却还在想着刚刚那种曲调。
和他的《渡人经》确实是有些不同,如果细细听起来,其中好像还有一种很是玄妙的味道,可能是被这炼狱君王念出来,银色着实是让人有些难以恭维。
太特么难听了……
“动起来……”无量大师以蚊子一般的声音哼唱了一句。
然后……
走在前面的江北顿时浑身一颤!
卧槽……
不过他选择了闭嘴,甚至连头都没回,这么尴尬的事儿,他还是算了吧,想来这也就是无量大师的一种娱乐手段罢了。
嗯,这是个快乐的大和尚!
圣殿之内。
众人分成了两边,三大君王各自化作人形,站在左侧,而江北以及两位大佬则是站在了右侧。
左侧的三大君王目光纠结,尤其是以血狱君王更甚!
毕竟刚刚他们谈过了,现在轮到血狱君王了,他很多话不想说第二遍,而且虽然血狱君王不知道个中具体的一些小细节……
但是他知道我手中还有不知道多少罐的天魔骨粉,这就够了,江北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
他不说话,那三大君王也不敢说话。
不过他们三个之间眉来眼去的,嗯……两个,是地狱君王和血狱君王在眉来眼去,那个刚唱了半天动起来的炼狱君王,现在着实是不太敢看血狱君王,他有点心虚。
不过他们是否有什么独门秘诀的传声暂且不提,总之,江北先开口了。
他考虑了良久,决定还是换一种入手的方式,得……找到这老哥的共鸣!
下一刻,只见江北缓缓上前一步。
然而,这让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三大君王齐齐后退了半步!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江北在心里嚎了一嗓子,出师不利。
万万没想到,对方对他的戒心竟然这么大!
“我,有一个梦想!”江北又逼近了一步!
直接来到了那三大君王面前一丈处。
三大君王吓了一跳。
但是却是不约而同的开始细细品味了一番这光头男的话,他在说个啥子嘞?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我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江北一字一字,逐渐加深感情,这仿佛是一个小小的修炼者,想要捅破天地!
他要日天!
从今日开始,我名为江日天!
三大君王都震惊了!
这文化水平!
无量大师也震惊了,诸佛惹你了?你还想让人家烟消云散?
“难道,你们不想吗?你们虽然是主宰了,可能觉得那些封川,辟海的修士,只不过是蝼蚁,你们可曾想过……”江北缓缓抬起头,扫视着这三个君王。
他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你们可曾想过,也有人视主宰境的强者,亦是蝼蚁?”江北沉声问道。
这话一说完,三大君王面色骤变!
谁特么敢视主宰境为蝼蚁!
虽然他们现在实力不行了,但主宰境的底气却还在,作为主宰,他们就是死,也要死得体面,你看看那血狱君王,明明一点力气都没了,还强撑着呢,就是为了体面!
可还未等他们三个怒气冲天的问上一嗓子,吼上一嗓子……
只见那在一旁默默站着,看着他们的那位“神”,苍天老头,却是缓缓开口,这声音之中满是戏谑。
“区区主宰境?那不就是蝼蚁吗?”
江北只觉得自己脖子僵硬了起来,如同是生锈了一般,艰难的转过头,便是看到了苍天老头这面色嘲弄的样子。
这一波……是个老凡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