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穩住別浪討論-第二十六章 【夜行】看書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二十六章【夜行】
刀哥就觉得一股子寒气儿顺着脚后跟一直冲到后脑勺。
“看来上回受教育的程度不够。”陈诺摇头:“刀哥这是又来教我怎么做了呀。”
旁边刀哥的一个朋友没看出自己兄弟的表情,按照平常的习惯就喝骂了一句:“滚开!我刀哥跟刀嫂说话,你他妈哪儿冒出来的!找抽是不是?”
陈诺正要说话,忽然人群后就传来一个更嚣张的嗓门。
“谁啊!要抽我朋友?”
罗青用力扒拉开人,钻了进来,走到了陈诺和孙校花面前,笑的很稳:“陈诺,别怕!有我在!”
说着,也不等陈诺反应,直接转身看着刀哥几个人,面带冷笑。
这孩子随手把校服抖了抖,扬起脖子,还故意问道:“谁找事儿啊?”
刀哥还在犹豫纠结着,身边的一个小子不干了:“我看你他妈找抽是不……”
还没说完,罗青直接顶了上去,梗着脖子:“来,抽我!”
对面脸上闪过怒气,手已经举了起来。
就听见罗青冷笑道:“我爸是罗大铲!你抽我一个试试!来啊!”
一句话冒出来,顿时气氛一滞。对面那个举起手来的家伙,顿时胳膊就僵在半空了,半天没敢落下来。
对面包括刀哥在内的几个全僵住了,显然是被“罗大铲”这个名字给唬住了。
“你,你是罗大……罗老板的儿子?”刀哥毕竟还是领头的,硬着头皮问道。
“是啊,不是要抽我么,来啊。”罗青冷笑。
“……”刀哥眼角抽搐了一下,放下了语气,咬牙道:“刚才误会了……兄弟。我和你同学只是说点事儿,没别的意思,那个……今天我们给罗老板面子,就当是误会,走了走了。”
说着,就要带着人跑,罗青却大声喊了一嗓子:“葫芦哥!有人要抽我呢,你他们管不管?!”
游戏厅的角落里,原本有三个三十多岁,一脸彪悍气息,坐在角落里抽烟打牌的汉子,听见了罗青的声音,脸色顿时一边,叫了一声卧槽,直接就蹦了起来,手里的扑克牌也扔了,眼神踅摸了一圈,飞速就朝着这里大步走了过来。
领头的那位叫葫芦的,人如其名,一个短小精干的板寸头,身上披了件皮夹克,袖子捋着,粗壮的小臂上露出半截青龙纹身。直接推开人群就走了进来。
看见罗青安然无恙,葫芦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就等着刀哥几个人:“谁他妈找事儿?”
罗青一指刀哥:“他说要抽我。”
“卧槽?”
葫芦也不废话,直接上去一把就掐住了刀哥的脖子拽了过来。
刀哥吓傻了!
话也不是老子说的啊!!!
“大哥,误会!”
啪!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甩脸上。
刀哥捂着脸:“我没说要抽。”
啪!
又一个耳光。
刀哥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哥我错了,我说了,给罗老板面子的……”
啪!
这个耳光更狠!
葫芦狞笑:“给你妈的面子!你个小鸡崽子一样的东西,也配说给我老板面子?”
啪啪啪!
啪啪啪!
一口气十几个耳光扇了过去。可怜刀哥被打的口鼻全是血,一张脸全肿了。
陈诺直接捂住了小叶子的眼睛,看着刀哥,忍不住也叹气。
太残忍了……
“我草……”
刀哥身边几个兄弟挂不住脸了,有脾气上来的,骂了一声,就要往上冲。
葫芦身后的两个汉字冷笑的往前走了两步,一脚一个,先踹翻了俩,然后用脚踩着脸。
还有一个直接就拉开了衣服拉链,露出里面别在裤腰带上的刀。
“动!动一个试试!”
几个小子全镇住了。
那边刀哥已经哭出声来了,张嘴吐了口带血的吐沫。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饶了,饶了我。”
葫芦抬头看罗青:“青子,怎么说?”
罗青有些不忍,撇撇嘴,挥了一下手。
葫芦把刀哥拽了起来,提着转了个身,一脚踹屁股上:“滚!”
刀哥带着几个人仓皇跑了,这个叫葫芦的看了一眼罗青:“行了青子,我走啦,有事儿叫我。”
还对陈诺等人点了一下头。
陈诺叹了口气,拍了拍有点吓傻了的孙校花,看着罗青。
罗青嘿嘿一笑:“这个游戏厅,也是我爸开的。”
陈诺笑了:“你这哪是富二代啊,分明就是个黑道太子的架势啊。”
罗青耸耸肩:“什么太什么子哟,我平时可不问我爸的那些事儿,不过以后你有事可以找我,有人欺负你的话,我给你出头。”
“呃……”陈诺想了想,语气很诚恳:“谢谢。”
·
罗青的爸爸罗大铲,就是老来得子那位。是当地本地区一个货真价实的“老杆子”。
不是磊哥那种。
真的老杆子。
之所以叫罗大铲,因为这位早年是国营沙石厂里拿铲子的翻沙子的工人。后来发迹,具体过程不详,如今已经是本地区道上风云人物。当年的国营砂石厂若干年后已经被他自己吃了下来。如今经营沙土生意,本地区的房地产开发沙土供应的买卖,倒有小半被他一个人吃了下来。此外麾下还有几十台渣土车。
这两年开始经营娱乐行业,开了家KTV歌厅,又鼓捣了几家游戏厅。
货真价实的一方大佬。
按说身家如此,儿子罗青却怎么就上了八中这么一个末流学校。
其实答案很简单。
罗青告诉陈诺,他中考的时候,数学36分,化学21分。总分都没到四百。
一来呢,前两年教育产业化还没有那么深入,还没有到花钱就能上名校的地步。
二来呢,罗大铲老板这两年发迹起来,但毕竟是草根往上冲出来的,身价不菲,但身份见不得光,也沾不上正经权贵的边。
以罗青的成绩,能进八中,也已经是他老子花了的。八中虽然烂,但好歹也是公立学校序列里的正规高中。
而罗青也不想出国念书,罗大铲老板也不愿意送孩子出国。至于什么私立贵族学校之类的,在2000年之前,在金陵城还是没有的。
结果,罗青就进了八中,厮混度日。
在KFC宽敞明亮的店堂里,罗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自己的家里情况,陈诺听的神色轻松,倒是孙校花有些惊诧。
陈诺看罗青的目光,认真的几分。
他上辈子少年时代在金陵生活时,也听过罗大铲这个名字。
不过后来听说这位大佬就不行了。
大概是毕竟草莽出身,脚跟不够深。而JN区这个地方,前些年在金陵城只能算是城郊的区域,罗大铲做了沙土生意是霸占了一方。但随着金陵的发展,这几年江宁的大学城成了规模,全区开发,未来几年,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会在这里圈地开盘。
之前没人插手,因为这里是城郊,真正的巨鳄眼睛没盯过来。后来全区大开发,商业中心一个个建,小区楼盘一个个的开发,原本的城郊之区,慢慢变成了城市新中心——这块肉就肥了!
各方势力都插手伸了过来。
罗大铲老板因为是草莽的身份,脚跟不够深,后面几年就江河日下,慢慢的就被人挤没了。
据说……下场还挺不好的。
看着眼前无忧无虑的少年罗青——算算时间,罗家大概还能风光个一两年。
陈诺暗暗叹了口气,暂时先压下了心中的这些回忆。
他对罗青这个同学的感官不差。原本就觉得这人在班上低调不招摇,只是不爱学习,喜欢看小说,万事不出跳,看着还挺踏实的。
如今知道了他的家境,在这个年代,他这种家里有钱,又有势力的孩子,不欺男霸女,没在学校里招摇过市。在学校里跟人打交道也都是和和气气的。
这就顶不容易的了。
若是换了旁人,有那么一个牛叉的爹,怕不是早就满学校追着女生跑,或者就是拉起一票跟班作威作福。
现在细细想来,在学校里认识罗青这段时间,他实在是低调的很,连炫富的事儿都没做过。这是平时里穿着打扮,显得干净精神一些,骑的自行车也稍微好一些。
性子温和,还有几分内敛的味道,而且骨子里也算挺良善的。
这么想着,看罗青就越发更顺眼了几分。
几个年轻人在KFC嬉笑聊天吃喝,到了晚上七八点的样子才散去。
一起回了学校送孙校花回家,罗青却只送到了校门口就先撤了。留下陈诺带着妹妹,一路送孙校花上楼。
开锁推门,家里一片漆黑,老孙居然还没下班,而孙校花的母亲也没回来。
孙校花仿佛已经习惯了,进门后,就犹豫着要不要请陈诺兄妹坐会儿。
陈诺倒是明白女孩的心思和顾虑,笑了笑,就找了个借口,带着妹妹下楼告辞。
陈小叶毕竟是孩子,到了晚上这个点已经有些犯困,陈诺干脆蹲下,让妹妹趴在自己后背上背着走。
只是路过学校大门口的时候,陈诺看着已经漆黑一片的校园,发现学校大门已经上锁,里面的学校办公室楼也一片漆黑,不由得皱了皱眉。
老孙没回家,可学校里办公室都黑了,人呢?
略一迟疑,陈诺果断回头跑回了孙家,拍开了门,看见孙校花已经换上了居家服,一脸惊讶的看着门外的陈诺。
“咦?你怎么回来了?”
孙校花脸有些红红的。
陈诺吐了口气:“你爸没回来呢?”
“没……”孙可可的脸更红了几分。
陈诺笑了笑:“有个事儿求你,我今晚有点事情要出门,又不好把妹妹一个人放家里,能不能把叶子先放你这里,请你照顾一下嘛?”
孙校花愣了一下:“啊?你,你这晚了要去哪里?”
陈诺想随口编个理由,可话到嘴边,看着孙校花清澈的眼神,话到嘴边忽然一滞,轻轻叹了口气:“别问好么。”
说着,他进屋,把已经睡着的陈小叶轻轻放在了沙发上。
“我明天早上来接孩子。”
“啊?”孙校花本能的要喊出声来,但才叫出半个音符,又怕吵醒了陈小叶,压低拉了声音,却拽着陈诺的胳膊:“你等下!到底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这么晚还要出门?”
陈诺捏开了孙校花的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听话,别多问。”
说着,不等孙校花回过神,陈诺已经出门一溜烟下楼去了。
路上的时候,孙校花又打了几个电话,陈诺干脆把手机直接静音。
把手机塞进了裤兜里,陈诺走到了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
·
XX街道建设开发公司。
这是基层街道经营的一家国有建设开发公司,民营入股,街道占一半股份。共同开发辖区内的一些地产项目。
而唯一特殊的地方是:这里是孙校花的母亲,杨女士的工作地点。
看了一眼手机,晚上八点十五分。
·
【上午第一更,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