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一百七十五章 屠殺相伴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冲突终于是在几分钟之后慢慢平息了,尽管双方球员脸上都带着明显的愠色。
闪星这边不用说了,胡莱被人铲下了场,他们看对方球员不爽是很正常的。
而黄海青鸟球员们不爽则是要同仇敌忾——先不管陈世峰这一脚对不对,既然他被对方球员盯上了,那我们作为队友就不能不管,否则以后大家在场上被欺负了都各怀鬼胎,还怎么团结一致?不只能被任人宰割了吗?
所以足球场上,有些时候不能简单的讲道理、看做的对不对。
场边第四官员举起了换人的牌子,14号胡莱被替换下场,9号康子庆上场。
这个换人似乎也印证了大家的担心。
“啊,胡莱被换下了,难道是不能坚持比赛了?”
“这下可糟了……”
贺峰和颜康两个人忧心忡忡地说。
康子庆在场边都没有和胡莱做交接,他就一个人跑上了球场。
而胡莱则在队医杨华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进通道,直接向更衣室走去。
“我说胡莱,你脚真没事儿,你不用这么走的。”搀扶着胡莱的杨华还对他说道。
“我故意的,杨医生。”
“故意的?”胡莱的回答让杨华很意外。
“嗯,我就是想让人以为我真受伤了呢。”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杨华不能理解胡莱的脑回路。
“如果有人希望我受伤,现在是不是很高兴?”胡莱问杨华。
“这……”杨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然后等比赛结束之后,他们听说我屁事儿没有的时候,又该有多失望?”胡莱笑道,“对我是没啥好处,我就是想恶心人而已,杨医生。”
杨华摇了摇头,不太能理解这个年轻人的脑回路,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地配合胡莱演着戏。哪怕两个人已经走进球员通道,外面的人应该是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杨华知道在通道里是有摄像机的,外面的球迷们看不到,看电视转播的观众却全都看得到。
既然要演戏,那自然是要演全套。
这是他从那次骗张清欢的行动中得出的经验。
这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
“胡莱被闪星的队医搀扶进了通道,应该是直接去更衣室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吧……看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真让人担心!”
“还好,贺峰,胡莱还能自己走回去,而不是被用担架抬回去。我想应该不会是太严重的伤,顶多缺席接下来的两轮联赛罢了……”颜康安慰着贺峰,也是在安慰电视机前的球迷们。
比赛直播趁着死球的机会,给了胡莱这边一个镜头。
正如杨华知道的那样,通道里也有摄像机,通过这个机位,电视观众们清楚地看到进入通道的胡莱依然是在队医的搀扶下,一瘸一拐,慢慢走向客队更衣室。
就像颜康说的那样,受伤是肯定受伤了,但应该伤的不是很严重,不至于重伤缺席半年比赛那样……顶多赛季报销。可这个赛季也就只剩下两轮联赛,再过两周也就结束了。
如果只是因伤休息半个月一个月的,大家也不是不能接受。
这最起码比更严重的情况要好得多。
当然了,受过一次伤之后,以后会不会影响到胡莱的身体机能,那就不好说了……只是现在也只能两害相较取其轻。
※※※
王献科把目光从球员通道那个方向收回来,深埋着头,望向自己的脚尖。
他得很小心,可不能把自己脸上的笑意被摄像机镜头捕捉到。
比赛打到这份儿上,他知道黄海青鸟输定了,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
搞不好还会因此而降级。
不过无所谓,能够把胡莱弄伤,已经足够让他出口恶气,念头通达了。而且这还不是他下的命令,他只是让球员们更拼一些,但这对于保级球队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不会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指示球员对胡莱下黑脚。
唯一的遗憾好像伤的还不够狠,这小子还能自己在被人搀扶的情况下走回更衣室……没能看见他被救护车直接拉去医院真是可惜。
※※※
“能自己走回更衣室,就说明应该还好,伤得不是很重。”胡立新在通过自己专业的观察来寻找安慰妻子的理由。
“那不是被搀扶着走的吗?”妻子却没那么容易相信他的话。
“那也不错了。你没发现胡莱他走路的时候,受伤的左脚也是接触了地的?能触地应该就没伤到关节和骨头,只要没伤到这些就是好事。”胡立新说着。“顶多是打不了接下来的两场联赛了而已……”
“那儿子还怎么打破施无垠的纪录啊?”谢兰还惦记着这事儿呢。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时候你还在乎什么纪录不纪录的……”
两人正说着呢,谢兰的手机响起微信来新消息的提示音。
谢兰瞥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跳出的消息提示,告诉她这是儿子发来的。
她连忙拿起手机解锁。
确实是胡莱发来的,内容也很简单:
“妈,我没受伤啊,你别担心。”
谢兰和胡立新看到这句话后面面相觑。
※※※
胡莱终于在微信上给自己的妈妈解释清楚了,他为什么没受伤还要一瘸一拐直接走回更衣室,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
然后刚刚放下手机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喧闹的声音,里面夹杂着队友们愤怒的抱怨:“妈的,太不是东西了!”
“一张红牌就下场,还真是便宜那个陈世峰了!他要是不下场,老子打爆他的狗头!”
接着喧闹的声音在大家推门而入的时候戛然而止,他们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笑盈盈的胡莱都没再发出声音。
这种突如其来的安静持续了几秒钟之后,还是王光伟先反应过来,他挤出来问道:“胡莱你怎么样?”
胡莱直接从座位上跳到地上,双手一摊:“屁事儿没有!”
“真没有?”陈星佚有些不敢相信,他怕胡莱在诈他。
“真没事儿,杨医生可以作证。”说完胡莱指了指他身边的杨华。
大家的目光顿时集体投向杨华。
杨华微微一笑:“胡莱说的没错,他很幸运,除了鞋子被刮破之外,没受到任何伤害。”
队医这么一说,大家才长出了口气。
笑声重新出现在更衣室里。
队友们纷纷凑上来看,有人仔细观察胡莱的脚踝,球袜已经被脱下来,光溜溜的脚踝和脚后跟上确实没有任何伤口和血迹,只有一道很轻微的淡红色痕迹。
有人则把那只鞋子拿起来端详鞋后跟上的口子,同时啧啧称叹:“胡莱你小子运气是真好,这都能没事儿!”
“是呀是呀。胡莱我建议你回去把这双鞋子好好收藏吧,供起来,它可为了保护你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啊!”
“必须的!”胡莱说道。
“嘿,这事儿真是……不行,我得发个微博说一下,这鞋子立大功了!胡莱你不介意吧?”陈星佚一边说一边找出自己的手机拍照。
“随便发。”胡莱不介意。
于是陈星佚用手机对着鞋子反复拍了好几张照片,不同角度的,以及那个破口的特写。
有人叹息道:“没受伤就好,倒是上半场还没踢完呢就被换了下来,有些遗憾……”
“这有什么遗憾的?继续留在球场上,等着真正被废掉吗?”张清欢哼道。“反正胡莱都进三个球了,还留在场上做什么?这比赛他已经不需要踢了。下半场轮到我们和他们好好算账了。”
众人听到张清欢这么说,脸上的表情都为之一变,凝重起来,眼中有杀气浮现。
自从胡莱被铲下场之后,大家就心神不宁的,完全无心比赛,倒是让少一个人的黄海青鸟打得有声有色,差点丢了球。
现在既然知道胡莱没受伤,没了后顾之忧的他们自然要好好和对手说道说道。
※※※
王献科走到一直低着头的陈世峰面前,在被罚下之后,他就径直回到更衣室。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大家都回来之后,他便这么低着头,很自责的样子。
在球队需要保级的关键时刻,他却因为一次鲁莽的犯规而被罚下场,三球落后又少一个人,球队的保级希望基本上就被葬送干净了。
王献科并没有批评的陈世峰,反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只是一个意外,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已经发生的事情就不要老去想了。”
是的,所有在场的人你们都听到了吧?如果有记者问起来,都知道该怎么说了吧?意外!那只是个意外!
接着他又转向其他的球员,决定给他们打打气:
“上半场最后几分钟,你们都看到了,他们很明显慌了。我不是说在比赛中一定要弄伤球员……但从他们的慌乱中你们应该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他们怕了!因为有胡莱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怕了!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在生与死的决斗中,谁先怕谁就死!所以我们下半场依然有机会,不要因为少一个人,也不要因为落后三球就放弃!足球比赛不到最后一秒绝对不要说‘不可能’!”
他慷慨激昂的声音在更衣室里回荡,想让黄海青鸟的球员们重新振作起来。
※※※
王献科对自己在中场休息时的即兴表演还是挺满意的,他确定自己应该是成功鼓舞起了球队的斗志,因为在他那么说的时候,从几名黄海青鸟球员的眼中,看到了眼神变化。
所以当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他在教练席前期待着一场史诗般的逆转。
但他等来的却是一场史诗般的……屠杀。
下半场刚刚开始六分钟,张清欢在黄海青鸟的禁区前沿巧妙把陈星佚的传球漏给了后插上的秦林。
后者在大禁区线上用大腿把足球垫了一下,跟着抡脚就射!
足球犹如出膛炮弹,呼啸着飞进了黄海青鸟的球门。
闪星4:0领先!
全场比赛第五十八分钟,陈星佚在禁区里扣掉了黄海青鸟的防守球员之后冷静推射,足球再次飞进球门。
5:0!
第六十六分钟,替补胡莱出场的康子庆在禁区中路跃起头球攻门,黄海青鸟门将扑救不及,目送足球进门。
6:0!
第七十二分钟,森川淳平在禁区外突施冷箭,射门前完全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加盟了闪星之后一球未进的防守工兵竟然还会射门。足球贴着草皮飞快前窜,穿透了黄海青鸟的后防线,贴着左门柱的下角飞进球门,黄海青鸟门将鞭长莫及。
7:0!
第七十四分钟,张清欢在禁区前沿连续扣球摆脱之后杀入黄海青鸟的禁区,随后伸脚捅射,足球第八次飞进了对方的球门!
8:0!
第七十九分钟,替补陈星佚出场的黎荣利用一次反击的机会,带球狂奔数十米,单骑闯关之后,面对黄海青鸟的门将,冷静推射右下角,破门得分!
9:0!
全场比赛还剩下四分钟的时候,黎荣再次破门得分,在个人梅开二度的同时也把这场疯狂的比赛的比分定格在了10:0上……
※※※
“……”
在下半场秦林打进第一个球的时候,贺峰还跟着吼上几句,说一些激情的话来刺激挑动球迷们的情绪。
但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场比赛是在是……太不正常了!
胡莱半场比赛不到就完成了帽子戏法,然后因伤被换下场。结果闪星全队就跟开了挂一样,集体爆发,在下半场把十人应战的黄海青鸟彻底打崩溃,10:0的比分不仅创造了中超联赛单场比赛进球纪录,也创造了中超联赛以及中国顶级联赛历史上的最悬殊比分纪录。
黄海青鸟或许本赛季之后就将离开中超舞台,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甚至是还能不能回来……但他们却以这样一种方式把自己的名字永远地留在了中超联赛的历史上。
以后无论是谁,只要说起中国顶级足球联赛历史上最悬殊比分纪录,就会提起黄海青鸟的名字。
他们也算是“名流青史”了……
实际上在丢掉第七个球之后,就已经有一些黄海青鸟的球迷们提前离场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黄海青鸟已经崩盘,接下来只是丢几个球的问题,这还并不取决于他们,而取决于闪星会不会收手。
显然,被胡莱受伤所激怒的闪星并不打算收手,他们一直保持快节奏高强度的攻势打到比赛的最后时刻,造就了这么一场10:0的屠杀。
如今黄海青鸟的主场有一半的座位空了出来,也完全听不到任何加油助威的声音。
哪怕闪星又进球了,体育场里都安静地像是医院的停尸房。
王献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犹如一尊雕像,焗过的头发锃黑瓦亮,被不知道多少发胶固定在头皮上,服服帖帖的,西服也还是上午出门的那一套,还算笔挺。
那条红色的领带,紧紧箍在脖子上,仿佛一条正在逐渐收缩的绳索,勒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嘴巴微张,目光呆滞,大脑缺氧的样子就这么出现在了电视转播的画面里,传遍全国。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