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九百二十七章    那蘭被滅得寶回讀書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的内气,都快实质化了。
内气化掌,轰向那兰陀寺的几位佛陀。
使得那几位佛陀疲于应付,更甚者都难以应付。
片刻之间。
五位佛陀就已是被钟文所催发出来的内气,给轰得连连后退,都已是被轰向那兰陀寺内去了。
而此时的那兰陀寺内。
所有的僧众们,都在紧急避退。
到处都是人影,众相奔走。
到了此时,谁又管得了谁。
更何况。
这那兰陀寺之内,还有着各地的追佛者,毕竟,那兰陀寺乃是世界的佛家圣地,更是所有佛门之徒所想要追寻之地。
至于那兰陀寺人。
此时见自己一方五位佛陀被一个唐国人逼到了如此境地,心中皆是震惊无比,纷纷拿着武器,奔了过来。
不过。
他们到是想持兵器杀向钟文,可是连他们的佛陀都只能疲于应付,就更不要提他们了。
再者。
钟文一步一缓的往前踏步而行。
每一步下来,都能震得前方之人心灵震颤。
低境界者,甚者都已经昏迷了。
也只有圆满境以上的人物,还能抵挡一时罢了。
而此时。
那兰陀寺的五位佛陀,脸上的不可思议状,以及这眼中的恐惧感越来越甚。
随着一道道实质化的内气掌影轰向他们,他们不得不催动着内气抵挡,可每抵挡一下,他们体内的内气,就会增加消耗。
而且。
每一掌的抵御。
都在加剧他们的内气消耗。
“撒尊,如何办?”正当钟文再一步往前后,其中一位佛陀困苦的抵御之后,不得不向就近的佛陀求法。
论实力。
他的实力比起其他四位来,属于最低的一位了。
虽说钟文催动着内气,幻化成掌影轰向这些佛陀也就一会儿的时间。
可就是这一会的时间,钟文已是轰击了不下三十掌了。
依着他的实力,能不能撑过五十掌,都难说了。
那位名叫撒尊的佛陀,此时也是疲于应付,心中更是焦急的不行,“诸位,合力拼一把。”
众佛陀闻声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谁也不想死,谁也不想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而且。
那兰陀寺人,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从未受到过这种带有侮辱性的攻击,这哪里是他们这几位佛陀能受得住的。
原本。
当他们听到了苯教圣物时,还以为是有人自动送宝上门呢。
可没想到。
什么自动送宝上门啊。
这就是一灾祸上门。
五位佛陀在撒尊的提议之下,正好寻了一个空挡,直接化成一个阵形,好应对那唐国人下一道攻击。
而此时。
钟文却是停下了步伐,站在那儿,冷冷的看着组成阵形的五个那兰陀寺的佛陀。
阵形是什么,钟文不知道。
或者说是叠罗汉更符合他们的这个阵形。
“看来,你们这个叠罗汉乃是一个传统啊,现在是,以后也是,不错,很有表演性,值得一文赏钱。”钟文的一顿嘲笑,五位佛陀听得心中大怒。
什么赏钱不赏钱的。
这完全就是一种对他们佛陀身份极端的侮辱。
佛陀的身份,那是至高无上的。
都不允许侮辱。
可是。
钟文的一句值得一文赏钱,就带有极端的侮辱之语,这五位佛陀,要是不怒,那才怪呢。
不要说他们怒了,附近的那些那兰陀寺人们,皆是怒气满满,恨不得把钟文活剥生吞了不可。
正在所有人愤怒之际,钟文却是抬手向着放在寺外的那块苯教的圣物招了招手。
顿时。
那块苯教的圣物,犹如鸟儿一般,直接飞到了钟文的手中。
如此一手。
再一次的惊得所有人震惊不已。
就连寺外的玄奘师徒二人,也是震颤不已。
玄奘对于唐国江湖的事情也是有所了解的。
可他实在想不出,唐国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强大的高手来,甚至还如此的年轻,这让他实在想不明白。
也着实。
他玄奘从贞观三年,就离开了唐国。
到如今,都已是过了十多年了。
贞观三年之时,当时的钟文,还只是一个在龙泉观里习武的小道士。
这十多年以来。
钟文的名号,也只是在唐国显露罢了,哪里传得到这天竺来。
要不然。
他玄奘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回唐国的路途,都被这天竺两系之人给阻拦住了。
而当钟文展现出如此强大实力之后,玄奘的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想尽快回国的念头来。
随着那苯教的圣物到了钟文手中后,钟文却是把那苯教的圣物反面,往着那佛陀的一展道:“知道这里指的是什么地方吗?说出来,本道可以放过你那兰陀寺,否则的话,你们和你们那兰陀寺的所有人,皆会灰飞烟灭。”
“哼,就凭你!”那五位佛陀此时组成了叠罗汉的阵法后,像是觉得以为自己一方可以力压钟文一般,根本不惧钟文。
钟文见对方如此硬气,随即把苯教的圣物,直接往着一边推去。
瞬息之间。
钟文从背上取下陨铁宝剑。
陨铁宝剑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片片黑光,如此的晃眼。
“本道已是给了你们机会,即然你们不珍惜这个机会,那就都死吧!”钟文手中拿着陨铁宝剑,往前一伸,大喝一声。
随着钟文的大喝之后。
内气再一次的催动,顿时,钟文的身影就直接闪动了过去。
“扑扑扑……”
在一个无上高手的面前。
不要说武道之境七层颠峰了,就连武道之境八层的两位天地二荒的荒主,都难逃一死。
这那兰陀寺的五位佛陀。
原本还以为组了什么阵法之后,可以抵御眼前的这位唐国人的攻击。
可没想到。
那唐国人又是说话,又是拔剑的。
瞬息之间。
他们五人就未再见到那唐国人的身影。
可当再见到那身影之后。
但胸前,却是多了一个窟窿。
顿时。
五位佛陀所组成的阵法,直接散掉。
“你!!!”
“佛主不会放过你的。”
“佛主在上,弟子追寻你来了,请佛主降下天罚,惩诫这唐国小人吧。”
“……”
随着五位佛陀胸口中了一剑之后,又倒又唱又说的。
那兰陀寺中的其他僧人们,也不管危险还是如何,也随之坐下开始吟唱了起来。
片片佛语在这那兰陀寺中响起。
而寺门口的玄奘。
在此时却是往着钟文这边走来,“前辈,我佛慈悲,得饶人处且饶人,虽说他们乃是天竺人,可生命在佛祖的眼中,是不分国界的。”
钟文回头看了看玄奘,眼神中闪动着不悦。
“是吗?那你把你所说的佛主叫出来让我看看,我到是想看看你说的那位佛主。”钟文根本不屑于什么佛主。
优美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九百二十七章    那蘭被滅得寶回鑒賞
一个道士,又怎么可能会看得上那满身铜臭味的佛祖?
玄奘一听钟文的话,长叹了一声道:“前辈,那兰陀寺乃是各佛人眼中的圣地,你在佛家圣地杀了五位至高佛陀,这以后所有的佛门中人,可就会对你进行追杀了,哪怕你的实力远超所有人,可你一人也不可能敌四手的。”
“那就让他们来吧,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这域外世界的天竺,到底有多少高手,正好,我也想试一试我唐国会不会齐心。”钟文对于玄奘的话更是不惧。
什么追杀不追杀。
想当年,自己实力不济之下,都能逃得命来。
就更不要说现在了。
再者。
钟文此次前来,本意是寻宝的。
可没想到,宝没寻到,却是又多了一事了。
随着钟文的话一说完后,玄奘又是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劝说钟文了。
一个佛家人,想要劝说一个道家人。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两面的思想是两回事,更何况还是钟文。
这不。
玄奘无解之时,钟文却是再次动了。
钟文所去之向,自然是那五位佛陀了。
随着钟文到了那五位佛陀的身边后,手掌一挥,五位佛陀直接毙命,连再说句话的可能都已经没了。
钟文如此做法,让玄奘心中甚惊,也让他那弟子甚惊。
“师傅,此时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玄奘的弟子到是个聪明人一样,知道此时乃是最佳离开之际。
那弟子话一说完,就拉着玄奘离开。
玄奘也着实不想见到那兰陀寺被钟文所屠,只得被自己弟子拉着离开。
一个连佛陀都能杀的人,他玄奘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
心知阻止不了的他,只能被自己的弟子拉着离开了。
钟文在毙了那五位佛陀后,却是回头看了看离去的玄奘,冷笑了一声道:“希望你以后回到唐国后,能够老老实实,不要给我弄出什么佛门圣地来,要是你不体恤农人百姓,你玄奘所立的唯识宗,到时候我九首也会除之。”
钟文就是如此。
直接。
也狠辣。
对外那是绝对的狠辣。
对内,也如此。
只要涉及到农人百姓的事情,钟文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人,哪怕你是什么大人物,钟文也不会放你一马。
冷笑过后的钟文。
身形再动。
不久后。
整个那兰陀寺之中,所有先天之境,以及之上的境界高手,一个不留。
要么废,要么死。
钟文施行的,依然乃是与吐蕃国的方式一般。
绝了这那兰陀寺所有的高手,这样也可以免去一些麻烦。
拿着苯教的那块圣物,钟文开始在整个那兰陀寺中,到处寻找着宝物。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二十七章    那蘭被滅得寶回分享
好半天下来后。
钟文也没有寻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难道不是这里?可也不像啊,四块地图一拼凑之后,最终的地点,好像就是这里啊。”钟文实在不解。
这半天下来,不要说宝物没有看到,就连自己都开始有些怀疑起那几块兽皮地图的真实性来了。
不过。
正当钟文怀疑之后不久。
钟文却是发现了一丝的异样。
“原来这那兰陀寺下面,也有着暗道啊。”钟文瞧着一个被自己无意打开来的暗道后,心中甚是高兴。
有暗道,那说明宝物就会存放于地下暗道之内。
二话不说。
钟文直接钻进了那暗道内。
片刻之间。
钟文却是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之地一般。
金碧辉煌的一座小地下城。
小地下城中,还挖了一个池子。
池子的中间,片片荷叶之上,一个白色的莲蓬正在静静的立在中央,看起来极为的突兀。
而当钟文看到那白色的莲蓬后,心中震惊。
白色的莲蓬。
这可不是普通之物。
能成白色的,在佛家之中所言,乃是圣洁之物。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九百二十七章    那蘭被滅得寶回分享
而且还是佛家之中的最为看中的莲。
而当钟文看到那白色的莲蓬后,就知道这就是兽皮图纸所指之地的宝物了。
圣莲。
这就是宝物的命字。
圣莲与着朱果乃是同为顶级的奇药。
莲蓬之内,藏有十二粒莲子。
只要这莲蓬熟落后,任何一个还有一口气在,或者将死之人服用一粒圣莲的莲子的话,都可以肉白骨,活死人。
此圣莲,放在江湖人眼中,完全可以视作为神物。
毕竟。
这是救命之奇药。
这也让钟文也能理解,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为何要建成如此模样,保护着这几块兽皮地图了。
至于为何四块地图缺了一块,而这一块又到了苯教的手上,更是刻画在苯教的圣物之上。
这一切,让钟文想不明白,也道不清楚。
钟文走近池子边上,盯着那圣莲,心里即激动,又高兴。
如此宝物奇药,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采?
不采?
采,不是时候。
不采,钟文又怕被人知道去了。
不过。
钟文到是细细看了看,依着他的推断,圣莲到熟落之际,估计还需要好些天。
为此,钟文只能等。
这一等。
就是近半个月。
得了圣莲的钟文,离开了那兰陀寺,往着唐国方向奔去。
一路之上。
钟文的兴奋之色,无言可表。
随着钟文一回到龙泉观后,一见到嘟着嘴巴,不高兴的九儿之后,这种兴奋,立马又转变成了疼爱来。
“父亲你都离开好久了,父亲走的时候,都不跟九儿说一声,九儿不喜欢父亲了。”九儿嘟着嘴,似在生气一样,让钟文心中甚是内疚。
有道是。
小娃娃在生气难过之时,说不喜欢你了,那你才是她喜欢的人。
当然,小娃娃有着不少喜欢的人,就看谁重谁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