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398. 東方玉的猜測鑒賞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几道黑影猛扑而至。
空灵并指一扫,一道灵光如游鱼般在空气里穿梭着。
这几道黑影的眉心,顿时就多了一个细微的小孔,然后纷纷摔落倒地。
几秒后,这些肤色青灰、满脸狰狞的人形怪物,就开始溶解化作一滩黑水。但黑水却没有残留,而是很快就被大地所吸收蒸发,若非苏安然等人都盯着这些尸体消融的位置,那抹灵光还悬浮在空灵的身边,他们都要以为自己遭遇袭击是一场幻觉。
“第三拨了。”苏安然叹了口气,“这些魔傀儡的袭击越来越密集。”
“这些已经在开始往魔人转变了。”东方玉站在苏安然的身侧,缓缓说道,神色显得无比凝重。
之前因为被空灵给拎进来然后丢地上的缘故,原本那套衣服已经脏了,而这家伙在稍微恢复一些力气能够自己行走后,他居然第一时间给自己换了一套衣服,这让苏安然觉得,这家伙肯定有很严重的洁癖。
不过仔细一想,人家是天生的道子,如果不是机缘和气运被自家九师姐夺取,他未来的成就肯定不会在如今的顾思诚之下——要知道,神机老人顾思诚可是当今人族的第一术修,放眼玄界也能够和碧海氏族的那头老龙五五开,仅次于九尾大圣青珏。所以考虑到东方玉之前的情况,有些特殊的癖好和骄傲也是能够理解的。
所以此时,苏安然开口的话语就不是吐槽了。
“往魔人转变?什么意思?”苏安然眨了眨眼,“魔傀儡不是凡人受魔气侵蚀导致的吗?”
“是。”东方玉点头,“但这种现象并非一成不变的。……玄界里,那些无法修炼的人被统称为凡人,也因此才会有俗世、凡尘的说法。这些人遭遇魔气的侵蚀后,就会变成魔气的傀儡,除了力气大一些、耐力强一些外,没有其他的能力,也因此才会被称作魔傀儡。”
“但倘若,这些魔傀儡能够获得充足的养分……”
“养分?”空灵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东方玉笑了一下。
但苏安然却是觉得,这个笑容充满了相当强烈的恶意。
“死在葬天阁……不对,应该是,被魔傀儡杀死的人……吧。”苏安然沉声开口。
“都可以。”东方玉望了一眼苏安然,并没有否定但也没有确定他的说辞,“被魔傀儡亲自杀死的人,或者修士,这个魔傀儡能够攫取到的养分是最多的,如果被多只魔傀儡一哄而上的分尸,我猜测大概就是养分平分了。”
“你猜测?”
“毕竟我又没亲身经历过这些事,而且关于魔域之类的记录典籍也几乎没有,那我只能根据一些已有的事例进行分析了。”东方玉耸了耸肩,“魔傀儡或者魔人亲手杀死的活人,能够攫取到的养分必然是最多的,然后还有一部分会被魔域所吞噬,继而被用在强化魔域本身。”
“等等!”苏安然开口打断了东方玉的话,“你的意思是……魔域是拥有自我意识的?”
“并非魔域拥有自我意识,而是拥有自我意识的魔域……相当危险。”东方玉的脸色变得肃穆且认真起来,“玄界里任何一种事物诞生,都不是毫无规律的。……有修士入魔坠落,然后以自身破灭陨落为代价,的确能够制造出一片魔域,而所有死在这片魔域里的修士、凡人,其神魂必然会被束缚,肉身也会被吞噬,继而变成所谓的魔傀儡和魔人,成为这片魔域的奴仆。”
苏安然和空灵,都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寒意。
从内心深处升起的彻骨寒意。
“而凡是踏足魔域的其他活物,自然而然也就会成为这些魔傀儡和魔人眼中的猎物。”东方玉再度开口说道,“那么我们换一种思路。……为什么会如此呢?为什么魔傀儡和魔人会狩猎,并且杀死所有闯入其中的活人呢?难道仅仅只是在制造更多的同伴吗?我并不这么认为。所以我更倾向为,这些魔傀儡和魔人是在进行某种催化。”
“例如……让一个魔域诞生意识。”
精品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98. 東方玉的猜測看書
苏安然的瞳孔猛然一缩。
“魔域,说得直白些,既可以算是某种大型的法阵,也可以算是某个秘界,这就跟所谓的阵灵、秘境灵是差不多一个道理。”东方玉缓缓说道,“既然秘境都可以诞生秘境灵,那么为什么魔域不可以呢?”
苏安然沉默不语。
关于秘境灵这一点,他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因为石乐志,就算是秘境灵的一种。
但寻常秘境要诞生秘境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无人干涉的自然条件下,要诞生秘境灵恐怕需要数万乃至十数万年以上的历史。但如果是有人为干涉的前提下,这个过程却是可以缩短到数千乃至数百年不等——当然,最开始诞生的都只是一个意识,想要真正的诞生像石乐志这样拥有自主思考意识和判断力的,最少也得数千年以上的时间。
而除了这种方式外,另外一种诞生秘境灵的方式,就像石乐志那样,有大能者愿意斩掉自我的某一念,然后再付出几乎堪称惨烈的代价,便可以形成一个特殊的秘境,进而催生秘境诞生秘境灵。
不过不管是以何种方式诞生的秘境灵,一旦秘境灵被带离秘境,那么这个秘境就会自行毁灭。
所以在玄界,除了那些实力和底蕴足够强大的宗门,有心将某个秘境变成自己宗门、世家的固有资产外,其他任何秘境都不会允许其诞生自我意识,更不用说秘境灵了——从某个方面上而言,试剑楼的剑典秘录也算是秘境灵的一种。
“玄界是公平的,不管是秘境还是魔域又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对玄界来说都是相等的,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东方玉缓缓说道,“这片魔域,本身就是一处怪异,在正常情况下,死在这里的人只会增加魔傀儡或魔人的数量,不可能导致这些魔傀儡或者魔人进化,但倘若有人在暗中出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空灵惊呼一声:“有人想要催化这个魔域诞生自我意识?”
东方玉却是摇了摇头:“应该是有人发现这个魔域,已经诞生了自我意识,所以出手催化,想要让这里诞生一个秘境灵。……嘿,寻常魔域诞生秘境灵已是极为难得,堪称凶性十足。你猜,如果让这个怪异魔域诞生秘境灵,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苏安然沉声说道。
“谁跟你开玩笑。”东方玉翻了个白眼,“这里魔气滔天,已经阻隔了天道循环。……套用一句道门说法,那就是此地已经挣脱五行轮回,跳出三界之外了,所以五行术法、阴阳术法才会彻底失效。”
苏安然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到了一个势力。”
“巧了,我也想到了。”东方玉笑了笑,“但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窥仙盟的安排……应该只是其中某个人的尝试。”
“你在窥仙盟那么久,应该能够猜出是谁的手法吧?”
“这可说不准。”东方玉摇了摇头,“我们十五仙又没有协同作战过,而且就算我们出手,也肯定不会用自身的绝技啊。像我如果在窥仙盟的安排下去执行某个任务,我肯定不会施展《逍遥自在诀》的功法啊,这不是暴露身份嘛。……而且,怀疑窥仙盟也只是我们的怀疑而已,谁知道是不是有哪个异想天开的大能者想要淬炼什么东西呢。”
苏安然默然不语。
玄界的水有多深,随着他修为的逐步提升,对此也是越发的清楚。
例如窥仙盟十五仙,基本上都是大限将至的老怪物,他们想要打通仙路便是为了能够阻止自己的死亡。当然也有像罗睺和东方玉这样抱有其他目的的家伙,但大体上可以确定的是,窥仙盟的确是一群怀有共同利益的家伙在一起抱团。
而除了窥仙盟之外,玄界里其他堪称老怪的修士也不在少数。
例如真元宗,便有好几十位渡过苦海境的至尊。
大日如来宗也同样如此,他们家的舍利林可不是在说笑的。
所以有哪位大能者闲着无聊,想要布局落子抓一个秘境灵来制作法宝兵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众所周知,绝品法宝或兵器,其中必然需要诞生器灵,而寻常温养手法要让法宝或兵器诞生器灵,那简直就是一个猴年马月的过程。所以想要速成的话,那么自然是抓一个神魂直接洗掉对方的记忆和人格后,塞入法宝或兵器里进行炼化,如此一来便也就能够制作出一把有器灵的绝品法宝了。
玄界里,有不少走邪道之路的锻造师,就是这么干的。
而且还有一些地下黑市,偶尔也会有被彻底洗去记忆和人格的空白神魂进行拍卖。
而比绝品法宝更好的,则是道宝。
通俗点来说,就是具备了规则之力的法宝。
绝品法宝里的器灵掌握了某些规则道蕴后,便会蜕变为道宝。
当然,道宝其实也有速成之法。
那就是拿秘境灵去进行淬炼。
东方玉的话,便是在对这方面进行暗示。
苏安然又不蠢,太一谷里还有一位连万宝阁都愿意招揽的铸造师师姐,苏安然自然也是清楚这些的。
但也正因为过于清楚和明白,所以此时听完东方玉的话后,才越发的明白自己被卷入到一个什么危险的环境里。
“现在我们还来得及离开吗?”
“呵。”东方玉不屑的冷笑一声,“怎么走?这里都形成魔障困境了,我的术法也都失效了,反正我是不知道该怎么离开的。……现在就只能指望你专门破坏秘境的天灾能力不是万事楼在开玩笑的了。”
苏安然一脸无语。
他天灾的名号是怎么吹出去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真要认真算起来,就没有一个秘境是被他破坏的。
万事楼的天元秘境,那是刀剑宗夜郎自大放了一只怪物出来搞破坏。
北海剑岛的试剑岛,那是邪命剑宗的人惹出来的乱子,同样不关他的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龙宫遗迹秘境,则是碧海氏族试图让蜃妖大圣重归巅峰,那次更应该给他记一功才对。
万剑楼的试剑楼,明明是剑典秘录自己破坏了规矩,而且真算起来他还是帮了万剑楼的大忙。
幽冥古战场,是上官馨直接打死了天魔之主,拯救了所有陷入古战场里的修士。
这些秘境,除了他也是有份进入之外,根本就没有造成任何破坏,怎么能说是他苏安然毁坏的呢?
这简直就是污蔑!
苏安然就很气。
“找到秘境灵,我们就能离开。”东方玉不知道苏安然在想什么,但看苏安然一脸难看的模样,他还是开口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的动作必须要快,最起码要赶在那位大能者收走这里的秘境灵之前。……如果让对方强行摄走了这里的秘境灵,整个魔域的魔气失去控制,彻底紊乱爆炸的话,我们估计就难逃一死了。”
苏安然一脸晦气。
他开始怀疑,宋珏是不是哪里不对劲了。
例如运气值是负的。
但自古以来,只有枪兵是幸运E啊,宋珏又不是耍枪的,而且她还特别爱笑,运气没理由那么差啊。
悬浮于空灵身边的那一抹灵光,突然再一次快速的游掠起来。
苏安然眼角的余光陡然发现,不知道何时周围竟是又出现了数十具魔傀儡的身影。
“数量翻了一倍。”苏安然沉声说道。
但他的动作却也同样不慢。
他没有召唤出自己的本命飞剑,而是直接以剑气杀敌。
面对这种抱团行动的魔傀儡,苏安然的手榴弹剑气显然杀伤力要强大得多了,一发下去最少也能炸翻五、六个,而且还是直接炸得对方支离破碎那种,完全不用担心杀不死这些魔傀儡。
但这一次,苏安然的剑气轰炸下去后,他却是明显的感觉到,虽依旧能够对付这些魔傀儡,而且杀伤力同样不弱,但威力却是实打实的缩减了——如果说之前一发手榴弹剑气下去,起码能够炸碎五、六个的话,那么现在一发手榴弹剑气下去,便只有处于爆炸核心的那两、三具魔傀儡受到的伤害会比较明显,爆炸范围较外围的魔傀儡,最多就是被震伤而已。
若是一般修士,受到这种震荡伤害的话,必然也会气血翻涌,多多少少也会受到一些伤势影响。
可魔傀儡就没有这种顾忌了。
不知疼痛,也不在乎伤势大小的它们,除非是当场将其摧毁,不然的话它们就能够一直战斗下去。
“不仅数量翻了一倍,而且能力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提升,这些魔傀儡,差不多有接近魔人的实力了。”苏安然声音沉重的说道,“除了不会施展武技能力外,说它们是魔人都没问题。”
“果然。”东方玉叹了口气,“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这些魔傀儡的确是在往魔人的方向进化,恐怕再过不了多久,这片魔域就不会有魔傀儡,而是全部都是魔人了。”
“它们也就是体能方面近乎于魔人而已。”
“不。”东方玉沉声说道,“进化就是一种彻底的改变。……魔傀儡一旦进化成魔人,哪怕生前是什么都不懂的凡人,但变成魔人后也一样可以施展一些特殊的能力,只是不如那些一开始就是魔人的玩意强。”
“但你要知道……魔傀儡可以进化成魔人,魔人也是可以进化的。”
“魔人也可以进化?”苏安然脸色一变,“魔人进化后的怪物是什么?”
“……魔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