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愛下-304 要你造紙讀書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缠玄拜见夫子。”
刚回到家,李凌没想到缠玄居然早已经跑来等着自己了。
“你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缠玄想要做官。”
“噗~~”
坐定身子才刚咬了一口莫幽安排楚晴送来的点心,直接又全部给喷了出来。
“早先让你做官你不做,后来硬逼着你做了个小官,然后你又不干了,你现在又跑到我面前来要官,你到底在想什么?说吧,想做什么官?”
李凌完全被缠玄给搞糊涂了,弄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而且,这还有直接跑到别人家里来要官的?估计全大秦,不,应该是全华夏,也就缠玄敢这么干了。
“缠玄听说夫子想要设置一个科学技术部,缠玄想做部长。”
“噗~~你特么等等,我消化一下,等等!”
要官就算了,一开口要的就是部长,李凌是真的没有想到缠玄的胃口竟然会这么大,他知道缠玄有这个实力,而且也是最合适的人选,毕竟他是墨家巨子,掌握着墨家最核心的资源,而墨家也是专门研究科学的,可李凌还是有点受不了他这么直白的提出来这个要求。
不对,廷议才刚刚结束没多久,冯去疾那边还没有整理完会议纪要,更没有任何官方消息放出来,这缠玄竟然就已经知道廷议的内容,而且还找到了最合适的职位?
墨家,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学派,竟然在秦国真的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还好,还好墨家之人从未有过私心也不贪恋权势,不然的话还真是个麻烦。
“你想做科技部的部长,没问题,但是眼下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才行,只有你做好了,我才可以在王上面前举荐你,毕竟你此前并未有任何出彩的地方,直接任命如此重要的职位,恐怕难以服众。”
李凌思考了一下,眼下不就正好有个地方需要用到缠玄么,索性就让他去办成这件事,也好为他自己添些功绩,毕竟墨家乃是科圣墨子所创,专业对口。
“请夫子吩咐。”
“我要你造纸!”
“造纸?纸是何物,还请夫子明示。”
“怎么说,就是替代竹简和帛书的一种东西,用树皮、麻绳之类的东西做的,先要把这些东西弄成纸浆,然后再利用一些手段将其变成很薄很薄的一层东西,再晒干之后便是纸张了,用这些东西书写文件造价低廉而且不占地方便于携,可比一堆一堆的竹简强多了。”
“夫子可有纸,能否让缠玄看看,缠玄也好知道该如何去做。”
听着李凌一字一句说完,缠玄心中燃起熊熊烈火,他已经能够看出纸张的重要性,一旦纸张真的可以做出来,而且能够量产的话,将会改变整个秦国!
这东西虽然不是武器,而且也不是什么必不可少的物品,但绝对可以让秦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凌驾于山东六国之上。
“啊,这个…你等等。”
李凌想了想,好像自己还真的就有纸!
掏出平板,从中直接搬出一箱子弹,打开弹箱,每一盒子弹的外面都有一层纸,虽然那些纸并不能够用于书写,但起码是纸,缠玄是个聪明人,想必他一定能够得到一些启发吧。
李凌自顾自地干着自己的活,他却没有注意到,缠玄整个人在李凌拿出平板来之后,眼珠子都直了,缠玄是个科技控,看到这么神奇的东西,心绪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搭把手,这外面这一层都是纸,不过这种并不太适合书写,我需要你造出一种更加适合书写的纸出来。这一箱子弹里面所有的纸你都拿去研究,如果不够用的再来找我要。”
很快,缠玄就应承了下来,然后拿着一叠纸离开,当然,同时带走的还有十发子弹,这是他从李凌那边求来的,缠玄虽然不是秦人,但带着墨者行会呆在秦国这么多年,他很清楚秦国军中的秘密,子弹这东西,他也想研究研究。
……
“父亲,差不多就行了吧,三弟他也不是有意为之。”
“不准为他求情,连个人都给我看不住,废物!我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张良跑了,项伯第一时间全城寻找,却一无所获,随后便开始利用自己掌握的一切手段在整个楚国境内搜寻,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直到后来有人在荒郊野岭发现了那个‘韩国商贾’的尸体之后,项伯意识到出了乱了了,赶忙跑到前线找到了项燕。
听闻张良没影了,陪着张良的韩国人还被人杀死在了楚国境内,而且明显还是秦人所为,项燕直接赏了项伯十记军棍,然后跪了整整两个时辰!
看着项伯这般受苦,项梁忍不住想要求情,结果也是被项燕一阵呵斥。
“这东西就是你在现场捡到的?”
“是的父亲。”
“看来这就是秦国那个枪用的东西吧,制作确实很精良,但也并没有任何锋利的地方,为何会如传言一般恐怖?”
拿着一枚弹壳,项燕左思右想都猜不出枪到底为何如此可怕,不过好在这东西似乎秦军也没有多少装备,不然的话他与秦军那一仗,也不会全身而退了。
“报!上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什么人?”
“启禀上将军,那人自称张良,说有要事一定要见上将军。”
“快!快把他带过来!”
听到张良的名字,项燕充满了兴奋,他还以为张良肯定是被秦人给抓走了,没想到居然逃了出来,还找到了自己。
“张良拜见上将军!”
“肩膀怎么回事?快,来人,赶紧给他诊治!”
发现张良肩膀上胡乱缠着的布条上居然还有很多血迹,项燕赶紧命人前来诊治。
“跪下!谁让你起来的!”
眼看张良来了,项梁赶紧去想要把项伯给扶起来,跪了这么久,项伯早就已经撑不住了,便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起身,没想到项燕直接转身喝止!
“我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伯父。”
说话间,张良从怀中掏出一枚子弹,这是他归来途中研究那把手枪,从中抠出来的。
“这!”
接过子弹,项燕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应该才是自己先前得到的那枚弹壳的完全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