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分享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回到苦水巷的时候,尚未到子时,秦逍将秋娘送回院子,想着已是深夜,也不好再进去打扰,回了自己院子。
他新买的院子自然是冷清异常,秋娘帮他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度都已经准备好。
秦逍在龟城数年就是孤身独居,所以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自然是不成任何问题。
拴好马,回到屋里,关上门,这才慢悠悠地点上油灯,拿着油灯正要进房,走到房门前,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忽然开口道:“如果你是来行刺我,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你不是我对手,若要逞强,只能死在这里。”他缓缓转身,平静道:“我今天心情很好,不想杀人。”
对面那间屋里昏黑一片,房门敞开着,此时却有一道身影从门后缓缓走出来。
“是你?”看清楚那人的面庞,秦逍眉头一紧。
那人一身粗布衣衫,样貌也很平常,谈不上丑陋,更谈不上英俊,丢在人群中最容易为人所忽略,可是秦逍却一眼便认出来,此人竟赫然是当初行刺过自己的刺客暗影箭。
他万万没有想到,暗影箭竟然会找上自己的家门。
暗影箭神色平静,看着秦逍道:“恭喜你升任大理寺少卿,可喜可贺。”他口里说着可喜可贺,却丝毫没有祝贺的意思。
秦逍叹了口气,道:“你本不该留在京都,更不该来到这里。”
“为何?”暗影箭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是因为你杀了洪陵老道,全天下只有我可以证明你是凶手,所以你刚好可以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秦逍走过去将油灯放在桌子上,笑道:“你说的没错,洪陵老道是我杀的,那天晚上也只有你看到我在长生观出现,所以你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朝廷似乎还在追查此案,所以若果能将你灭口,也就万无一失了。”
“你若真要杀我,就不会等到今天。”暗影箭走过去,在桌边的长凳坐下,道:“我现在走投无路,你若真要杀人灭口,现在就可以动手,反正这条命是你给的,今夜还给你就是。”
秦逍想了一下,终是道:“以你的智慧,应该想到我让你留下弓箭的目的。”
“嫁祸于人而已,不算什么高明的手段。”暗影箭淡淡道:“如果只是京都府那帮蠢货侦办此案,或许真的会以为我是凶手,可是洪陵老道是宫里的人,而且是御用炼丹师,这样的人死了,宫里不会无动于衷,紫衣监必然在暗中插手此事。”看着秦逍,神情冷峻:“以他们的能耐,很容易查到那天夜里我在林中与人对战,而且他们也一定判断出来,敢对洪陵老道下手的人一定不是我。”
“为何如此肯定?”秦逍笑道。
暗影箭淡淡道:“我们这种人,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去动朝廷的人。一旦杀了官府中人,定然会招来麻烦,在这一行就很难混下去。所以我们做买卖,最好的选择是去刺杀那些与官府无关的人,实在有需要,我们也会开出极高的价码。如果说行刺官府中人我们慎之又慎,那么像洪陵老道这种与宫里有关联的人,我们绝不会去碰。”
“看来你胆子不算大。”
“杀人是为了生存。”暗影箭冷哼一声:“如果因为杀人给自己带来灾祸,那就宁可不去做。宫里的人一旦出事,紫衣监就一定会被卷入进来,只要紫衣监出手,以他们的情报和实力,盯住一个人,那人几乎已经没有道路可走。”
秦逍走过去,在暗影箭对面的长凳坐下,淡淡笑道:“既然知道会背这口锅,为何不离开京都?京都都是紫衣监的人,你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动,是担心他们抓不住你?”
“卷入洪陵老道被杀一案,是个人都会想到我一定会逃之夭夭。”暗影箭看着秦逍,面无表情:“事发当晚,紫衣监就已经出手,所以我如果匆匆逃离京都,很快就会落入他们的视线,也许早就成了他们的阶下之囚。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觉得我一定会逃离京都,我就偏偏隐藏在京都城内,如此才能保全自己。”
秦逍竖起大拇指道:“果然聪明!”
“秦逍,你嫁祸于我,让紫衣监追拿我,我无话可说,也不会怪你。”暗影箭叹道:“可是难道你不担心,如果我真的落入紫衣监的手中,他们刑讯逼供,万一我经受不住,将你招出来该怎么办?”
秦逍笑道:“你会招供吗?”
“很多人都知道刑部十六门,只要进了刑部,从那十六门走一遭,没有不老实招供的。”暗影箭不屑道:“但在我的眼里,十六门就是狗屁,只能吓住那些普通人。”
秦逍道:“如此说来,你不是普通人。”
暗影箭不理会秦逍抬杠,道:“刑部十六门在紫衣监那帮太监眼中,就是小孩子玩的游戏。这世间真正的刑讯高手,只能是在紫衣监。”唇角泛起嘲讽之色:“他们本就是不全之人,这种人歹毒起来,可不是常人能够相提并论。”顿了顿,才平静道:“落入紫衣监手中,我自己也不敢保证我能撑到最后。”
“有话直说。”秦逍直视暗影箭,问道:“你今夜找我,到底所为何事?”
“紫衣监即使知道我不是杀死洪陵老道的真凶,但为了查到真正的凶手,也一定会想办法抓住我。”暗影箭缓缓道:“所以现在我不能接任何的生意,干我们这行的人虽然并不少,但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手法,即使有意想要掩饰,却难免还会留下蛛丝马迹。紫衣监那帮阉人,只要找到头发丝儿般的一点线索,就很可能顺着这点线索查个水落石出。”
优美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四九三章 走投無路讀書
“我明白了,你害怕被紫衣监发现踪迹,所以暂时不能再以杀人为生。”秦逍道:“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世间行当很多,为何偏偏要去做杀人的买卖。”
暗影箭冷笑道:“不能再接生意,就没了进项。我此番进京,身上本就没有多少银两,而且受雇要杀你的买卖也黄了,这单生意没能做成,反而亏了本。那夜过后,我乔装打扮混迹在京都,身上的银两已经用完。”抖了抖自己的衣袖,空空如也,用最冷漠的语气说着最悲凉的话:“我现在身无分文,吃饭都成问题。”
秦逍一怔,上下打量暗影箭一番,才试探问道:“你…..该不会是来借钱的吧?”
“如果那天晚上你杀了我,我就不用为吃饭烦恼。”暗影箭淡淡道:“如果那天晚上你没有杀死洪陵老道嫁祸于我,紫衣监也就不会盯上我,我自然还能继续做生意生存下去。”看着秦逍,底气十足:“所以我沦落成现在这幅模样,都是因你之故。我今晚前来,是想给你个选择,要么一刀杀了我,要么借点银子让我撑下去。”
秦逍看着暗影箭一本正经样子,终是再也按捺不住,失声笑起来。
“这很好笑?”暗影箭皱起眉头,颇有些不快。
秦逍叹道:“你的武功不弱,以你的身手,在京都弄点银子并不困难,为何会沦落到身无分文的地步?”
“你是让我偷盗抢掠?”暗影箭目光冷峻:“行有行规,我既然做了刺客,就要谨守这一行的规矩。受人所雇,为人卖命那人钱财是理所当然。刺客不是偷鸡摸狗的窃贼,便是饿死,我也不会下贱到去做那种事情。”
秦逍对暗影箭这话倒是深信不疑。
一个宁死都不出卖雇主的刺客,当然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
“你还要在京都待下去?”秦逍问道。
暗影箭道:“京都一百零八坊,百万之众,就像一片大海,我只要隐藏其中,不露行迹,就算是紫衣监,那也无法将我找出来。而且他们一定以为我早就逃离了京都,即使想抓住我,注意力也不会放在京都。在京都躲上半年,他们查不到我的行踪,这事儿也就淡了,那时候我再离开京都,自然是安然无恙。”
“我明白了。”秦逍道:“你今夜前来,是想找我借半年的生活费。”
暗影箭点头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你放心,有借有还,你先借我点银子让我度过难关,欠你的银子,我日后不会少你一文钱。”
“对了,说了半天,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秦逍含笑道:“你叫什么?”
“暗影箭!”
“我要知道你的名字,不是你的绰号。”秦逍道:“你找我借银子,而且一借就是半年的生活费,我若是连你的名字都不清楚就借给你,是不是显得太愚蠢?”
暗影箭犹豫了一下,终于道:“陆小楼!”
“小楼?”秦逍有些诧异:“这么古怪的名字?”
“你的名字也好不到哪里去。”暗影箭不悦道:“痛快点,是要杀我灭口,还是借我银子,不必耽误时间。”
秦逍想了一下,道:“我这人很懒,杀你容易,可是要处理你的尸首很麻烦,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借你点银子,这样轻松。”
陆小楼点头道:“多谢,借你的银子,迟早会还给你。”
“先别急着谢。”秦逍道:“我借你的银子,不收利钱,不过你要跟我办一件事情,若是办好了,我心情一好,多借你点都无所谓,若是办不好,我不杀你,也不借银子给你,你自己去自生自灭,是饿死还是冻死,就与我无关了。”