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討論-一八五 騙子終結者西門慶,陰風裏翻船李神仙相伴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4场第1场次——骗子终结者西门大官人。
看到问仙家属情绪激动,一个道童上前说:
“这位大哥,你先消消气,我们亲眼看到,好多人腰疼腿疼浑身疼,都是被李神仙几下拍好的,你家老人出现的问题,我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啊!”
几个人走到病床前,问老者:
“老人家,你能不能下床走动啊?”
那位老人腰疼得只摆手,大家看到的都是他的痛苦样子。
另一个人说:
“李神仙,你不是很会掐掐算算吗?你掐指一算,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神仙就坡下驴,果然拾起拂尘,在胳膊上一甩,回到高台的蒲团上,闭目打坐,右手掐着指节背诵口诀……
少顷,他睁开眼睛,手指兰花样翘着说:
“岁伤日干,有祸必轻,日犯岁君,灾殃必重。这位老者早起干活,活重必发牢骚,说话没轻没重,冲太岁,才有了此刻的祸殃!”
那个儿子火冒三丈,跳起来大骂:
“放你妈的狗屁,早上我和我爸一起干活,他一路上给我讲的是我太爷爷出门揽生意的故事,有说有笑,几时发过牢骚了?人被你打残了,你当然借着打卦推卸责任!”
一位上了年纪的人,前来查看了一下老者的伤势,对着李神仙说:
“猴都有打盹的时候,神仙也一样,有打盹的时候,一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依我说,李神仙你还是找两个人开车给送镇上的医院看看吧!”
他的话提醒了这个暴怒的儿子:
“对,立马给我抬着上医院。”
李神仙对着下面的道童喊:
“赶紧安排人手,安排车,送他去医院!”
几个人把这位受伤的老者送去了医院,接下来求神问仙的人继续着。
一个老婆婆颤巍巍地由孙子搀扶着走了上来,见了李神仙就拜倒,双手合十,乞求道:
“求求李神仙帮我这个可怜的老婆子算一算,我家的大黄牛被谁偷去了?被拉到了哪里去?寻不回来牛,我孙子的媳妇就没希望了,我老婆子也活不成了!呜呜……”
李神仙还在闭眼打坐,一个道童听完她的哭诉,趴在李神仙的耳朵上说起了悄悄话……
一句不落地入了西门大官人阴魂的耳朵里:
“师傅,这个老婆子就是新偷的那家,你只需说‘明天在离她家二十里王家村的后山一片坟场那里找就是了’。”
李神仙听完了小童的耳语,又装模作样地用指头掐着指关节,在掐指一算。须臾,眼睛缓缓睁开,拂尘一甩,先说了句“无量天尊”,又接着说:
“台下老妇人,请稍安勿躁!福生无量天尊,感谢神仙的指点迷津,您家的牛已有下落。您只需记住,不早不晚地要在明天十点赶到离你家二十里王家村的后山一片坟场,到了那里自会看到你家的牛!”
“谢谢神仙,谢谢神仙!”老妇人又是一阵拜谢。
李神仙又说:
人氣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八五 騙子終結者西門慶,陰風裏翻船李神仙讀書
“此番若是找到,今天你交的两千元问仙费就归本神仙所有;若是找不到,本神仙十倍奉还!”
老妇人一听到她家的牛有了下落,感激涕零,一个劲地说着感谢话。跪拜起来,也不用孙子搀扶了,一个人稳稳地走了出去,看来自家丢的牛十拿九稳会找到,整个人精神焕发啊!
西门大官人听了气愤地牙痒痒,自言自语道:
“好个大骗子,你们这一个个大托小托儿整一个‘偷牛、藏牛、算牛、献牛’捞钱、捞名的骗局,在这十八弯村自编自导自演呢?今天遇上的是牛骗局,昨天、前天、去年、前年……不知演过了多场戏?丢娃、丢牛、丢猪……真是不敢细想,也好,今天的西门庆有另一个身份——骗子终结者。由我,来揭穿你们的骗局,来拯救这里淳朴的山民。”
走了一个老婆婆,又上来了一位中年大叔,他对着台上的李神仙打躬作揖,说:
“李神仙,我最近睡觉睡不安稳啊!老是梦见一些去世的人,不是和他们一起下地干活,就是在一起吃饭!希望您给我治治,让我一觉睡到天亮,不要再梦见那些阴间的人了。”
李神仙一听,嘴角扬起了笑容,说:
“无量天尊!这个好办,我传几道符给你,今天晚上就在香炉下烧了,放在碗里倒些水,一口气连灰渣渣都喝下去,中途不要停顿。连着喝上五次,必见效验。”
接着,李神仙又接待了好几个求神问仙的人……
西门大官人阴魂对着李神仙说:
“明天看你的好戏喽!让你在阴风里翻船翻个底朝天!”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4场第2场次——阴风里翻船。
李神仙为了捞钱也是真拼命,神仙府邸一直灯火通明到凌晨才融入到漆黑的夜色中。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一路上睡好了觉,他可是忙活了一整夜,像个旋风一样,旋到这里吹吹风,旋到那里捣捣鬼……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有人“咚咚咚”地敲门了。门房的老李一打开,不由地愣了一下,问:
“大军,你们不是在外面有事吗?怎么大清早地回来了?”
“神仙起来了吗?赶快去禀告,我们有要紧的事见他!”
老李说:
“既然是要紧事,还通报什么?赶紧跟我进去!”
他们步履匆匆地来到“飞仙台”,见到了李神仙,一顿噼里啪啦地诉说。
李神仙听完,喊了一句:
“你说什么?好好的牛怎么会不见了呢?”
“李神仙,我们藏得很严密,无人知晓……今早起来,连栓牛的桩子也被连根拔起,不见了牛!”
李神仙这会儿也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地说:
“这下如何是好?十点人家赶到那里见不到牛,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我红嘴白牙地说过:十倍奉还,两万元呢!砸了我们招牌暂且不论,偶尔失算也是有的,就是这个钱折了个厉害。”
大军说:
“神仙,您要不掐指一算?算算牛在哪里?”
李神仙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说了句:
“算你个头,别人不知道咱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也不知道吗?还不多叫几个人去找!”
“好!我们这就去!”
看到他们的背影,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叫住了他们:
“你们,回来!”
他们回来后,李神仙压低声音说:
“悄悄地去找,可不敢大张旗鼓!我们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
弄丢了牛,又出去找牛的那拨人刚走,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几个年轻后生,拿着家什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
“李神仙,你给们出来,给我们个说法!”
李神仙的几个道童出来了,问他们:
“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闹?”
一个坚实壮汉走上来,就要抡起胳膊打这几个道童,旁边一个人拦着了,给他们几个说:
“赶紧让李神仙出来,我家五叔昨晚喝了他给的神符,上吐下泻了一晚上,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说吧,出了人命怎么办?他再不出来,我们就报警了!”
一个小道童听到此,立马跑去喊李神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