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末日螢火-第九十六章 另一條線索展示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第一场骑士竞技比赛终于在血腥的屠戮中结束了,在场的观众和各大财团对这场比赛都非常满意,吸引了足够的眼球和获取了不错的收益。
陈凌风的赔率也在这场战斗中飞速攀升,最大的获益者无疑是怀斯特,他本打算包下娱乐区最豪华的酒店为陈凌风庆祝,但陈凌风在比赛结束后便离开了,只告诉梅莉亚替他谢绝掉所有的邀约。
竞技场内的选手备战区盥洗室,陈凌风将花洒调节至最大,冰冷的水柱喷涌而出不停的拍打在他的身上,毛孔急剧收缩,凌冽的触感从皮肤表层传来,刺激着他的每一次心跳。
血水混杂着尘土将整个浴室的地面涂成了暗红色,陈凌风只是靠着墙壁任凭水流的冲刷,虽然无数次的见证过各种死亡,但每一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面前陨落时,他仍然能感受到内心的悸动,特别是在这种死亡与他有直接联系的时候。
更为可怕的是,他越发觉得自己在变成那些异兽,虽说已能够克制并自主运用那些狂暴的力量,但对战时对鲜血,对战斗原始的渴望却开始越发强烈。
关掉花洒,陈凌风来到镜子前,抹掉上面的水珠,不出所料,镜子里的人身上的伤口已愈合的七七八八,这样强大的再生能力也让他感到害怕,让他感觉到自己正越来越远离人类的群体,成为另一个层面上的生物。
这种煎熬让他在人性和兽性之间徘徊,何为光明,何为黑暗,此刻,留给他的智能是迷茫的前进。
收拾妥当,陈凌风从备战区走出,此时整个竞技场早已空无一人,观众们已经散场,下一轮的比赛将在明天继续进行。
陈凌风看着破败不堪的竞技场地,到处都是碎石土砾,扎眼的血红溅的满地都是,几十个工人模样打扮的人正在加紧修补,以便于明天比赛的正常举行。
他闭着眼走过场地,只希望别再遇见维克多那样的对手,这样他或许能保存些体力,让其免于被光耀击杀吧。
陈凌风来到竞技场入口的前台,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他没有让梅莉亚在这里等候,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先生离开之前请别忘了把存放的东西带走哦。”前台的管理员是一位年轻的短发少女,此时正微笑着提醒站在前面一动不动的陈凌风。
陈凌风回过头来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存放物品,但很快他的眼睛停留在了管理员身后的储物柜上。
整个墙面的储物柜整齐的拼接在一起,被统一刷成了古朴的棕黄色,每一个柜体上挂着一把小巧的金属挂锁。
看着这排储物柜,陈凌风鬼使神差的想到了那天舞会结束后神秘人塞给他的纸条。
“没有吗先生,那就要麻烦您离开了,竞技场要准备关门了,请您明天再早些时候过来观看比赛吧。”管理员礼貌的对陈凌风做了个请的手势。
“嗯,我想起来了,我确实有些东西要取。”陈凌风回忆着纸条上的讯息。
“那麻烦您告诉我柜子的编号。”
“柜子的编号是七七六。”
管理员在储物柜上寻找了一阵,真的找到了编号七七六的柜子。
“麻烦您再给我说下钥匙的编码。”管理员按着储物柜,转头对陈凌风说道。
“钥匙的编码,钥匙的编码是兰德斯,对,是兰德斯。”陈凌风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个名字。
“真够奇怪的,竟然编码是一个人名。”管理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开始在前台终端的屏幕上查找钥匙的讯息。
不一会,真的从储物柜的钥匙库中找到了名为兰德斯的钥匙。
“还真的有。”管理员拿出钥匙也有些诧异,接着她顺利打开储物柜,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在七七六号储物柜里存放的是一个黑色的信封,陈凌风接过信封摸了摸,里面似乎是一张类似卡片的东西。
信封的正面没有过多信息,将信封翻转过来,背面则留有一行笔迹工整的小字。
“给初登瑶光的自由者的礼物”
陈凌风正准备拆开信封,却被管理员制止住了,原来他必须先完成签收手续,才能够拆开信封。
草草完成签收手续,陈凌风正式获得了信封,管理员也再次礼貌的请他离开竞技场,时间太晚,她必须得清场整理了。
陈凌风拿着信封走出竞技场,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的入夜时分。他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里面的确放着一张做工精致的黑色卡片,上面印着拉兰特酒馆.
“拉兰特酒馆……”陈凌风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他并不清楚这个地方。
这条线索太过诡异荒诞,他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跟下去,或者这只是某个人的恶作剧而已。
陈凌风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最终还是未知和好奇占据了上风,他决定前往卡片上描述的拉兰特酒馆。
街边商社的钟表上显示已是夜晚七点,由于使用的是临时身份认证,他必须在午夜十二点前离开娱乐区,否则便会遭到商会的通缉。而拉兰特酒馆肯定是在娱乐区的某个地方,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陈凌风迅速的上了一辆悬轨列车,他记得这玩意儿上面有自动搜索定位的功能。他将拉兰特酒馆的名字输入列车的地图搜寻系统,很快,列车便找到了酒馆的位置,自行朝酒馆驶去。
不知道绕过了多少栋建筑,悬轨列车终于在一处略微有些僻静的巷子里停了下来,这里相较于竞技场周边安静了不少,零星的霓虹灯闪烁,这里并没有几间热闹的商社。
陈凌风刚下车一眼便发现了拉兰特酒馆,老式的装潢,招牌上是由红色霓虹灯组成的巨大玫瑰图案。他推门而入,酒馆里灯光有些昏黄,只有为数不多的客人坐在角落里小声的谈论喝酒。
吧台上,一个梳着马尾辫的中年男人,左手纹满了玫瑰的纹身,右手夹着一根香烟,正和吧台前的客人谈论着什么。
看见陈凌风进来,他扬了扬点烟的右手,示意陈凌风到吧台这边来。
“这位少爷看起来有些面生啊,让我猜猜,是不是被哪家可爱的小姐甩了过来买醉啊,那里可识货了,我这间酒馆可是有全瑶光最烈的酒。”中年男人假装熟络的和陈凌风打着招呼。
“我,我是来换酒的。”陈凌风掏出那张黑色的礼物卡,递给了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接过卡片,立即瞪大了眼睛,右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险些被手里的香烟烫到。
“你…你是什么人?这张卡片是从哪里得来的?!”中年男人扔掉手里的烟头,两只手死死扣住陈凌风的肩膀,双眼夹杂着复杂的情绪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