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一十四章 巷子那頭的街相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行,这灯笼啊,大姐你二十块钱拿去就是了,我啊,也得收拾摊子,回屋过年咯……”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渐稀疏下来,摆着摊,卖着新春联年画的摊主也忙活着收拾着摊子,
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一十四章 巷子那頭的街展示
一家家店铺门,都已经关上,店铺边,已经或是贴上春联,或是挂着灯笼。
近处,街道上行人,多数步伐匆匆,脸上带着些笑容,往着家里,
“……妈,马上就到到屋了,快到小区楼下了……”
“……爸,今晚我爷俩走一个啊……”
“……回家咯,回家过年咯……”
一些话语声随着阵阵晃动着些灯笼的寒风,在街道上响着,渐远,
远处,这繁华城市里,高楼间,万家灯火亮着,似乎每盏灯下,正一户户人家屋里,一家家人正聚在一起,吃着年前的团圆饭,说着一年到头的家常里短。
“……廉歌,你岳母打电话过来说,晚上你老师有个手术还得做,晚上他们可能会晚些回来。”
再沿着街道往前走了段路,在个街道边,廉歌停了脚,望了眼远处高楼间,点缀着繁华城市的万家灯火,近处沿着街道,给街道上染上了些喜庆颜色的,路灯上灯笼,店铺边春联,一路的张灯结彩。
再转过视线,看向了身侧。
身侧,街道边,是个两边建筑店铺间的个小巷子,
巷子显得有些逼仄,勉强能容得下三四人并排走过。
两边建筑侧边的屋檐,都已经快触碰在一起。
巷子里,也没灯火,显得有些昏黑,
整条昏黑的巷子,也不怎么长,似乎接连着和这边街道毗邻的另一条街道。
望着那巷子尽头,廉歌停顿了下目光。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朝着那巷子里望着。
“……廉歌,廉歌?”
似乎是见廉歌没应声,顾小影再喊了两声,也转过了视线,朝着那巷子里望去,
巷子就是条逼仄的小道,两侧就是建筑的外墙,往旁侧延伸出的屋檐,也没什么店铺。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七百一十四章 巷子那頭的街分享
巷子尽头,没有灯火,似乎淹没在昏黑的夜色中。
“廉歌?”
顾小影望了望那漆黑的巷子里,再转过头看向了廉歌。
廉歌再在那巷子尽头顿了下目光,转过视线,看向顾小影,抬起手,朝着顾小影一轻挥。
顾小影似乎感觉到有些变化,再转过头,朝着那巷子里忘了去,不禁顿住了目光。
再转过视线,廉歌朝着那巷子里尽头的望了过去。
昏黑的巷子,似乎连接着另一边的街道,
透过巷子尽头,巷子那头的街道上,似乎盏盏灯火亮着,往着那侧的街道上挥洒着下些灯火,也往巷子里映着些光。
巷子那头的街道上,灯火下,热闹着,不时都能看到些身影,从那头的巷子口外掠过,还能看到些,就正对着巷子口,在街边摆着的摊位,摊位后,摊主正叫卖着。
“廉歌,巷子那边……”
在廉歌对顾小影手轻挥了下后,顾小影也看到了原本漆黑着的巷子那头景象,不禁转过头,再看向廉歌,出声想问些什么。
“过去看看吧。说不定那边能找到给你的新年礼物。”
廉歌先是应了声,再转过视线,看着顾小影微微笑了笑,出声说道。
顾小影看着廉歌,点了点头。
廉歌挪着脚,转过身,走进了那巷子里,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也跟在廉歌身侧。
……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一十四章 巷子那頭的街
“……卖灯笼了,卖灯笼喽……过年买两个灯笼回去吧,一年到头都想灯笼似的,红红火火……”
巷子不长,掠过这巷子,廉歌带着顾小影从巷子尽头,另一侧的出口走出,走到了先前透过巷子尽头出口,看到的街道上。
眼前,豁然开朗。
开阔的街道两侧,盏盏路灯从近处一直到远处,亮着,往下挥洒着灯火,照亮着整条街道。
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两侧路边,一个个卖着各种东西的摊位,就在摆在两侧路边。
街边,同样张灯结彩着,布置很是喜庆,或是挂着红灯笼,或是贴着春联,挂着桃符,远处空出来些的地方,还有些人敲着锣,舞着狮子。
行人或是撒着欢,追闹着的小孩,或是上了些年纪,步履稍显蹒跚的老人,或是招呼着小孩,带着孩子的人,
摊主或是摆着摊,卖着些小吃面食,或是卖着些春联灯笼,或是卖着些别得东西。
大多数行人脸上都带着些笑容,一个个摊主也笑着。
不时,
追闹着的小孩跑过,又在扛着稻草棍子,稻草上扎着糖葫芦,在人群走动叫卖着糖葫芦的小贩前停下脚,回头攥着自己父母,望着稻草上扎着的糖葫芦,问自己大人要着。
步履蹒跚的老人在卖着些东西的摊位前停下脚,挑着东西,同摊主砍着价。
摊主招呼着一个个不时在摊位前驻足的顾客,也抬起头,朝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叫卖着。
舞狮的敲锣声,围观人的叫好声,沿着街,一个个摊主的叫卖声,顾客说要走时,又似乎有些肉疼的留人声,小孩的追闹声,大人的叮嘱人,老人的砍价声,
阵阵话语声在街道上混杂着,这整条街道上,都热闹着,喧嚣着。
……
“廉歌……”
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站在廉歌身侧,望了望这街道上,不禁回过头,张了张嘴,唤了廉歌一声,想问些什么。
看了眼顾小影,廉歌再转过视线,再看了眼这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顿了顿目光。
扛着扎着糖葫芦的稻草棍子,沿着街来回走动叫卖的小贩,身上穿着粗布短卦,脚上踩着双布鞋,围在他跟前的几个小孩,或是穿着崭新的,厚实棉袄,或是穿着粗布麻衣,或是穿着样式古旧的衣裳,旁边,跟着的个大人穿着身蓝色的衣裳,衣裳上写着一个个寿字。
沿着街道,熙熙攘攘走过的行人,或是穿着些样式古旧的衣裳,或是穿着短卦,或是穿着棉袄,笑着的脸上有些惨白。
蹲在路边,同摊主砍价的老人,穿着身厚实的寿衣,脸上同样惨白,看不到血色,似乎听到摊主同意让家,没血色的脸上露出些笑容,拉扯脸上发皱的皮肤,
让了价有些肉疼的摊主,脸上淤乌一片,额头上骨头似乎被什么敲凹陷下去块,身上穿着身白色的,似乎是医院的病服,等老人付了钱过后,脸上又露出来些笑容。
不时有些行人,从廉歌两人身侧掠过,却似乎浑然不觉,无人朝着廉歌两人侧目。
种种,让这热闹着的街道上,显得有些诡异。
再看了眼,廉歌再挪开了脚,带着顾小影朝着旁侧个摊位走了去。
身前,熙熙攘攘的行人,似乎依旧浑然不觉,却悄然了让开了挡在廉歌身前的道路,依旧各自往各处走着,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