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起點-第二百零三章 鮫珠迸落見游龍相伴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不是水府,而是水宫?莫非,所谓宴席,其实不在水府中举办?”
陈错等人抵达此处的过程,和那差役说的差不多,都是一束光芒自天上落下,与几人怀中的冰晶沟通之后,将他们接引至此。
“方才那接引之光中,似乎也隐藏某些意念,当时不好当场探查,不过已经通过白玉,给同门留下了信息……”
陈错心中思量着,游目四望。
四周,漆黑暗流不住流淌,那暗流不时拍打在水泡上,伴随着水压包裹,令水泡的最外围发出轻微声响。
一听这个声音,灵崖、灵梅当场色变,面露担忧。
张竞北则有些好奇的站起来,朝水泡外面窥视。
他正在看着,前面的景象赫然一变!
原本还是漆黑的水底,霎时间显露出一点光亮,待得那乌龟逐渐游过去,那光亮便越发明显,更显得五光十色。
就见在迷离多彩的光芒照耀下,水草飘荡,鱼群穿梭,一根根叫不上姓名的水中植株对着暗流微微摇摆,像是陆地上的参天巨木,鳞次栉比的排列,聚成一片丛林。
大大小小的、形态各异,但都是鱼尾人身,披着鱼鳞、长着鱼鳍的生物,正在丛林中穿梭。
他们中的一些人注意到了驮着众人的乌龟,便停下动作,挥舞双臂,朝着乌龟欢呼,口中抑扬顿挫,明显是某种语言的音节。
陈错、典云子神色微变,就连那灵崖也露出了一点惊容。
这竟是不同于人类的族群,似乎有着自己的社会组织!
张竞北反而十分兴奋,大呼小叫,也挥动手臂,若不是水泡隔绝了水流,他怕是已经凑过去打成一片了。
陈错先是看着那群鱼人,跟着目光一转,瞧着上方,寻找着光源。
他记得自家的太华秘境中,白昼时有两日悬空,夜晚却无明月。
典云子也朝着四处打量,该是有着相似想法。
相比之下,灵崖师姐妹和张竞北一样,都对那些鱼尾人身的生灵更感兴趣。
这时,有一个声音自前方黑暗处传来——
“此乃鲛人,在仙门之中,该是被称为泉先、泉客。”
“原来这些就是泉客!”灵梅面露惊奇,“门中前辈曾有记载,说是误入了一片异境,难道就是此处秘境?”
这般说着,几人的目光都朝前面看去。
有一男子正徐徐而来,他穿着一身汉代长袍,留长须,带小冠,乍一看,就像是从古画中走出一般。
待得来到几人跟前,他就拱手行礼,道:“在下水宫令公孙井,见过几位贵客。”
话音落下,其人身后的漆黑暗流骤然一变,就像是掀开了一处帘子,又走出来几个披着铠甲的鲛人武士,拿着叉子,分列两边,显得威武雄壮。
“水宫令?”张竞北走上前去,看着对方在水中悠然自如的模样,不由问道:“你这此处的官儿?那你是人还是鱼?”
“自然是人。”
公孙井说着,一挥袖,就有几颗指甲大小的青色珠子甩出来,毫无阻碍的落入气泡之中,悬浮于几人面前。
众人自是打量起来。
公孙井就道:“此乃碧鳞避水珠,诸位戴在身上,便能在这水中随意行走,不受暗流侵袭,还请贵客尽快佩戴,也好赶路,我家主上早已等候多时。”
“用了这玩意儿,就能和你一样,在这水中随意行动?”张竞北拿在手中,举到眼前,仔细的看了又看。
陈错也在观察着珠子。
这珠子有些类似玻璃,通透、晶莹,但最里面却有一片鳞片,闪烁着霍霍光辉。
张竞北又问道:“只要戴上就行?也不用刻意祭炼?”
“不错。”公孙井点点头。
“好!我先来试试!”张竞北很是干脆,将那珠子往腰带里一塞,就朝龟壳边缘走去。
“这人好大的胆子。”
灵梅在边上看着,忍不住嘀咕着:“他也不怕这东西有问题,听说水中威压巨大,深水之中更有伟力,寻常修士一现身,便要粉身碎骨,就是道行高的,也会被封镇……”
“你这女娃,怎的背后议论旁人,……”张竞北到了气泡边上,哈哈一笑,指着脚下乌龟,“咱们在这龟背上,被它驮着行于深水,试与不试,又有多大区别?”
灵梅一听,当即明白过来,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言。
毕竟,张竞北这话确有道理,若有问题,在龟背上一样不安全,还不是已经被人拿捏。
张竞北说完话,就朝着那气泡外纵身一跃!
顿时,他整个人就到了气泡外侧,一下子就被深水暗流笼罩和包裹。
随即,张竞北却怪叫了一声!
“不好!”
灵崖、灵梅都戒备起来,跟着就本能的朝陈错那边靠拢,正要出言提醒。
结果,不等二女把话说出,就听到了张竞北接下来的一句——
“这里的水好凉啊!”
他挥动双臂、两腿,在水中游动起来,发出了畅快笑声。
“爽快!”
“……”
灵崖立刻面色僵硬。
灵梅则是暗暗咬牙,却又不好多言。
不过,有了张竞北这个例子,她们到底是去了隐忧,于是也不啰嗦,各自将那碧鳞避水珠戴在身上。
随后,两女捂着胸口步入水中,扑腾了两下,逐渐掌握窍门,很快就维持住了平衡。
“这感觉当真奇妙,有点像是凌空悬浮,偏又这般凉爽。”
灵梅说着,又小心的瞧了瞧衣衫,见并未通透,这才彻底放松下来,跟着就颇为欢快的在水中上下游荡起来。
很快,她就与张竞北一样,不时发出欢快笑声。
公孙井笑吟吟的看着,很快,目光一转,就落到了陈错和典云子身上。
“两位贵客,还请速速动身。”
陈错突然问道:“你似乎颇为焦急。”
公孙井不慌不忙的道:“今日来赴宴之人不少,却要等人齐了才能开宴。”倒是不再催促了。
陈错思索片刻之后,点头,道:“也罢,来都来了,总要去见见的。”抬手拿住那枚避水珠。
典云子听他这般一说,也不多言,握住了面前的避水珠。
随后,两人一前一后,迈步而出,也入了水中。
“嗯?”
在离开气泡的瞬间,陈错心神微动,察觉到一丝古怪。
表面来看,他是从一个隔膜中走出,但隐约之间,又有一种脱离了原本环境,从哪个缝隙中挤出来的错觉。
莫名的,他竟是想起入门时,在那座阵图中的感受。
不过,随着暗流蜂拥而至,冰冷触觉又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正像张竞北说的那样,这深水冰冷,但或是避水珠的关系,那刺骨寒气都被隔绝在外,并未侵入进来。
“这珠子有些意思。”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討論-第二百零三章 鮫珠迸落見游龍鑒賞
看了一眼手中的避水珠,便放出灵识,要探查一番。
忽然,他一愣。
隐约之中,竟是捕捉到一点惊恐、畏惧的念头!
压下意念,陈错不动声色,便要凝神探查,结果那些个惊恐、畏惧的念头却骤然消失。
但随即,三生化圣道施展出来,青莲化身的感悟能力自心底浮现,让他再次捕捉到了那一闪即逝的念头,随后顺藤摸瓜,朝着下方看去。
下面,正是欢呼着的鲛人人群。
这些鲛人的五官模样,与人相似,正显露出兴奋、欢笑的表情,不过……
那些念头,正是自他们心中衍生出来,缠绕着那头乌龟、公孙井等人,就连那列队的威武队伍,都隐隐生出几分惧怕之念。
“此处秘境,恐怕并不简单。”
陈错收拢意念,并未进一步探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所谓宴席,怕是宴无好宴,该是和符篆碎片密切相关。
“几位,请随我来。”公孙井见几人都走了出来,眼中露出一点喜色,跟着就在前面引路。
一行人便在鲛人武士的“护卫”下,往更深处游去!
.
.
同一时间,在这广袤的水域之中,还有其他几支队伍,正在被人引领着前行。
而这几方都被映射到冰晶镜面之上,被那位水君看在眼中。
水君神色平静,眼中闪烁着霍霍光彩,忽然,祂心头一动。
“果然,想要抓住这次机会的,可不止我一人。”
这般想着,大河水君一步迈出,就到了一处灯火通明的殿堂。
轰!
忽然,一阵急促的震颤中,殿堂摇晃。
随后,两条神龙自殿外飞来,一条生四爪,浑身鳞片漆黑;一条身姿纤细,浑身遍布碧蓝鳞片。
这两条龙一至,便朝着殿堂中央落下,等落地之时,就化作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身着黑色直裰,面容俊美,头生两角,笑道:“见过大河水君,听说你将要寻得那镇了尊者之人?那人本领不低,因此我等特来相助!”
另一人是个女子,有着一对桃花眼,身穿碧蓝襦裙,有阵阵鳞光闪烁,她娇笑道:“那位可是凶残人物,据说曾满天下的抓捕大妖,再是强横的妖类都不是他一合之将,如今固然转世了,但说不定藏着后手,不可不防!”
水君面带笑容,目光冰冷,道:“有劳敖兄与龙女挂心……”
“水君客气了,我等自然是要费心的,毕竟……”那黑龙所化男子先收起笑容,跟着更加重了语气,“这可不是你一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